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旦的丑闻

五 29 2015

著名的985高校复旦,最近爆出了一桩丑闻。

这句话有前后两个半句,都还有特别的意思。复旦不仅仅是著名的985高校,而且是985中的985。前两年它的一所学院搞个院庆,都是党和国家领导人致电祝贺的,甚至还把门口的路给封了。牛得一塌糊涂。

宣传片抄袭东京大学的宣传片——我连引号都懒得打,也不愿意用涉嫌两个字,就是抄袭——是不折不扣的一次危机事件。

但这也就算了。

校方找了个什么视觉制作公司外包发活,后者抄袭,前者一不小心不察,这种可能性也是有的。算是疏忽大意了,被第三方公司给坑了。

虽然有传闻说校方知情,但我没看到实打实的证据,本着与人为善的角度,就以最大的善意来理解校方吧。嗯,校方被不要脸只要钱的商人给坑了。

然而,事发之后,还在那里嘴硬,说自己是“创作剧本的过程是独立的”,那就是丑闻了。

而我想要说的,就是这样一个丑闻。

危机公关的教科书上说,tell the truth,but the truth,only the truth,all the truth。

这是十足的书本理论,大家千万不要信。

实际的操作法则是:有选择地说真话。

无论如何,千万不要说假话。鉴于种种原因,你可以不说,即便被逼急了,像挤牙膏那样一点点挤出来,但依然是:别说假话。

这个世道,说假话太容易穿帮,最后倒霉的,还是自己。

尤其不要很嘴硬地说假话。

可怜巴巴地说假话万一被戳穿,好歹还有个同情分。底气十足地说假话,万一被戳穿,怎么着也找不回补了。

堂堂复旦,堂堂拥有国内顶尖的新闻学院的复旦,居然不懂这个道理。

奇怪不?

我不写软文。

但并不等于我不鼓吹一下公司。我自己心里觉着这个公司真棒,我会拉开word大写特写。比如我前两天就各写了一篇公司的好话。

我拒绝写软文的原因在于:我不写我自己都不相信的文字。拿着人公司钱写人公司好话,就很容易违背这个法则。

我觉得这是做人的底线。

但问题是,似乎很多人都其实没这条线。

今天大学里对这条底线的教育不足,真得是蛮悲哀的。

我做过班主任,看过很多学生写的一些申请——由于这些申请的性质,故而这些学生一般都还是优良生——呵呵,他们自己信才怪。

好吧,世道艰难,我们要允许在一些不那么重要的细节上,在一些影响不大的私人场合上,说一些自己都不信的假话。

商业公司说假话,不是说情有可原,却是司空见惯。闹大了,其实也是丑闻。

但一个堂堂高校机构,面对危机,第一反应是嘴硬说假话,这不是特大号丑闻是什么?

所以,对于各位前儿拼命刷屏的复旦生来说,最大的耳光不是贵旦抄袭。

最大的耳光是:硬话言犹在耳,然后自个儿乖乖地撤下了那个宣传片。

这一刻,贵旦的节操,才从“碎了”变成了“碎了一地”。

贵旦还是牛逼,转眼间就又可以拿出个12分30秒的宣传片,嗯,有产品设计思维,懂得A/B test。

澎湃还弄了篇洗地文,哈!

让我们学习一下某名人的法则吧:

要说真话,

不能说真话的时候,保持沉默,

无法保持沉默的时候,可以人云亦云地说一些假话,

千万不要创造性地说假话。

一句“正在调查中”就完了的事,还非要“创作剧本的过程是独立的”,不仅没了节操,还没了智商。

真TMD蠢。

(利益相关:作者系上海交通大学教职员工,该校曾于十余年前爆发过一桩特大号丑闻:汉芯事件)

说明:

本文可以在不改动内容的前提下自由转载,转载请在文末标明如下信息:

魏武挥,科技专栏作者,执教于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设计学院,天奇阿米巴基金(skychee.com)投资合伙人,天奇专注于互联网新媒体投融资,欢迎创业项目向我提供项目BP:laozi@weiwuhui.com

媒体/政府部门培训事宜 请洽 涓子 13918571857
商业企业培训事宜 请洽 杜子 18816982008
点对点咨询聊天 请上此网:http://weiwuhui.com/zaihang
商业公司要写软文,请勿找我

尚无评论 | 386 个看客

政府应该如何关心创业

五 29 2015

最近入手了一台新的MacBook,还是土豪金版的。

我的一位平时厮混北京的学生来上海看我,他说:老师,你应该去创业大街喝一杯咖啡。

接下来,他开始开玩笑。

老师,你先把你那台旧的Air放在桌上,不出五分钟,就会有人跑来问你:哥们,做什么项目啊?要不要投资啊?然后,你再换上你这台土豪金,不出五分钟,就会有人跑来问你:hi,我这里有个项目,你要不要看看投资一把?

我打算下回去北京,要试试。

我知道那条大街已经改名叫“创业大街”了,我还真不知道,是如此疯狂。

当李克强总理端起那杯咖啡的时候,我想他应该清楚,榜样的力量。

果不其然,各地都开始谈创业。

原来这只是原生于江湖力量的所谓草根创业,今天,政府部门无比重视。

连上海这种素来有“不注重创业”声誉的地方,也开始注重起这个事。

上至市委书记,下至副市长,都在谈创业,甚至去考察创业园区、会见创业者。

政府重视创业,我想大概有两个原因。

第一个原因很直接,拉动就业率。从高校统计口径来看,创业=就业。至少就业率数字可以光鲜一些。更何况,一人创业,制造几个就业岗位是应有之义。

拉动就业,往大里说,甚至和保障社会稳定幸福,都有关系。

第二个原因间接一些,但可能更重要一些。创业有可能是实施“互联网+”的重要路径之一。大面上说,一个企业都混成了“传统企业”,靠自身去改变困难一些。理论上讲,真正能完成转型的企业,在整个商业史上,都是少数。产业的转型,完全指望既有的企业,是不靠谱的。新生的创业企业,包袱小,掉头快,蚂蚁雄兵,量上来以后,真的能推动产业转型和升级。

所以,政府关心创业,在我看来,有它的道理。

但问题是,怎么关心法?

孵化,这个词很流行。

但我一向不觉得这是个好词。

孵化孵化,顾名思义,就是老母鸡养出小母鸡的过程。这里的重点是:老母鸡。你弄只公鸡来,就很难孵化了。

所以,孵化器对主持者的要求极高。创业孵化器,那就意味着,孵化器的主持者,怎么着也得是创业成功人士或者资深连续创业者吧。

美国相当有名的“孵化器”YC,它的创始人格雷厄姆就是一个成功的创业者,而且,他还有极其庞大的基于校友的人脉网络——这里有一堆的创业成功人士、投资人以及各种能提供资源(注意,不是钱)的人。这是YC最重要的资产。

但即便如此,在《YC训练营》这本书中,格雷厄姆依然不承认YC是一个孵化器,他认为YC只是一个加速器罢了。

做孵化器其实非常累,也非常难,因为它介入创业太深。

12年的时候,我应南京一家孵化器之邀,代表资方进入到他们孵化的一个创业项目,做了半年的类似BD合作的事。累得要死,还好后来这个创业项目以650%的收益退出——这种收益率其实也不算什么高。

该孵化器后来转型做投资基金了。

投资和孵化,是截然不同的两种东西。孵化是圈养式的,而投资,基本上就是放羊,真正的投资基金对项目的过问都是大面上的,一般很少介入实际运营。

孵化器觉得自己很多后台资源(比如说财务、行政)这些可以共享给旗下的很多项目,这样可以摊薄成本。但殊不知,如果运作的不好,就是给这些项目的创业者加上了镣铐。

创业的一条目标指向其实创新。

很少听说什么圈养能圈出创新来。只有放羊式的散养,才有这个可能。因为创新的本质,就是突破。

政府关心创业,有几种方式。

其一是孵化式的。其一是投资式的。其一是政策制定式的。

用力最深的,就是孵化式的,给钱给地不算,还成立一些创业指导办公室,隔三差五地对创业者表示关心,动辄聚集起来开个大会,所谓“思想碰撞、寻找灵感、交流经验”。

但说得不好听一点,就是在频繁地不断地骚扰创业者,有时候甚至以“指导”为名,干扰创业者。

又有几个政府官员有过刻骨铭心的创业经验呢?拿什么来做老母鸡去孵化小鸡呢?

投资式的,好一点,基本上就是给钱给地,另外制定一些税收优惠政策。

这个比孵化强,对创业者干扰少。但我个人觉得,还是存在一些缺陷。

对于一个创业项目来说,它最重要的不是“省钱”、“减少支出”,它最重要的是高速扩张。

一个项目的两个创业者,年头获得了一个基金的一笔小钱,两个创业者开始盘算如何把这笔小钱花上一年。

我跟其中的一个创业者说,千万不要这么想。你要想的是,如何在三个月内把这笔钱给花掉,不过有个条件:获得多少用户。

盘算减少支出、压低成本,抠啊抠啊的,是抠不出一个企业的。

三个月,拿下多少用户,证明你的运营能力,你是根本不用担心后面的钱在哪里的。

所以,增加资本、减少支出这种投资方式,的确比孵化强,但还不够。政府应该干更多的事,来支持创业。

这就是政策制定式的。

今天有很多创业项目,在挑战既有的商业秩序和逻辑。这里面良莠不齐,很难讲所有的挑战都是好的,也很难讲所有的挑战都是坏的。

政府最重要的职能是一视同仁地制定规则——从这个意义上讲,创业项目去获取政府投入,其实是不对的。因为它不公平。如果要公平,那就要设计极其繁复的类似招标的过程,以我看来,没啥意义。今天这个市场,钱是不怎么缺的。政府没这个必要去补位。

但一定要制定公平的规则。不可以干的,那就雷霆万钧地说:不行,至少现在不行。可以干的,那就放手让项目去“野蛮生长”。

政策的制定流程要大幅缩短,这方面,与其去请一堆的实业界人士进入什么创投孵化器做创研导师,不如请他们做政策制定的智囊。这些实业界人士各自有各自的利益立场,可以兼听则明。

这三种方法,一个比一个看上去“不关心”创业,实则一个比一个“更关心”创业。

老实讲,我对今天的政府对创业创新这事介入太深,是心存疑虑的。

硅谷不是哪一级政府拔苗助长出来的。

1994年4月20日,通过一根64k的国际专线,中国接入互联网。刚一开始的时候,又有哪级政府重视过。但桌面互联网发展极快,2000年泡沫破灭,但也迅速恢复元气。

2008年,全球移动数据流量超过语音流量,移动互联网正式起步。一开始也没什么政府部门去管,移动互联网在中国的发展速度比桌面还快,到了2015年,不到十年的功夫,就有了近8亿的移动网民。

政府重视也好,不重视也好,它都在那里飞速发展。甚至是,你不重视的时候,它发展得更快。

说到底,互联网是一种生产力工具下放的技术。从大规模业余化的内容生产(UGC)到今天所谓的共享经济,普通个体作为生产者供给者的能力,在被爆炸式的释放。

这场自下而上的信息产业,政府要做的事,可以站台,可以鼓与呼,但是,千万别插手太深。

要知道,政府,从来就不是以效率见长的。

—— 首发 腾讯大家 ——

说明:

本文可以在不改动内容的前提下自由转载,转载请在文末标明如下信息:

魏武挥,科技专栏作者,执教于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设计学院,天奇阿米巴基金(skychee.com)投资合伙人,天奇专注于互联网新媒体投融资,欢迎创业项目向我提供项目BP:laozi@weiwuhui.com

媒体/政府部门培训事宜 请洽 涓子 13918571857
商业企业培训事宜 请洽 杜子 18816982008
点对点咨询聊天 请上此网:http://weiwuhui.com/zaihang
商业公司要写软文,请勿找我

尚无评论 | 192 个看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