疑云火辣辣

腾讯 vs 老干妈 这起官司,其实疑点很多。

总让我想起18年比亚迪那个事。那个事牵动的金额达十亿之巨,老实讲,后来也没看过水落石出谜团揭开的报道。今次这个事金额虽然小很多,但同样谜团重重。

一 合同款的支付流程

根据腾讯提出要查封老干妈名下价值1600余万的资产,他们原定的合作涉及款项应该不低于1600万。

现在的问题是:这个合作是不是只有1600万,还是总额更高。

如果总额高于1600万,比如2000万,那么骗子起手打的预付款,也不是小数。为了点游戏礼品包,这个本下得有点大。

如果总额就是1600万,或者只高了一点点,那么,骗子就几乎没有打过任何预付款。而商场通常的合作,甲方总会打一点预付款(比如10%),然后正式开始执行打中间款项。执行完毕数据核对完成,打尾款(可能5-10%之间)。

这起合作,要么就是腾讯对对方支付的首款几乎没有什么要求,要么就是骗子下了一定的本钱。网上有在传,骗子送过来一批辣椒酱。按照老干妈大概十块左右的售价,骗子送个万把瓶有可能,送十万瓶未免过于夸张。

我个人倾向于理解成腾讯对首付款几乎没有提出要求。

二 骗子落网的线索问题

贵阳警方于7月1日15点发布微博,称抓获三名骗子。

腾讯官方微博账号于当日18点,发布微博,注意看用词:

起手八个字,似乎欲言又止疑有隐情。然后使用#,注意:求骗子线索。

警方三点说我们三个骗子被抓了,腾讯六点说我们征求骗子线索。但又说“类似线索”,难道腾讯觉得自己还有受骗上当的地方?又或者说,腾讯想公益一把,如果阿里受骗上当你们也可以给我提供线索,我来揭发?

晚上9点,腾讯微博发布自嘲视频,继续使用#腾讯千瓶老干妈求骗子线索#

腾讯继续要征集什么骗子线索?

我个人没有倾向性理解可在此处发表。

三 老干妈现在到底谁在掌舵

网上有一种传言,说陶华碧退休,交给两个儿子执掌公司。然后陶大妈回归,两个儿子做的事她不认账。

陶华碧的确退休过,但那是14年的事。陶华碧也的确回归,却是18年的事。19年老干妈还喜报频传,说自己全年销售收入创了历史新高。

而这起合作,签约于19年3月,执行于19年10月,并非陶大妈退休之时。

老干妈在19年的总舵,肯定是陶大妈掌的。但对于一家年销售50个亿的企业来说,1600万的合作事宜,是否一定需要事先陶大妈点头,这个属未知数。

有没有可能事先陶大妈不知道,结款时陶大妈坚决不肯,称是外头人乱搞,老干妈不认——这个目前无法证实,也无法证伪,只好归于“阴谋论”。

四 骗子到底下了多大的本钱,来图谋一个多大的利益

骗子不仅送了一些辣酱,还专门真地去做了点联名款?

有网友晒出上图两张,以证明确有联名款辣椒酱——QQ飞车手游限定款老干妈礼盒。但到底是骗子做的,还是腾讯方做的呢?

骗子到底谋求了什么利益,尚不得而知。

画了一个至少1600万的合作大饼,来骗取游戏礼品码去网络倒卖,这些礼品码到底值多少钱呢?

我还真蛮好奇的。

四 两家公司除媒体叫阵、借助司法外,有无其它沟通渠道?

这是老干妈官方声明。注意几个时间点。

6月10日,老干妈接到了深圳南山法院的法律文书,称被起诉。

6月20日,老干妈报案后,贵阳警方立案侦查。

结合前面贵阳警方的公告,至少在7月1日前,三个骗子被抓获刑拘。

但老干妈这份公告里,没有提及在这20天内和腾讯有无接触。而腾讯在6月30日是这样回应媒体就查封老干妈资产一事的:


也就是腾讯至少在6月30日之前还坚称老干妈是欠账不还。但老干妈至少于6月20日之前就认定腾讯被骗子骗了。

双方对对方的认知误差,期间没有任何交换过?

就这么硬桥硬马不服就干?

我个人倾向于把上述这个问号,理解为一个句号。

到底一个必胜客,一个6666、7777、8888。

—— 首发 扯氮集 ——

憨憨腾讯

腾讯近日一起与老干妈的纠纷,一波三折,很多吃瓜群众都知道了。

稍许捋一下就是:

2019年3月,腾讯与著名的老干妈公司签订一项合作。腾讯执行合同条款后,却一直未能收到款。

2020年6月29日,有媒体报称,裁判文书网上发布了一则民事裁定书,腾讯申请查封冻结老干妈名下价值1624万元财产的诉讼请求,已获得法院支持。

6月30日,老干妈称,我们可没和腾讯合作过。你是不是被骗了?

7月1日,贵阳警方发布通告称,抓获三名骗子,私刻公章,冒充老干妈市场人员,与腾讯合作。

贵州警方这个通告,坐实了腾讯受骗上当。

腾讯:我不要面子的啊?

腾讯展开了一波危机公关。

这波危机公关的主要调性和上次针对《腾讯背水一战》一文的操作手法差不多:顺势自黑。但由于两件事到底不是一回事,效果也不同。

基于《腾讯背水一战》,腾讯没有动用太多的官方资源,而是借由腾讯员工,在朋友圈用这样的图片自黑卸力:


而今次,同样是自黑手法,腾讯开始动用官方资源。

腾讯微博在下午六点便转发他人对其傻白甜描述的微博,并予以置顶。然后开始制作视频。

有兴趣的可以去看看“我就是那个吃了假辣椒酱的憨憨企鹅”视频。基于最近大火的“杨超越痛哭:我干啥啥不行,跟老板吵架第一名”视频片段再创作。


腾讯背水的自黑手法,我私下里和腾讯小伙伴表示过一定的不以为然。这不是什么好词,把这种标签往身上带,效果未必好。

但憨憨就不同了。憨憨是贬中带褒甚至褒大于贬的词:实诚可爱,老实人被欺负。用憨憨定调这起本来丢脸丢到了地上的事件,是很巧妙的大事化小事,小事化无事的娱乐化手法。

再加上,在大多数人心目中,一千多万人民币的损失,对腾讯是个事么?

憨憨腾讯,从危机公关的角度,可以打很高的分了。而且反应速度相当快。毕竟,贵阳警方于7月1日下午三点才发布微博称三名骗子已被刑拘的。

不过,危机公关做的好,舆情上的危机给化过去了,并不代表这个事就真给化过去了。

财新报道《腾讯追账老干妈后续:一言难尽背后的合作到底是什么》中说,针对腾讯起诉老干妈服务合同纠纷一案,腾讯此前回应称,2019年3月,腾讯与老干妈公司签订了一份《联合市场推广合作协议》,腾讯方面投放资源用于老干妈油辣椒系列推广,腾讯已依约履行相关义务、但老干妈未按照合同约定付款。腾讯多次催办无果,因此不得不依法进行起诉。

请注意“腾讯多次催办无果”这样的腾讯此前回应。

老干妈却不是这样说的。最新消息是,老干妈称从来没见过腾讯来催要过广告费。

如果没有什么很意外的情况的话,腾讯方面大概就只是向三名骗子催要过了。只有这样,才能符合腾讯称的多次催办无果和老干妈说的我们没被催过。

但好歹我以前也是个丙方,也催要过钱。一笔款子但凡数目大一些,会通过不同的渠道不同的关系人去催办,哪有死盯着一开始谈合作的几个人的道理?

这笔1600万的款项,对腾讯不是大数,但对于具体的“QQ飞车”项目,

一位了解腾讯游戏商务合作的人士告诉财新记者,以QQ飞车这样的游戏级别,超过1000万的广告投放框架是超级大单。

财新那个报道里还有这样的陈述。

一头大象被三只小蚂蚁给绊倒了腿,总是说明大象自身自有它的虚弱之处。

偏偏这个虚弱点发生在了腾讯的现金牛部门IEG(互动娱乐事业群)上。IEG的工作室赛马制,自有其功效,但也不乏一些江湖上流传出来的让人唏嘘的传闻。

法务部门一纸诉状直接把这个事捅向法院,感觉上纯属流程式操办,做了一些案头paper工作罢了。具体前因后果,号称互联网法务第一强的腾讯法务部门,似乎并未关心太多。

钱不大,事儿,真不小。

盲猜要上总裁办讨论。

这起上了热搜第一的事件,发生在7月1日这个特殊的日子。

这不禁要问一句:

2020年已经过完一半,你干成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