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拉拉这个事的随想

社交网络/社会化媒体的出现,使得每个人都拥有了一个话筒。当这个话筒里发出的内容非常具有可关注性时,这个话筒的声量就会很大。

这的确使得企业的危机看上去比过去更多了,而且是一个量级的提升。

中国商业生态里,最麻烦的危机就是死人事件。当然,这也和公司本身体量有关。一般而言,大型互联网公司的死人事件,都会引起舆论的关注。

而死人事件中,属用户/客户/消费者不幸死去,是危机中的危机,企业必须做好被全网唾骂数日乃至更长时间的准备。

基本上,大致的套路就是服软揽责认错整改。

而且想撇清自己或者部分撇清自己,大多是徒劳的。

服软揽责认错整改,还有个时间维度的考量。要快,要第一时间服软、揽责、认错、整改。

货拉拉似乎不明白这个道理。

时间线上,它拖得太久了。

2月6日发生的事,一直到21日才发了一个声明。在这则15天后才来的声明里,它的重点其实是想厘清责任。而厘清责任的前提是先搞明白,究竟当时发生了什么会导致这位不幸的女生跳车身故。

所以货拉拉没有遵循第一时间服软揽责认错的原则。它以为在没搞清到底发生了什么的情况下,责任界定不清,所以自己也没法去承担。

这个声明另外一个让公众不满的地方在于,它还是就事论事,与家属在商讨如何达成一致。这极有可能成为声明会姗姗来迟的原因。毕竟中间有个春节,它也说在征得家属同意后,节后再谈。

这显然遗漏了整改。斯人已逝,生者该如何呢?货拉拉十五天里都没想出如何加大安全以防范类似事件的措施么?

今天上午,也就是24日,货拉拉终于发出了第二个声明。这个声明标题有致歉字样,内容有大篇幅的整改措施。

算是一个虽迟但到吧,可惜是18天后。

我读这则声明,很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当年有平台型企业出了消费者身故事件后,也有类似的整改措施。

不过我并不是想说货拉拉在抄别人,连发个整改声明,都不上心。

我个人的判断是,有司已经介入。这种整改措施,9成9是要有司把关的。甚至有可能的是,有司一个一个问题提下来:这里那里你该如何整改啊?谁是责任人啊?货拉拉照章填空作答。

这件事的核心关键点其实在于,企业如何认知自己的责任边界

平台型企业,一手供给一手需求,有那么点拉皮条的中介意思。

早期纯线上平台企业——比如某些视频网站,会声称该视频是用户上传的,我不知道是不是侵犯版权。如果有异议,我再删除不迟。只要删除,我就可以免责。

这被视为“避风港法则”,一度很流行。

后来无论中外,都开始不再接受这个说法。在美国,被称为“红旗法则”——意思就是那个侵权行为,就像一面红旗,平台怎么能没注意到呢?

在中国,我们称之为“主体责任”,平台越大,主体责任要承担得越多。

基本上,现在纯线上企业,中国的主体责任也好,国外的红旗法则也好,都已经成了共识。

平台经济后来出了一个“共享经济”的名词,通常都是O2O,也就是线上线下一起来。

最有名的共享经济代表是airbnb和uber。

其实新浪博客算不算共享经济?youtube算不算共享经济?非要掰扯,似乎也套的上。

共享经济这个概念后来越来越宽泛,连分时租赁都算在了共享经济领域中,比如号称新四大发明之一的所谓共享单车。这算是后话。

共享经济当初之所以被热捧,有一个原因在于成本外抛:也就是提供服务的人并非自家员工。企业只是一个连接者,而不是供给方。

所以uber很强调自己不是出租车公司,Airbnb也会强调自己不是酒店企业。

既然如此,提供服务的人出了差错,拉皮条的有什么责任呢?而且,提供服务的人的劳动基本保障,也不该是企业的:ta压根不是我的员工嘛!

但有迹象表明,这个论点正在遭受动摇。美国关于uber司机是不是uber员工,有反复。而英国高法则直接判定uber司机是uber员工。

这事实上,拓展了平台型企业的责任边界。

回到货拉拉这件事上。

货拉拉一开始的观点可能是:司机不是我雇员,货车也好货车司机也好,是我拉皮条对接给消费者的。所以,提供服务的时候,出了差错,不一定是我的责任。我们先要搞清楚事情是怎么发生的。

从实际情况来看,这个观点目前在中国已然很难站住脚,在国外,都未必能完全站得住。

货车与货车司机,就是货拉拉提供的。如果出了岔子,首先是货拉拉去扛责。至于司机和平台之间的责任归属,那是你们自己再去讨论的事。

所以我认为,货拉拉面上的危机应对迟缓,核心在于对于自己责任边界的认定,与公众、有司对它的要求,是不合拍的。

平台,已被视为一种供给方,而不是供给与需求之间的中介。

任何一个手拉两头的企业,都必须有这样的认知。

而这一认知之下,平台一定会抬高成本,比如货拉拉宣布的整改措施里,实质都和成本有关。

共享经济、平台经济所谓的成本外抛,这个空间,可能越来越小了。

最后,忍不住还是想说一下货拉拉的一个八卦——只是忍不住想说一下,并没有任何言外之意。

货拉拉的起家,是很另类的,至少我从来没见过创始资本是这么来的:

当初,货拉拉创始人周胜馥曾经在澳门做过一段时间的职业赌徒,玩德州赢了三千万。拿出其中三分之一,创办了货拉拉。

曾经有一段时间,创投界非常流行德州,据说还有投资人故意拉着企业创始人玩德州,来考评创始人素质的。

—— 首发 扯氮集 ——

从屌丝到社畜到打工人

​小米一位看上去等级并不低的员工因为一句“得屌丝者得天下”被diss了。

事情的结果是:小米道歉,该人请辞。

得屌丝者得天下,这句话至少在2014年,也就是六年前,我就在网上见到了。

小米官方以及雷军本人有没有过这方面的表达,我暂时没有搜到。但关于当年小米崛起,相当多的第三方评论者用这句话去形容小米,应该没有见过小米的驳斥:你这是污蔑,我们要起诉你。

这句话甚至还形容过相当多的互联网公司,成为快速崛起的秘诀。但在我的记忆中,没有任何一家公司由此而大发雷霆。

我一向看不惯这类话。

倒不是言语用词本身的粗俗问题,而是相当多的所谓“屌丝”,其实压根不是屌丝。

我在课堂上都发表过类似“你父母辛辛苦苦把你培养成一个大学生,已经跨入至少是准精英群体,称屌丝让你父母情何以堪?”的言论。

要知道,中国大学生不超过10%。

要知道,中国六亿人月入在千元以下。

小米这位王姓员工,不是普通员工,当然也不能算什么高管。她的头衔是小米集团清河大学副校长。清河大学,是小米的内部培训机构。

这位内训机构的管理者发表的高论——假定媒体没有刻意的重大的断章取义的话——是非常让我厌恶的:

据财经网,2020(第13届)中国人力资源管理会——中国领先企业人才发展论坛在北京举行,当日王嵋在会上表示,年轻人是核心的消费实力,小米会为这些年轻做符合他们的消费主张的产品。

她认为,90后已经是完全不同的代际,和80、70差异非常大,80、70受传统的价值观、责任感还有传统的我要努力奋斗,改变生活的这种导向所激励,或者所影响,但是90后完全不一样。尤其95后,他们的工作是追求主观的幸福,他们对工资激励不是那么重要了。

王嵋表示,“如果说这个工作不是能够成就我个性的平台,或者我在工作中找不到意义感,你给我多少钱是留不住的,对90后的激励又面临很多挑战。甚至有的专家研究00后,00后的工作就是吃饱了消消食,他们的工作完全摆脱了物质的诉求。”

我倒不是厌恶这句很有些粗俗的话,因为自己也从来不怎么自命高雅之士。我厌恶的是她相当粗暴的代际划分,以及毫无逻辑。

00后的工作就是吃饱了消消食?这显然和我看到的00后不一致,也完全无法解释为什么今天那么多的年轻人热衷于使用“内卷”一词。他们的工作完全摆脱了物质的诉求?共产主义已经实现了?

王嵋甚至把“传统的价值观、责任感、我要努力奋斗、改变生活”和“意义感”对立起来。似乎80、70后工作中追求的这类东西,不是意义感。抱歉,这话真是冒犯我这个70后中老年男人了。

至于95后,什么给多少钱都留不住,那是完全睁着眼睛说瞎话。95年今年25岁,我有理由相信,外卖骑手应该有这个年纪的吧?


(其实13%看着比例不大,但考虑到骑手的总量,绝对数量并不少。更何况这只是一个行当罢了)

完全忘记了那篇文章么?

但舆情似乎更在意“米粉=屌丝”。抗议声也主要针对这个。

一种解释是,我自嘲可以,你黑我就不行。

这算是一种解释,但如果对五六年前的互联网有些记忆的话,就会发现,这种解释是不够的。毕竟当年,得屌丝者得天下,可以算上一句“金句”,言者得意于发现了一种互联网思维,听者也不觉得有啥特别被冒犯。

如果对这两年简体中文网有些观感的话,就会有一种强烈的感觉:年轻人的渴望被尊重。

大到国家民族需要被尊重,

小到个体族群需要被尊重。

而这种心态,怕正是多年来鼓吹“年轻即正义”式的言论给培养起来的。

即便是自嘲,依然用词有了一些变化。

从屌丝到社畜到打工人。

我并不想展开讨论屌丝这两字的粗俗之处,有点汉字常识的人,应该一望即知。

社畜这个词,应该流行于屌丝之后。一个畜字,看上去有那么点“牲口”的贬低,但细究起来,还是卖苦力意味居多。

但打工人就完全不同了。你看,畜已经进化到人了。

打工人流行于2020年,说实在话,我一直不大懂为啥如此平凡的三个字,会成为网络流行用语。但进化成“人”总还是看得懂的。

打工人总让我觉得是和“资本的力量”分立的,这里有着我个人以为的更深的内涵。但本篇并不想展开讨论,也许永远不会在简体中文网上展开讨论。

打工人有没有自嘲意味?有的。有没有自我贬低意味?怕是没有。

的确是打工的,的确是个人。

当你在说张三是个打工人的时候,丝毫找不出任何侮辱的味道。

我在一部豆瓣分高达8.1的职场PUA电影|网络热词批判系列一文中,提到了职场PUA的滥用。

职场PUA的被滥用,与渴望被尊重是有一定相关性的。

换而言之,是的,我的确是在假设,从屌丝到社畜到打工人,和职场PUA被滥用,一脉相承。

另外我还想举出一个流行词来作证我的观点。

爹味十足。

但凡你要摆出点年长的架势,做一番教导时,就叫“爹味十足”——这是一个相当不屑的敌意用词。

我实在难以想象,当年所谓大学生导师李开复先生,如果现在还成天摆着这个身段活在互联网上,会是什么下场。

小米这位员工,不了解年轻一代渴望被尊重的心态,依然在那里用多年前的老梗,结果被掀了桌子,可见还是需要学习。

然而,一众互联网大佬不妨仔细想想:

今天之果,何尝不是诸位历年鼓吹年轻即正义所生?

—— 首发 扯氮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