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作霖这个“匪”的早年发家事


 

我最近在优酷上看《少帅》,现下看到郭松龄起兵败亡。故而,没几集就该张作霖皇姑屯被炸身死了。

 

这部剧可以算是一部历史正剧,各种角色基本都确有其人,且到目前为止与历史大致不差。虽然以张学良为主角,张作霖也是浓墨重彩。二十余集下来,当之无愧的男二号。

 

不过,这部剧基本没有涉及早年张作霖的发迹,仅有两次回忆,一是张作霖逃跑时赵氏生下了张学良。不过历史上彼时在场的不是张作相,是汤玉麟。一是张作霖与胡子海沙子单人决斗,杀死了海沙子收其部众。但真实的情况是,张作霖杀海沙子的时候,身份已是官军,属于官军剿匪而非马匪火并。

 

张作霖早年,由马匪而官军的进程,还是颇具传奇色彩的。

 

 

张作霖自幼丧父。其父一是好色二是好赌,张作霖真是深得遗传。张父死于一场赌博,事由是赢了钱想让输家抵押老婆——果然好色且好赌。不料输钱的也不是善茬,麻溜儿地就把张父给做掉了。

 

没了爹的张作霖小时候很苦,不过后来遇到一个贵人——应该也是他人生第一个干爹。这个贵人是个兽医,教了他相马医马的本事。这项技能对张的早年岁月,至关重要。

 

一开始,张作霖就靠这个技能发过一点小财,人五人六,但架不住好赌,把赚来的钱输了个一干二净。于是投军。是的,张作霖一开始是官军,不是马匪。

 

会医马的技能给他带来了好运:他治好了当时的毅军首脑宋庆的马(毅军来源于宋庆被封毅勇巴图鲁),被提拔为骑兵营的一个什长,相当于班长。后来还医好了珲春副都统的马,着实前途光明。仗着这个出身,娶了老婆赵氏。而赵家,则是一户有钱人。

 

随着毅军战事不利溃败关内,张作霖脱军返乡,后被诬指通匪,进了大牢。幸好老丈人有钱,上下打点,好歹将女婿救了出来。

 

所以我说,会相马医马,是张作霖重要的硬技能。

 

 

张作霖还有一项软技能,就是会搞人际关系。其中包括但不限于拜干爹、换帖结拜等。他的江湖人缘非常好,看他的绰号“万人喜”就可见一斑。

 

张作霖起局(也就是落草为寇)的时候是29个兄弟,运气又佳,正好撞上一帮马贩子,于是抢了人的马:29人可以做到人手两马,一骑一备,投奔了一个大帮做了三当家,专门负责看守肉票,可以说是开局良好。

 

但张作霖这个人并不残忍。马匪一个是靠抢,二是靠绑肉票要赎金。马匪不杀肉票,也不奸淫女肉票。但马匪会虐待肉票,有时候会虐得很狠。张作霖看不大过眼,很快就离开了山头。

 

这就是张作霖做匪的历史。事实上,张作霖真正做匪的历史并不长。而且他后来也不觉得做马匪有什么光荣的。

 

很快,张就做了保险队,也就是地方上的自卫民团。张作霖搞民团的时间,远远超过他做匪的时间。有的保险队是明为民团实则马匪,自家门口不抢但收保护费,其他地方照抢不误。张作霖基本就是只靠做民团收保护费。

 

在与另外一个民团的冲突中,张中计失败落荒而逃。盘算来盘算去,打算去投靠一个很大的马匪山头。但前往那个山头的路上,有一个名叫八角台的地方是必经之地。

 

这是张作霖早期最重要的发迹地。

 

 

张作霖派人去通报八角台借路,并自夸自己实力很牛逼,虚报人数翻倍且吹嘘人手一把快枪,这使得八角台的乡绅们觉得自己的保险队对付不了。

 

这个镇上有个秀才叫张子云,他力主让张作霖一伙通过了事。待到张作霖进到八角台,才得知他要投奔的山头,已经被沙俄击溃了。

 

张子云力劝其留下做保险队。张作霖应承,并拜张子云为干爹。与原来的保险队队长张景惠以及同乡汤玉麟、张作相结拜为兄弟。《少帅》里张作相被张学良口称老叔,也没具体说明情况,搞的很多人以为张作相和张作霖是兄弟。其实不是,纯属名字巧合罢了。

 

八角台的乡绅们支付保险费用三千两银子,靠着这些,张作霖招兵买马,弄了一支200多人的队伍。这才是张作霖的起家之本。

 

所以张作霖其实是民团,匪不匪的,有经历但关系不大。

 

 

张子云是正经秀才,在关外,秀才属于稀罕人物。

 

朝廷对东北还是很重视的,讲到底是龙兴之地。但实在有心无力,所以一直想用招抚的办法,收拾局面。

 

张子云这个比较稀罕的秀才就起到作用了,他和另外一个秀才杜绊林,一起在新民府知府增韫前为张作霖说项,说这个保险队是完全可以招抚的。虽然很多保险队就是马匪,但张作霖这个保险队,实属地方自卫的民团,可以考虑收编。

 

张作霖又打探到盛京将军增祺家眷要路过某地,于是指使汤玉麟假扮匪徒上去哄抢,自己则率保险队赶到救下。居然用这么个类似英雄救美的诈术,打动了增祺老婆,为其大吹枕边风:张作霖忠勇可用啊。

 

于是,张部得以被收编。收编时张还吹了个牛皮,说部下有四百人之多。于是被任命为马队管带,管上一营(营的编制数就是四百人)。

 

 

正式成为官军之后,除了维护治安及剿匪外,张作霖还碰到两个机会。

 

一个机会是时逢日俄战争,两边都想拉拢张作霖,正好上下其手两头吃要,弄了不少银两武器,将麾下一营扩编为三个营。不过两头吃要也不是那么好吃的,张作霖一度被日方秘捕差点吃了枪子。只是因为麾下实力较强,日军还想依靠张部维持地方治安而作罢。

 

一个机会则是软硬技能齐用,搭上了朝廷派来的奉天巡防营务处总办张锡銮。张锡銮为官清廉,一般行贿自是不行。但他有个骑快马的嗜好,绰号“快马张”,张作霖投其所好,赠送好马一匹,并与张锡銮聊起马来头头是道,迅速博得领导好感。后又以“五百年前是一家”为由,拜了张锡銮做干爹。

 

于是,张作霖得到了升任马营管带,指挥五营的待遇。

 

再之后,利用秀才杜绊林与悍匪杜立三的关系,诱杀了这个东北巨匪——说起来,张作霖做官军剿匪时曾败于杜立三,在人说和下还与杜立三拜过把子——被首任东三省总督徐世昌保荐为奉天巡防营前路统领。到了这个份上,张作霖正式进入东三省军界高层。

 

是为其早年发家事。

 

 

实际上,清末东北地界,是三股势力:盗匪、民团和官军。

 

官军就是官军,平日鱼肉乡里也是有的,溃败起来也会打家劫舍也会落草为寇。但官军面上并不是匪。而盗匪和民团,就比较复杂。有些民团近交远攻,家门口收保护费,远距离烧杀抢掠,或民团或马匪,易位极快。

 

张作霖结交秀才这种能在官府说的上话的人才,成功跻身正规军,并仗着软硬两大技能,脱颖而出。

 

故而,什么正规军一到,必是剿匪之时,说说罢咯。

 

杜立三这个匪的确被剿了,但还有个大匪,也是张一度想通过八角台投靠的冯麟阁,后也被收编。袁世凯上位后,张作霖做了27师师长,冯是28师师长,就是《少帅》里那位冯德麟。冯张后来的确交恶,下野后的冯,见张时必藏手枪一把,不过终二人一生,也未真兵戎相见。

 

《少帅》剧中,为了弥合两人关系,有一出戏是八个拜把兄弟打麻将,这八人,马龙潭、吴俊升、孙烈臣、张景惠、冯德麟、汤玉麟、张作霖、张作相,马龙潭出身最好,正经是世袭云骑尉,吴俊升于捕盗营里做伙夫马夫,孙烈臣从军,早年做过护院炮手、总督侍从武弁。其余几位,则都是盗匪出身了。

 

从来是剿抚两用,恩威并举,就看你能走哪条路。

 

—— 首发 扯氮集 ——

 

作者执教于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传播学院,天奇创投基金管理合伙人

小时学渣出身,现下一身暗黑金属风,儒雅二字与我无关。故告评论留言区引战者:尔要战,便作战。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扯氮集):张作霖这个“匪”的早年发家事

《长安十二时辰》算不算好剧

在我的输入法里,长按一直是默认第一个。

肯定是和人交流如何摆弄app交流多了的缘故。

妈蛋

写完这篇,大概能把长安默认第一个了。

一个电影/电视剧,立不立得起来,我看首要因素就是本子自身。

比如说大导演陈凯歌。

几部有口皆碑的电影,都不是他自己操刀的本子。

到了《无极》,就立刻崩掉了。

后来《赵氏孤儿》,这个电影很有趣,有趣就有趣在似乎是两个电影拼起来的。前半部分是不错的,后半部分就比较烂尾了。

据说前半部分不是陈导自己操刀的,后半部分是亲自上阵的。

至于电视剧,前几日我看了一篇文章,《武林外传》拍不出的后八十回,像极了《我爱我家》重聚时的泪水,也是讲本子的关键性的。

所以,影视剧好看不好看,本子有可能是第一位的。

亲王的小说还是很值得一看的。

我说“值得”是指:好歹打发时间并不冤。你非要说看小说要看出什么微言大义、醒世恒言,就没劲了。

亲王的小说重在脑洞情节,不在人物刻画。

但亲王小说烂尾也不是没有。比如古董局中局。

长篇小说中国人很有些烂尾的习惯。比如水浒三国,都是大概从后1/3处,就没啥人愿意唠叨了。西游记的烂尾指数低一些,至于红楼梦,天晓得曹雪芹有没有close。

所以金瓶梅还是佳作,但到底金瓶梅的故事架构不算大。

我有个朋友说,亲王短篇更牛一些。

我大致同意。

《长安十二时辰》应该算是中篇,略有烂尾。

依托亲王这个小说,是可以期待的。

尤其听说此剧不像古董局中局,亲王还是介入较深的情况下。

本子有了,接下来看什么呢?

当然是导演的叙事能力。

毒sir的果然今年国剧第一,你能快进算我输这篇文章提到了很多表现唐代状态的镜头,我是同意的。通过这些镜头,的确可以看到大唐极盛之时的气象。

这篇文章的标题不夸张,看这个剧的确不能快进。

但道理却是:快进了你怕是看不懂,如果未曾看过原著的话。

我的意思就是,这个片的剪辑是有些跳跃的。

比如说右刹这个人物的出场。先是一堆小孩围着波斯僧(镜头里其实就一只波斯僧的手),然后就跳跃到了狼卫曹破延被右刹收拾。你脑子得转一转,才明白右刹是化妆成一个波斯僧。

这样的剪辑手法,到底算是高明,还算是突兀,看观众怎么决定吧。反正我觉得小孩围着波斯僧的时候,镜头能给出右刹的脸更好。

我有朋友认为这片的叙事乱七八糟,我觉得有些苛求。不过这个剧情节上的确有些硬伤。

以我看十集的经历,我发现了一个严重的硬伤:

闻染被两个狼卫挟持,在过一个街头关卡时,守卫要求他们摘下面具接受检查。闻染忽然帮助狼卫蒙混过关这个不是不能理解,但她的一套略带哭啼的说辞,居然能让守卫说算了,你们过去吧,显然太没有说服力。

这个硬伤不是可有可无的硬伤。但凡守卫坚持要求摘下面具,整个故事的走向立刻不同。而按照常理推,守卫是不可能同意那两个狼卫不摘面具的。

道具、服饰、布景、台词。

这些《长安十二时辰》是蛮讲究的。

特效上该剧也有一种讲究的克制,至少我看的这十集,还没有发现哪位人物(包括张小敬)能够如大侠般高飞高走,至多也就是飞檐走壁了一下。

这些都是花了钱的东西。

一个剧不能说特效才是花钱的点,道具服饰布景都是银子。故而此剧的诚意还是相当足的。

毒sir那篇文章里提到不少,不过这句话真的有些尬:《十二时辰》编出的,是一幅不动声色清明上河图的画卷。毒Sir,公众号:Sir电影果然今年国剧第一,你能快进算我输

不动声色宛若清明上河图般的画卷,怕是更为妥当罢。

最后就是演员了,当然是一个剧的重点。

雷佳音表现是很不错的。张小敬的无赖样、狠毒样、暖心样,都有值得称道的演绎。

狼卫曹破延的扮演者吴晓亮也可圈可点。这哥们,倒是很有些王千源的味道。

姚汝能有酱油感,我不知道这个剧想给他一个什么定位。到目前为止,我也看不出芦芳生到底想把这个角色演成个啥。

葛老中规中矩,没有什么太大的槽点,也没什么太大的亮点。

崔器这个角色很奇怪,我为啥有一种他始终在笑的感觉。

十集之内,龙波还没完全展开,所以周一围不太好评价。现下只能说,周一围还是绣春刀里那个做派。照道理,龙波不应该是一种吊儿郎当的感觉。

这个剧的中年男官僚们,再一次引发了我脸盲的尴尬——我真心有些分不清。这次尴尬更甚。以前我只是小鲜肉脸盲,现在换成中年男脸盲了。

林九郎老奸巨猾的不够。这种人不能演“狠”就够的,狠是张小敬的特色。扮演者尹铸胜狠有余而奸不足。

所以我对年纪一大就冠个“老戏骨”帽子是长年不以为然的。

所有的女性角色都不及格。鱼肠是不是被改编成女性角色,我还不晓得。

其他?其他就不说了吧。

最后的结论。

豆瓣上目前是8.7分,我可以给这部剧打个七到八分的样子。应该是这么多年来国剧里值得一看的剧。

相当于美制黑镜的水平,离英制黑镜还有距离。

—— 首发 扯氮集 ——

作者执教于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传播学院,天奇创投基金管理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