龙妈黑化:承认吧 你能接受好人被杀 但你很难接受好人变坏

总体来说,神剧《权力的游戏》最终季是不尽如人意的。

4月18日——彼时权游在网上还是神一般的存在,我参加一个行内分享会,我说过一句话:权游可能是hbo最后的绝唱。好像有点不幸言中的意思。

这一季到目前,最崩的是第三集,人类抵抗死人军团。战法特别让人匪夷所思。

但相对最佳的,就是第五集,龙妈黑化这一集。

网上有很多人吐槽龙妈黑化。

我不以为然。

有一篇评论文章说,奈德被砍头,虽然突兀,但观众能接受,甚至称之为神来之笔,因为没看过原著的以为奈德是男主角,没想到第一季就领了便当。

真是出人意外但似乎又在情理之中。

但龙妈黑化,也很突兀,出人意外,可不在情理之中。

这我就不得不说了,这种观影感,属于近乎傻白甜那种——真正的傻白甜是好人必须要有好报。

奈德是被砍了头,但到死也是一个好人,一生没有瑕疵。。也就是说,他有一定希望被平反,后世依然当他是楷模。人虽死,但能做到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黑化就完全不同了。黑化是一个好人的真正死去。

所以我说龙妈黑化无法接受的人,近乎傻白甜,他们无法接受好人的真正死去。

龙妈黑化,完全在情理之中。

让我们从龙妈的原生家庭开始说去,哈哈

龙妈是正宗皇族后裔,身世清楚,如假包换的天潢贵胄。

但其幼年不幸,遭遇大变,被迫逃亡蛮族地带。身边虽有兄长,只可惜这个眼高手低好高骛远的哥哥,一心想把她当工具。最终惨死,也是龙妈亲眼目睹。

这样的人,说明什么?

自视甚高(我是天选),但又极度缺爱。请注意,是极度,不是一点点。

然后打小厮混没怎么开化的蛮族。蛮族就意味着人际关系的表现,简单粗暴但又比较纯粹。可以这么说,龙妈是没有接受过文明社会里那种认知与把握微妙情感的训练。

所以她把一切对她正面的感情,统统归属于“爱”。

像她这样极度缺爱的人,一旦索爱不成,真的就是:希望越大,绝望越大。

马王很早就死了,但马王其实只是占有。

女翻译死了,但女翻译对她,其实只是崇拜。

龙死了两条,龙到底是动物,爱不爱的,不是它们的事。在必要的时候,龙也是会吃了她的,一如小剥皮的狗。

乔拉死了,乔拉爵士倒真是爱她。

最致命的一击,是雪诺只认她是my queen。龙妈献吻雪诺敷衍后退,已经明白告诉她:我们没戏。

但我总以为,雪诺对她只是感激。

还活着的,只有灰虫子。但这哥们,对她只是景仰和无条件服从。

龙妈搞不清这些东西。她只晓得这都叫爱,而除了灰虫子和仅存的一条龙,都没了。

太监和侏儒,想辅佐明君,从此人民生活幸福。这是他们的政治追求。

龙妈有政治追求么?压根没有。她唯二的追求就是:夺回属于她的铁王座(这是很小孩的心态,这东西是我的),人民爱她(这也是很小孩的心态,而且是个极度缺爱的小孩的心态)。

请注意,这是两码事。

太监和侏儒的人民生活幸福是目的,龙妈的人民生活幸福是手段——为爱她这个目的而服务。

在有些时候,这两者趋同。故而,龙妈能采纳两位智囊的建议。

但有些时候,就能看出,这本质上,并不相同。

这个时候,就是敲钟的那一刻,也是龙妈彻底黑化的那一刻。

攻城前,侏儒恳请龙妈,一旦城内敲钟表示投降,请龙妈放弃杀戮。

龙妈有点艰难地点了点头。至少在那一刻,她还能接受侏儒“人民生活幸福”和“人民爱我”是一回事的。

但城破之后,城内居民央求女王敲钟表示投降。

这个女王显然不是她,而是:色后。

在龙妈的期盼中,全城居民应该对她感恩戴德(也是侏儒一直和她灌输的,人民仇恨色后),热泪盈眶地跪迎解放他们的大军。

但他们没有。他们依然视色后为他们的领袖。他们只是战败,期望领袖代表他们投降从而让胜利者停止杀戮。他们全无被解放的意思——这和龙妈在解放奴隶中,感知完全不同。

他们不爱她。

身边所谓爱她的人/龙,死了个七七八八,雪诺和太监更是抛弃了她,侏儒从头到尾就在忽悠她。

我到底图啥?

家族疯狂基因发作,龙妈暴走。

这样一个几乎被观众称之为“圣母”的龙妈黑化,和第一季的奈德被杀,基本上就是一种呼应,甚至是升华。

人人难逃一死。

好人也是要死的,真正死去的那种。

她到底不明白一件事。

她的祖宗伊耿,不是靠爱征服七大王国的。

— 首发 扯氮集 —

作者执教于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传播学院 天奇创投基金管理合伙人BTW 关于龙。上一集龙是被偷袭的,这一集有备而来。所以战力不同是正常的。一条龙干掉一个王国,伊耿也是干过的。

不是你自己的东西 轻易别用 这算是常理吧

某光芒四射引领潮流的媒体,在其微博上,忽然变得相当胆小:不敢配图。

转手发出评论,称

该公司的行为已经越过了正常维权的边界,进入到“未经批准,擅自从事著作权集体管理活动”的违法领域,应当依法予以查处。该媒体评论文章

到底是想说自家不敢配,还是想说你丫也配?

甚至还有该媒体员工,在朋友圈贴图,称自家图片网,2007年即已成立,签约摄影师15000余人,日入库图片2000余张。

我实诚跟各位讲,我一贯看不太上这家光芒四射引领潮流的媒体是有原因的,我甚至会对朋友圈里某些相当有腕儿的大学教授们为这家媒体赞美上几句,都有些看不上。

视觉中国这件事,发展到今天,已经乱成了一锅煮烂的不成饺形的饺子。到底视觉中国在什么问题上犯了大毛病,甚少有人提。

反正在很多人的眼里,这就是一条恶龙。

因为它对于我侵权图片——很多控诉视觉中国的人,这点倒也不否认——要的赔偿太多了,简直就是敲诈勒索嘛。

但有件事不晓得有没有这个脑子想过:这个内容,压根不是你创造的,你拿来就用,是不是首先得很心虚呢?

说起这个文章必须配图,我琢磨着还是微信公号倡导的。在过去的博客时代,文字配不配图,全看你心情。

我一是嫌烦,二是还算知道点其中的厉害,所以我的公号头图一向很简单,后来简单到被人称为“巨丑黑图”,时间长了,在一众花花绿绿的公号中,也算一种style了。

图片的版权比文字要求高得多。

比如你看别人两千字文章,想用一下里面的一两百字,有没有问题?没有问题,注明住处即可。完全不需要著作权人特别授权你引用一两百字。

这个就叫合理引用。

但如果你想用这篇文章的全部两千字,就要人同意了。著作权人授权了,我们称之为“合法转载”,如果没授权,就是侵权。

我这人好一口cc,所以是默认授权可以全文使用,但有前提:保持一致(不要改)、署名(得写上我大名)、不得商用(不能拿去卖钱)。

但很多人并不好这口cc,所以你要尊重别人的选择。

现在看图片。

一张图片,你有没有可能合理引用呢?完全不可能。因为你不可能像一篇文章那样从中截取一小部分,那样的用处是非常小的。

所以,图片的使用,必须先获得授权。这就像你全文使用别人的东西,也要授权,道理是一模一样的。

故而,当你看到一张图片,觉得很好,严谨的做法,就是要找到著作权人得到授权。

找不到怎么办?

给你两个字的忠告:别用。

实在需要用怎么办?

人家找上门来后,你就老老实实认账,别白拿人东西还tm很嚣张:这是敲诈!这是勒索!

都什么屁德性!

文字行业,基本遵循1到3百块/千字的标准来做赔偿(如果不算惩罚性赔偿的话),虽然被诟病很多,但的确算是个标准。图片视频音频,那就不晓得了。

所以人要开天价,也没啥奇怪,尤其是根据你文章访问量认为你获得很多好处由此开出的天价。我还觉得文字行业那个标准,低到不行呐。

但视觉中国是有问题的。这个问题出在:它只是代理别人的著作权。

代理别人的著作权,有一个前提必须成立:此人的确拥有作品的著作权。如果这一点你都搞不清,你代理个毛呢?

这就是视觉中国的问题。它在鉴定著作权是否归属提交人这个问题上,太过粗糙。基本上就是张三说有就是有。

于是,闹出了让团团找上门来的麻烦。

这个麻烦一出,官媒们喊打喊杀,自媒们笑逐颜开,恶龙人设就被套上了:原来你要钱的那个作品,著作权根本就不是你能代理的嘛。

这么粗糙然后还四处要权益索赔,说他一句吃相难看,倒真心不算冤:你用来挣钱的东西本身,你都一笔糊涂账啊。

我也有很好事的朋友给我看,喏,一张你的照片挂在视觉中国上卖来着。

我看了看,财新的一个论坛上。

这就牵扯到肖像权的问题。我作为发言者,底下摄影记者给我拍照,拍出来的照片,能不能在未经我同意的情况下,拿出去用呢?

再来一个问题,这张照片变现了,算谁的呢?我作为照片主人公,有没有份呢?

其实问题很复杂。

某公司称,用自家周老板的照片官宣,被视觉中国找上门来要使用费,感觉冤得要死。冤吗?不晓得,但肯定不魔幻。

因为肖像权和著作权,你的脸是你的脸,摄影者的劳动是摄影者的劳动。摄影者能不能拿你的脸来赚钱,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要有点基本概念的,好不好?

不过,视觉中国吃相难看,和一众自媒体人苦逼不苦逼的,两码子事。

三表发出《天下自媒体苦视觉中国久矣》后,我朋友圈就没咋同意过:

“天下自媒体 十之八九互相抄来抄去 有啥好值得同情的 苦就苦着吧”

乱用不是自家东西的东西,活该被人叫上门不是。

倒是胡涵写《人民不需要视觉》,这段话和我那段朋友圈评论,颇为相应:

一个洗稿问题都能扯来扯去拒不认错的生态里,一家企业想要恪守本分,就只能被欺负。既然横竖都是被欺负,那还不如干脆先下手为强。胡涵Marvin,公众号:坏雷达人民不需要视觉

版权的事,自己可以松点,学学我,cc吧。

对于别人怎么选择,严谨点,没搞明白前,别乱用。

我听说,美国人拍电影电视剧,如果会拍到剧中场景有电视镜头,会相当小心。为什么?因为一不小心就要侵人权。

生活大爆炸这个神剧快要全剧终了,你回忆回忆,这帮人那么喜欢坐在电视机前,你有几次看到过电视里在播什么么?

—— 首发 扯氮集 ——

作者执教于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传播学院,天奇创投基金管理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