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于网络暴力的松饼君

关于松饼君的死亡,是一个悲痛的故事。

这个故事可以点击澎湃发布的一则报道,做一个了解:被网暴的抗癌UP主,“用死证明了自己的病”

松饼君身患绝症,死于肺癌似乎是没有疑问的。

但我有理由相信,与部分网民的互怼,会加重她的心理负担,使得本已严重的病情趋于更为严重。

不要轻视语言的威力,口水是真有可能淹死人的。

我大概在2000-2002年厮混过一个网络bbs,坦率地讲,即便是一个以炒股票为主题的论坛,吵起架来也未必好受——这种不好受,是可以带入睡眠的。

被气到发抖,恐怕不完全是一种形容,而是一种实然。

偶尔吵一次架,可能还能承受,但面对着铺天盖地的持之以恒的谩骂,健康人都未必能轻易扛住,何况一个绝症病人。

我的一个朋友说:

我觉得。。算中国互联网传播历史上。。可能真正意义上死于网络暴力的代表。。

然后他又加了一句:

这样的女孩都是很要脸的。。这种被千万人骂的痛苦。。很难承担

我表示同意。

将心比心,松饼君死不瞑目。

长期以来,我个人是很排斥弹幕这种东西的。

我当然知道弹幕之所以存在的理由,比如,看一个视频时忽然这个地方很想吐槽,看到弹幕飘过的吐槽话语,很有一种心有戚戚感。这算是一种视频社交。

对于up主来说,精心设计的一个段子处,飘过无数“哈哈哈哈哈”,也算是对自己心血的肯定,成就感爆棚。

还有一个我估计不大会是很有规模的原因:有些学生是把B站视频当成学习网站的。我有好几个学生在上头学Python,按照他们的说法,有些弹幕会帮助他们更好理解和掌握知识点——这类似学渣一时没听明白老师在说什么,同桌学霸指点一二的场景。

我不否认B站上有很多我个人很喜欢的视频作品,比如我最近在津津有味地看一个关于百年战争的纪录片,我还持续关注几个影视剧解析的up主,

但我从来,是第一时间关闭弹幕。

我从来没有通过视频社交,满足一时里的会心一笑心有戚戚的需求。

弹幕这个东西,有着一种与实际完全不相称的气势感。

我的意思是说,可能要不了一百个弹幕,就足以让这个视频的观者觉得有“黑云压城”的气势汹汹。而且与一般的跟帖所不同的是,这些弹幕集合起来能够覆盖掉原有的视频——你已经搞不清原up主在说什么了,只晓得有千军万马奔腾而来,众人皆曰可杀。

这让人很有一种在集体里的亢奋感,促使ta跟着发出一条弹幕,最终还真有可能达到千夫所指的结果。

我偶尔会有个念头,做一个实验。用那么百八十个账号在某视频处刷弹幕,会不会引起更多的真实的人发出弹幕。

要引发从众心理,恐怕其实并不困难。

熟悉我的人都知道,我对《乌合之众》这本书的推崇度是很一般的,完全没觉得这是一部什么了不得的作品。

但我并不彻底否定这本书。在一些特定场景下,我们的确可以看到乌合之众的影子。

比如一帧视频上滚滚而来的弹幕。

弹幕去身份化,别说实名匿名,连个id都没有显示出来。这是最彻底的让人放飞自我的东西,也是最容易引发网络喷子的设计。

弹幕将一大堆其实多数情况下都很无聊的话语集结起来,虽然每一句话都没有任何实际意义,但这种集结,却构成了意义:万众一心。有着很打动人的集体感。裹挟本来立场只是微微赞同的人。

这种集结,毫无道理可言,只是情绪。

是的,弹幕是情绪的发泄器。偶尔,它会增加一些新的信息增量,比如我的学生在学Python的时候,但依然不脱其情绪发泄器集合体的本质。

作为一种网暴工具,它的效率,胜于跟帖。

弹幕是年轻人的东西就很好理解了。

年轻人嘛,本来就情绪充沛得很,精力过剩。

以下的话开始得罪人:

一个人在现实里要孤独成啥样,要靠在线弹幕进行社交?

而这个世界要孤独成啥样,需要无时不刻地充斥社交?

—— 首发 扯氮集 ——

成也情绪 败也情绪

情绪


这是一张很学理的图,用来解释危机形成的动力流。请注意有些箭头是单向的,有些是双向的。

grievances,翻译过来就是委屈、不平、牢骚。长久以来形成的某种被压抑的情绪,在危机发生后,通过一定的社会行动组织(比如社交媒体讨论),达成一种直接反应,也就是舆情。这种舆情,其实情绪铺垫很久,也就是早有准备,故而看上去爆发出来特别猛烈。

核心就是被压抑的委屈不平牢骚通过特定事件爆发。

情绪通过平时密切注意网络用词,热点讨论,乃至其他商业组织传播翻车,是可以看出来的。不了解这个,就容易形成自家翻车。

比如前阵子的某手机厂商员工的得屌丝得天下的言论。

当下很多公司,尤其是互联网公司,广告公关市场等等,合流。所以我姑且统称为“商业传播者”。

商业传播者和注意力打交道。有时候需要集聚注意力,有时候则需要分散注意力。比如说,此时我需要上热搜,彼时我需要不上热搜。

公共场合的注意力,不是关起门来读书,其实本来就很碎片化,相当于你走在路上看风景,对着风景开动大脑玩命思索,不大可能的事,除非你别有所图。

互联网加大加快了这种碎片化。

所以,商业传播者,工作对象其实质是:情绪。

调动情绪来吸引注意力,调动情绪来分散注意力。

商业传播者,一定要明白当下的主流情绪是什么,要顺势而为,不然事倍功半都是轻的,翻车才是要命的。

我列举几个关键词,来说明主流情绪是什么。

奋斗

这个关键词本来是完全褒义的。长久以来,人们信奉一分耕耘一分收获。而改开这么多年,大致也的确如此。

奋斗改变命运,无论是学业上的,还是工作上的。

但对于商业传播者来说,奋斗、拼搏,都是需要非常小心的关键词。

一旦到了职场奋斗职场拼搏的阶段,时下的主流情绪,非常容易联想到如下词汇:996、剥削、内卷、猝死。

任何一家成功的商业公司,都是拼出来的,这是事实。

但这份事实,并不适合高调传播。

我们了解用户

本来,了解需求是一个有效供给的前提。不了解需求,供给很容易无效。这造成了商业投资的浪费。

长久以来,消费者也希望企业了解自己,不要做无用功的推销,非常扰人。

但在今天,了解用户和隐私扯上了关系。如果讲道理,可以细细掰扯了解到什么份上不叫侵犯隐私,了解到什么份上又算侵犯了隐私。

但我前面说了,公共场合,是讲情绪的。细细掰扯的事,那是学术讨论。

商业传播者要非常小心了解用户,可以大而化之说了解需求。如果是2b的公司,还不是什么大问题,但如果是2c的公司,了解用户几乎在另外一个场景就是:获取了用户的隐私。

请看一段谷歌早期的一个广告,当时标题是“谷歌又现感人广告”。在当下这个时代,再品品?

https://haokan.baidu.com/v?vid=7913915924206431821&pd=pcshare

任何一家成功的商业公司,都是切中了需求,这是事实。

但这份事实,并不适合高调传播。

特别是2c的公司。

规模

与这个关键词配套的还有:巨头、平台、市场引导者,等等表示很牛叉很强悍的词。

规模本来也是一个褒义词,至少是一个中性词。理论上,规模可以压低成本,在售价不变的情况下,形成利润空间。当然,经济学理论也会提醒我们,规模也有可能产生规模不经济,包括内部的和外部的。

本来这些都是学理上的讨论,但在今天,规模特别容易指向:垄断。当规模庞大的商业组织,利用其规模优势,进入新赛道时,特别容易引起“不正当竞争”的联想。

公共场合吹嘘自己规模大,如果不是实情容易引起嘲讽,如果的确是实情容易引起批判。

任何一家成功的商业公司,都要形成一定规模,这是事实。

但这份事实,并不适合高调传播。

以下做个小结

所有的传播者,如果打算讨好受众以达到集聚或者分散注意力的目的,就一定要明白,当今世界,主流的话语框架体系是弱者主义的——是当今世界,不分中外。

我称之为弱者主义框架。

弱者主义框架体系里,事实上的强者就是言论上的弱者。任何强势的表达,都是不正确的,或者有隐患的。

弱者主义框架是诉诸恐惧的,它总是提醒你,如果不这样这样,你就会失去什么。而不是如果这样这样,你就会得到什么。

这是一套话语体系,相当于半瓶水你究竟是重点描述半瓶有水,还是半瓶为空。

当你细细琢磨这些对主流情绪大不敬的词后,你就会发现,主流情绪的内核是:恐惧。

这样的话,在今天这个世道,是绝对不正确的。

—— 首发 扯氮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