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赌局后的自白

​一

我输了,人民币2000块。

我和一位学生打赌川普(鉴于在简体中文网上,支持者会被视为川粉,反对者会被叫成川黑,很少见到特粉特黑的说法,保持上下文行文统一,本文全部使用川普而非特朗普)能够当选。盘口开了1比2,也就是我赢了可以收到1000,输了则输2000。

一方面,的确我认为川普赢面很大。另外一方面,则是作为一个社会人,和学生打赌,要考虑后者的经济状况——都还没做打工人不是。

不过,我必须说明这场赌局的立赌时间:今年3月12日。彼时美国的整个状态和入夏后截然不同。

虽然川普还没认输,但我已经认输了。

我的一位最近担当了书记的企业创始人朋友——同时也是一个铁杆川黑——在一个群里转发了一篇文章:《为什么中国有这么多特朗普的支持者和同情者》。文章劈头第一句话就是:

如果由中国人投票给美国人选出来一个总统的话,我想在特朗普和拜登之间,特朗普无疑会大胜。

我很难同意这句话,完全是摸着脑袋想当然。

敢问做过民调么,就敢如此言之凿凿大言不惭?

最近某个外媒还有一篇据说还蛮有阅读量的文章,题为《中国自由派“川粉”的阴谋论和美国契约的危机》。这篇文章也有一个假设:中国非常多的所谓自由派川粉,而且深信阴谋论,因为他们挺川。

我对这种看法也非常怀疑,文科生能不能给出点扎实的数据来证明这个假设?

用微信群里的信息、朋友圈里的转发,来判断整个世界,是要出大问题的——这个道理,文科生应该最懂不是?

所以我不说世界的事,说说我自己,这个我最有把握。

非要说粉还是黑这种二分法,好吧,我承认我是一个温和川粉好了,甚至可以说,是一个特别温和的川粉。我之所以押川普赢,很大程度上基于这两点:

1、我不喜欢拜登。我认为这个人没有任何实质性的主张,除了反对川普,就是一堆政治正确的套话。请注意,适度的政治正确并没有什么不对,但政治正确并非可操作的执行纲领。你说得很对,但请问,如何达成呢?

2、川普这四年,必须看到,美国经济表现是不错的,这一点,由股指可为证。钱袋子是硬道理。当年克林顿在拉链门里犯下公然说谎这样严重的错误,但极有可能因为他任上经济不错,并没有下台。

(美国道琼斯指数,16年到18年,非常漂亮的气势如虹。每个季度都是阳线,而且走得很扎实,步步为营的感觉。18年之后,有一根大阴线,但总体依然不错。今年创了一个新高,但一季度可以知晓的原因大阴,然后又连拉阳线)

当然,还有一件我个人观感的事,我的确不大喜欢政治正确。美国的有些(注意这两个字)政治正确完全搞过了头。比如这一条:为了照顾到宗教方面的原因,Merry Xmas要说成Happy Holiday。这真的是让人无言以对。

按照这样的逻辑,我们中国人在春节期间对老外说新年快乐,是很大的种族文化上的政治不正确?

在一个群里,除了我那位铁杆川黑朋友,还有一个铁杆川粉朋友。

但我从来不把这位川粉朋友视为什么“自由派”,他距离这三个字,有孙悟空一个筋斗那么远。

我们戏称如果这位川粉朋友转发一条什么对川普有利的信息,那位川黑朋友可以在三秒钟拍马杀到,予以驳斥。

我有时候看着两个人辩论,也会有一种话赶话,本黑就越黑本粉就越粉的感觉。

这其实一点都不罕见。本来只有1成的支持,为了不让自己的支持看上去太傻,就会加到2成、3成。辩论中语言激烈一点,殊为常见。这样的结果是:对方认为你是极端派。

我偶尔参与过几次辩论。我从来不认为我自己是铁杆川粉,但为了驳斥铁杆川黑某些显然过了头的话——比如我并不认为,川普是希特勒,或者像希特勒。我对灯塔国防止希特勒这样的人物出现,也很有信心——言语当然会激烈一些。

但我是有涵养的人。

我只会说:这已经不是辩论的方式了,over。

我也很能同意这句话:对方为了捍卫自己,拉出希特勒三个字,也只是语言上的技巧罢了。

事实上,我也有不大喜欢川普的一面。

最让我忌惮川普的一点,在于这个人有一种不可预测的感觉。

在一些文学作品中,人物的不可预测性,似乎是一种很酷的特点。但对于一个手握权柄的政治人物而言,不可预测性,是挺可怕的。

我和我的学生打赌,即便我押注川普,我也说过,这么个疯子还能继续当政的话,世界前途堪忧。

但有一说一,美国整个制度安排下,川普再怎么不可预测,也有限得很。比他不可预测的,多了去。

我记得川普当选的时候,我写过一篇文章,我对川普当选的一些看法

除了说了一堆今天我也写到的诸如不可预测、政治正确之类的东西外,我当时强调了我对灯塔国制度的信心。

今天依然。

很多人都认为,川普是推特治国,依靠粉丝支持,有很强的民粹一面。

是不是靠推特就是民粹,这个我还不大好认定或否定。但川普很迷推特是真的。不过,在我看来,大嘴巴叫唤居多,实质性的东西,不是推特能搞定的。

我犹记得当年奥巴马选举,利用推特来获取支持,乃至海量的小额捐助。这个事在彼时是视为正面典型:拥抱互联网,拥抱社交网络。我还见过正经学术论文研究这个套路的。

奥巴马没有推特治国不假,但要说社交网络上打开政治的门,却是这位极度喜欢政治正确的奥巴马总统干的。

前人打开了那扇门,后人多走了一步,有啥好怪异的。

有时候我并不是认为你的论点傻逼,而是你为了捍卫你论点找来的论据傻逼。而且这种论据傻逼,也不大能倒推出你傻逼。

无论川粉还是川黑,这种本人并非傻逼的傻逼行为,多了去。

—— 首发 扯氮集 ——

​孙悟空大概是一个什么兵种成员?

有家游戏公司,放出了一个游戏视频。游戏名字为《黑神话:悟空》,单机一次性付费游戏。号称是今年国内游戏圈最值得记住的事件。

视频看着很赞,如果能出的话,倒是想玩玩。

本篇就聊聊齐天大圣孙悟空。

我们来盘点一下悟空的特点和才能。

首先,悟空身材并不魁梧。说他矮小——比如混世魔王说他不过四尺身材,这个可能带有骂阵污蔑的成分——西游记里其实有多处细节描写到他可能身高与正常人相仿,但说他瘦小,怕不会大错。

其次,孙悟空有72变的本事, 即比较善于伪装。西游记里有多处他变化成妖怪(或神仙)模样忽悠到敌人的描写。

再次,精通筋斗云,速度极快,可能也就是大鹏鸟能赶上他。

第四,他的个人武艺不差,纯拳脚功夫,我不记得他曾败给谁。抄起兵器来,棍法也可圈可点,原著中有多处打斗描写。

第五,他还有驯马的本事。也就是说,古代交通工具,他玩得很转。

第六,他的毛也有72般变化,但大部分情况是忽悠为主。倒是观音给了他三根救命毫毛,那是硬货,的确救过他的命。

接下来是一些误解,或者需要再解释一下。

关于火眼金睛。这个能力其实是老君炉里熏出来的毛病——就是一种眼病,很难讲是什么超能力。在西游路上,孙悟空并不见得有什么了不得的分辨神仙妖怪的本事,没看出来的时候多了去。

关于铜头铁骨。这个是偷吃老君丹药后的后果,连八戒的神兵九齿钉耙都奈何不了他,算是一种超能力。但这个超能力其实并不强。对于神仙或者妖怪来说,肉身并不是最重要的。

关于阴司除名,等闲他的确是不大会死。但要知道,阴司在神仙圈里地位一般,阎王是天帝的下属,汇报工作的。天庭真想弄死悟空,生死簿上有木有名,纯属一道手续的事。

关于他力气的问题。金箍棒号称一万三千五百斤的重量,看上去悟空力大无穷。这个说法我表示怀疑。我承认悟空力气是比较大,在龙宫挑兵器的时候展示过。但金箍棒的重点在于“有缘”,而不在于需要力量。悟空和棒子有缘才是要害。

这里要提及悟空是担过山的。两座山他左右肩各挑一个,很是轻松,因为担了山还走得飞快。但泰山压顶了,他立刻吃不消。所以我倾向于还是理解成“神通”而不是“力量”。

现在我们可以讨论了,孙悟空如果在一支军队里,他大概是个什么角色?

他算是将帅一级的指挥官么?看上去不像。虽然他也扯旗子造反,自称大圣,弄了一堆兵将。但排兵布阵乃至运筹帷幄的能力,一点都看不出来。

他算是突击队成员么?这个可以说道说道。

按照战略游戏(SLG)的设定,他的统率值低得可怜,不是指挥官。他的武力值其实也很可疑。拳脚棍棒功夫是不错,但他没有什么进攻型的大杀器。无论是七十二变还是筋斗云,更偏向于伪装逃命功夫。

金箍棒打不死什么人,整部西游记,有名有姓死在棍下的,除了小妖,就是不入流的妖怪头领,比如三无成员白骨精——还得靠旁人帮忙。

他可以算是侦察兵吗?古代军队管这个叫斥候,毕竟猴子的速度值没话讲,视力也很好。

但如果是斥候的话,似乎有些本事他又有些太高。他是一个喜欢逞能的人,看到敌人了通常就是自持本领,上去就一顿乱k,斥候可不这样,得赶紧跑回来报告是第一要务。

他能做军师、参谋吗?这个问题问得有点白痴。

他能做后勤吗?怎么可能。

所以,他大概是这么一个选手:统率值极低,武力值凑合、智力值中下、政治值极低、魅力值中等(毕竟美猴王,算是照顾一下),速度值奇高。

这类成员,在三国志战略版这个游戏里,最好是拆了用其战法(极可能和速度有关),完全没有培养的必要。

现在我可以揭晓答案了,我心目中孙悟空大概是什么兵种。

忍者。

西方文化里管这个叫刺客。

很多人以为悟空坐不住。但其实不然。普通猴子是坐不住,但悟空好歹是个修道之猴。虽然你让他禅定是不可能的,但真要他安静下来,也不是不行。

孙悟空又善于伪装,又跑得快,需要动武的时候也能干一下子,身材也不算高大,非常适合做忍者。

但不得不又要说的是,忍者的地位,是很低的。刺客同样。

道理就在于:无论是忍者还是刺客,都有点见不得光。称其为兵种,可能还是谬赞了。

在日本战国时代,忍者是诸大名都很喜欢用的一类人,主要用于刺探情报、暗杀之类的勾当。

但忍者又不入流,大名也不把忍者当正经力量看。敌对武士,好歹还是尊重的,但敌对忍者,弄死他和踩死一只蚂蚁没什么区别,甚至还带上了一份愤恨。

有个忍者,曾经刺杀织田信长未果,最终被活捉,死法极惨,不忍下笔描述。

真正熬出头的忍者大概服部半藏算一个,德川家康赏赐过他八千石的封地,算是脱忍入武:跨入武士阶层。但也就是算是。

可能有朋友认为,忍者需要极高的服从精神,按照猴子大闹天宫的劲头,哪里来什么服从精神。

那是闹天宫的时候,后来猴子可不这样。更重要的是,悟空头顶紧箍,一万个不愿意服从还是得服从嘛。

所以金猴奋起千钧棒玉宇澄清万里埃只是一种很夸张的解读,也带有作者自己的目的。真正的孙悟空,是很边缘化的。

但最终他成了佛,和师父一个等级,八戒沙僧都不如他。要知道八戒沙僧,都是正经天庭有名分的在编成员。

这就好比德川家康开幕时还是赏赐了一些武士,但对一个忍者,赏赐更多。

我佛如来,还是大开方便之门,不大讲出身,众生平等啊。

在中国,没有忍者文化,刺客也并不成气候。司马迁是做过刺客列传,但后来的历史演进,刺客更偏向于一种奇侠式的东西,和组织性纪律性无关。

所以,孙悟空更像是:

两厂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