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外传 一部草蛇灰线的江湖权游大剧

武林外传 一部草蛇灰线的江湖权游大剧

中国国产电视剧,虽然很难说有神剧,但名剧还是有的。在情景剧这个类目中,我个人以为,《我爱我家》和《武林外传》都当得起名剧的称号。

与《我爱我家》不同,其实《武林外传》远不是你表面上看到的那样。如果你愿意开一下脑洞,仔细分析一下,就会知道,这个剧大有名堂。

标题已代表我的看法:这部剧讲了一个惊心动魄的江湖纷争,是中国武林江湖中的权游,草蛇灰线,伏行千里,完全看你会不会看。

我屡刷《武林外传》多次,终于看懂了这部看似情景搞笑其实是一个深不可测细思极恐的大故事。

让我们从一个问题开始。

引子

不知道你有没有注意过,同福客栈诸人的睡觉地点。

佟湘玉,作为掌柜,住在二楼,单人间。

白展堂,作为跑堂,住在一楼大堂,其实就是两张桌子一拼。有守夜的成分。

吕轻侯和李秀莲,住在男寝,各睡一床。

莫小贝和郭芙蓉,住在女寝,但她们同睡一床。

问题就出在这个女寝的安排上。

要知道,郭芙蓉是后来才加入的,在她到达之前,同福客栈已开店日久。也就是说,莫小贝一人独居且独睡一张大床已经有较长一段时间。郭芙蓉到来之后,莫小贝迅速失去了独居独睡大床的待遇。

莫小贝什么人?其实就是衡山派的长公主,虽说后来哥哥滥赌,造成人生遭遇大变流浪江湖了一阵子。但幼年长公主的待遇(而且衡山派诸人对她还相当尊重),那可是颐指气使养尊处优惯了。

佟湘玉接手客栈并改名同福之后,安排她的小姑子独居+独睡大床,虽说并没有给予同样睡二楼单间的待遇,但考虑彼时佟莫二人并不熟悉,这样的安排,也大致说得过去。

但郭芙蓉到来之后,居然佟湘玉就顺手推舟,安排郭莫合住——甚至都不像李吕各睡一床——莫小贝作为掌柜的小姑子,也未见反抗,实在令人生疑。

从这点入手,让我们一窥《武林外传》面上没有明说的。。。那个大故事。

朝廷与侠义道

在武林外传中,江湖中有几股势力。

第一股势力,就是朝廷。朝廷的主要代表是六扇门(公门),前前后后我们看到了相当多的公门角色,明面上就有从郭巨侠到燕小六,甚至还有白三娘这种密探式六扇门成员。

但武林外传中,不仅有六扇门,还有东厂和锦衣卫,出场人物不多。总体说来,朝廷对插手武林是非常有兴趣的。

第二股势力,可以说成是侠义道。这里出现了少林武当,最重要的,是衡山派和五岳剑派。

华山派岳松涛试图将五岳合并,成立一个五岳剑派。这当然是他的个人野心。但并派不能说就是我有个人野心,一定要有一个光明正大的理由。这个理由不可能是说要抗衡朝廷,也不可能说是要对付少林武当,而必须是:对抗邪魔外道。

岳松涛最后失手,没有坐上盟主之位——他找了一个理由,什么就是为了还赌债,纯属说辞——摘到桃子的,就是莫小贝。

请记住这个细节,莫小贝当上了五岳盟主,是侠义道的扛把子之一。考虑到后来少林武当的掌门都被公孙乌龙给干掉,莫小贝已成群龙之首。

那么,岳松涛对抗邪魔外道这个理由中的邪魔外道到底是谁呢?

这就是第三股势力。

邪魔外道

在武林外传中,有公孙乌龙这样的大反派,但显然公孙只是个人武功极高,有个徒弟(结果还被同福客栈给收拾了)。公孙乌龙本身没有什么太强的势力,自己后来也被捉拿归案。

岳松涛口中的邪魔外道,一定是一股势力,而不是单独一个什么大反派。所以公孙可以排除。

葵花派倒是带有邪魔外道的特点,但葵花派由于帮中四大长老打麻将起了内讧,火并后同归于尽,其实已经不复存在。但打麻将起内讧总感觉不甚正常,是否是朝廷或侠义道下暗手除去,可能性并非没有。而我个人更倾向是朝廷下的暗手,毕竟侠义道还要讲个光明磊落。

葵花派之后,岳松涛到底要对付谁呢?

这第三股势力,就在这样一句台词:(场景是白展堂负气出走,佟湘玉吃了千年人参情绪不受控说漏了嘴)

武林外传 一部草蛇灰线的江湖权游大剧

点苍山,七绝宫,怎么样?这个名字听着就很霸气吧?但也有一股邪门劲吧?

这才是朝廷和侠义道为之忌惮的真正的所谓“邪魔外道”。

而这股势力,竟然龙头老大是:

佟湘玉。

小结一下,武林三股势力,其一朝廷,其二侠义道,其三邪魔外道。朝廷的真正目的是收服后二者。借白三娘师兄公孙之手,干掉了少林武当,并打算趁莫小贝年幼,招安侠义道。而对所谓邪魔外道,打算下重手除去。

点苍山七绝宫,基本属于蛰伏阶段,明面上不敢有任何动静。要不是佟湘玉误服人参,恐怕她也不会说出这样的话。七绝宫想通过收服侠义道,与朝廷继续抗衡。

莫小贝睡觉之谜

如果你已经清楚,佟湘玉是第三股势力代表,你就能明白,佟湘玉为什么要这样安排自己的小姑子。

初遇小姑子,知道了莫小贝是衡山派最有竞争力的掌门人选,故而将莫小贝收留,并对莫小贝相当好,好得都让人惊讶:这个嫂子对自己的小姑子,就像亲妈对自己的女儿一样。

其实佟湘玉真正的目的,是收下整个衡山派,在这个已经凋零的名门正派基础上,再次长出七绝宫的大树。

但佟湘玉对莫小贝不是真正的放心,毕竟后者从小在名门正派中长大,需要一个监控者。本来遥遥安排吕李二人睡男寝,已经有监视之意,但郭芙蓉这个直肠子登场,正中佟湘玉下怀。

郭芙蓉虽然是公门老大郭巨侠之后,但其人比较莽,佟湘玉先是略施手段收服了吕轻侯,接着又助吕轻侯泡上了郭芙蓉,可以说是间接掌控了这位大小姐。在通过郭大小姐与莫小贝同屋同床,可以说,就连莫小贝说了什么梦话,都不难知道。

不过,请注意,郭芙蓉并非主动给佟湘玉做了密探,而是她那个直肠子,佟湘玉几句话便足以套到她想要知道的关于莫小贝的一切。

故而,佟对莫,是既有拉拢之意,又有防范之心。

而莫小贝误打误撞登上了盟主宝座之后,佟湘玉的心思,就越发显得深沉起来。

同福诸人

同福中的几个人,其实大体上分成两种,一种是家室确有背景,一种是家室没有背景。

白展堂,白三娘之后,白三娘本人是公门密探,公孙师妹,武功很高。白展堂本人武功也不错。白家属于正邪双方需要尽力拉拢的。但白展堂一直害怕公门势力,说是以前做过贼怕捕快,未尝不是对其母的逆反心理。佟湘玉使用个人魅力,最终收服了白展堂,也间接达到了白三娘不太会和她作对的效果。

李大嘴,以前做过捕头,县令是他姑父,但这些都不重要。比较重要的身份是,其母为六指轩辕,赌技高超,但到底已经年迈且又退出江湖。故而这个角色分量不重,佟湘玉对李大嘴也就马马虎虎,后者最大诉求涨月钱,佟是不会满足的。

吕轻侯,这是唯一一个没有任何背景的人,唯一和武林有点关系的,是那块朝廷认证的关中大侠,必要时可以为佟湘玉打点掩护。吕秀才为人比较迂腐,其实也谈不上聪明(莫小贝的老师早就看出吕秀才毫无灵气),佟湘玉收服他轻而易举,通过他来间接控制郭芙蓉。

郭芙蓉,父亲是公门老大郭巨侠,朝廷插手武林的代表人物。郭巨侠到过同福客栈,本意不过是想带回女儿。但居然被祝无双三言两语打发了回去,令人疑惑。结果就是郭芙蓉继续留在同福,佟湘玉有拿她当耳目之意,郭巨侠未必没有。目标当然都是莫小贝。

祝无双,这个人是葵花派最小的成员,身负武功。但祝无双本身没有站队好恶。祝无双非常轻易地破了规矩——展红绫之后,公门已经不收女捕快了——成了公门一员,还被特殊照顾可以不用穿丑陋制服,足以说明,公门在尽力拉拢她。事实上,佟湘玉也在拉拢她,还给她写信,后来闹出过郭祝二人争“最好的姐妹”的笑话。

小米,丐帮四袋弟子。这个人出场次数不少,但其实唯一有意义的就是借他拉出丐帮首席长老恭长张。白展堂与恭长张过招,并未缠斗许久后者便败退而去,充分说明,到了明朝万历年间,武林中历时数百年的大帮丐帮,早已排不上号了。

七侠镇三捕头:邢育森、燕小六、凌腾云。要知道是佟湘玉选择了七侠镇蛰伏,故而邢育森和燕小六并不是朝廷故意安排。自从郭巨侠到过同福客栈,并隐隐感觉大魔头就躲在同福,才以高升燕小六至总部之名,派出了真正的用来对付七绝宫的捕头:凌腾云。

凌腾云最后一集登场,但信息量还是很大的。一是公门给白三娘面子,颁发白展堂免罪金牌,本意是拉拢白家,但没想到拼不过美人计,凌的任务就是要带回白展堂。二是透露了一个重要信息:十年前,公门就想对当时还在七绝宫学艺的佟湘玉下狠手了。

最后就是佟湘玉。这个人从小被送入七绝宫学艺,后来以某种理由嫁给衡山派掌门莫小宝,然后紧接着莫小宝惨死,佟湘玉执意要留在七侠镇。七侠镇在哪里?按照吕秀才被封为关中大侠,自然在陕西关中。衡山派在哪里?当然在湖南衡山。也就是说,明面上佟湘玉应该去湖南衡山,但她却留在了陕西关中。这只能说明一件事:佟湘玉故意要消失,而莫小宝之死,极有可能是七绝宫或者龙门镖局所为。而龙门镖局,存在一定的可能是七绝宫明面上的组织。

佟湘玉为扩大自家实力,通过示好施恩于衡山派最后仅存的三把剑,最后送入自家镖局做镖师,成为七绝宫成员。

顺便说一下,佟老爹跑到同福客栈想带回佟湘玉,本意应该是听说女儿在吊凯子,忘记七绝大业,自然发急。真跑来一看,原来佟湘玉收白展堂为己用,手段高明,莫小贝对佟湘玉基本服服帖帖,自然老怀大畅,欢欣而回。

最后一集

事实上,《武林外传》第八十集,虽然信息量庞大,但真正的终集在后人坐时光机穿梭到同福客栈那一集。

那一集已经告诉了各位结果:莫小贝成了女魔头,杀人如麻。也就是说,在三股势力的暗战中,最终胜出者是佟湘玉。她成功地复兴了七绝大业,江湖从此腥风血雨,莫小贝无论是成为她的杀人武器,还是本身取代了她,都是魔道大获全胜。

莫小贝这一生,真正的武功启蒙者是祝无双,是无双实实在在教会了她葵花点穴手(最重要的心法都已经倾囊相授)。祝无双的立场,颇让人玩味。

总体来说,祝无双孤身一人,从小缺乏关怀(葵花派不是什么正派),唯一的亲人师兄白展堂已经在佟湘玉的手段下逐渐魔化,佟湘玉又以“最好的姐妹”待她,祝无双应该是投入了魔道。即便没有,也是在技能上提升了莫小贝。

佟湘玉对莫小贝最大的控制,是精神上的。江湖盛传《武林外传》被删节过一些段落,而这些段落中就曾提及,佟湘玉精通迷魂大法。

但关于祝无双,还有一个和睡觉有关的问题。

诸位有没有想过,祝无双到来之时,正是郭芙蓉归家之刻。故而祝无双和莫小贝同屋同床,可以理解。但后来郭芙蓉回到同福之后,祝无双出任七侠镇唯一捕快,她睡在哪里?

以她动辄就在客栈吃早饭的情形来看,怕是并未睡在客栈之外。

佟湘玉是说过给她开个客房,那应该只是临时安排。长期睡二楼客房,岂非和掌柜的一个待遇了?

这正是《武林外传》留下的最大谜团。

—— 首发 扯氮集 ——

作者执教于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传播学院,天奇创投基金管理合伙人

本篇纯属开脑洞,如有雷同,概不负责。

从权游本季第四集想到的


《权力的游戏》第四集,色后干了两件导致后来绝无与龙妈妥协可能的事。

其一是让攸伦在海上偷袭,射杀了龙妈的一条龙。其二是当着龙妈的面,斩首了女翻译。这两件事一做,便把自己置于与龙妈你死我活的位置,再无转圈余地。

但如果站在上帝视角,色后其实有更好的选择:求和,交出铁王座,并伺机卷土重来。在射杀龙与斩首女翻译之前,色后与龙妈并没有什么了不得的仇恨,求和完全是可能的。

事实上,龙妈先锋开到之时,两边其实都还是名义上的同盟——共同对付死人军团。虽然色后并没有派出军队参战保卫临冬城,但龙妈也没有一纸战书告诉色后,我们已经翻脸了。

卷土重来的伺机可能有机吗?有的。

因为雪诺也有继承铁王座的合法权利。首先他的性别是男性,在权游的背景下,男性比女性更有继承优势。其次雪诺有令维斯特洛大陆大部分军队承认的战斗史,毕竟起身微末但一刀一枪搏出彪炳战绩,勇气武力和骑在龙上放龙焰的龙妈完全不同。再次是雪诺在大陆有群众基础,比较受爱戴。他唯一的弱项,恰好也是龙妈的强项:军事实力不如龙妈。至少没有龙,连龙妈慷慨出借的那条龙都被射死了。

当色后交出铁王座给龙妈,接下来她就可以看好戏。龙妈和雪诺究竟是主动火并抢铁王座,还是雪诺虽无意铁王座但依然要被“黄袍加身”不得不去火并,亦或姑侄(其实是夫妻)共享铁王座,她都有机会,而且真的是“权力的游戏”,这里有大把权谋可以写。

当然,这只是上帝视角。因为色后并不知道雪诺也有铁王座继承权。

但如果我是编剧,而且并不打算八季收场,我就会让色后知道这一至关重要的情报,并假意投降,依靠权谋施展,坐等有实力的龙妈与有人望的雪诺两败俱伤。

中国古代历史,非常忌讳“后宫干政”。

这里其实有两重考虑。第一重,当然也是最重要的因素,女性不被认为可以有权执掌天下,所谓牝鸡司晨,是不合当时的天理的。

但第二重,也有实际因素:帝后共同执掌朝纲,让文武百官,到底听谁的?

如果女性有足够的实力,做到大权独揽乾纲独断,皇帝自身无论是自我识趣,还是被迫放弃权力,天下倒也没那么可怕。武周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夫妻档共同操作一个小盘子(比如夫妻老婆店),并没有什么。盘子太小,管理容易。但夫妻档共同操作一个大盘子,这件事的后果,就非常麻烦。

如果盘子转得顺风顺水,只需萧规曹随,无需变化,倒也罢了。但如果盘子转得本身就有点磕磕绊绊,需要做一些开辟、转型的动作,夫妻档,通常艰难万分。

大型组织的成员们,站队结党,都是常态。有人的地方就有政治,这并不让人惊讶。

但夫妻档特别容易催生所谓“帝党”、“后党”。

双头制也不是那么罕见,比如谷歌就是两个创始人打下的天下。但双头制如果是兄弟档、父子档、母女档,就已经颇为让人头疼,但兄比弟长,父母比子女大,好歹还有些天生的主从。而夫妻档,剪不断理还乱。

夫妻档一来是各自职责很难划分明确,二来就是主从关系非常模糊。这并不是夫妻自身能决定的,还有组织成员给他们的定位。因为在组织成员看来,主从关系没有什么天然的一定是某人主某人从。逆转乾坤,没什么不可能的。

理性人都会希望自己的利益最大化。有些人纯属为了自保,不得不站队结党或趋炎附势,属于消极的利益最大化。但有些人正好倒过来,属于积极的利益最大化,他们会努力推动符合自己利益最大化的主从关系的实现。

这些人,恰恰是所谓“黄袍加身”的主因。

在权游中,无论是侏儒,还是太监,都是积极的利益最大化者。即便雪诺自身无意王位,甘当龙妈从属,他们都会去推动雪诺反客为主。——我个人预测,虽然太监已死,但侏儒仍将推动雪诺登上铁王座。

在现实中,夫妻档创建的组织中,你敢说这种人没有?

阿里创业初期,其实有夫妻档的味道。

湖畔十八将,有马云夫人的位置。位置还蛮重要,行政人事之类的后台大总管,员工编号02。

但后来随着阿里的慢慢壮大,马云成功说服已有中国事业部总经理头衔的夫人离开阿里,从此淡出组织运作。

我认为这是阿里发展历史上非常重要的一步。夫妻档,不是说非要男耕田女织布,也可以女耕田男织布,但不能都去耕田,都去织布。

另外还有些传统企业的传统老板们,借助比较固化的男权思维,虽然太太也在组织里,但主从关系异常明确,企业里所谓帝党后党并不存在。但较之阿里,我认为还是等而次之的。

但有些公司,并非如此。

某网络书商是一个非常好的例子。

夫妻档不仅会催生组织内更为剧烈的结党站队,还会导致想做的事无法不顾亏损而全力投入。

夫妻之间,所谓清官难断家务事,很多时候不是讲理的地方,因为他们有情。情比理大。—— 请注意,我这里说的情,未必是正向的“爱”,也有可能有负向的“恨”。

组织就得讲理,理比情大,不然也没有诸葛亮挥泪斩马谡这种事了。

一个决策,有巨大风险但也有可能有巨大收益,本来老板做出最后拍板,一意孤行不到长城也好,知难而退另寻他路也好,老板可以一锤定音。

但夫妻就麻烦了。丈夫打算all in show hand,太太打算添油战术边走边看,听谁的?

十之八九,就是妥协。可能就是这次原来丈夫打算投100块,太太打算投10块,最终变成投50块。而水烧到90度,哪有开的道理。

也有可能是这次听丈夫的,下次记着哦,听太太的。

所幸,这家书商,终于摆脱了夫妻档,从此耕田的耕田,织布的织布,倒也亡羊补牢,为时未晚。

就是不晓得其它公司,有无这般觉悟乎?

—— 首发 扯氮集 ——

作者执教于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传播学院,天奇创投基金管理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