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新闻的第一份工作该去新媒体吗?这不是一个重要的问题

四 20 2015

最近有两篇文章引起了新闻传播界的关注,因为他们的标题实在太针锋相对了。

中青报的曹林的文章标题是:学新闻的第一份工作,别去新媒体

仟言万语的霍仟的文章标题是:为什么学新闻的第一份工作可以去新媒体。

那到底该不该去呢?

首先一个问题,就是:啥是新媒体?

无论是曹文还是霍文,都在说传统媒体啦新媒体啦,但独独就是没人说,到底啥是新媒体。

报纸杂志广播电视,不是新媒体,没疑问。至少曹文霍文,都认同。

但请问:

门户算不算新媒体?

个人也好组织也好,用wordrpess搭建个自家的网站,算不算新媒体?

我再问得狠一点:微信公众帐号,算不算新媒体?

我的看法是:都不是新媒体。

门户就不用说了,很多人都已经把它归为传统媒体了。网易自家都成立新媒体事业部了。

微信公号也不算新媒体?

是的。整个公号平台是新媒体平台,但单独的号,尤指订阅号,根本不算新媒体。

不就是写篇东西,往上一发,然后订户们在那里看。

商业模式是:有时候底下贴个膏药广告,有时候写篇软文。

请问,和传统媒体

有啥子区别?

别以为开了个微信公号就叫新媒体,好吗?

所以,曹文和霍文,针锋相对的,其实不是传统媒体新媒体,而是传统媒体网络媒体。

我觉得标题应该是:新闻学子该不该第一份工作去网络媒体。

如果是网络媒体的话,曹文是很偏颇的。

现在的网络媒体,同样可以做出很有水准的东西出来。

比如腾讯财经的棱镜——这个栏目的水准,我看比九成的传统媒体都好。

比如霍文里也提到的《搜狐内部编辑手册》,要求还是很高的。

比如财新网的数据可视化。请注意,这是财新集团的网络媒体部分,而且可视化,传统媒体压根表现不出来。

网络媒体就是轻浮,就是标题党,就是飘在天上,这种认知,是非常狭隘的。

故而,作为一个新闻学子,真的想做个什么厚重的内容,有点深刻的内容,网络媒体不见得有多差。

哦,对了,找个补,微信公号也可以做出来深刻的厚重的内容来的。

现在来看看曹文吐槽的那段文本:

“标题党思维,段子手习惯,抄来抄去,绞尽脑汁迎合低级趣味寻找情色点。。。”

而霍文则转移了话题,在论及90后时,说他们原住民,更贴近网民。但无法否认的事情是:90后相对前辈们,到底经验弱了一些,在做重大报道时,总体上以辅助性工作为主(我并没有说没有个别案例)。

这个辅助性工作是什么?

曹文的那段文本又在说什么呢?

这就是:内容运营。

这不是内容生产本身——虽然似乎也在生产什么东西,比如起个标题啥的——但其实,是在做内容运营。

这是一个全新的工种,传统媒体一统天下的时代里,是不重要的,甚至压根不需要做的。

在古老的前互联网时代,传统媒体是内容渠道合一。

生产出来的内容,根本不需要做什么推广,受众们自然会看。

这个古老的前互联网时代的重大特点是:在信息市场上,信息供小于求。

供给方比较牛,自然不用弯下身来推销自己。

信息供给方们,也就是传统媒体们,每年在推广的时候,主要是年底做征订的时候。

只要这个工作完成,后续的内容触达受众,是不用太操心的。

于是,采编人员才能高高在上地搞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那套。

在传统媒体里的层级里,采编看不起做经营的,更看不起做发行的。

一个记者证就说明问题了:记者证得大学毕业,属于干部编制。发行?初中大概就可以了吧。

互联网时代到来以后,信息一下子爆炸出来,尤其是web2.0之后,是个人都在那里生产信息。

当然供大于求。

供大于求了之后,供给方一定要弯下身来了,因为它需要推销自己。

不推销自己,就没人看你。

这个道理是很简单的。

商业公司做推销自己的事的,有广告,有公关,有商务拓展,反正职位种类很多,但都是推销自己。

内容呢?内容一样要做推销,在内容领域里,就叫“运营”。

老有人问我,啥叫网站运营啊?

我的回答是:大部分是在做对内容这个商品的推销工作。

内容运营人员,就是内容的市场推销人员。

做推销的,能不标题党吗?能不段子党吗?agency也好,甲方也好,做营销岗的,哪个不天天在想这个?

所谓Slogan,那就是标题党啊,亲!

正是因为长久以来,传统媒体一统天下,向来没有推销内容的思维,所以,很多人都搞不清楚,内容生产和内容运营,究竟有什么区别。

无论是曹文,还是霍文,都是一股脑儿混那里说。

对于一个学子来说,还是要看,你究竟愿意去做内容生产呢?还是内容运营?

霍文里提到了知乎。

知乎是一个新媒体,它是非常典型的众包式内容生产平台。知乎如果要内容人员,它要的就是内容运营人员。也就是把知乎上用户们生产出来的内容推销出去,获取更大的注意力。

知乎日报,是典型的内容运营产品,不是内容生产产品。

真正意义上的新媒体,内容运营人员的需求,比如内容生产的,多得多。因为我对新媒体的定义是:用户深度卷入的以数字为主要形式的媒体——单个公众帐号这种东西,用户深度卷入个鬼。

知乎?豆瓣?没用户深度卷入,他们早就歇菜完蛋了。人人网这个新媒体就是这么一落千丈的,用户不卷入了。

但网络媒体一样需要内容生产人员,大到门户,小到公号。他们同样也需要运营人员,同样大到门户,小到公号。只是大的,分得比较细,小的,可能没分那么细,一个员工,可能生产也要做,运营也要做。

我总觉得,内容生产隐隐与新闻学专业有关,而内容运营,隐隐与传播专业有关。

毕竟广告公关专业,但凡新传学院有设,都是偏传播的。

最后一个问题,谈及传统媒体转不转型成功的。

我个人的看法是,在商业史上,能转型成功的公司,非常少。

媒体是商业组织,所以同样符合这个规律。

但另外要说的事情是,新兴互联网公司,能存活的概率,恐怕不比大型公司转型成功的概率,高多少。

半斤八两,两边都没什么好夸耀自己的。

重点还是个人修为。哪里修为更好一些?

还是那句话:看你要什么。你要生产本事得到锻炼呢?还是运营本事(推销)得到锻炼呢?

友情提示:在供大于求的行业里,推销,远远比生产,重要。

—— 首发 腾讯大家 ——

欢迎扫码,向我捐助十块钱。

erweima.jpg

说明:

1、本博客文字,除特别注明外,均为本人原创,可以自由转载,谢绝长微博形式转载;
2、转载时请注明本人大名,魏武挥,不是魏武辉,不要搞错。
3、转载时请保留此段:本文由扯氮集博主魏武挥原创撰写,欢迎于钛媒体/微信/ZAKER/网易新闻客户端中搜索ItTalks以订阅公众账号,或于搜狐新闻客户端科技频道订阅“魏武挥”
4、本人不接受商业文章(俗称软文)撰写的合作,不要再询问我如何合作法。其它合作请点击本公号菜单关于里的合作需知
5、欢迎于iOS中下载“ItTalks”应用,或Android中下载“扯氮集”应用。
6、欢迎于喜马拉雅电台搜索“魏武挥”,听我用语音的方式吐槽互联网。

1个评论者 | 299 个看客

写给钛边缘的“软文”

四 15 2015

5月29日,北京,柏悦酒店。

钛媒体发起了一个名为“钛边缘”的活动。

钛媒体的小伙伴和我说:魏老师啊,能不能在你公号里把这个活动通知发一下?

我说:不。

我要专门写篇东西,吹捧你们一下。

因为,这个活动,值得吹捧。

钛边缘活动,是一场中美创新前沿领域的创新活动。边缘边缘,按照我的理解,就是他们的创新项目,实在过于前沿,以至于很多人创业,不太会涉及这个东西。因为过于前沿,所以商业回报会很漫长,而且,风险很大。

走在时代太前面,其实很有可能是回报不大的。

但依然有一群人在做这种事,而整个社会的前进动力,和他们的努力,不无相关。

在已经确定的一部分美国创业者中,有一个项目,我是亲身拜访,亲眼目睹的。

这个项目叫:XCOR。

去年年底,国内著名的图书策划出版机构湛庐搞过一个商业游学团,我有幸成为其中一员。

一路上拜访了不少公司,其中一个就是:XCOR。

xcor

这家公司躲在了无人烟的沙漠里,主要在干的事情是:熄火后依然能重新点燃的火箭发动机。

一般而言,火箭发动机只能使用一次,但这家公司决定要制造出熄火后依然可以使用的火箭发动机。想像一下汽车行业就知道了,如果发动机只能使用一次,汽车一定不会成为大规模普及使用的设备。

一干就是十六年。

XCOR和另外一家大名鼎鼎的SpaceX不同,后者是著名的马斯克的生意,与后者比较,XCOR真可以算是“屌丝创业”。在99年开始到今天,这家公司一度面临破产,工资都发不出来,但他们依然在沙漠里努力着。

我就是在这家公司里萌生出这样的念头:造手机真算不上什么有情怀的事。

参观完XCOR后,照例人家会发一点T恤啦粘纸啦这些小礼品,我隆而重之地收藏了起来,很有些脑残粉的感觉。

WiTricity,这个项目的名字我也有所耳闻,它主要的聚焦点是“远距离无线充电”。

关注到这个项目的原因在于:我实在讨厌充电线这个东西,我甚至写过文章讨伐充电线反人类。

当然,WiTricity的远距离无线充电,应用场景远远超出我一个智能手机的充电,它还试图给汽车充电。

另外一个让我感兴趣的地方是,这个项目诞生于MIT于2007年的一个实验性项目。

我是一个中国的大学老师,我深知在中国的大学里的实验性项目,要商业化有多么的不容易。

WiTricity在2009年的时候,已经能够做到对一台电视机和三台手机同时无线充电,你可能在TED上能找到有关视频。

另外一个视频是海银资本的王煜全与WiTricity的Alex Gruzen的一次对话,他们的对话起手就聊到了高校项目商业化的问题。对话视频在腾讯视频上也可以找到。

不过,可惜都是英文的,而且木有字幕。

钛边缘活动,应该配备同传的吧。

MC10,极其梦幻般的创新项目。

施瓦辛格早年拍过一部电影,中文叫宇宙威龙,英文是《ReCall》。这部电影后来于2012年被翻拍。在翻拍的电影中,有这样一个科幻场景:人们打电话是没有手机的,直接按手掌。感觉上,一只手被植入了芯片的样子。

其实MC10的创新项目如果达成,就可以做到这点。

它是一个做柔性集成电路的⽣产企业,号称它的产品可揉搓、可折叠。具象地表示,就是下图:

mc10

MC10在实现科幻片的幻想。

钛边缘活动上的其它项目,我都不是很熟悉,但看上去就很“秀色可餐”。

5月29日,我要去。

你来吗?

活动报名地址:http://www.tmtpost.com/223741.html

欢迎扫码,向我捐助十块钱。

erweima.jpg

说明:

1、本博客文字,除特别注明外,均为本人原创,可以自由转载,谢绝长微博形式转载;
2、转载时请注明本人大名,魏武挥,不是魏武辉,不要搞错。
3、转载时请保留此段:本文由扯氮集博主魏武挥原创撰写,欢迎于钛媒体/微信/ZAKER/网易新闻客户端中搜索ItTalks以订阅公众账号,或于搜狐新闻客户端科技频道订阅“魏武挥”
4、本人不接受商业文章(俗称软文)撰写的合作,不要再询问我如何合作法。其它合作请点击本公号菜单关于里的合作需知
5、欢迎于iOS中下载“ItTalks”应用,或Android中下载“扯氮集”应用。
6、欢迎于喜马拉雅电台搜索“魏武挥”,听我用语音的方式吐槽互联网。

1个评论者 | 470 个看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