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记里的龙

在古代,你会发现,龙是一种很神奇的动物:有时候很威风,但有时候也很普通。

皇帝会被看成真龙天子,用的东西都时不时要加个龙字,坐龙椅着龙袍,一具肉身也要称龙体,搞个什么少儿不宜的事,还要蹭龙王法力来个“雨露均沾”。但同时,各种以仙界为大背景的神话里,龙也很平常,并没有什么了不得的一流形象。

封神榜里哪吒摆出衙内范儿撒泼杀了龙王太子,手段残忍,令人发指,大众还为之叫好称快——这一段,细看封神原著就知道,哪吒实在是恶霸作风,何来什么被逼之下奋力反抗,龙家又何尝做过什么对不起李家对不起老百姓的事。

这大概可以说明,麻瓜世界里,龙是一种牛逼存在。但在有神通的世界里,这种牛逼存在就泯然众人矣。

老百姓通过神话故事,编排编排龙这种生物,来获得某种奇怪的快感吧!(注)

西游记就是一个以神佛界为大背景的神话故事,看看这部书里,是怎么编排龙的。

龙族姓敖,据说来自“鳌”——海里的大龟。

李天飞在《万万没想到西游记可以这样读》一书中,考证了龙在唐代都不是什么正经的神,一直到清代雍正年间才得到官方册封为四海之神(民间自然会更早些)。想来一只大龟足矣。

在西游中,所有的龙,都不怎么禁打。

老一辈什么四海龙王就不说了,小一辈的正当年的龙,也不甚会打。比如唐僧胯下的小白龙,西海龙王三太子,一部西游记里,投队伍的时候打了一次,黄袍怪那里又打了一次,都很狼狈。

西海龙王的妹夫泾河龙王,有个儿子鼍龙,也就是沙和尚的水平,“战经三十回合,不见高低”。后来跑去抓鼍龙的摩昂太子,略能打些,但也要“混战多时波浪滚”,费点时力,才能获胜。且算两边拉开队伍群殴而非单挑,个中有没有仗着人多,还不大好讲。

所以,龙这类种族,不是以会打面目出现的,套用游戏的说法,就是武力值很一般。

但龙有一个特殊的本事,就是会降雨。降雨对老百姓而言,是事关生存的大事。会降雨,就是能活众生。这里,我可以称之为政治值很高,都是天生的内政类人才。

龙还有一个相对布雨而言不大知名(悟空知道但天庭为过官的悟能悟净就不知)的牛逼技能,就是它的尿也是宝物。孙悟空丸药医朱紫国王,用的就是白龙马的尿。按照白龙马的说法:

我若过水撒尿,水中游鱼食了成龙;过山撒尿,山中草头得味变作灵芝,仙僮采去长寿。

这么珍贵的物事,可惜产量极少。白龙马得“往前扑了一扑,往后蹲了一蹲,咬得那满口牙龁支支的响喨,仅努出几点儿。”

所以,龙属文官一类,并非武将。是天庭中自带特长的文官体系一脉,还世袭罔替,久而久之,就是一个非常庞大的族类。

泾河老龙王九子,除了鼍龙,

第一个小黄龙,见居淮渎;第二个是小骊龙,见住济渎;第三个青背龙,占了江渎;第四个赤髯龙,镇守河渎;第五个徒劳龙,与佛祖司钟;第六个稳兽龙,与神官镇脊;第七个敬仲龙,与玉帝守擎天华表;第八个蜃龙,在大家兄处砥据太岳。

你看从老大到老四,都占了大江大河,淮渎济渎江渎河渎,就是济水淮河长江黄河(济水按山海经的说法,古时是一条很重要的大河,今天已经消失了)。至于泾河老龙王本龙,则是八河都总管,司雨大龙神。

势力其实不小,以至于有人阴谋论解读,天帝是故意要弄死泾河龙王,防止他造反——这个解读有点过,毕竟只是一帮有政治才能的龙,但很不禁打,手下虾兵蟹将全是乌合之众,没大可能造反。

泾河老龙王被斩,是因为布雨的时候,故意弄错了时辰,还在工作量上打了折扣。

这让人感觉,龙完全就是一个布雨工具人,天庭不发旨,啥都干不了。一发旨意,龙就得照章执行,准时准点,工作量既不能多干也不能少干。

道理上的确如此。但也只是道理上而已。官僚体系总是能找到一些例外,并非想象中的严丝合缝的机器。

西游记中,多处有龙施雨时搞自选动作。

在车迟国和虎力大仙等三道斗法,龙王就晚了点时辰。这或许可以用“我在帮唐僧降妖”这个大义名分解释,但至少说明,降雨这个事,是有可通融的例外空间的,且可先斩后奏。

另外一起有帮唐僧降妖大义名分的私自下雨的例子,是孙猴子与红孩儿对战,四海龙王带着各自水族全上,着实是一场大雨。但这次降妖的效果很差,孙猴子还差点没了命。

在朱紫国,孙悟空给国王弄雨水做药引,东海龙王是这么回答他的:“大圣呼唤时,不曾说用水,小龙只身来了,不曾带得雨器,亦未有风云雷电,怎生降雨?”—— 你看,全然未提什么玉帝下旨。最后打打喷嚏吐吐口水,在凡间就是一场好雨了:龙王这个打喷嚏吐口水,搞了一个时辰,真是口水甚多,喷嚏积年。

但有一处,龙王一点小动作都不敢做,就是在凤仙郡。

凤仙郡上官郡主,将斋天素供推倒喂狗,口出秽言,是正好被玉帝撞到的。玉帝亲自发狠,弄了米山面山金锁三件事,做不到就不给下雨。最高层领导公开发话,连把门的保安队长护国天王都知道,挂了号的天字大案,龙王哪里还敢打喷嚏吐口水。却又不敢得罪猴子,官话就一套一套的了。

岂敢推托?但大圣念真言呼唤,不敢不来。一则未奉上天御旨,二则未曾带得行雨神将,怎么动得雨部?大圣既有拔济之心,容小龙回海点兵,烦大圣到天宫奏准,请一道降雨的圣旨,请水官放出龙来,我却好照旨意数目下雨。

龙虽然掌握特殊技能,但不是生来就可以有编制进体制做官僚的。

比如鼍龙就属于妖怪一类,没编的。有混的不错的在编龙,如四海龙王。也有混的很逼仄的,比如井龙王,有没有编都不一定。还有本来打算逍遥物外结果不小心被灭族的,乱石山碧波潭万圣龙王那一家子,只活了一个龙婆,还被穿了琵琶骨锁在塔心柱上,也是惨极。

更有些龙,会被做成食物给神仙们吃了。如来降服孙猴子,天庭办庆功宴安天大会,就上了叫“龙肝凤髓”的菜。有人认为,这就是形容菜的珍贵性,并非是真的龙肝凤髓,理由是如来吃素,怎么会碰这种东西。

我不大以为然。安天大会规模甚大,天庭这边也有神仙参加。请了“三清、四御、五老、六司、七元、八极、九曜、十都、千真、万圣来此赴会”。在凌霄宝殿和踢翻八卦炉逃出来的孙悟空赌斗的王灵官,拖住了孙悟空让天庭得以请来如来,居功至伟,上不得桌?托塔天王哪吒虽没打赢,但好歹有苦劳,是实实在在出现在宴席之上的。

最重要的是,安天大会就没说过这是一场素宴。如来本人应该吃素,但他其实不介意身边人开荤。狮驼国金翅大鹏被降服后,就问他:

“你那里持斋把素,极贫极苦;我这里吃人肉,受用无穷。你若饿坏了我,你有罪愆。”如来道:“我管四大部洲,无数众生瞻仰,凡做好事,我教他先祭汝口。”

你看如来对吃人肉受用无穷若饿坏我有罪,可正面答过?

所以泾河老龙王被斩了以后,肉身也有可能拿去做菜。杀了一个官剁成肉酱分而食之,这种事,历史上也是有的。

只是,即便对于天庭来说,龙肝也是稀罕物,是要开国宴才会上的菜。

刘勃把龙族比作“世家”,有对处也有不对处。

对的地方是,世家都是大族,颇有子弟入朝为官,却也有破落户。不对的地方是,世家不仅是大族,不仅是有子弟做官,而且都是占据要津的大官,甚至可以垄断官场资源,所谓世家高门是也。龙族没到这个份上。在整个西游记的神仙界里,龙族其实都是些小官。

更确切地说,龙应该算吏。

古来官这种东西,谈不上什么专业技能,科举考试不考专业。但吏有专业性。子曰君子不器,如是教导,后世儒生都是以凭专业技能谋生为耻的。从这个意义上讲,拥有降雨专业技能的四海龙王,和拥有驯马专业技能的弼马温,也没啥差别。

对于世家高门,朝廷防当然是要防的,礼数上还是要客客气气的。而对于龙这种专门从事某种职业的,就是个使唤,规矩重着呐!

不过,吏也有吏的好处。所谓一朝天子一朝臣,王朝更迭,官是要讲站队的。但吏倒是不必。毕竟是吃专业饭的,哪怕孙猴子真掀翻了天庭,轮着他做了,下雨这个专业活,估计还得找龙家干。

所以龙家,还是有其吃香处。你看那唐僧胯下白龙马,投靠了佛界,最后也得了个正果,五圣之一,从一个没有职位品级的西海龙王三儿子直达八部天龙广力菩萨,级别还不低:

唐三藏孙悟空都是佛级别的大职正果,沙悟净是菩萨级别的大职正果,猪悟能菩萨级别的汝职正果,他也混了个菩萨级汝职正果,和当年掌管朝廷水军的天蓬元帅老猪平级哩!

—— 首发 扯氮集 ——

注:民间传说中,有认为皇帝这条真龙是天帝在人间的化身,其它龙,都是所谓“业龙”,也就是野龙、孽龙、小龙的意思。甚至还有说各方业龙的老祖是天帝妹妹在凡间的私生子。西游记中泾河龙王求唐太宗救命,就自称业龙。但我倾向于理解成百姓在编排龙这种生物时,给加的一道求生欲性质的政治护身符。实质上,还是看龙的笑话。

牛魔王是怎么失败的

西游记这个取经故事,妖怪遍地。

吴闲云分析西游的时候,是这么解析妖怪和神仙的区别的。无他,编制耳。所谓神仙,就是天庭或佛界认证过的,给了编;所谓妖怪,就是不认你的,没编。孙悟空大闹天宫那阵子,一会儿就成了妖怪一会儿就成了神仙。

对于四兄弟来说,漫漫取经路,就是一个被神仙界开革千辛万苦重返体制内的故事。

妖怪大致分为两种,一种是有背景的,上面有人。一种没背景的,野生妖怪。有背景的这一种本身还分两类。一类叫有编人员,也就是本身是个天上的神仙,或者某某在编大仙的坐骑或家仆。一类叫半编人员,陷空山无底洞那个老鼠就是,托塔天王名义上的义女,半只脚已经跨进仙界了。

野生妖怪,没编。有些野生妖怪,是有上进心的,想混个编,最生猛的就是六耳猕猴,甚至很有创意地想替代取经队伍去混编。但有些野生妖怪,就不大把这个当回事。这里面最值得说一说的,就是牛魔王。

论武艺,牛魔王很不差,以悟空的武艺,单打独斗也奈何不了他。

但神仙妖怪,除了武艺外,还有两样很重要的东西,一个叫法术一个叫法宝。顶级大仙们武艺未必行,法术法宝才是重点。牛魔王和孙悟空一样,都会七十二变的法术。牛魔王还有法宝,芭蕉扇,而孙悟空的金箍棒算是兵器不是法宝。

在野生妖怪里头,牛魔王武艺、法术、法宝这三个维度,综合起来,实力强劲,绝对算一号人物。

但牛魔王这个妖怪,和一般妖怪最不一样的地方就是,他不仅对混编没兴趣,还成天不务正业。你看西游里的大部分妖怪,他们主业就是“吃”,每天都琢磨去哪里捞个东西来吃吃——说起来,其实也挺惨——全无什么精致的娱乐生活文化建设。

牛魔王的出身来路不详,但应该不入流,早年跟着猴子算是喊过一嘴“平天大圣”,但到底也没真和猴子那样去和天庭干架。牛魔王追求的是财,一个和其它妖怪非常不同的路数。

牛魔王求财的方法有两个,其一是掌握稀缺资源实现垄断,其二是混社交圈,到处social壮大社会资本。

牛魔王有两大垄断点。一个就是芭蕉扇在火焰山上的核心竞争力,一个是女儿国那一口井水的核心竞争力。这两处,分别由正房和兄弟把控,妥妥的只此一家别无分号。

他social的结果,就是江湖上的妖怪都卖他面子(猴子称大圣的时候,大家就奉他做大哥了),也有不少神仙和他称兄道弟。这跟玉面狐狸委身于他有着强因果关系。正因为吃得开兜得转,玉面狐狸不仅贴人还贴了偌大的家产给他。

妖界,像牛魔王这样混得风生水起,全无焦虑的,大概就这独一份了。

但牛魔王也有弱点,这个弱点就是他儿子圣婴大王红孩儿。

其实这对父子关系不好。一来,红孩儿搞自己的地盘,离老牛势力很远,显然就是儿子不想仗着老爸的势,也可以解读为有志气。二来,孙猴子冒充老牛的时候,自称现在已经不大吃人,红孩儿竟然认为这个老爸是假的!

其实猴子冒充得挺对的。这么多年,老牛早就奔着精致生活去了。但红孩儿脑海里,还是早年牛魔王那个不入流的形象。可见父子隔阂已久。刘勃在《小话西游》里说“这次穿帮穿的,真真是阴差阳错”,一针见血。

红孩儿被观音所擒,牛魔王的表现很有意思。小弟如意真仙决然不原谅孙悟空,要和他干架,老婆罗刹女也不原谅孙悟空,要和他干架。但亲老爸反倒不是太在意这件事。猴子耍了几句嘴皮子,老牛就表示,害子之情,被你说过。

这就算了?

嗯,这就算了。

刘勃的看法是,老牛算是通过猴子把儿子塞进体制内混到编了,所以不生气。但我的看法是,以红孩儿虐待天庭地方基础官员的那种火爆劲,应该是给老牛惹了不少麻烦,估计还担心过迟早要捅出一个天大窟窿,比如学七叔扯旗子造反。现在有个狠人把这个不肖子管住,才算给他消了灾。至于这个狠人到底是谁,老牛应该不在乎。

所以,老牛貌似再无后顾之忧了。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野生妖怪掌握垄断资源,本身就是值得忧上一忧的。关键还要看这个垄断资源的“璧”的成色。

女儿国那一口落胎泉,算垄断资源,但对神仙来说,成色一般。无论是天庭还是佛界,落胎泉不稀罕。所以孙悟空其实没下狠手,和沙和尚一起取了水就跑了。如意真仙是挨了打,但不致命。后面可以继续霸着这个垄断资源发财。

火焰山就完全不同了。

火焰山在取经必经之道上。这座山阻挡了东西方交通,完全要靠芭蕉扇才能通行。对于西方佛界来说,如果只是暂时性灭火,还是不够长远。唐僧四人是过了,以后咋办?还去求扇子么?

所以,牛魔王真正和猴子干起来的,不是因为儿子,也不是因为大小老婆,而是因为老牛清楚地看到,猴子如果拿到了扇子,是会把火焰山彻底弄灭的,这才是要害!

罗刹女接扇在手,满眼垂泪道:“大王,把这扇子送与那猢狲,教他退兵去罢。”牛王道:“夫人啊,物虽小而恨则深。你且坐着,等我再和他比并去来。”

但这还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在这个生死关头,他选择了要死保这一处渠道业务,全然没想到,死保的结果,是整个家族都搭了进去。

如果上天给老牛一个机会再来一次的话,老牛应该会丢车保帅。好歹还有玉面狐狸那个家底,好歹还有几百年social下来的江湖人脉,好歹还有一处落胎泉这个神仙界看不上的垄断资源。

可惜了!

这场反垄断的阵势是非常大的,天庭和佛界联了手。

先是这一场赌斗:

他两个大展神通,在半山中赌斗,惊得那过往虚空一切神众与金头揭谛、六甲六丁、一十八位护教伽蓝都来围困魔王。

请注意“过往虚空一切神众”——这大概就是吴闲云说牛魔王混得实在太好,其实有很多神怪眼红得很。现在逮着个机会,墙倒众人推,赶紧来打两下太平拳。

然后是老牛要逃跑,碰到佛界派出的四大金刚:

往北就走。早有五台山秘魔岩神通广大泼法金刚阻住。。。向南而走,又撞着峨眉山清凉洞法力无量胜至金刚挡住。。。往东便走,却逢着须弥山摩耳崖毗卢沙门大力金刚迎住。。。向西就走,又遇着昆仑山金霞岭不坏尊王永住金刚敌住。

东南西北,全部被阻住、挡住、迎住、敌住。

最后是天庭出马,实施空中打击:

却好有托塔李天王并哪咤太子,领鱼肚药叉、巨灵神将,幔住空中。。。被哪咤又砍一剑,头落处,又钻出一个头来。一连砍了十数剑,随即长出十数个头。哪咤取出火轮儿挂在那老牛的角上,便吹真火,焰焰烘烘,把牛王烧得张狂哮吼,摇头摆尾。才要变化脱身,又被托塔天王将照妖镜照住本像,腾那不动,无计逃生,只叫:“莫伤我命,情愿归顺佛家也。” 哪咤道:“既惜身命,快拿扇子出来。”牛王道:“扇子在我山妻处收着哩。”

这里最有意思的地方是,明明是天庭这一边把老牛给擒了,老牛却说:情愿归顺佛家也。

老牛心里明白得很,火焰山这一处反垄断战役,是意图打通东西方道路的佛家要打的啊!

牛魔王一家数口,

红孩儿早就给观音做了仆从;

玉面狐狸这一摊,全部了账;

如意真仙没了牛魔王罩着,本事平平的他估计霸不住落胎泉。神仙界虽不眼红,江湖上眼红的人多了去;

罗刹女结果好些,“隐姓修行,后来也得了正果,经藏中万古流名。”

至于老牛本妖,西游记是没给结果的。刘勃这么推论:

道祖当年出函谷关的时候骑一头青牛,佛祖要弄头白牛比试一下,倒不是没有这个可能。

有些道理的。

—— 首发 扯氮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