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歌取消了OKR吗

前些日,某科技媒体发文称,谷歌这个OKR率先使用者,取消了OKR(Objectives and Key Results),替代以一套新的系统:Googler Reviews and Development(GRAD)。

这个信息引发了圈内的广泛传播。

客观事实是:

谷歌没有取消OKR。

但它对考核体系做了调整,也就是GRAD出炉。

这里的关键点在于,OKR其实不是员工考核体系。

OKR是用来做目标管理的,和员工考核体系有一定的关系。但两者不能画等号。

简单来说,OKR的重心在于“事”:目标。

GRAD才是重心于“人”:你这个员工怎么样。

当然,你这个员工怎么样和目标完成得怎么样,肯定是有关联的。总体来说,员工怎么样的考核体系比目标怎么样的管理体系,要来得大。但后者在前者中的权重当然不低。

所以,不用太奇怪,太多企业把OKR在当考核体系用。

所以,不用太奇怪,OKR被视为内卷神器。毕竟,卷,还是人卷,不是事在那里卷。

所以,不用太奇怪,听说谷歌这样的OKR第一使用者都不搞OKR了,不传播这样的信息——才怪。

但我这篇文章并不是想讨论到底啥是OKR,到底目标于人与目标于事有些差别,到底该如何应用OKR。

上述两段只是背景铺垫。

我只想讨论一点:为什么大家要传播这样的。。。谣言。

在下方这个视频中,我和学生讨论了谣言的相关话题,有兴趣可以看看。我主要围绕在两点上:普通人看如何看待谣言,以及,如何在流言漫天的UGC时代去更好地获取信息——请注意,我对谣言和流言是有区分的,证伪了叫谣言,未经证实/证伪叫流言。

谷歌取消OKR,的确不实。

但期待谷歌取消OKR这种情绪或期待,是真实的。连谷歌都不搞了,国内这些效仿者再搞就缺乏所谓legitimacy了嘛。

“天下苦OKR久矣”,完全是客观存在的。关键就在于OKR被用歪了。谷歌没用歪,当然就不用取消。

故而,我们应该看到,取消OKR这一不实信息的传播背后的真实性。

不少人对人们传播谣言或者流言,总是特别武断地给出两个看法:

1、晒智商了啊,智商测试器啊
2、不信谣不传谣(我越来越厌恶这句看上去正义感十足的话)

这两种看法,完全没有意识到,背后的真实存在的情绪。

套用沉默的螺旋所谓“舆论是社会的皮肤”,流言/谣言的传播(注意,不是内容本身,是内容传播),也是社会的皮肤。

某种意义上,谷歌OKR被取消这一文本的炮制者,应该视为提出了一个问题。

如果这个文本没有得到广泛传播,意味着这个问题并不是一个大问题,或者并不是整个职场普遍关心的问题。

但正相反,这个信息被得到了广泛的传播,说明相当多的人,都持有这个问题:当下职场的OKR是正确的吗?是合适的吗?是不是走到了不该走到的困境了?

而嘲笑这些传播的人,岂非就是另外一种“不解决问题,只解决提出问题的人”呢?

好好想想吧。

不要有智商上的优越感,从而视“天下苦不正确的OKR久矣”而无物。

这才是弱智。

—— 首发 扯氮集 ——

一段热舞的表演与陈列

关于某高校百多年校庆的网上一段女生跳舞视频,引起了一些注意和讨论。

为什么要为难一群跳舞的年轻姑娘?

这篇文章的观点,基本上我是赞同的。当然也有一些小地方,不完全同意——比如文中那股热情洋溢地对年轻人的赞颂味儿。尤其是该文最后两段,有强行拔高之嫌。

首先需要注意到的,是这段视频出现的时间——而这一点,我却发现很多人没注意到。

我是在24日晚上九点,在某群里看到一位友人发了出来。故而推想,这段舞蹈发生的时间,应该是4月24日白天。

而该校校庆的正日子是:4月25日。

这说明,这个节目,并非是官方校庆隆而重之的所谓正规节目。如果我说成是学生自发,同学自行组织,可能性极大。

这进一步说明,节目的校一级审查是有可能不存在的。当然,当今学生们的自我审查,各位也不要低估。

所以,这段舞蹈,到底是跳得很好,还是跳得很差,其实和校方没什么关系。

进一步所以,就这个节目本身,往校方扯,证据不强。

其次要注意到的,是拍摄方式。

显然就是一台手机,非常随手地拍摄,也没有任何后期加工——意思就是,没有滤镜。

这种拍摄方式,很难拍出什么特别养眼的东西。

太多人可能见惯了互联网上那种所谓的记录美好生活,真实场景反倒不适应了。

拍摄者应该属于第三方,纯路人一拍,如果要较真,有可能侵犯舞者们的著作权,^_^

再次要注意到的,是舞蹈地点。

说得通俗点,就是街边一舞。

这可能造成了舞者衣饰的所谓艳俗感。

舞台上的着装,一旦跑到街边来,通常会显得非常格格不入。道理就在于一个是强灯光,一个是自然光。

现在无法判断这段也许本该在台上表演的舞蹈,怎么就跑到了小马路上——有可能是临时变化,也有可能是舞蹈者没有意识到这两者的差别,把舞台服装穿到了街边。

从我个人审美角度出发,这一段舞蹈,的确不算“美”。

硬要说美,有点强拗。

但要说成是当年网红芙蓉姐姐的身段,这又有点苛责了。毕竟舞者其实还是踩在点上的。

我个人的判断就是学生自发,自行组织了一段舞蹈,舞者们尽了力,但细节上没有到位。

而这个没有到位,在线下真实的表演场景中,其实也没啥了不得。街头艺术大概率也就那么一回事。

可一旦放到线上“陈列”,立刻出了问题。

戈夫曼著《日常生活中的自我呈现》,虽然是前互联网时代的书籍,但对今天社交网络上的很多现象,依然有着很强悍的解释力。

不过,这种呈现,网络上不仅仅是“表演”,更进一步的,成为了陈列。

陈列是一种抛弃具体场景忽略上下文的片段表演。

这一段舞蹈,表演于4月24日白天,校园那一角,时间地点,都属于舞蹈的一个部分。而在互联网上,这些信息统统被隐去了。

手机的拍摄,造成了一定意义上的失真,或者说,反映出了很多人已经被滤镜后期养惯了而难以接受的真实。

我们已经习惯于陈列出来的东西,要独立成章,全然没有意识到,它本是镶嵌在一段生活场景中的。

它是有上下文的。

人本就是自演自high ,自娱自乐,何苦非要上升到某种意义?

在我看来,这所正在热热闹闹搞校庆的高校,前几日发生的一桩所谓卖隔夜粥事件,反倒暗含着一些意义。

那就是另外一个故事,和另外一通议论了。

很多人总是有一种愚蠢或者装蠢的认知:

校园嘛,总该和社会有所不同。

殊不知,实然上,毫无不同之处。

所谓百年高校的一角,不就出了个广场舞,瞧你们那痛心疾首的假模假样!

—— 首发 扯氮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