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歌取消了OKR吗

前些日,某科技媒体发文称,谷歌这个OKR率先使用者,取消了OKR(Objectives and Key Results),替代以一套新的系统:Googler Reviews and Development(GRAD)。

这个信息引发了圈内的广泛传播。

客观事实是:

谷歌没有取消OKR。

但它对考核体系做了调整,也就是GRAD出炉。

这里的关键点在于,OKR其实不是员工考核体系。

OKR是用来做目标管理的,和员工考核体系有一定的关系。但两者不能画等号。

简单来说,OKR的重心在于“事”:目标。

GRAD才是重心于“人”:你这个员工怎么样。

当然,你这个员工怎么样和目标完成得怎么样,肯定是有关联的。总体来说,员工怎么样的考核体系比目标怎么样的管理体系,要来得大。但后者在前者中的权重当然不低。

所以,不用太奇怪,太多企业把OKR在当考核体系用。

所以,不用太奇怪,OKR被视为内卷神器。毕竟,卷,还是人卷,不是事在那里卷。

所以,不用太奇怪,听说谷歌这样的OKR第一使用者都不搞OKR了,不传播这样的信息——才怪。

但我这篇文章并不是想讨论到底啥是OKR,到底目标于人与目标于事有些差别,到底该如何应用OKR。

上述两段只是背景铺垫。

我只想讨论一点:为什么大家要传播这样的。。。谣言。

在下方这个视频中,我和学生讨论了谣言的相关话题,有兴趣可以看看。我主要围绕在两点上:普通人看如何看待谣言,以及,如何在流言漫天的UGC时代去更好地获取信息——请注意,我对谣言和流言是有区分的,证伪了叫谣言,未经证实/证伪叫流言。

谷歌取消OKR,的确不实。

但期待谷歌取消OKR这种情绪或期待,是真实的。连谷歌都不搞了,国内这些效仿者再搞就缺乏所谓legitimacy了嘛。

“天下苦OKR久矣”,完全是客观存在的。关键就在于OKR被用歪了。谷歌没用歪,当然就不用取消。

故而,我们应该看到,取消OKR这一不实信息的传播背后的真实性。

不少人对人们传播谣言或者流言,总是特别武断地给出两个看法:

1、晒智商了啊,智商测试器啊
2、不信谣不传谣(我越来越厌恶这句看上去正义感十足的话)

这两种看法,完全没有意识到,背后的真实存在的情绪。

套用沉默的螺旋所谓“舆论是社会的皮肤”,流言/谣言的传播(注意,不是内容本身,是内容传播),也是社会的皮肤。

某种意义上,谷歌OKR被取消这一文本的炮制者,应该视为提出了一个问题。

如果这个文本没有得到广泛传播,意味着这个问题并不是一个大问题,或者并不是整个职场普遍关心的问题。

但正相反,这个信息被得到了广泛的传播,说明相当多的人,都持有这个问题:当下职场的OKR是正确的吗?是合适的吗?是不是走到了不该走到的困境了?

而嘲笑这些传播的人,岂非就是另外一种“不解决问题,只解决提出问题的人”呢?

好好想想吧。

不要有智商上的优越感,从而视“天下苦不正确的OKR久矣”而无物。

这才是弱智。

—— 首发 扯氮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