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之日,再看土猪拱白菜

今日高考开考。

让我想起了前两日网络热议的衡水高中某学生的演讲。

这位学生一句“我就是一只土猪,也要立志去拱大城市里的白菜”引发了极大的争议。

这句话大概有这么几层意思冒犯了很多人:

1、土猪拱白菜,似乎有些我就是要来泡城里姑娘的粗俗感、猥琐感
2、你读个书,咋就成天就是为了这点出息?
3、瞧这个学生说这些话的时候的脸部表情,看着恨意十足啊!
4、最重要的事是,这话你私下里说说也就得了,公开场合如此大声疾呼,三观不正了吧?

也许还有些其它槽点,我没留意。

而其实在我眼里,唯一的槽点就是,有些话,无非就是不大好公开说而已。所谓导向不正确,但就其本身,真没啥。

南京大学,为了宣传自己,用了一些女生(当然都是美女)的照片,引来一些非议。

批评者认为这是物化女性。

我有个现在混得很不错的朋友,表示了不以为然。他是这么回忆当年他为啥要报考南大的:

我为什么选择上南京大学?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因为看了1995年的国际大专辩论赛,对获得冠军的南京大学的「四朵金花」印象深刻。这是一个高中男生对大学世界的向往,有漂亮的女生和白发的先生,我没觉得有什么羞耻的,那时候我们哪里知道什么「诚朴雄伟励学敦行」这样的校训啊。。。

他还配了一些图,南京大学不仅仅使用了女学生,还使用了男学生。

但有一说一,这些学生手上举着的文案,有些话这年头是不大正确。比如这句:你想不想让我成为你的青春?

十年前,这话是真没啥了不得的,十年后,风险莫测,因为会有各种花样解读。

一个985大学,还是谨言慎行为宜。

又不用非要挂热搜来推广自己。

不过,我想还是主要说说这个考大学时的志向问题。

我总感觉,一个十八岁刚刚成人的某种意义上还是个大孩子的人,能立大志向固然不错,但如果就是在高考前夕,很俗气地我就是想通过名校找个好工作找个好伴侣,也没啥了不得的。

网上多少文章,在很世俗地建议,该填什么志愿好?无他,就业耳。

是的,我一向对钱理群的“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不怎么以为然。

利己没啥错,还精致,说明考虑了吃相,顾及了体面,有啥了不得的呢?

在这个问题上,宏大叙事,有一定意义。但不能要求每个人都宏大叙事,动辄为什么什么而读书,自己说了自己未必都信。

这难道不是在培养一种虚伪么?

著名的理学家张载留下过非常有名的横渠四句: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的确抑扬顿挫,慷慨激昂。

理学一脉,流传后世,几乎成了儒学这个正统中的正统,一路到了明朝中叶,有人发现不对了。

这个人就是王阳明。

心学创始人王阳明提出的“知行合一”,很大程度上,就是认为理学以降,大家都“知”但没人“行”。所以他号召人们应该要“行”。

或可推测王阳明所处的时代,是有多虚伪。

王阳明当然不会去降低“知”这一侧,他只能去拔高“行”一侧。

但容我说一句粗俗的:没什么卵用。不仅在明清没什么卵用,直到今天,王阳明的心学,虽然不乏推崇者,但就在我这个只不过涉猎皮毛的人眼里看,都有太多重新演绎的成分。

想让人人都成为圣人,神州遍地是尧舜,是不切实际的。

我见过有人批判读书就是“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之类的论调,斥责为封建时代的腐朽文化。

但对于太多人来说,读书不就为这个,横渠四句那是说说的。

尤其对于中下阶层来说,读书就是改变家族命运的,这是一件特利己的事,没那么多弯弯绕的花样百出。

不然怎么叫“知识改变命运”呢?

改变谁的命运啊?

我总觉得这种对于书中自有什么的批判,特别矫情。

自己志向高远,当然好,但不要同样如此要求别人。

但人毕竟是会成长的。

从自利出发,慢慢慢慢,也有可能真存下了利他的心思。

一个两耳不闻窗外事的高中生,对社会了解有限,读书对他来说就是书中自有什么什么的事。但必须注意到,ta才十八岁。

谁又敢说,ta未来就一定不会成长呢?

而踏上社会,摸爬滚打,锤炼摩擦过后,才叫真正认识这个社会,才叫真正知道民生疾苦的要害,利他的想法,才真正到位,也才能说真正确立。

所以有一次我几个学生组织了几个老师(包括我)做一个播客,我就提到,学生时代乃至踏上职场后的前几年,多务实少务虚。

务虚那是有点年纪后的事,因为那个年龄所思考的虚,才是有实做支撑的。才不会走向虚伪。

做人啊,诚实,最重要,尤其对自己,要诚实。

—— 首发 扯氮集 ——

从屌丝到社畜到打工人

​小米一位看上去等级并不低的员工因为一句“得屌丝者得天下”被diss了。

事情的结果是:小米道歉,该人请辞。

得屌丝者得天下,这句话至少在2014年,也就是六年前,我就在网上见到了。

小米官方以及雷军本人有没有过这方面的表达,我暂时没有搜到。但关于当年小米崛起,相当多的第三方评论者用这句话去形容小米,应该没有见过小米的驳斥:你这是污蔑,我们要起诉你。

这句话甚至还形容过相当多的互联网公司,成为快速崛起的秘诀。但在我的记忆中,没有任何一家公司由此而大发雷霆。

我一向看不惯这类话。

倒不是言语用词本身的粗俗问题,而是相当多的所谓“屌丝”,其实压根不是屌丝。

我在课堂上都发表过类似“你父母辛辛苦苦把你培养成一个大学生,已经跨入至少是准精英群体,称屌丝让你父母情何以堪?”的言论。

要知道,中国大学生不超过10%。

要知道,中国六亿人月入在千元以下。

小米这位王姓员工,不是普通员工,当然也不能算什么高管。她的头衔是小米集团清河大学副校长。清河大学,是小米的内部培训机构。

这位内训机构的管理者发表的高论——假定媒体没有刻意的重大的断章取义的话——是非常让我厌恶的:

据财经网,2020(第13届)中国人力资源管理会——中国领先企业人才发展论坛在北京举行,当日王嵋在会上表示,年轻人是核心的消费实力,小米会为这些年轻做符合他们的消费主张的产品。

她认为,90后已经是完全不同的代际,和80、70差异非常大,80、70受传统的价值观、责任感还有传统的我要努力奋斗,改变生活的这种导向所激励,或者所影响,但是90后完全不一样。尤其95后,他们的工作是追求主观的幸福,他们对工资激励不是那么重要了。

王嵋表示,“如果说这个工作不是能够成就我个性的平台,或者我在工作中找不到意义感,你给我多少钱是留不住的,对90后的激励又面临很多挑战。甚至有的专家研究00后,00后的工作就是吃饱了消消食,他们的工作完全摆脱了物质的诉求。”

我倒不是厌恶这句很有些粗俗的话,因为自己也从来不怎么自命高雅之士。我厌恶的是她相当粗暴的代际划分,以及毫无逻辑。

00后的工作就是吃饱了消消食?这显然和我看到的00后不一致,也完全无法解释为什么今天那么多的年轻人热衷于使用“内卷”一词。他们的工作完全摆脱了物质的诉求?共产主义已经实现了?

王嵋甚至把“传统的价值观、责任感、我要努力奋斗、改变生活”和“意义感”对立起来。似乎80、70后工作中追求的这类东西,不是意义感。抱歉,这话真是冒犯我这个70后中老年男人了。

至于95后,什么给多少钱都留不住,那是完全睁着眼睛说瞎话。95年今年25岁,我有理由相信,外卖骑手应该有这个年纪的吧?


(其实13%看着比例不大,但考虑到骑手的总量,绝对数量并不少。更何况这只是一个行当罢了)

完全忘记了那篇文章么?

但舆情似乎更在意“米粉=屌丝”。抗议声也主要针对这个。

一种解释是,我自嘲可以,你黑我就不行。

这算是一种解释,但如果对五六年前的互联网有些记忆的话,就会发现,这种解释是不够的。毕竟当年,得屌丝者得天下,可以算上一句“金句”,言者得意于发现了一种互联网思维,听者也不觉得有啥特别被冒犯。

如果对这两年简体中文网有些观感的话,就会有一种强烈的感觉:年轻人的渴望被尊重。

大到国家民族需要被尊重,

小到个体族群需要被尊重。

而这种心态,怕正是多年来鼓吹“年轻即正义”式的言论给培养起来的。

即便是自嘲,依然用词有了一些变化。

从屌丝到社畜到打工人。

我并不想展开讨论屌丝这两字的粗俗之处,有点汉字常识的人,应该一望即知。

社畜这个词,应该流行于屌丝之后。一个畜字,看上去有那么点“牲口”的贬低,但细究起来,还是卖苦力意味居多。

但打工人就完全不同了。你看,畜已经进化到人了。

打工人流行于2020年,说实在话,我一直不大懂为啥如此平凡的三个字,会成为网络流行用语。但进化成“人”总还是看得懂的。

打工人总让我觉得是和“资本的力量”分立的,这里有着我个人以为的更深的内涵。但本篇并不想展开讨论,也许永远不会在简体中文网上展开讨论。

打工人有没有自嘲意味?有的。有没有自我贬低意味?怕是没有。

的确是打工的,的确是个人。

当你在说张三是个打工人的时候,丝毫找不出任何侮辱的味道。

我在一部豆瓣分高达8.1的职场PUA电影|网络热词批判系列一文中,提到了职场PUA的滥用。

职场PUA的被滥用,与渴望被尊重是有一定相关性的。

换而言之,是的,我的确是在假设,从屌丝到社畜到打工人,和职场PUA被滥用,一脉相承。

另外我还想举出一个流行词来作证我的观点。

爹味十足。

但凡你要摆出点年长的架势,做一番教导时,就叫“爹味十足”——这是一个相当不屑的敌意用词。

我实在难以想象,当年所谓大学生导师李开复先生,如果现在还成天摆着这个身段活在互联网上,会是什么下场。

小米这位员工,不了解年轻一代渴望被尊重的心态,依然在那里用多年前的老梗,结果被掀了桌子,可见还是需要学习。

然而,一众互联网大佬不妨仔细想想:

今天之果,何尝不是诸位历年鼓吹年轻即正义所生?

—— 首发 扯氮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