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段热舞的表演与陈列

关于某高校百多年校庆的网上一段女生跳舞视频,引起了一些注意和讨论。

为什么要为难一群跳舞的年轻姑娘?

这篇文章的观点,基本上我是赞同的。当然也有一些小地方,不完全同意——比如文中那股热情洋溢地对年轻人的赞颂味儿。尤其是该文最后两段,有强行拔高之嫌。

首先需要注意到的,是这段视频出现的时间——而这一点,我却发现很多人没注意到。

我是在24日晚上九点,在某群里看到一位友人发了出来。故而推想,这段舞蹈发生的时间,应该是4月24日白天。

而该校校庆的正日子是:4月25日。

这说明,这个节目,并非是官方校庆隆而重之的所谓正规节目。如果我说成是学生自发,同学自行组织,可能性极大。

这进一步说明,节目的校一级审查是有可能不存在的。当然,当今学生们的自我审查,各位也不要低估。

所以,这段舞蹈,到底是跳得很好,还是跳得很差,其实和校方没什么关系。

进一步所以,就这个节目本身,往校方扯,证据不强。

其次要注意到的,是拍摄方式。

显然就是一台手机,非常随手地拍摄,也没有任何后期加工——意思就是,没有滤镜。

这种拍摄方式,很难拍出什么特别养眼的东西。

太多人可能见惯了互联网上那种所谓的记录美好生活,真实场景反倒不适应了。

拍摄者应该属于第三方,纯路人一拍,如果要较真,有可能侵犯舞者们的著作权,^_^

再次要注意到的,是舞蹈地点。

说得通俗点,就是街边一舞。

这可能造成了舞者衣饰的所谓艳俗感。

舞台上的着装,一旦跑到街边来,通常会显得非常格格不入。道理就在于一个是强灯光,一个是自然光。

现在无法判断这段也许本该在台上表演的舞蹈,怎么就跑到了小马路上——有可能是临时变化,也有可能是舞蹈者没有意识到这两者的差别,把舞台服装穿到了街边。

从我个人审美角度出发,这一段舞蹈,的确不算“美”。

硬要说美,有点强拗。

但要说成是当年网红芙蓉姐姐的身段,这又有点苛责了。毕竟舞者其实还是踩在点上的。

我个人的判断就是学生自发,自行组织了一段舞蹈,舞者们尽了力,但细节上没有到位。

而这个没有到位,在线下真实的表演场景中,其实也没啥了不得。街头艺术大概率也就那么一回事。

可一旦放到线上“陈列”,立刻出了问题。

戈夫曼著《日常生活中的自我呈现》,虽然是前互联网时代的书籍,但对今天社交网络上的很多现象,依然有着很强悍的解释力。

不过,这种呈现,网络上不仅仅是“表演”,更进一步的,成为了陈列。

陈列是一种抛弃具体场景忽略上下文的片段表演。

这一段舞蹈,表演于4月24日白天,校园那一角,时间地点,都属于舞蹈的一个部分。而在互联网上,这些信息统统被隐去了。

手机的拍摄,造成了一定意义上的失真,或者说,反映出了很多人已经被滤镜后期养惯了而难以接受的真实。

我们已经习惯于陈列出来的东西,要独立成章,全然没有意识到,它本是镶嵌在一段生活场景中的。

它是有上下文的。

人本就是自演自high ,自娱自乐,何苦非要上升到某种意义?

在我看来,这所正在热热闹闹搞校庆的高校,前几日发生的一桩所谓卖隔夜粥事件,反倒暗含着一些意义。

那就是另外一个故事,和另外一通议论了。

很多人总是有一种愚蠢或者装蠢的认知:

校园嘛,总该和社会有所不同。

殊不知,实然上,毫无不同之处。

所谓百年高校的一角,不就出了个广场舞,瞧你们那痛心疾首的假模假样!

—— 首发 扯氮集 ——

死于网络暴力的松饼君

关于松饼君的死亡,是一个悲痛的故事。

这个故事可以点击澎湃发布的一则报道,做一个了解:被网暴的抗癌UP主,“用死证明了自己的病”

松饼君身患绝症,死于肺癌似乎是没有疑问的。

但我有理由相信,与部分网民的互怼,会加重她的心理负担,使得本已严重的病情趋于更为严重。

不要轻视语言的威力,口水是真有可能淹死人的。

我大概在2000-2002年厮混过一个网络bbs,坦率地讲,即便是一个以炒股票为主题的论坛,吵起架来也未必好受——这种不好受,是可以带入睡眠的。

被气到发抖,恐怕不完全是一种形容,而是一种实然。

偶尔吵一次架,可能还能承受,但面对着铺天盖地的持之以恒的谩骂,健康人都未必能轻易扛住,何况一个绝症病人。

我的一个朋友说:

我觉得。。算中国互联网传播历史上。。可能真正意义上死于网络暴力的代表。。

然后他又加了一句:

这样的女孩都是很要脸的。。这种被千万人骂的痛苦。。很难承担

我表示同意。

将心比心,松饼君死不瞑目。

长期以来,我个人是很排斥弹幕这种东西的。

我当然知道弹幕之所以存在的理由,比如,看一个视频时忽然这个地方很想吐槽,看到弹幕飘过的吐槽话语,很有一种心有戚戚感。这算是一种视频社交。

对于up主来说,精心设计的一个段子处,飘过无数“哈哈哈哈哈”,也算是对自己心血的肯定,成就感爆棚。

还有一个我估计不大会是很有规模的原因:有些学生是把B站视频当成学习网站的。我有好几个学生在上头学Python,按照他们的说法,有些弹幕会帮助他们更好理解和掌握知识点——这类似学渣一时没听明白老师在说什么,同桌学霸指点一二的场景。

我不否认B站上有很多我个人很喜欢的视频作品,比如我最近在津津有味地看一个关于百年战争的纪录片,我还持续关注几个影视剧解析的up主,

但我从来,是第一时间关闭弹幕。

我从来没有通过视频社交,满足一时里的会心一笑心有戚戚的需求。

弹幕这个东西,有着一种与实际完全不相称的气势感。

我的意思是说,可能要不了一百个弹幕,就足以让这个视频的观者觉得有“黑云压城”的气势汹汹。而且与一般的跟帖所不同的是,这些弹幕集合起来能够覆盖掉原有的视频——你已经搞不清原up主在说什么了,只晓得有千军万马奔腾而来,众人皆曰可杀。

这让人很有一种在集体里的亢奋感,促使ta跟着发出一条弹幕,最终还真有可能达到千夫所指的结果。

我偶尔会有个念头,做一个实验。用那么百八十个账号在某视频处刷弹幕,会不会引起更多的真实的人发出弹幕。

要引发从众心理,恐怕其实并不困难。

熟悉我的人都知道,我对《乌合之众》这本书的推崇度是很一般的,完全没觉得这是一部什么了不得的作品。

但我并不彻底否定这本书。在一些特定场景下,我们的确可以看到乌合之众的影子。

比如一帧视频上滚滚而来的弹幕。

弹幕去身份化,别说实名匿名,连个id都没有显示出来。这是最彻底的让人放飞自我的东西,也是最容易引发网络喷子的设计。

弹幕将一大堆其实多数情况下都很无聊的话语集结起来,虽然每一句话都没有任何实际意义,但这种集结,却构成了意义:万众一心。有着很打动人的集体感。裹挟本来立场只是微微赞同的人。

这种集结,毫无道理可言,只是情绪。

是的,弹幕是情绪的发泄器。偶尔,它会增加一些新的信息增量,比如我的学生在学Python的时候,但依然不脱其情绪发泄器集合体的本质。

作为一种网暴工具,它的效率,胜于跟帖。

弹幕是年轻人的东西就很好理解了。

年轻人嘛,本来就情绪充沛得很,精力过剩。

以下的话开始得罪人:

一个人在现实里要孤独成啥样,要靠在线弹幕进行社交?

而这个世界要孤独成啥样,需要无时不刻地充斥社交?

—— 首发 扯氮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