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聊聊飞书

推荐一篇文章:

聊聊飞书

讲得挺到位,建议先看完。

我看得意犹未尽,狗尾续貂两句。

说两段故事。

第一个故事。

去年有个学生在飞书实习,她一项很重要的工作就是参与开拓高校市场,鼓动高校教师把飞书用于教学活动。

学生和我关系不错,就来发展我这个人头。当然没啥问题,因为有那么两年了,我都是把飞书文档当word用,有亲近感。

我有一门课,用的是所谓“翻转课堂”的教学方法。说人话就是每次课都以一个学生小组为课堂主讲,演示PPT,分析宣讲一个互联网与新媒体案例。讲完后我主持发问讨论,并引入下一个案例供下一组小组作业。

既然是小组作业,自然就有“协作”的部分。有些小组还挺认真,还会在宣讲日前和我反复讨论——我当然不会去逐字修改他们的作业,但在某个slide上打个问号啦,写两个字啦,还是完全可能的。

所以,听上去,飞书很合适。

但这里的核心点是:PPT。

飞书的PPT是调用的WPS功能,在我眼里,比较简陋,属于“我总算也有一个”、“也不是不能用”这种级别的简陋。

我于是向这位学生抱怨:这样的PPT功能怕是不能满足需求。

我得到的回复还是挺牛的:老师,PPT过时了呀,现在谁还用这个啊。

联想到飞书的slogan:先进企业用飞书,我觉得逻辑属于自洽的。

那你要是说,飞书可能更有使命感,想要帮助企业都更先进。那我觉得这就是做产品的姿态问题了。产品都该是服务用户的,不是教育用户的。

第二个故事。

一次饭局上,刘润提出一个观点:飞书是对事不对人的。

据说这个看法,连飞书的人都没想到,被刘润事后一总结,还觉得颇有道理。

企业其实是“对事”的组织,就是集合一群人,完成大大小小的事。在这个过程中,人的确就是“工具”。

飞书在协同这个议题上,围绕在协同目标上,也就是围绕在“事”上。一个文档,本质并不是一个word,或者一个excel,也不是一个ppt,而是“一件事”。而所谓“文档模板”,就是完成这件事的核心流程与方法论。

这是飞书里提供的“婚礼筹备”模板——嗯,对的,它的确提供这个模板。很明显,它把婚礼这件大事,拆成了多项小事。在每一项小事上,你当然可以选择自行完成,也可以拉上别人来一起完成。协同,就这么出现了。

人是为事服务的。有事喊人,没事就可以跪安了。这的确符合企业应该有的运作。这种设计理念是OKR式的,而不是KPI式的——后者是聚焦于人的。

飞书这种把人当工具的设计理念,其结果却是降低了人的负担。而这正是刘飞那篇文章中所提到的:老板未必喜欢。

电视剧《长安十二时辰》里的一幕场景。

一个穷得连晚饭都不知道在哪里的小官元载,却花银子召集了一群肥婆,将自己聚在中间,形成密不透风之势。他这种给自己熏香的方式很特别,丫鬟非常不理解。明明可以躲在一个小屋里,或者把衣服交给自己去熏,为什么要用七八个人这种更贵的方式呢?

元载的答复,非常完美地道出了今天很多管理者的内心深处:

使唤物怎么能和使唤人比呢?

就熏香这件事,飞书显然就是以最经济最直接的方式完成即可。元载可以自行完成,也可以拉入丫鬟这一个人来协同。但对于相当多的企业管理者来说,这个看上去的最优解决方式,是对这件事的,而不是对人的。尤其是对自己而言,并非最优。

相当多的管理者,甚至就是包括真正的老板,会用管了多少多少人而不是做了什么什么事,来凸显自己的管理权威。

这很奇怪,但很人性。其实连飞书团队自己,怕都有这种想法:飞书员工高达7000 多人,钉钉才 1000 多人,企业微信 500 多人。

使唤物怎么能和使唤人比呢?

刘飞在他的文章里说:

钉钉为什么很容易打动大部分老板?因为钉钉最开始核心推的功能,都不是协作功能,而是管理功能……钉钉的「更好地管理员工」就比飞书的「更好地让员工协作」更受欢迎。

管理管理,是使唤人啊!

回到第一个故事。

其实我自己用飞书做PPT一点问题都没有,因为我的PPT就像我的公号头图,永远是黑底白字,从来不用模板。几个关键词,间或会插入几张图。

(我本学期研究生课程网络传播研究的一份PPT,九页slide我要讲6-8个课时,而1-5页其实都是开场白,用不了十分钟)

这种风格被学校里的听课督导评价为“PPT可以再丰富一些”。

但我是当提词器用的。

而且我的确有个偏见,PPT做得花里胡哨——哦,不,应该说很有设计感——意义很小。

但这就只是我的偏见。我知道实际上的职场不是这样的。无论是agency向甲方pitch,咨询公司向雇主提供solution,创业者向投资人展示项目,设计感是极为重要的,由此也产生了一种做PPT这门生意,价格还不菲——我在博客大巴的时候,市场部门甚至专门用不低的薪资雇了一个江南大学毕业的妹子做PPT设计。

所以,当你纯属自用的时候,你可以像我一样完全不把设计感当回事来用飞书写PPT,也可以很有设计感地去做PPT——这时候PPT就是你的目的,不是你的流程或者方法论。的确,飞书文档不是这类想法的好选项。

所以,虽然那位学生对字节系的企业文化颇多抱怨,但却是飞书死忠。不仅自用,且经常向人安利,哪怕她早已离开了这个实习岗位。

自用的确是挺好的,只要你不是元载这种人。

刘飞在文章里说:

据说飞书的战略方向已经是从企业协作转移开了。大概逻辑是,既然 ToB 目前在劣势,自己擅长的也是 ToC 的体验,那不如就通过 ToC 去做 ToB,先用各种产品抢占市场,最后让企业不得不采购,或者用户付费也够了。

也就是说,这样看来,对标的就不是钉钉和企业微信了,而是 Office 套件。尤其在移动化的场景下,Office 的体验确实还不佳,也是有空间的。

我倒是觉着…无奈之举吧。

这不就做成了和字节投资的石墨文档一样的东西了么?

也和腾讯一样,搞赛马啊!

—— 首发 扯氮集 ——

端午节该怎么贺

以前一个通行的贺法就是:**节快乐

无论是春节,还是国庆,还是中秋,还是端午。大概清明节没人这么说。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冒出来一个说法,端午节不能说快乐:

因为端午节是用来纪念屈原的,是个祭祀的日子,要庄重,要悲伤。后来还引入了孝女曹娥投江、伍子胥尸体被沉江的故事,也需要很庄重很悲伤。在这个说法里,一个被称为非遗专家杨广宇教授的人出现了,说是他告诉大家,端午万万不可祝人快乐。

既然是非遗专家、教授,应该是有百科的。我搜了搜,只找到武汉大学理学博士杨广宇、上海交通大学生命科学技术研究院研究员杨广宇,前者研究数学,后者研究生物学,好像和非遗也扯不上边。应属查无实据的托名。

不说快乐,说什么呢?

端午安康。

一个基本客观事实是,什么端午节要庄重要悲伤不可快乐,是很不靠谱的说法。

所以有不少人很反感“端午安康”,觉得纯属欺负人没文化的造谣。当这种想法升腾起来以后,就会觉得,说端午安康的人,就是没文化——你看,多容易被人忽悠。

从百度指数里看到,端午安康这个词形成点热度的时候,是2015年的端午节:

考虑到这两年说安康的人数,日趋增高,碾压了说快乐的人数,这种觉得冒充有文化的傻逼越来越多的反感和不忿,可以理解地越来越猛。

有人diss这件事,上升到很高的层面:

编造端午节“不能说快乐”的人显然不是为了让人们真的去怀念屈原、重视传统节日文化,而是用看似“高大正确”的论调来影响大家的情绪、束缚人们的行为,说得严重一点,就是一件侵入文化领域的“黑罩袍”,剥夺你的快乐还让你觉得理所应当。尽管端午节还没有变得“不快乐”,但它已经成功渗透到人们的生活里,这一现象必须引起警惕,仅仅是打着“正确”的幌子,人们就心甘情愿地被“黑罩袍”套住,并且像病毒一样传播扩散,直到今年这个端午节,依然没有消退的迹象。
撷芳主人某条微博

撷芳主人的微博认证是:服饰史研究者、《Q版大明衣冠图志》作者、明代帝陵研究会会员。

我倒是觉得,黑罩袍的说法,略显夸张。

毕竟,萨丕尔-沃尔夫假说到底也就是个假说。

**快乐,的确有点用厌倦了的意思。

冷不丁冒出来个“安康”,看上去还文绉绉得很,改用它也没什么。虽然它背后那个所谓的原因,极其不靠谱。

从15年到今天也有七年了,端午安康已经成了一种当代正在发生的习惯。完全没有必要痛心疾首于那么多人被忽悠。在我看来,两种情况是不可取的:

其一,很认真地去纠正别人说端午快乐是错误的。毕竟,你那个理由本身就荒唐之至。

其二,当别人在用端午安康且并没有说用快乐是错误的时候,非要说人是中了谣言的毒。这未免真心有些杠精。

而这两种情况,本质是一回事:只能如此,不能那般。

何必同志何必呢?各美其美不好吗?

端午节另外一个挺无厘头的争论是,粽子到底是甜好还是咸好。

据说,甜粽子才是古代的流行。端午吃粽,是历史传承,所以应该吃甜粽。

这个原因也挺搞笑的。如果古代流行甜粽,道理也很简单,在古代,甜食可是奢侈品——其实一直到上世纪中后期,糖在我国,都是奢侈品。好不容易碰到个节日,自然要找个理由打个牙祭。

岔开去说一句,如果端午得悲伤点,我就不大搞得懂,为啥要吃甜食这种会让人心情好的东西。

口味这个东西,小时候的环境很重要。比如我打小的确肉粽子吃得多一些,在我眼里,别说所谓甜粽子了,即便是咸粽子,里面没两块肉,怎么能吃呢?

但这也只是我的偏好。在我眼里,肉粽子才是正宗,才是粽子应该有的样子,才是天下第一,这也只是在我的眼里。

我其实很久不明白一件事:

为啥要在类似这种完全不用较真的事上,那么较真?还要一路上升到传承、历史、文化、国粹,诸如此类的不可忘本的崇高意义上。

因为。。。?

我有位社畜朋友对我说:

我从来是说放假快乐的。

挺好。

但她要是对我这么说,意义就不大了——不过一年四到五个月假期的我,也懒得指出这一点了。

说到底,节日祝贺,何尝不是在祝贺自己呢?

—— 首发 扯氮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