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叫深谙中国国情的公司?

六 29 2015

Uber在飞速增长中。五年时间,这家公司从0走到了估值500亿美元。

但在飞速增长中,它在全球各地都遭遇了各种各样的麻烦。就在今天(26日),法国出租车司机反Uber大罢工的行动,已经上升到焚车砸车的暴力层面。而在中国,Uber有可能更麻烦。这是一家强于做PR(公众关系)但弱于做GR(政府关系)的公司。

在美国,Uber的这种方式其实问题不大。因为它的服务是2C的,自然把C端讨好就行。至于政府不政府,可以这么说,Uber几乎让人感觉到了一种对抗:通过讨好大众来保障它的对抗是成功的。

很多美式企业都是如此,它们对政府的态度历来很冷淡。这与中国完全不同。一个例子就能说明这种差别。在中国,如果某个外来访问团能让某地政府牵头组织一下当地商人,会得到极多的本地企业家的响应。但如果这种事放在美国,未必有多奏效。很多参加过所谓的美国商务访学团的人都明白,想要见到什么美国企业家,政府能提供的帮助甚至比不上NGO的。

政府对于整个经济运作,不能干预太多,这是标准的美式企业骨子里的三观——自由资本主义。这个三观影响到他们的具体行为:美式企业从来不会觉得,挑战政府会有什么致命的后果,甚至他们会试图用大众的力量来让政府让步。

但在中国,这套理念是完全行不通的。中国事实上是一个强政府社会,政府对于一家企业,有着生杀予夺的权力。

利用政府来对竞争对手下狠手的事,在中国屡次发生。一般诉诸的说法都是:对方违规,然后自家举报。本月25日,这种类似GR(政府关系)的行为甚至做到了PR(公关关系、公关宣传)层面上。柳传志联想旗下的神州租车,用海报的方式指责Uber属于黑车——这引发了大众舆论层面上的广泛抵制。

中国舆论场,向来有两个舆论场的说法。这两个舆论场有时候甚至是激烈对抗的。这种激烈对抗不仅仅只是在针对一些社会事件的看法上,近年还逐步蔓延到商业事件上。官方和民间对Uber的态度截然不同,官方对Uber的屡屡出手打压,引发了民间的反弹。而神州租车的这次行为,几乎成了再一次反弹的引爆点。

美国互联网企业来华发展,他们也试图和中国官方打交道——但这种交道的根本目的在于,希望中国政府如美国政府般对微观经济事务插手越少越好。虽然中国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有“羞答答的资本主义”这一外号,但的确,中国这个“羞答答的资本主义”还真的是中国式,它的本质,不是自由资本主义。

这是任何一个在华试图发展的美国企业所必须深谙的本质。可以这么说,在这个具有中国特色的资本主义经济中,最终起到裁判权的,不是市场里的消费者(民众),而是中国政府。

中国知名的商人拥有首富头衔的王健林在接受采访时曾说过:远离政府太假了。在我看来,这话的理解绝不是说企业认识几个官员间或沟通一下就不叫“远离政府”。

亲近政府,远离政治。王健林的八字真言,可谓深谙中国国情的公司生存法则。

—— 首发 FT中文网 ——

说明:

本文可以在不改动内容的前提下自由转载,转载请在文末标明如下信息:

魏武挥,科技专栏作者,执教于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设计学院,天奇阿米巴基金(skychee.com)投资合伙人,天奇专注于互联网新媒体投融资,欢迎创业项目向以下邮箱提供项目BP:bp@skychee.com

培训事宜 请洽 涓子 13918571857
点对点咨询聊天 请上此网:http://weiwuhui.com/zaihang
商业公司要写软文,请勿找我

2个评论者 | 197 个看客

我不认同 但我可以容忍

六 28 2015

美国人通过了同性恋婚姻合法的法案。

引起全球的庆贺浪潮。

关心国事家事天下事的中国人也不例外。昨晚,彩虹应该成了社交网络的高频词。

我认识几个拉拉——她们好像倒没什么庆贺之语,至少在朋友圈没有这样表现。

我对同性恋没什么恶感,虽然作为一个男性,似乎接受女性同性恋(拉拉)比接受男同性恋(gay)更容易一些。

不过我对同性恋也没什么研究,我甚至不太知道,拉拉也好,gay也好,是不是一种带有负面的用语。所以,如果对同性恋读者有所冒犯,我深表歉意。

但我决定要对这个群体深入研究一下,比如今晚我就打算去见一个以拉拉为主要目标用户群体的创业项目。

同性恋在很多年前,是被视为一种疾病的,类似精神有问题的那种神经病。

著名的被咬了一口的苹果,就和这件事有关。图灵这位伟大的天才是咬了一口毒苹果自杀以求解脱的。因为他被视为有病,接受治疗——雌激素注射( 化学阉割 )——以换取免刑。但他自己,内心完全无法接受。

顺便说一句,苹果公司的那个咬了一口的苹果,据考证,和图灵的苹果,没有什么关系。

图灵的案子,说明以前的人,是如何看待同性恋的。在中国,这被视为一种流氓罪。我母亲就有一位男同事,很多年前因为这个事坐过大牢。

人们对自己不能认同的事,充满着排斥感。如果大多数人不能认同,那么,少数人的这种行为,就是一种“罪过”。重则诉诸刑罚,轻则予以鄙视。

时代向前,不代表认同度提高,但可以容忍度提高。因为同性恋的确没碍着异性恋什么事。我在朋友圈所谓“大家有没有觉得未来的潜在情敌为增加一倍”纯属开玩笑。没那么恐怖。

时至今日,恋物癖还是一种“精神上的毛病”。

人兽恋更是无法接受。

但恋物癖也好、人兽恋也好,的确大部分情况下也没碍着你我的事——恋物癖的人倒是有可能偷取别人的物件,算是一点点轻微的利益侵犯。

我总觉得,时代再往前,这些事的容忍度也会被提高,虽然大部分人还真无法内心上认同。

这里的关键是:我反对其实也没啥好处,但如果我同意(或表态赞成),反倒显得我是一个有宽容心和包容度的人。

这种心态,在芸芸众生——包括我——中间很能成立。倒是一些一忧就要忧愁起人类万年之后的命运的人,会不太能接受。

反正和我关系不大,乐见其成,卖个好,利人不损己,与人方便与己方便嘛!

我太太是一个我喜欢说她“神叨叨”的人。

她好一口塔罗星象,间或还布布阵看看风水,甚至还为此做起了生意。

我个人是完全不相信这种事的人,某种程度上讲,我是一个有些“科学主义”的人。

我虽然不认同,但我可以容忍。我愿意出点钱资助她去印度、美国、德国去搞个灵修、拜个师学习神马的。

人生一世,草木一秋,我真心觉得,有些事完全没必要较真。只要人开心就好,又没碍着你什么。

至于说:哎呀,你这个信不得啊,我是为了你好啊,千万别搞这个啊——这和当年间接弄死图灵的那帮人,没什么区别。

“我是出于好心啊”,在很多时候,就是最大的恶。

我的朋友熊三木同学,早上发了一条朋友圈。

大意就是他的亲人出于好意成天让他吃中药,搞得他苦不堪言,于是翻脸。他还说,任何一个接受过教育且有独立思考能力的人,都不应该相信中医中药。

我同意他的前半段,因为有人要强加某些东西给他,自然可以抗争。但我不同意他后半段。相信中医就被视为没受过教育、缺乏独立思考能力——赤裸裸的鄙视,显然本质上,和他的亲人,没什么差别。

这里面涉及到如何看待“科学”。

科学,其实,不等于真理。科学的反面,不是迷信。

科学是一种方法论,无非就是可测量、可重复、可证伪。如果做不到这三可,你可以说它“不科学”,但你不能直接就喷上去:荒诞!迷信!谬论!

所以,有时候,我觉得一帮中医爱好者非要去证明“中医是科学”,是蛮好笑的。中医真的不是科学,但不代表它等于荒诞、迷信、谬论。

我甚至见过有一位鼎鼎大名的科学家说宗教是科学,真是滑了大稽,人老了莫非有点糊涂了?

非常激烈的反对中医,其实很非常激烈的反对同性恋,区别不是太大:干涉别人的生活。如果别人不接受,就予以谴责,并加以言语上力所能及最大的鄙视。

我们要学会:不认同的事,依然不会反对,尤其是激烈反对。你可以不做,但不要干涉别人做还是不做。

因为说到底,关你什么事呢?

哦,千万别说:我是为了ta好!

我已经说过了,这很“恶”。

说明:

本文可以在不改动内容的前提下自由转载,转载请在文末标明如下信息:

魏武挥,科技专栏作者,执教于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设计学院,天奇阿米巴基金(skychee.com)投资合伙人,天奇专注于互联网新媒体投融资,欢迎创业项目向以下邮箱提供项目BP:bp@skychee.com

培训事宜 请洽 涓子 13918571857
点对点咨询聊天 请上此网:http://weiwuhui.com/zaihang
商业公司要写软文,请勿找我

尚无评论 | 310 个看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