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保安智能化而想到的

​一

保安会开玩笑说:这小区没有危险的罪犯,只有危险的业主 | 何袜皮 一席第787位讲者

这是一篇非常有趣的演讲稿,它核心探讨的问题是这样的:

在暴力犯罪率其实不算高的今天,为什么我们需要事实上真有暴力犯罪也是自身安全第一的保安?

何袜皮这位人类学博士,提出了一些解释,其中有一个很有洞见的观点:炫耀性消费。

整个推理过程,我想各位还是点击这篇文章,仔细阅读。

再说一次,很有趣的演讲稿,也很有信息增量。

在基于何博士的观察与发现的基础上,本文进一步探讨。

在智能化(AI)不断被推进的今天,保安这个业务,有没有可能被这股浪潮渗透?

我觉得可能性很大。

对于一些中大型物业管理而言,技术的使用,将降低人工成本和不确定成本,只要某项技术被证明是足够可靠成熟稳定的,他们会乐意采购——更何况,在中国,有可能有外力会要求他们采购。

第一步,会淘汰裁撤一部分保安。按照何博士的结论,我有理由相信,年轻健壮的保安会被留下。这有助于炫耀性消费,以及房产的保值增值。

随着AI的进一步发展,保安作为一个人力需求也将大幅下降,一个过去需要二十个保安的小区,可能会骤减到只需要两名保安。这个时候,炫耀性消费与房产保值增值,一开始依然可以成立:一个数字化小区看上去很高级很未来很高科技。

再随着AI的发展,数字化小区越来越多,当它成为一种见怪不怪的标配后,所谓的炫耀性消费,所谓的房产保值增值,不复存在。

差异,消失了。

这就引起了我的一个思考:

技术,将很大程度上,促进平等。

技术对于抹平差异,并非我的独创。

很早就有人注意到,取暖机的出现,对于高纬度地区家庭内部的男女平等,提供了贡献。

在没有取暖技术的时候,一个家庭需要大量的柴火来度过冬天,而获取柴火,主要是男性的事。这样的一个基本生存状态,使得男人在家里形成了权力中心。

但随着取暖机的出现,打开它,那是连一个小孩子都能做的事,砍柴这种体力活变得毫无必要,男性的强壮也失去了用武之地,女性开始家庭中获得了话语权。

一句传了很久的话“战争,让女人走开”,在今天,算是彻底失效了。

操控无人机进行斩首行动这种活,的确和性别无关。

所以平权运动的可操作性(也就是实然而不是应然),很大程度,建立在一度直男遍地的技术行业之上。

在功能机时代,手机是带有炫耀性消费这种功能的。

比如摩托罗拉V70,从外形上,就完全可以识别这是一台V70。我没记错的话,这款手机02年刚出街的时候,逾四千大洋。

到了智能机时代,早先开始用iPhone的那一批人,也可以完成炫耀性消费的目的,毕竟长成iPhone这样的手机,还是不多见的。但几年之后,每个人手上的手机,你不仔细看,就压根不晓得哪个是哪个了。外形角度,已经消除了差异。

现在可能有的手机炫耀性,大概在虚拟世界的社交网络上,微博设计了一个什么什么手机发出来的功能。但正如它一贯的鸡贼,如果你想显示iPhone 12 Pro Max而不是仅仅iPhone的话,是要花钱的。这大概叫双份炫耀。

现在我们来看看新能源车。

造车新势力们,已经不把车看成是一台车,而是一个有壳有轮子的电脑。他们更喜欢强调软体部分而不是硬体部分。比如,各种吹嘘的自动驾驶功能(其实还是个辅助)。

我倒是不大怀疑,在可见的未来,一台车的软体部分,会越来越强大。而硬体,已经越来越不需要太过个性。事实上,其实今天的新能源车们,设计上早已越来越类似。

软件会变得越来越强大,而且人们会因为软件的升级换代,重新购买硬件,这就是著名的安迪-比尔定律。安迪给你的(英特尔的芯片能力),比尔统统拿走(windows的日益强(yong)大(zhong))。这个定律的另一面是,当比尔没有摸出新的windows来时,人们就丧失了购买新电脑的动力。

信息世界里还有一个更著名的定律,摩尔定律。不乏一些声音在讨论它会不会失效,但至少现在没有。而且,摩尔定律的核心是硬件越来越便宜,当然,不会便宜到为零。而是便宜到大多数人都能承受的地步。

当硬件越来越便宜,同时能力也越来越强,加载的软件越来越强大,同时也很便宜(软件业是追求规模效应的),它有一个结果,就顺理成章了:

大部分人,平等了。

嗯,是大部分人,不是所有人。

未来的社会结构:

这幅图的意思就是:精英消失了。

所以,

作为一个骨子里的自由主义者,我一贯很审慎看待平等议题。

要知道,很大程度上,自由与平等,是冲突的。

—— 首发 扯氮集 ——

少用微博

在开始之前,我先要说明一下“用”这个字和“看”这个字的区别。

看,就是围观一下,纯接收信息。

用,就是要做一定行为,比如发条微博啦,点赞评论啦。

基本上,看,就是纯鼠标;用,得拿起键盘。

我很早就弃用了微博,到底有多早,我已经记不大清了。

是的,当下微博上依然有我一个实名ID杵在那里,但你会发现,空空如也。

我是09年微博内测时的第一批用户,想当年也是个话痨,那一条一条删的,幸好后来被我找到一个chrome插件,自动批处理,睡一觉的事儿。

我后来向一些朋友推荐过这个插件(chrome应用商店里一搜“微博 删除”就有,不要询问了)

至今,我手机里还有一个微博国际版app,国际版的好处就是没那么多花里胡哨的东西,我偶尔吃瓜的时候,会打开。

三表在今天的文章最后,cue了我一下,我得说说,我为什么会下这个也没违背谁的决定。

在我们这个新传专业里,经常会有教授提到戈夫曼的《日常生活中的自我呈现》。

作为一个小讲师,我也经常提及。

书名非常直白:我们在日常生活中,要展示自我。这个可以视为“表演”。

在社交网络上,我们也展示自我,同样是一种表演,按照今天的话说,就是建人设。

但日常生活中的表演,和社交网络上的表演,最大的不同点就在于:

1、表演是会被存储的,也就是说,日常生活中的表演是即时性的,过了就过了。而社交网络上的表演,有句话怎么说来着?互联网是有记忆的。

2、观众是不特定的。日常生活中,我们经常会干一件叫“隔离观众”的事,比如你和张三李四去吃饭,刻意地不叫上王五赵六。这就意味着,在那场饭局中你们三人的表演,王五赵六是被隔离的,我们也会默认,传话是不对的。而社交网络,尤其是所谓弱关系社交网络,这种隔离,几乎等同于没有。想想微博拉黑这件脱裤子放屁的事,你能做到拉黑了张三就不让张三看你微博吗?

一个脱离了彼时彼刻上下场景的表演,被重新翻出来,就叫“陈列”,陈列是没有语境的,是孤立存在的,是断章取义的,是容易引发歧义的,尤其是在微博这种以短文本为主的场域。

而如果陈列面向了不特定观众,容易引发歧义就会升级为非常容易引发歧义。

一条你的微博,被另外一人转发,这就意味着你的微博已经脱离了你的时间线,进入到了另外一人(或者更多人)的时间线中。成为一个孤立的陈列。

即便你后来对这条微博又追加了一个微博来更详细的阐述,后面那条微博,已经被抛离了。

微博这货,整个产品运营思路,还有一种看热闹不怕事儿大的味道。

你有大量的行为——比如下载个东西,给什么微博点个赞,看个什么直播,也会被单独拉出来做一个陈列。

这种设计非常鸡贼,就是想在微博场域中不放过任何一个制造话题的可能。

up主高浪浪的内心戏在他一期题为《深夜看羞羞的直播?微博老大终于被自己人坑了》的节目里这么说:

微博在那里大笑曰:没必要?那哪里来流量嘛!

现在我们来小结一下:

客观上,网络社交行为,极容易被抽离出具体场景拿出来陈列,网络术语叫——扒坟。

而这种陈列,微博官方,主观上,乐见其成,他们只怕铁拳,其他渴着劲儿地闹,越大越好。

我不大好意思说这帮人心术不正,但完全可以说他们推崇流量就是一切。

在一些争议性事件中,叫嚣着吊死、烧死、砸死,不仅包括事主,还覆盖事主家人。这种赤裸裸的死亡威胁,微博官方,基本不闻不问。

我懂他们,铁拳不下来,怎么都行。

那么,请审慎地问一下自己:这种平台,有何可用之处呢?

多年之前,那个很有敏感度的周立波说过,微博就是厕所。

当时引发了不少不同意见。

现在回过头来看,还不无几分道理。

可能有人要问了,都像你这样只看不用,只讲索取不讲奉献,微博不就死了吗?

不会的,这世界,总有一帮不审慎的人,也总有一帮想在这个平台上获得注意力以图商业变现的人。

更何况,我乐见这个欺软怕硬的鸡贼平台的垮掉。

弃之敝屣,死不足惜。

—— 扯氮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