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理解七机构进驻滴滴?

​一

今日关于滴滴,又有big news:

中央网信办、公安部、国安部、自然资源部、交通部、税务总局、市场监管总局,一共涉及七家机构,进驻滴滴,开展网络安全审查。

这个阵势看着很厉害,不少朋友都认为,滴滴这个事很严重啊。

当然,这是大事。但以我看来,也没有了不得的更大——这话的意思是,滴滴摊上的事,严重度仅从这条新闻来看,没有太大的提升。

回到两周前,关于滴滴此番事件,有关方面的第一则通告是这样的:

也就是说,两周前有关方面就决定,要对滴滴展开网络安全审查。在这则通告中,字面上很难判断出滴滴到底犯了多大事。也许有小风险,也许有大风险,总之,要安全审查之后才能下判断,有无风险,风险多大。

请特别注意落款。这个落款是“网络安全审查办公室”。

这个机构依据《网络安全审查办法》,对滴滴要实施网络安全审查。

那么,这个机构是什么来头呢?

网络安全审查办公室,是根据2020年4月颁布的《网络安全审查办法》设置的。

该办法第四条是这么说的:

第四条 在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委员会领导下,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会同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安全部、中华人民共和国财政部、中华人民共和国商务部、中国人民银行、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国家保密局、国家密码管理局建立国家网络安全审查工作机制。

网络安全审查办公室设在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负责制定网络安全审查相关制度规范,组织网络安全审查。

网络安全审查办公室设在网信办,但整个安全审查工作机制,涉及的有关方面很多。网信办牵头,涉及了发改委、工信部、公安部、国安部、财政部、商务部、央行、市场监管总局、广电总局、保密局和密码管理局,共涉及12个机构。

所以,网络安全审查,本来就是多部委共同作业,网信办是牵头、会同,而不是单独由网信办干。

既然7月2日,网络安全审查办公室发布通告说,要对滴滴实施安全审查,那么,7月16日,多家机构共同进驻滴滴,是必然的自然的结果。

所以,这个事件的严重度,很难说有多么大的升级。

但这里还有个不过:

注意看网络安全审查办法里涉及的机构,和此番进驻滴滴的机构,有重叠,也有不重叠的。

重叠的机构是:

中央网信办、公安部、国安部、市场监管总局这四家。

没有重叠的机构,也就是不在网络安全审查办法涉及的机构里,但在进驻滴滴的机构里有份的:

自然资源部、交通部、税务总局。

自然资源部和交通部,这个和滴滴的业务有关。

税务总局?应该是通过税务,可以倒推业务情况。

在网络安全审查办法里所涉及的机构,但却不在此次进驻机构名单里的,比较值得注意的是:

央行。

进驻滴滴的机构里,也没有两会(证监会、银保会)。

一行两会缺席了。

这说明啥呢?

我表示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这次审查,和金融领域中的主管方无关。

—— 首发 扯氮集 ——

你知道滴滴到底咋回事么?

​为免有浪费您宝贵时间嫌疑,我先亮底牌:

我不知道。

想从这文章里找到原因的,现在可以右上、点叉、不送。

滴滴受到了处罚,这可是周末商界的大新闻。

先是“进行审查并停止注册新用户”——这个通告落款为网络安全审查办公室。由网信办会同有关部门成立了网络安全审查委员会,该办公室为委员会的执行机构。时间为7月2日。

然后就是直接“app下架”——这个通告落款为网信办。原因是:经检测发现,“滴滴出行”App存在严重违法违规收集使用个人信息问题。时间为7月4日。

前后两次通告的文本都短。滴滴的回应很及时,无非是一定好好配合,切实落实各项工作,云云。没啥特别信息量。

这个新闻的独特点在于:

1、滴滴才上市。上市没几天就下架,破天荒第一遭。
2、被处罚下架的依据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网络安全法》,似乎也是第一遭。
3、严重违法违规收集使用个人信息:到底收集了啥,又使用了啥,尚未披露。

人类一贯喜欢凡事都要找原因,大有一种找不到原因就不能睡觉的意思。

所以全网都开始找原因:滴滴到底咋了?

我所在的,但凡有点活跃度的群(当然,排除学校工作群)都在问。

我也去问了。在7月2日第一个通告之后,一个我认为最有可能知道一二的朋友向我明确表示:很奇怪,看不懂,不知道。

7月4日的第二个通告,我放弃了询问。因为我想不出还有哪位朋友比上一位朋友知道的可能性大。而且我甚至有一种感觉,即便有人知道,ta也不会告诉我。

我也碰到朋友问我,我只好老实告诉,我不知道。

当然,我也是见过阴谋论的,和朋友交换了一下对这个阴谋论的看法。交换归交换,但其实我是不信的。

道理很简单,如果这个涉及柳家的阴谋论能成立的话,滴滴是不可能上市的。我深信有关部门如果斩钉截铁地想阻止滴滴上市的话,完全做得到。程柳朱三人头有那么铁?

既然信息文本本身很迷糊,但人们又一幅非想知道个原因的时候,各种传言谣言,就出现了。

传播学著名教授张国良先生根据奥尔波特和波斯特曼的“R=i×a”(R指代谣言,i指代消息重要性,a表示环境不稳定的程度)扩充了一个公式:流言速率=事件重要性×状况模糊性×技术先进性÷权威公信力÷公民判断力。

在张氏这个公式里,权威公信力没有问题,因为通告说如何处理那就是如何处理,没有任何疑问。事件重要性不言而喻,社交网络极大提升了传播的技术先进性,文本很短就意味着状况很模糊。那么,还有一个变量,公民判断力呢?笑而不语吧。

第一个通告之后,一个基本可以判定为谣言的东西出场了,是说滴滴出卖了道路数据给美国。这完全高估了滴滴的胆量。即便它有能力,也完全不敢。

滴滴迅速回应,说没有的事。在具体到滴滴这个案例上,你基本可以把这个回应视为辟谣。

第二个通告之后,事件加码了,流言就更多了。

我看到了两则让我觉得非常反动的谣言——嗯,我基本可以判断这是谣言。

作为爱国爱党的人民中的一份子,我觉得有这个责任和义务进行举报,向反动行为亮剑!

第一则反动谣言,是一篇相当长的文章,不仅贴在了公号里,还贴在了知乎问答里。

这则反动谣言,说滴滴有着极为核心关键的数据,如果泄露给敌对势力,后果极其严重。

这位人士看来能量不小,那么核心关键的数据,ta居然搞到了,还从中做出了一张热力图,还堂而皇之公开贴出,并称这就是绝好的轰炸示意图:看,炸这里最有效,炸那里可能效果不大。

我很气愤,什么意思?公开向敌对势力输送情报?已经猖狂到这个地步了?

第二则反动谣言,则篇幅稍微短一些,我是在知乎上看到的。

这则反动谣言说,滴滴16年起就让一个前美国军官做了独董。在明示暗示这个独董完全可能窃取机密数据之后,作者断言说:“滴滴与Uber在2016年8月合并,合并时间点与美国军官入驻基本同时,回头看,就是美国开出了一个条件,滴滴为了巩固自身出行市场第一的地位就把国家利益给卖了!”

这反动在哪里呢?

反动就反动在,这人是恶毒攻击我们有关部门啊。从16年到现在,整整五年,那么多有关部门的管理者执行者都没发现的罪恶行径,ta居然发现了。ta是想说有关部门渎职懒政?还是想说有关部门沆瀣一气?

我非常气愤,这样的恶毒攻击言论,堂而皇之贴在知乎里,还拿了近四千个赞,是可忍孰不可忍啊!

一个微信上的朋友和我分析说,依照美国那边最新的法令和上市公司信息披露义务,需要保证其服务器数据是美国政府可信任的,滴滴就把数据存美国去了。

我表示很狐疑。因为这个说法是要美国政府可信任的,并不是说要存放在美国。滴滴IPO成功了,那就说明它的数据存储是可信任的,而并不等于是存放在美国。

更进一步,我们都知道,作为一家上市公司,苹果就把中国区的iCloud的存储放在了贵州。我们也知道,作为一家上市公司,特斯拉表态说我们会把在中国产生的数据放在中国。这两个事实,和这位朋友的分析,有点对不上了。或者这么说,数据存放在中国和美国政府不信任完全能划上等号否?

实话说一句,在实锤出现之前,我并不相信滴滴会:1、把数据存储在美国;或者 2、把数据泄露过美国。这和滴滴大部分利益都在中国,是完全合不上逻辑的。

那么,资本方压力会不会呢?

从商业利益上没必要,还是那句话,滴滴的主要业务都在中国。至于商业利益之外,我表示我反正是不知道的。而且我倾向于上市后握有超5成投票权的滴滴管理层,这类大是大非的问题上还是拿得住的:没必要啊!

我还见到了一个被很多人转发的锤子便签,在这篇原因分析的文章里,作者提出了一个大胆的判断——请恕我求生欲过强,就不写出来了。

这个判断有没有道理呢?

很遗憾,无法证实,也无法证伪。只是看着似乎有点像。

至少这个分析不反动,就文本而文本来看,也没有明显的破绽。

的确,有一点是客观事实,就在周一,网络安全审查办公室又发布了一个审查名单,涉及公司均为近三个月去美国上市的国内互联网公司。

似乎看着和PCAOB(美国公众公司会计监督委员会)要求底稿审查有关。毕竟,因为这个议题,中国三大运营商已经退出纽交所。但另外一个让人疑惑的地方是,根据vie结构,在美上市的,不是在中国的运营实体啊。PCAOB要看的底稿难道不是一个什么群岛公司的底稿么?

这个锤子便签是可以看一看的,但还是要说,很多地方也就是一猜,最多是合理一猜。

我现在越来越觉得,太多事,我们要承认自己是无能的。

一个屁民而已,信息掌握量微乎其微,是决不足以去归因的。这和你的智商倒没什么关系。物料太少,当然做不出菜来,哪怕就是一个好厨师呢?

故而得大大方方、老老实实说:我不知道。不知道,不丢人。

(与某友一段对话)

平日里私下聊聊,交换点脑洞,倒也没啥。堂而皇之写出来,显示自己厉害,才叫一个丢人。

故而,我有一个吃瓜群,群规就一条:吃瓜不judge。

无他,你不知道的,太多了。就此judge?也配?

—— 首发 扯氮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