拼多多的扯闲篇

这几年,上海出了几家互联网公司。

风头比较劲的有拼多多、B站、小红书。

细看这三家公司,都有一个比较有趣的特点:他们都是从细分人群切入的。我开玩笑式地称之为“捞偏门”。拼多多号称五环外起家,B站从二次元弹幕入手都被视为一种亚文化,小红书则是切职场小姐姐小阿姨。

这事可能和擅长“螺蛳壳里做道场” 的上海气质有关系。搞细分人群不注重细节不深挖用户心态是不行的。

捞偏门的公司开始慢慢主流起来。拼多多已经成了阿里的劲敌,B站最近半年已两次出圈,小红书俨然快要成了另一种“内容创业”的大本营。

以至于不乏有人觉得,上海可以一雪不出互联网平台型大公司之耻。(携程踮起脚大喊为啥看不见我)

最近中国三电商,阿里京东拼多多,都发了财报。

不少媒体做了一些比较。

从资本市场反映来看,拼多多的表现优于阿里巴巴的。虽然拼多多还在亏,且亏损额急速放大。

但看待公司,有两种观察方式,也就是说,有两种立足点。

第一个立足点,是以当下的公司价值(市值)为原点,观察哪家公司未来的价值增长会更大。直白点说,就是你现在手上有笔钱,假定只能购买一家公司股票的情况下,你购买哪个?

这就涉及到公司的资本市场故事模式问题。

有的公司故事模式是一个盈利模式,所以这家公司应该浓墨重彩地渲染自己获利能力。如果利润数字优秀,股价就会涨。如果利润下滑,股价就会跌。

讲盈利故事的公司,通常都已经算是成熟公司。就好像一个人到了二十来岁学校毕业进入职场后,就要比每个月薪几何了。

还有一种公司故事是增长模式。资本市场对这家公司的定位就是增长。包括用户增长、市场份额增长、收入增长等。亏损不亏损是第二位的。如果增长停滞,就必须转入盈利故事。转不过去的,会被抛弃。

讲增长故事的,就算盈利上去了,用户之类的增长放缓,资本市场就会用脚投票。但一个增长故事总要摆渡到盈利故事上,所以都会有一段煎熬期,要让资本市场接受你现在是一个盈利故事的公司。所以有阵子京东就是在从增长故事转向盈利故事,颇为煎熬。

讲增长故事的公司,可以算成依然是一家创业公司。与上面的比方对应,有点像还在学校里增长自己的知识储备。比实习收入就没什么意思,要比也得比成绩啦证书啦之类。

拼多多,和阿里,其实是两个故事,不大好比的。倒是京东,倒是真可以和阿里放在一起比了。他们现在是同一个资本市场的故事模式。

出于某种规则,我不能直接告诉你该买哪家公司。我只能说我自己。

假定我是一个风险厌恶型的保守型投资者,我可能会购入阿里股票,因为相对来说,这家公司更稳一些。

假定我是一个风险承受力较大的激进型投资者,我可能会购入拼多多股票。增长故事的公司,未来可能的上升空间总是会更大一些——当然,向下的空间也会更大一些。

至于如果我只能买京东或是阿里,这就和激进、保守无关了。都是在买盈利能力。我个人可能更偏好阿里一些。

还有一种公司的观察视角,就是看他们以后谁能做得更大一些。这个观察视角,其实和投资关系不大。如果我判断拼多多会超越阿里,当然会促使我购买拼多多股票。但如果我判断几年内阿里都会领先,是不足以驱动我去购买阿里股票的。

我同意拼多多是阿里的劲敌,但他们依然不是一个量级的选手。尤其是当你看阿里,不是看一个阿里巴巴公司而是看一个阿里系的话,拼多多距离还很远。

大致上,阿里系是一个类似帝都五环路的结构。

一环是电商零售、二环是支付金融、三环是物流仓配、四环是阿里云、五环是个未来,现在可以把达摩院啦平头哥啦装进去。五环现在只有支出没有收益。

零售三件事:信息流(淘宝天猫)、现金流(支付宝)、物流(菜鸟),阿里系全干了,且都干得风生水起行业翘楚。拼多多还只有一个流。

阿里经济体五个字不是吹牛逼——你看它都不用什么阿里生态了。即便是at比较,我一向认为,全局看,a比t强。光一个轻重资产配比,a就稳得多。

所以,拼多多的确还是实实在在一个创业公司,不是什么创业心态去经营公司,而是literally就是一个创业公司。

拼多多当然是卖某种货起家的。

对于这种批评,有些反驳是完全不在点上的。类似于你同他谈天气他跟你讲菜价一样离题万里。什么这类货满足了五环人的需求啦,你对五环外人群不了解啦——这些话不能算错,但这和它卖过类似“小米有品牌电视机”之类的货没什么关系。

这是拼多多存在过的历史,否认没有什么意义。当然作为公司经营者,尽可能不提也是正常的心态。就像淘宝现在也不会提它当年怎么起来的——倒是马云变相承认过,没有淘宝,就没假货了么?

我之所以提到这个人家不愿意提的事,主要和下面的扯闲篇有关系。

本地颇有些媒体人,由于拼多多的起家特征,是非常不喜欢它的。

但拼多多的强势崛起,本地政府是看在眼里喜在心头的。拼多多某种程度上回答了好多年前一个著名的问题:为什么阿里巴巴不能出在上海。

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就不用我细说了吧?

本来不喜欢也就是一般意义上的不喜欢,但由于接二连三发生过一些事,这种不喜欢已经上升为憎恨。

我本人亲历,都接到过一个电话。如果我今天要憎恶拼多多,有着极其充足的理由——不过我还真没太大的负面情绪,毕竟拼多多上的AirPods还是蛮香的,而且这个电话的确是一个很乌龙的事。究竟什么乌龙,我并不方便写出来,但我身边不少朋友都知道。

以我对本地机构媒体的了解,拼多多在和他们的关系这个事上,是欠了账滴。

欠账还是早还早好。拖着不还后来得费老大力才能还上,甚至还不上了,几年前就发生过。

大方向上,拼多多是“正确的”。

在当下的全面拉动内需这样的经济态势下,拼多多其实可以视为一种“消费升级”。连央视主持人都放下身段直播带货的今天,拼多多所处的大环境是不错的。

但正如上海尚不能自以为已经完全颠覆上海不出互联网公司一样,拼多多依然还是一家创业公司。

本篇闲扯,完全不构成投资建议。

—— 首发 扯氮集 ——

微博有些尴尬

​总的说来,有迹象表明,微博2019年碰到了一些麻烦,2020年一季度更是被疫情狠狠撞了一下腰。

微博Q1财报的收入/利润同比有较大幅度的下降。

净营收3.234亿美元,同比下降19%(依据去年同期汇率计算同比下降15%)。其中,广告和营销营收2.754亿美元,同比下降19%。增值服务营收4800万美元,同比下降17%。

归属于微博的净利润为5210万美元,上年同期则为1.504亿美元。大幅下滑65%。

用户这一部分的数字看上去还不错:

2020年3月的月活跃用户数(MAU)为5.50亿,较上年同期净增约8500万。平均日活跃用户数(DAU)为2.41亿,较上年同期净增约3800万。

但在我看来,营收利润的下滑和用户量的增加,恰恰使得微博颇有些尴尬:在用户量不升反降(疫情期间,居家刷微博获取相关新闻信息,用户数据上升没啥好奇怪的)的同时,微博捞钱能力要打个问号。

微博的主要收入来自于广告营销,所以分析一下这个部分。

疫情期间,广告主减少投放,并不奇怪。展示类广告受到冲击更大,效果类相对尚可。但同样是效果类广告,百度的数字也呈现出下滑状态:Q1完成20.1亿美元收入,同比下降19%。

但简体中文互联网上的“两微”另外一家,就截然不同了。腾讯在Q1宣布完成社交及其他广告收入146亿人民币,同比增长47%。腾讯称这个涨幅来源于移动广告联盟及微信朋友圈的广告库存及曝光量增加而带来的广告收入增长。

也就是说,注重效果的甲方广告主们,更青睐在T系产品(包括微信、QQ等)上进行投放。即便微博用户数据在一季度有一定提升的情况下。

面对一季度的疫情,微博的广告营收,与友商相比,不能说非常差,但也远非优秀。如果考虑到一季度微博上除了疫情相关外还有颇多热点,如此议程设置能力换来这样的商业变现,就只能说差强人意了。

纵观微博的历史表现。说说17、18、19年三年,以及2020的Q1。

首先是广告客户数量,从17年的260万增加到18年的290万,然后跌落到2019年的240万。季报没有披露这个数字。如果把时间再往前拉,则可以看到,19年是一个拐点(16年微博称有百万客户,15年为50万),广告客户数量是否还会继续下滑,要继续等到公司信息发布。但我个人推断,可能还会往下走。

理由在于疫情对中小企业的影响,以及T系产品的进一步发力。

其次看广告客户类型,微博根据来源将其收入分为三类:大客户(KA)、中小企业(SME)和来自阿里巴巴的客户。

来自KA的收入三年里有可观的涨幅,分别是380M、674M和729.3M。但来自SME的,则在19年出现了横盘的状态,532M、707.5M、703.2M。至于对阿里巴巴的依赖度,可以用这块收入占广告收入的百分比来看:8.5%、7.8%、6.4%。这是一个不错的信号,对阿里这个大股东依赖度在降低。但在2020年Q1中,这个依赖度突然跃至10%(去年同期依赖度只有4.8%),也是今年一季度同比19年一季度唯一增长的广告收入(KA同比下跌24%,SME同比下跌23%,来自阿里巴巴则同比上升66%)。

Q1的利润率不好看。归属于微博的净利润为52.1M,利润率16%。19年同期这个数字为37.7%。

可以说,微博走到2019年,广告营收已呈横盘之势,且集中度在提高。20年Q1的疫情,冲击较大。微博的抗风险能力差了点。接下来三个季度,怕也是不容乐观。

在资本市场上,通常有两种模型的公司。其一为讲增长故事的公司,其二为讲利润故事的公司。一般前者没有市盈率或市盈率很夸张,后者则市盈率较低。投资者更看重企业获利能力。

微博早就属于后一种。

一个有趣的数字是连续数年的DAU/MAU之比——这个数值可以视为某种意义上的用户活跃度。微博从2015年一直到2019年,以一种肉眼不大可见的速度在微微下降,分别是:44.9%、44.4%、43.9%、43.3%和43%(DAU与MAU数字均取自微博年报披露的当年12月的数字)。而到了2020年3月,这个比值有上升,到43.8%,与17年持平。

基本上,微博这个产品,在中国,可以用深入人心来形容,也可以说缺乏更具空间的深入人心来形容,所以是一个利润故事为主的公司。

微博其实有一个指标是值得玩味的,就是连续五年的MAU收入。分别是2.025、2.095、2.934、3.723、3.43,连续增长了四年。如果按DAU算,分别是4.508、4.718、6.686、8.6、7.973,同样连续增长了四年。在用户活跃度没有提升的情况下,微博倒是能从单个用户变现更多,这个的确是本事。

但与广告客户数量在19年出现了下行一致,MAU收入和DAU收入,微博也碰到了其瓶颈。

与师傅Twitter相比,微博可能有点汗颜。

16年10月,微博凭借当时相当亮眼的财报,市值一度超越Twitter,后来更是大幅领先。但如今,微博只有Twitter的1/3。

这当然和市场大小有关。Twitter在其刚刚发布的2020年Q1财报中披露,全球营收8.08亿美元,有3%的小幅同比增长。全球广告收入为6.82亿美元,基本同比持平(多收了300万)。美国本土市场营收4.68亿,国际市场营收为3.39亿。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市场是日本,Q1贡献了1.31亿的营收。

微博还可骄傲的地方在于,好歹自己在Q1还是赚了钱的,Twitter亏损了900万刀。

我承认,在信息需要高速传递的时候,微博依然有其不可替代的作用。

但微博已经走入了一个横盘期,甚至可以看到点小小的衰退。微博需要一个新产品来摆脱这个横盘,如同当年新浪需要微博一样。

只是,当年新浪开发微博,是有移动互联网崛起作为时代背景的,今天微博可没有这等好时机。

至于我个人对微博的观感,

对该平台上间或流露出的反智化、过于娱乐化、议程高度人为化的舆情,一向很是不以为然。

另外,我总觉得,微博与Twitter,大有些某种隐喻的意思,这一点,就不展开了。

—— 扯氮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