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部豆瓣分高达8.1的职场PUA电影 | 网络热词批判系列

题记

互联网很容易催生出一些热词。我打算写个系列,以批判性(其实就是黑,说得文绉绉一点)为主,对可以冷嘲热讽的热词,进行一番冷嘲热讽。

本系列不定期写作,兴致来了更新频率高点,兴致缺缺或者无热词可黑,长期不写亦有可能。无需期待。

接受读者命题。

职场PUA。

网络惯用法:指在职场中被他人(一般是位阶更高的上司领导之类)进行了不留情面或者污言秽语式的痛斥/凌辱。

比如,张三在公司里被总裁李四带有侮辱式的痛骂了一顿——比如,你脑子特么是猪头啊——即称张三被职场PUA了。

但网络惯用还有一些潜在的特点。

第一个潜在的特点是,张三一般比较年轻,初入职场,位阶不高。假定高级副总裁张三被总裁李四痛骂了一顿,很少有人会认为张三被职场PUA。

第二个潜在的特点是,痛斥/凌辱有可能不讲频率。被痛斥或凌辱一次,也会被称为“职场PUA”。更为夸张的事是,李四有可能在张三背后痛斥/凌辱张三,被张三知晓,也会被张三称为“职场PUA”。

但这显然是对PUA有很大的误解。

PUA的目的是“控制”,痛斥也好凌辱也好,有时候还会有些甜言蜜语和小恩小惠,这些都是手段。通过这些手段,对目标对象实施“精神控制”,让目标对象俯首帖耳言听计从,才是PUA。

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应该是一种PUA的结果。

单纯的痛骂和凌辱,很难说是PUA。

其实关于单纯痛骂和凌辱,早就有一个词,Bully。中文称为“霸凌”——但请注意一件事,霸凌是要讲频次的,偶尔一次不算,要反复多次。

霸凌的目的不是控制,就是通过痛斥和凌辱,满足施害者心理上的一种征服,以及,可能有的直接好处,比如勒索钱财。受害者精神上是极度反抗还是敢怒不敢言,亦或就此心甘情愿地臣服,这不是霸凌的题中之意。换而言之,精神上什么结果不重要。

PUA和Bully的重要区别就在于:被害者精神上是否顺从。

职场里不是没有PUA,但以我陋见,很多所谓PUA,不过是Bully。

那为什么非要用PUA而不是看上去同样很有些逼格的Bully呢?

在本文最后,我将告诉你一个很阴谋论的解释。

《穿普拉达的女王》,其实是一部职场PUA基本成功的电影。通过这个电影,你可以很好地理解,到底什么叫职场PUA。

先罗列一下剧中人物。

女主安迪,初入职场,梦想是做一个记者。
女boss,时尚界知名的工作狂,也是圈内扛把子,杂志社老大。
gay蜜,杂志社中一个很重要的男员工,女boss对其信任有加,女主和他关系不错,姑且称之为gay蜜。
女助理,女boss的第一助理,算是成为女boss第二助理的女主的上司
唐璜男,一个成功的自由写作者,女主和其有一夜情,经常对女主说女boss的坏话。

我们来看看安迪是怎么被PUA的。

第零个手段,当然需要证明一个假设,你即将面临PUA的那个职位,极度稀缺,好多人疯了一样的抢。这是大前提。安迪多次得到这样的提示,包括不限于女助理、gay蜜、唐璜男等。

第一个PUA手段,玩命打击你的自信心,彻底否定你。这个手段主要通过女助理完成。作为安迪的上司,女助理经常发表这个新来的,就是一个土包子,而且身材很差,完全不适合时尚界的看法,有当面的也有背后的。女Boss也使用过这个手段,对安迪初次面试时提交的简历,不屑一顾。

第二个PUA手段,长期的漠视,将受害者视为工具人。这个手段主要通过女Boss完成。女Boss甚至故意叫错安迪的名字——第一次可能还是无心,后来绝对是故意的。女Boss对安迪的工作基本不评价,只吩咐,吩咐完了来一句that’s all。意即:滚。

第三个PUA手段,适当地拐弯抹角地给点小甜头。比如女Boss后来叫对了安迪的名字,比如安迪获得了女Boss家中的钥匙,女助理告诉安迪,这是Boss对你已经认可的象征。但女Boss从来不直接肯定安迪的工作,也不会说谢谢。另外,安迪应该是可以免费地获得时装的穿戴,有些时装首饰,甚至可以白拿。

第四个PUA手段,所有的痛斥、凌辱、小甜头,都必须告诉被害者这是值得的。这一环由gay蜜完成。Gay蜜告诉安迪,如果你觉得你和家人朋友之间的关系变紧张了,这说明你已经入行了。如果你要分手了,这说明你即将获得晋升。

最后一个PUA手段,套路略复杂。

先设定一个目标,这个目标看上去特别光鲜靓丽——也就是女Boss自己。然后告诉安迪,你和这个目标人物,本质上是一样的,所以只要加以训练和奋斗,就可以成为这样的光鲜靓丽人物。让受害者觉得,ta与施害者是一类人。这个手段复杂的地方在于,建构“我们”的同时,需要设计一个“他们”。在电影中,这个“他们”就是女助理,女boss称之为蠢货(但安迪你不一样,你和我是我们),并让安迪交纳投名状:替代女助理跟随女Boss前往巴黎时尚周——这个指令需要安迪亲口告诉女助理。

安迪基本被PUA成功。她一度已经深信不疑自己属于那个团体。至于她的工作,抱歉,和专业其实没啥关系。除了给老板买咖啡送材料挂衣服记录一些日程,我印象最深的是两件事,无论如何谈不上专业二字的两件事,充斥着虚伪和不合规则:

其一,帮老板记住一些人的名字,好让老板在社交场碰到这些人时接受提示,以显示出一副很记得对方的样子
其二,帮老板的小孩弄来还没印刷成书的哈利波特的手稿,提前知道剧情。

所以,这是一部相当典型的反映职场PUA的剧。如果在职场上受到了自觉不公的对待,请对照这个电影,分清到底什么是PUA什么是Bully。

这个电影,最终安迪没有完全被PUA。促发的动因是唐璜男。在和唐璜男一夜春宵之后,她发现唐璜男伙同女boss的敌人,图谋赶走这位女强人,并且已经接近成功。

女boss的做法是将一个本来属于gay蜜的职位,给了她的敌人。化解了这次危机。安迪觉得这对gay蜜非常不公平,从而开始怀疑自己所做的一切,最终离开——不过有趣的事是,女助理被女Boss一脚踢开换成自己去巴黎时尚周,她除了有一些纠结之外,整体还是欣然接受的。这可能和女助理半巧不巧地遭遇一场车祸断了腿有关。

但PUA基本还是成功的。因为安迪从来没有意识到她经受了一场PUA。在精神上,她总体是认可女boss的。尤其是最后她去一家报社求职时,女boss还是给了她一个甜头:贵社不雇她,就是傻子。

电影以安迪偶遇女boss,笑着打招呼告终。

但其实还有一条PUA副线,大获成功。这就是那位Gay蜜。当他满心以为那个梦寐以求的职位归属他时,当头一盆凉水。他强忍着泪水,依然希望,下一次就该是他了。

他多年为女boss效力,不难想象,安迪走过的路,他都应该走过。最终被当筹码,依然没有绝望,这是多么成功的被PUA啊!

简体中文互联网上,对职场PUA的批评不绝于耳,甚至不惜扩大化。

一次会议中的上司痛斥,就可以被视为“PUA”,简直是侮辱了PUA这个相当高深的精神控制大法。

如此反对职场上对下的居高临下、咄咄逼人的舆情下,这部电影竟然在豆瓣上有8.1分的高分。

这太政治不正确了。

比照大洋彼岸将《飘》下架的政治正确,我们应该呼吁,将这部电影下架。

爱奇艺上还收费观看,是可忍孰不可忍啊。

我们甚至应该要求豆瓣用显著的方式,来告诉大家,这是一部PUA电影,打工人们应该痛斥之。

以下段落,非常政治不正确,非常阴谋论。

Bully是没有什么技巧含量的,说穿了就是仗势欺人。PUA感觉很高级,毕竟,试图在精神上去控制一个人,并不容易。

被一种高级手法施害,是不是有一种受害者也很高级的暗示感呢?

更阴谋论点,是不是痛骂者也有一种很高级地在痛骂一个高级手法的高级感呢?

—— 首发 扯氮集 ——

花木兰·替父·从军

迪士尼出品刘亦菲主演的真人版《花木兰》是一部大烂片。

当下豆瓣评分4.7分。我在豆瓣上的好友11人,打出的分数是3.8分。

先说一点这个电影明显的烂,也就是能指上的烂。

号称超过3亿美金投资的大制作,是完全没有大片气势感的。

一个相当搞笑的片段是,两军交战。我方严阵以待,敌人呼啸而来。一阵箭雨后,敌人右翼佯撤,甄子丹饰演的大帅果断下令,左翼突击!

本以为要冲上去千军万马,结果就看到不到十骑冲杀了出去。从甄大帅的表情可知,这并不超乎他的意料。并不是只有十个人才敢冲上去,而是的确只有这么点人。

这就是所谓的大片么?不能多搞点群演么?哪怕不搞群演,请特效团队做千军万马很难么?

据说这个片子花了不少钱在布景上,最后花木兰勇救皇帝,是实景拍摄。大概钱都花在了那里?但中国明明是有横店这种地方的嘛!

类似的槽点、笑点、谬点,不胜枚举。

实在有兴趣,请自行观摩。

主要想讲讲这个电影的立意问题。

花木兰替父从军,本文标题用了两个间隔符,代表我认为这个故事,有三个标签:花木兰、替父、从军。这三个标签,背后有着其各自立意,也就是所指意指。

第一个标签花木兰,其立意是女性。

我们都知道,好莱坞特别讲政治正确。在性别观念的政治正确引导下,好莱坞也比较愿意走女性视角。

花木兰是天生的大女主电影,也是女性视角电影,这当然是一个好材料。

这部电影,不仅是女导演操刀,还是双女主配置。巩俐饰演的女巫很重要(虽然前后奇奇怪怪荒谬绝伦的地方很多)。

花木兰是有女巫底子的,她身上也有常人没有的“气”。在男权古代,女性强就是妖怪,就不被世人所容,于是就造就了巩俐出演的女巫——这个能力很强但最终决定报复社会的女子。而花木兰走上了另外一条道路。

这其实事关好莱坞电影长久以来的一个命题:选择。能力很重要,选择更重要。

还记得哈利波特么?他和伏地魔都有着强劲的力量,也都不大喜欢服从,还都听得懂蛇语。但他们的道路截然不同。这就是选择。

所以,女巫,是另外一面的花木兰。这是一种双女主配置。

至于李连杰、甄子丹这些如雷贯耳的顶级打星,电影里就是个酱油,纯为双女主的工具配置。他们的戏份,甚至低于柔然首领。

这是这个电影很浓重的好莱坞政治正确的一面。

政治正确,当然没问题。问题在于,这个电影对中国传统了解过于浅薄,以及,对于木兰辞本身对战争态度的了解过于浅薄。

在这个电影中,家族荣誉(family honor)重中之重,一再提起。

女性出嫁,是为家族荣誉。

男性打仗,是为家族荣誉。

连犯了错误被逐出军队,叫给家族荣誉抹黑。

中国人是有大家族观念,比如自古皇权不下县,广袤的乡镇村,基本是宗法社会,大家长统治。这个的确不假。

但中国人不大有什么家族荣誉这种东西——世家可能有,但一来,世家的数量是很少的,普通民众不能叫世家,二来,即便是东晋时世家到了顶峰,王与马共天下之时,也没听说过什么王家子弟为王家带来荣耀。后来谢家领导了淝水之战,算是谢家荣耀?

家族性,和家族荣耀还是两种东西。《花木兰》这个电影的制作方,压根没搞明白这里微妙但至关重要的区别,想当然以为家族荣耀是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内核之一。

从来不是。因为中国历代,效忠于家族,远低于效忠于皇帝。太强调家族,反倒对家族是极其不利的。

大概,西方骑士家族,才真正关心family honor这种东西吧?

中国传统文化里,孝是重要内核。

连花木兰本身的时代背景北魏,一个鲜卑族建立的政权,汉化后皇帝谥号必带孝字,比如孝文帝孝明帝孝庄帝之类。这部花木兰电影,虽然抹去了时代背景,但孝在中国,秦汉之后,被念兹在兹,直至今日。

所以,替父这个标签,背后是孝。

木兰从军的动机,是尽孝道,不是去展示自己的能力。什么国家兴亡匹夫有责,而谁说女子不如男,故而女子也可以去做那个“匹夫”。如果这样理解,实在是会错意了。

花家那把剑,刻着忠勇真——且不说这把剑看着完全就像淘宝上卖的铝片剑,字儿看着就是现代人矫揉造作地故意古化去刻——一直到影片最后,才加上了一个孝。这是很不妥当的。因为木兰替父,踏上征程的开始就是一个孝字。孝字为动机,才有了所谓忠勇。而这个真字莫名其妙得很,中式儒家传统文化很少提这个字。

在这部电影中,片方过于强调女子能力不输男,所以花木兰一出场,打小就禀赋异于常人,活力十足,喜欢舞枪弄棒,也不甘平淡嫁人。故而从军也没啥奇怪的——当然这里有替父分忧的意味。

然而,她一开始就是全然地百分百地只想替父分忧。

如果电影立足于孝字出发,慢慢花木兰也发现自己本事挺大,不输于甚至胜于男性,逐渐树立我就是那个国家兴亡匹夫有责里的匹夫,这倒也算一种角色成长了。

很遗憾,这个片子花木兰没有什么成长。出场什么样,结束就什么样。这是一部电影的大忌。

最后说一下“从军”这个标签。

这个标签的立意是战争。

木兰辞是有反战意味的,它并不欣赏战争。且看这一段就明白了:

万里赴戎机,关山度若飞。朔气传金柝,寒光照铁衣。将军百战死,壮士十年归。

如果说前四句还算带有客观性质的描述的话,那么后两句,就表现出了战争的残忍。这两句用了互文的手法,百战之后,有的阵亡牺牲,有的艰辛归来。即便是归来的,都消耗了十年光阴。

再往下:

可汗问所欲,木兰不用尚书郎,愿驰千里足,送儿还故乡。

皇帝要封官做,花木兰辞谢。她只想回家。也就是说,花木兰一直到最后,也没什么依靠战争建功立业的想法。打仗,从来不是她图谋阶层上升的工具。

但这部电影,在我看来,不仅不反战,甚至有美化战争的一面。

这并不是一部合家欢的电影,迪士尼给出的分级是13岁以下不适合观看。

当然,我也知道,迪士尼一贯主张电影里不应该看到血。

但除血之外,它应该也可以用其它方式表现出战争的残忍,比如被洗劫后的破败家园,比如部队行军之艰苦,比如流离失所的难民,等等。期间倒是有一幕,花木兰所在军团,看到了另外一个军团的全军覆没尸横遍野。但这个镜头的时间很短。

更多的镜头,是士兵们干净的脸蛋,将军们鲜明的铠甲,连雪崩如此可怕的自然之力,这个电影里都表现得很唯美。

最差的就是结尾。花木兰辞官归乡后,皇帝依然派出了甄大帅领衔的使者队伍,再次邀请花木兰去做他的大内侍卫。这回花木兰没有再行推辞。也就是说,我们可以想见,未来花木兰将摆脱农妇身份,成为一个吃朝廷财政饭的在编人员。

制片方完全没有读出木兰辞的反战意味。

这对于一贯标榜自己政治正确的好莱坞,无疑是很低级错误的。追求和平,难道不是政治正确中的应有之意么?

雄兔脚扑朔,雌兔眼迷离;双兔傍地走,安能辨我是雄雌?

千载之下,依然能读出那股铿锵有力器宇轩昂。当然,在这个电影中,被翻译成一句相当白开水的英文台词。这个我就不和他们计较了。

这一句出现在木兰辞全文的最后,当战友们来探视她时,才发现木兰原是女儿身。十年征战,木兰功勋卓著,自然得战友们之心。这样的场景下,说出安能辨我是雄雌,才显巾帼不让须眉。

电影非要把这句话挪到木兰童年,还非得在饭桌上像扯家常一般说出。

怎么说好莱坞哦!

看懂木兰辞了么?

的确,我一贯认为,好莱坞的政治正确,是很虚伪做作的。戳破那层表面的政治正确,骨子里相当不正确。

它的正确,说白了就是大众文化工业要有足够大的基本盘,故而不过是迎合罢了。你稍和它一较真,就晓得只是披了一层皮。

浅薄得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