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眼里的“自动驾驶”

​一

标题里,自动驾驶,不得不加上引号了。

因为这个概念现在特别容易让人搞混。最近某品牌车主不幸逝世后,据说理想汽车的李想发了这条信息:

李想的意思是,L2啦L3啦都是专业话术,用户听不懂。于是他建议用什么辅助驾驶啦、自动驾驶啦,这样用户就听得懂了。

但我不得不说,还是一堆黑话。自动辅助驾驶就很烧脑,辅助是谁辅助啊,如果是人辅助,咋个叫自动辅助呢?如果是电脑辅助,那自动辅助和自动啥区别呢?

自动驾驶和无人驾驶差异何在呢?你不会说,车上一个人没有(连乘客都没)才叫无人驾驶吧?那你这个乘用车乘用车的乘字体现在哪里呢?如果只是司机位没人,那自动驾驶又是啥意思呢?如果司机位有人,时刻要干预,那自动驾驶和辅助驾驶又有啥区别呢?

所以啊,这一行,名词漫天飞,全是专业(hei)术语(hua)

以下这个表格,主要是为防止有读者很辛苦地搬运从L1到L5的诸项解释。

这类图很多的,大同小异。

现在我们的“自动驾驶”到啥水平了呢?

不好讲。但至少L4和L5,还没大规模可应用。特拉斯应该在L2的水平,蔚来也可能就在这个水平——如果错误,可留言纠正。但我绝不会相信它们已经到了L4。

这种水平能干啥呢?

我直截了当地告诉你:在行驶中,短暂的离开操控——比如双手短暂离开方向盘,视线短暂离开前方道路情况。就这点本事。

为什么会需要双手短暂离开方向盘呢?因为可能你电话响了,但你又不想通过汽车蓝牙把电话内容传得整个车都听得见。于是需要摸出电话,用眼睛去看着手机去滑屏接通。然后,对,根据交规,你得用耳机。

现在很多汽车的中控都是触屏式的,而不是传统的那种按钮或者旋钮。触屏的一个bug就是,你得用上眼睛(我依然很怀念我早期购入的汽车,按钮旋钮你熟了是真不用眼睛了)。

现在很多新能源车有语音操控,但你还是得撇一下中控导航,这个时候眼神也会游离。

所谓的辅助也好自动辅助也好,你只能信到这一步:行驶中很短暂地不操控汽车。

颇有些人,其实把新能源车等同于高科技车。这个是相当大的误解。

我们先姑且把新能源车等同于电动车(事实上也不是,新能源不是只有电力,而且电力其实还不是最先进的),电动车的成本是很低的。

本质上,这些电动车,和你家娃小时候玩的电动车,没啥太多区别。有区别的地方在于充电技术。玩具电动车不用太考虑这个,直接换两节电池就行。

但由于刚开始,规模化不够,单台电车的售价一定比成规模的油车贵。为了让用户能接受贵的价格,不能告诉他们其实是规模不够,只能加很多噱头,主要就是软件这一侧。软件这一侧,形成规模效应,远比硬件这一侧来得容易。

所以,电车打特斯拉开始的时候,就特别喜欢宣传所谓的酷炫科幻功能:什么在车里睡觉车照跑这种视频,马斯克也是公开点过赞的。

电车是电车,高科技是高科技,两码子事。

在乘用车这块,我个人对自动驾驶是很不感冒的。

就算发展到L4、L5,你腾出眼睛手脚来了,你能干嘛?还不是打游戏刷短视频,要么就是看点无脑文章或者和人聊骚打发时间。

承认吧,都是普通人,时间没那么金贵,不是分分钟上下几百万的主。

我尤其不感冒现在有些人,真把L2当L5开。

有次微信上有个人和我讲,她使用特斯拉的时候——还是城市高架——就不怎么管车。我真是惊呆了。你这种做法,比公众封闭场合抽烟,还要害人害己啊。

害己就算了,想自杀谁也拦不住。但你不能害人嘛。找个僻静处把自己祸害了不好么?

但我对2B向的自动驾驶还是很有兴趣的,比如环卫车的自动驾驶系统,比如外卖快递的无人配送环节。这些2B向的自动驾驶,速度慢路线基本固定场景不复杂,出了事也很少有人命代价,是可以往前推进的。

可能有人要问了,你不喜欢不代表科技不会发展。乘用车自动驾驶总是要前进的,如果按照你说的,大家都不使用这个技术,那啥时候技术能成熟呢?

那我就要很政治不正确地回答到:

一样米百样人。这世道,总有人拦不住地要做。。。踏脚石的。

—— 首发 扯氮集 ——

性丑闻事件之后的阿里 及 其它公司

发生在8月7日的顶上热搜第一的阿里性丑闻,其实分为两节。第一节,在济南,按照女方的控诉,她遭遇了恶性事件。第二节,则在杭州,按照女方的控诉,她的投诉没有得到阿里的妥善处理。

说句政治不大正确的话,这个世界,杀人放火、强奸抢劫,并不令人震惊——至少对我来说。而且仔细想想,济南当地到底发生了什么,也的确只有女方单方面陈词。这周江湖传言很多,大有扑朔迷离之感。我想近日会有警方通告,还是等看蓝底白字文吧。

我对阿里性丑闻的震惊点在于第二节:阿里的反应,实在让人无语。高级管理者在面对女员工的第一人称控诉,竟然能“已读不回”,连官样文章诸如“收到,我们很重视,立刻调查”的套话都欠奉。

这真得令我诧异。

我不是不知道中国太多企业里的丑事,我也不是不知道很多丑事发生会被组织死命捂住私下处理。但好歹都是反应、调查、处理,而不是“已读不回”。

什么时候企业对于这种事已经麻木到这个份上了?什么时候企业对于员工的人权已经不尊重到这个份上了?还是国内第一流的互联网企业?

这让我一个一贯鼓吹互联网经济鼓吹学生毕业应该去互联网大厂长达十五年之久的老师,以后该如何再面对我的学生?

就这?

一位知道我当年3Q大战之后参与过“诊断腾讯”的朋友,私下里和我说,大概要来场诊断阿里了吧。

我表达了不同的看法。

当年腾讯面对的问题是:我如何看待外界,如何和外界相处。最后他们的解决方案是“开放”。今天阿里面对的问题是:我如何看待自己,如何健全适合自己的好的企业文化。前者外人的确能评头论足,后者外人其实说不出什么。一个客观事实是,偌大一个阿里系(包括蚂蚁、菜鸟),远远比腾讯复杂。我至今没搞清楚过阿里系内部的各种山头,腾讯的BG倒是很知道一些。

阿里在这起事上的处理,真可谓显示出了一种漫不经心,一种事不关己,一种因循守旧。简而言之,两字:暮气。

这种暮气和公司的确也二十余年有关,和公司最近一堆麻烦事也有关。但还是不能太强调客观原因。毕竟,阿里的创始人,是放过话要做102年的。

现在才20年,便已然如此了?

一个四处流传的自称阿里九年员工写作的锤子便签,我一位阿里朋友转了票圈,我第一时间告诉她:我不以为然。

如果这就是阿里的官方态度,那这家公司大概就从此完蛋了吧。为什么不以为然,或可阅读六神磊磊的希望你们至少和逍遥子保持一致吧

但随后,一个阿里6000员工的群以及他们所发出来的倡议,让我感受到:这家公司或许还有救。

我听过很多不屑的声音,什么这个群是阿里公关组织的啦,倡议书是阿里公关写的啦,顶上热搜也是阿里危机公关套路啦。但对于这些不屑的声音,我是不屑的。

企业出了危机,当然要做危机公关,难道放任不管么?阿里PR哪有本事在短短一天内拉起一个6000活人的群。群里有PR员工,也没有什么。一来PR也是员工,有捍卫自己合法权益的动力,二来这时候正需要PR和大家沟通有无。至于倡议书,就算是公关写的,又如何?

这份倡议书,并不是只喊喊口号,而是有非常细致的措施:也就是今后怎么办,如何降低坏事发生的概率。我们更需要注意的是,这些措施合理不合理,可行不可行,阿里今后会不会付诸事实。

而绝非是在一旁起哄,要求掀桌子,掀得越彻底越好。把阿里砸得稀巴烂,砸得粉粉碎,看着义正辞严,但纯属豁得出别人自己躲后面看热闹的小人行径,还自以为高明,一眼看破玄机。

员工倡议书得到了阿里于8月12日的公开响应

这是一个不错的开始——是,不是结果,是开始。

我们还是要听其言,观其行,这些阿里的承诺,未来能不能得到付诸实施。

在这个礼拜,忽然又发生了腾讯实习生叫板腾讯两位老大的插曲。

具体可以看这里:请务必阅读此文!

你可以赞同文章作者的立场,也可以反对他的立场——你应该能看得出来,作者是一名腾讯员工——但这个插曲到底是咋回事,这篇文章还算说得清楚。

提请各位注意,腾讯马化腾的状态是“未读”,也就是没看到实习生的信息。刘炽平则做了四平八稳滴水不漏的回复。

我承认这位实习生,行文多有槽点,而且也的确有炒作的嫌疑。但我想说的是,要求公司建立这个措施建立那个措施,并没有什么大错。

更为重要的是,别看很多公司管理者在各种场合吹捧年轻人,还一门心思想和年轻人为伍,但恕我直言,你们还是不大懂他们。

接下来,我将展开似乎政治不正确但的确是实情的部分了:

今天的年轻人,对“平等”的重视,可能超出各位的想象。

一个非常有趣的流行词,“爹味”,暗含着对平等的执念。我有空的时候,会在热词批判系列中聊聊这个词,这里只做简单说明:即便对于爹这种所谓长辈的话语权,他们都未必觉得是必须聆听和尊重的。

这份重视,可能来源于他们是独生子女——多子女家庭,打小就习惯不平等,没有父母会对孩子们平均分配爱意——另外,他们并没有吃过什么苦头,尤其是大厂喜欢招一流高校或者海归的精英学生。在他们的家庭中,大比例为万千宠爱集于一身,当然会有“你算老几”的念头。

年轻人甚至把职场里前辈或上级的训斥,套上一顶很怪异的帽子“PUA”。他们都懒得使用“霸凌”(Bully)这个词。因为PUA有精神征服意味,但年轻人表示,我们不吃这一套。

他们在意自己的权利,极端时会到过于敏感的地步,而且他们熟练使用网络,但觉不平,便鸣。昨儿我还看到一篇实习生痛骂某自媒体老板的文章——写的是不咋滴,又臭又长,耐着性子读完,事儿也不大。但事主就是要捅到网上,目的很简单:你社死去吧!

是的,他们还发明了社死这样的词。这个词我以后也要写在热词批判系列中。这代表着一种私刑。

企业管理者们,一定要深刻明白这一点,当代年轻人,重视自己的权利——当然,这是在职场中。

管理者们还需要知道的是,当代年轻人,性议题的观念上,我个人判断,骨子里是保守的,甚至有很大一个比例,言语上都是保守的。

比如,很大一群人,是不能接受黄段子横飞的。尤其是在不怎么熟悉的情况下。

太多中年男性管理者,在介绍女同事之时,会说类似“我给各位带来了一位美女”,以我的观察,这位年轻女同事存在脸上笑嘻嘻心中mmp的可能。

无论你怎么看待这种事,但这是客观存在。这种客观存在,未尝不是一种进步,企业要懂得真切地去回应这种客观存在:也就是倡导平等、健康的企业文化。

最后一个脚注:

在过去,高速增长的时代,员工或许可以因为苦干十年即可财富自由便熬住了个人权利的被侵犯。但在明显的低增长的未来,打工是不大可能财富自由了,那我为什么还要忍气吞声?

这一因素,更是企业需要加倍注意个体权利的脚注。功利地讲,给不了足够的里子,就要给足够的面子。这个道理,老板们应该懂吧?

不少商业上相当成功的公司,内部危机,早已暗潮涌动。

勿谓言之不预。

时代,的确变了。

大人们

—— 首发 扯氮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