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屌丝到社畜到打工人

​小米一位看上去等级并不低的员工因为一句“得屌丝者得天下”被diss了。

事情的结果是:小米道歉,该人请辞。

得屌丝者得天下,这句话至少在2014年,也就是六年前,我就在网上见到了。

小米官方以及雷军本人有没有过这方面的表达,我暂时没有搜到。但关于当年小米崛起,相当多的第三方评论者用这句话去形容小米,应该没有见过小米的驳斥:你这是污蔑,我们要起诉你。

这句话甚至还形容过相当多的互联网公司,成为快速崛起的秘诀。但在我的记忆中,没有任何一家公司由此而大发雷霆。

我一向看不惯这类话。

倒不是言语用词本身的粗俗问题,而是相当多的所谓“屌丝”,其实压根不是屌丝。

我在课堂上都发表过类似“你父母辛辛苦苦把你培养成一个大学生,已经跨入至少是准精英群体,称屌丝让你父母情何以堪?”的言论。

要知道,中国大学生不超过10%。

要知道,中国六亿人月入在千元以下。

小米这位王姓员工,不是普通员工,当然也不能算什么高管。她的头衔是小米集团清河大学副校长。清河大学,是小米的内部培训机构。

这位内训机构的管理者发表的高论——假定媒体没有刻意的重大的断章取义的话——是非常让我厌恶的:

据财经网,2020(第13届)中国人力资源管理会——中国领先企业人才发展论坛在北京举行,当日王嵋在会上表示,年轻人是核心的消费实力,小米会为这些年轻做符合他们的消费主张的产品。

她认为,90后已经是完全不同的代际,和80、70差异非常大,80、70受传统的价值观、责任感还有传统的我要努力奋斗,改变生活的这种导向所激励,或者所影响,但是90后完全不一样。尤其95后,他们的工作是追求主观的幸福,他们对工资激励不是那么重要了。

王嵋表示,“如果说这个工作不是能够成就我个性的平台,或者我在工作中找不到意义感,你给我多少钱是留不住的,对90后的激励又面临很多挑战。甚至有的专家研究00后,00后的工作就是吃饱了消消食,他们的工作完全摆脱了物质的诉求。”

我倒不是厌恶这句很有些粗俗的话,因为自己也从来不怎么自命高雅之士。我厌恶的是她相当粗暴的代际划分,以及毫无逻辑。

00后的工作就是吃饱了消消食?这显然和我看到的00后不一致,也完全无法解释为什么今天那么多的年轻人热衷于使用“内卷”一词。他们的工作完全摆脱了物质的诉求?共产主义已经实现了?

王嵋甚至把“传统的价值观、责任感、我要努力奋斗、改变生活”和“意义感”对立起来。似乎80、70后工作中追求的这类东西,不是意义感。抱歉,这话真是冒犯我这个70后中老年男人了。

至于95后,什么给多少钱都留不住,那是完全睁着眼睛说瞎话。95年今年25岁,我有理由相信,外卖骑手应该有这个年纪的吧?


(其实13%看着比例不大,但考虑到骑手的总量,绝对数量并不少。更何况这只是一个行当罢了)

完全忘记了那篇文章么?

但舆情似乎更在意“米粉=屌丝”。抗议声也主要针对这个。

一种解释是,我自嘲可以,你黑我就不行。

这算是一种解释,但如果对五六年前的互联网有些记忆的话,就会发现,这种解释是不够的。毕竟当年,得屌丝者得天下,可以算上一句“金句”,言者得意于发现了一种互联网思维,听者也不觉得有啥特别被冒犯。

如果对这两年简体中文网有些观感的话,就会有一种强烈的感觉:年轻人的渴望被尊重。

大到国家民族需要被尊重,

小到个体族群需要被尊重。

而这种心态,怕正是多年来鼓吹“年轻即正义”式的言论给培养起来的。

即便是自嘲,依然用词有了一些变化。

从屌丝到社畜到打工人。

我并不想展开讨论屌丝这两字的粗俗之处,有点汉字常识的人,应该一望即知。

社畜这个词,应该流行于屌丝之后。一个畜字,看上去有那么点“牲口”的贬低,但细究起来,还是卖苦力意味居多。

但打工人就完全不同了。你看,畜已经进化到人了。

打工人流行于2020年,说实在话,我一直不大懂为啥如此平凡的三个字,会成为网络流行用语。但进化成“人”总还是看得懂的。

打工人总让我觉得是和“资本的力量”分立的,这里有着我个人以为的更深的内涵。但本篇并不想展开讨论,也许永远不会在简体中文网上展开讨论。

打工人有没有自嘲意味?有的。有没有自我贬低意味?怕是没有。

的确是打工的,的确是个人。

当你在说张三是个打工人的时候,丝毫找不出任何侮辱的味道。

我在一部豆瓣分高达8.1的职场PUA电影|网络热词批判系列一文中,提到了职场PUA的滥用。

职场PUA的被滥用,与渴望被尊重是有一定相关性的。

换而言之,是的,我的确是在假设,从屌丝到社畜到打工人,和职场PUA被滥用,一脉相承。

另外我还想举出一个流行词来作证我的观点。

爹味十足。

但凡你要摆出点年长的架势,做一番教导时,就叫“爹味十足”——这是一个相当不屑的敌意用词。

我实在难以想象,当年所谓大学生导师李开复先生,如果现在还成天摆着这个身段活在互联网上,会是什么下场。

小米这位员工,不了解年轻一代渴望被尊重的心态,依然在那里用多年前的老梗,结果被掀了桌子,可见还是需要学习。

然而,一众互联网大佬不妨仔细想想:

今天之果,何尝不是诸位历年鼓吹年轻即正义所生?

—— 首发 扯氮集 ——

我眼中的B站财报


B站发布新一季财报,好评如潮。

资本市场也给予相当大程度的肯定,股价猛涨22%,已接近60美元。

在抛开亏损放大这个负面点外,人们看到了B站漂亮的用户数据,漂亮的营收增长,漂亮的收入结构。

谈谈个人看法,不一定对,也不做任何投资参考或建议。

关于营收问题。

这方面的评论文章非常多,无非就是说亏损虽然放大到10.8亿,但总营收增长惊人,而且结构越来越平衡,不是完全依赖游戏。

广告收入的大幅增长,增幅达到126%,基本上等同于说B站事实上破圈成功,广告主用金钱作为选票支持了这个论点。顺带喜人的事是,在广告大幅增长的情况下,B站的用户留存度依然能高达8成,日时长超过80分钟。这说明广告至少对使用者来说,不是一个很干扰体验的因素。

B站对游戏的依赖度降到了五成以下,这也是好消息。其实B站的游戏质量无论是联运还是代理都很一般,基本上可以视为所谓“买量游戏”这个水准。B站自己的流量如此庞大,当然无需花费太多去买量。但作为游戏产品本身来说,联运代理终非长久之计,依赖度不用太高。至于B站自研,大约只能用四个字了:乏善可陈。

还有个好消息是付费率在提升。在用户总量大盘攀升的情况下,付费用户也能增长,还是相当喜人的。

股价不涨,就没天理了。

关于用户的活跃度问题。

在本季中,B站的月活用户(MAU)达到1.972亿,同比增长54%。这非常辣眼睛。但有意思的一件事是,很多中文网站刊发B站发财报这一新闻提到B站的用户数据时,都没有提日活用户(DAU)

翻一下B站的财报可知,Q3的日活用户是:5330万。其实增速也不错,同比达到42%。

DAU/MAU——这个通常会被认为“用户活跃度”——27.3%。

先做一下横向对比,(日活和月活数据均来源于QuestMobile的7月份数据):

爱奇艺:日活1.1亿,月活5.6亿,活跃度:19.64%
腾讯:日活1亿,月活5.1亿,活跃度:19.61%
优酷:日活4367万,月活2.4亿,活跃度:18.2%

很明显,B站用户的活跃度领先三家长视频不是一点点。当然,这和视频本身的颗粒度有关。颗粒度大的内容平台,活跃度低一些可以理解。B站的颗粒度居中。颗粒度最小的抖快二雄,能高达57.5%和50%。

(BTW,当年收购了土豆成为视频老大的优酷,真是无可奈何花落去了)

但如果进行一下纵向对比,貌似还是有些小问题:

最近六个季度,B站用户活跃度的数据分别是:

27.3%、29.43%、29.47%、29.09%、29.4%、30%。

从中可以看到,本季用户活跃度创下六个季度的最低水平,与Q2相比,掉了2个百分点。与去年同期相比,则掉了2.1个百分点(去年可没有新冠)。

用户活跃度的降低,可能和b站破圈有关。毕竟B站自己表态,高增长的用户和下沉用户市场及年长用户市场有关。可以推想的是,这部分增长的用户量,整体上稀释了活跃水平。

一个隐忧在于,B站是不是再走几年,和优爱腾也不会太有区别了?

关于B站的商业模式。

无论是任何一种细分收入,其基石都来源于B站的高流量。而这些流量,大比例又来自于UP主——B站官方在财报中称,PUGV(Professional User Generated Video,即UP主创作的高质量视频)作为B站内容生态的基石,在第三季度持续占据平台整体播放量的91%。如果不是这样,完全靠B站自己采购或投资生产内容,那就真和优爱腾没有区别了。

这篇谈话还是很有意思的,一个来自于B站投资机构的基金经理对自己投资对象的看法:B站三季度财报不简单

接下来看盈收,大概是32亿,给UP主大概5%差不多,32亿分5%,大概是1.6亿,加上其它的不超过10亿

这是第一句

B站前几大UP主基本上收入都在千万以上

这是第二句

作为投资B站的基金经理,当然不会去说B站的坏话。但这两句话结合起来看,还是殊可玩味啊:

作为B站流量的主要奉献者,up主群体分利较少。而在这部分本身就较少的利益中,头部up主切走的比例很大。甚至可以这么说,大部分up主,在为爱发电。

B站迟早要正视乃至解决这个问题。我并不是说需要大量up主依靠b站发财,这没有必要。但总分账过少且分账过于二八法则,总是一个隐忧。

让up主去直播带货行不行?不晓得。

网上有些对此不以为然的文章,在B站看来,友商黑稿吧,^_^

如何看待资本市场对B站的青睐。

B站当下的市值,已经超过200亿美元,超越了爱奇艺的165亿美金市值。如果你去对比一下这两天B站和爱奇艺的股价走势,后者真可以用惨不忍睹来形容。

我的一个媒体朋友,援引了他一位搞投资的朋友的说法——事实上,我也是这样的观点,在视频领域,没有什么好投的了,除了B站。

是的,优酷退市了,腾讯视频在可见的未来不大可能剥离上市。至于短视频,抖音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独立上市,而快手则还没有上市——这家2020年上半年巨亏681亿的公司,目标估值要做到500亿美金。这半年,它的销售及营销开支竟然超过了毛利。

有一句话很残酷,那就是中国数字视频行业发展至今,依然没有出现盈利的公司,不知道抖音赚钱了没。什么?曾经盈利的乐视,那个盈利,不提也罢。

这是摆在所有视频行业玩家前的一个问题,说起来,这行也有十年以上的历史了。

如果说,投资人看好视频这个赛道的话,从目前而言,B站,似乎的确是一个最好的选择。

对于UP主来说,能不能抛开B站获取自己的利益?

也就是说,B站的分成可以很少,我依然可以获利,乃至大利。常见的手法,就是在视频中植入广告。

通常,这在B站上,被称为“恰饭视频”。

恰饭视频分为软的和硬的两种。所谓软的,就是不告诉你我这视频收钱了。所谓硬的,就是告诉你一下我这个视频是有金主爸爸的。

B站用户对恰饭视频的接受度,可以参考一个非随机的调研。


(发起投票的十音shiyin是时尚区百大up主之一)

怎么理解这个调研,见仁见智吧。我的看法,问卷里的第三个选项,可以直接忽视。

最近一个被diss狠了的案例是,半佛的恰饭视频。批评者视靠揭露割韭菜的半佛现在开始自己动手割了。

B站倒是找过我做up主,我还和他们热烈讨论了一两个小时。但想来想去,这事太累了。而且我压根不晓得我做up主,到底有啥好处呢?

—— 首发 扯氮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