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你自己的东西 轻易别用 这算是常理吧

某光芒四射引领潮流的媒体,在其微博上,忽然变得相当胆小:不敢配图。

转手发出评论,称

该公司的行为已经越过了正常维权的边界,进入到“未经批准,擅自从事著作权集体管理活动”的违法领域,应当依法予以查处。该媒体评论文章

到底是想说自家不敢配,还是想说你丫也配?

甚至还有该媒体员工,在朋友圈贴图,称自家图片网,2007年即已成立,签约摄影师15000余人,日入库图片2000余张。

我实诚跟各位讲,我一贯看不太上这家光芒四射引领潮流的媒体是有原因的,我甚至会对朋友圈里某些相当有腕儿的大学教授们为这家媒体赞美上几句,都有些看不上。

视觉中国这件事,发展到今天,已经乱成了一锅煮烂的不成饺形的饺子。到底视觉中国在什么问题上犯了大毛病,甚少有人提。

反正在很多人的眼里,这就是一条恶龙。

因为它对于我侵权图片——很多控诉视觉中国的人,这点倒也不否认——要的赔偿太多了,简直就是敲诈勒索嘛。

但有件事不晓得有没有这个脑子想过:这个内容,压根不是你创造的,你拿来就用,是不是首先得很心虚呢?

说起这个文章必须配图,我琢磨着还是微信公号倡导的。在过去的博客时代,文字配不配图,全看你心情。

我一是嫌烦,二是还算知道点其中的厉害,所以我的公号头图一向很简单,后来简单到被人称为“巨丑黑图”,时间长了,在一众花花绿绿的公号中,也算一种style了。

图片的版权比文字要求高得多。

比如你看别人两千字文章,想用一下里面的一两百字,有没有问题?没有问题,注明住处即可。完全不需要著作权人特别授权你引用一两百字。

这个就叫合理引用。

但如果你想用这篇文章的全部两千字,就要人同意了。著作权人授权了,我们称之为“合法转载”,如果没授权,就是侵权。

我这人好一口cc,所以是默认授权可以全文使用,但有前提:保持一致(不要改)、署名(得写上我大名)、不得商用(不能拿去卖钱)。

但很多人并不好这口cc,所以你要尊重别人的选择。

现在看图片。

一张图片,你有没有可能合理引用呢?完全不可能。因为你不可能像一篇文章那样从中截取一小部分,那样的用处是非常小的。

所以,图片的使用,必须先获得授权。这就像你全文使用别人的东西,也要授权,道理是一模一样的。

故而,当你看到一张图片,觉得很好,严谨的做法,就是要找到著作权人得到授权。

找不到怎么办?

给你两个字的忠告:别用。

实在需要用怎么办?

人家找上门来后,你就老老实实认账,别白拿人东西还tm很嚣张:这是敲诈!这是勒索!

都什么屁德性!

文字行业,基本遵循1到3百块/千字的标准来做赔偿(如果不算惩罚性赔偿的话),虽然被诟病很多,但的确算是个标准。图片视频音频,那就不晓得了。

所以人要开天价,也没啥奇怪,尤其是根据你文章访问量认为你获得很多好处由此开出的天价。我还觉得文字行业那个标准,低到不行呐。

但视觉中国是有问题的。这个问题出在:它只是代理别人的著作权。

代理别人的著作权,有一个前提必须成立:此人的确拥有作品的著作权。如果这一点你都搞不清,你代理个毛呢?

这就是视觉中国的问题。它在鉴定著作权是否归属提交人这个问题上,太过粗糙。基本上就是张三说有就是有。

于是,闹出了让团团找上门来的麻烦。

这个麻烦一出,官媒们喊打喊杀,自媒们笑逐颜开,恶龙人设就被套上了:原来你要钱的那个作品,著作权根本就不是你能代理的嘛。

这么粗糙然后还四处要权益索赔,说他一句吃相难看,倒真心不算冤:你用来挣钱的东西本身,你都一笔糊涂账啊。

我也有很好事的朋友给我看,喏,一张你的照片挂在视觉中国上卖来着。

我看了看,财新的一个论坛上。

这就牵扯到肖像权的问题。我作为发言者,底下摄影记者给我拍照,拍出来的照片,能不能在未经我同意的情况下,拿出去用呢?

再来一个问题,这张照片变现了,算谁的呢?我作为照片主人公,有没有份呢?

其实问题很复杂。

某公司称,用自家周老板的照片官宣,被视觉中国找上门来要使用费,感觉冤得要死。冤吗?不晓得,但肯定不魔幻。

因为肖像权和著作权,你的脸是你的脸,摄影者的劳动是摄影者的劳动。摄影者能不能拿你的脸来赚钱,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要有点基本概念的,好不好?

不过,视觉中国吃相难看,和一众自媒体人苦逼不苦逼的,两码子事。

三表发出《天下自媒体苦视觉中国久矣》后,我朋友圈就没咋同意过:

“天下自媒体 十之八九互相抄来抄去 有啥好值得同情的 苦就苦着吧”

乱用不是自家东西的东西,活该被人叫上门不是。

倒是胡涵写《人民不需要视觉》,这段话和我那段朋友圈评论,颇为相应:

一个洗稿问题都能扯来扯去拒不认错的生态里,一家企业想要恪守本分,就只能被欺负。既然横竖都是被欺负,那还不如干脆先下手为强。胡涵Marvin,公众号:坏雷达人民不需要视觉

版权的事,自己可以松点,学学我,cc吧。

对于别人怎么选择,严谨点,没搞明白前,别乱用。

我听说,美国人拍电影电视剧,如果会拍到剧中场景有电视镜头,会相当小心。为什么?因为一不小心就要侵人权。

生活大爆炸这个神剧快要全剧终了,你回忆回忆,这帮人那么喜欢坐在电视机前,你有几次看到过电视里在播什么么?

—— 首发 扯氮集 ——

作者执教于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传播学院,天奇创投基金管理合伙人

观一纸婚约有感


我的朋友,幼狮传播的褚宁戏称要学习我吃瓜都不放过周边的精神。

因为我竟然没事吃饱了撑地去看了一部电影:一纸婚约。

比较熟悉翟天临这个瓜的同学们,都应该听说过这部电影。

这部电影的豆瓣评分只有3分,底下还有不少谩骂之声。

我先平心静气地说一说这部电影。

讲个道理,这部电影比很多国产电影,都要好上那么几分。

至少整体故事没有什么太大的硬伤。院长大人扮演一个大学老师,非常好说话。这样的人,其实现实里是有的。男主的设定是:一个混了二三十年还要向系主任和颜悦色求评职称的主(这位女系主任甚至还对其进行了性骚扰),而且还是教哲学的。

你可以想象一下,这样的懦弱男,到底有没有。

至于女主这边,男朋友和闺蜜混一起了,几乎就是人财两空,父母又逼得紧,好像也不是什么太过匪夷所思的脑洞。

本来喝醉了女主脱得只剩三点式胡乱地金蛇乱舞,是有点突兀的。但后面女主质问男主有没有骚扰她的情节,算是把这个突兀,给圆了上去。

这个电影好歹还是展示了一下所谓的现实问题:大城市居不易,买个房子真叫一个折腾。

故事的结尾不太好,其实完全可以留白。男主瘫痪了就可以打住了。留下点所谓伦理问题,女主到底会怎么选,让观众去琢磨就是。现在这个处理,说教味的确太浓,也不是很真实。

至于演技方面,院长大人不是没演技的,至少没出戏。他的小娘子,也就是女主,有点浮夸吧。但委实还得说一句,总比angelababy强吧。

至于对这部电影所谓老男人的yy片,我觉得这样的批评有点过。汤姆克鲁斯还没事就要拯救世界,该怎么理解。这样的动机论,就算了。

如果说这个电影就是个网大,其实还凑合。但上院线,是差强人意了点。3分我觉得不算太不公平。

一纸婚约的故事,决定了这就是个小制作片子,投资额不会大。

但这个片子里有不少当红明星、流量小生以及一些有点份量的演技派中老年演员。

然后还上了院线。

这就不得不说,该片导演和男主扮演者的院长大人的力道了。

院长大人比吴秀波还是强,一来也是明媒正娶了人家姑娘,二来也是施展了好一番神通来力捧人家姑娘。

但要不是翟天临这个事,一般普通吃瓜群众,谁晓得“张辉”这个名字?

这其实让我想起了我当年读书的地方。

也有个电影系系主任,说起来不算大众知晓的人物,但其实人份量极重。开个会,香港本地明星如周润发、周星驰之类,都是要来捧场的。

我一直疑心有一部香港电影,开场就是一个制片人大谈一通制片就是屌毛,一旁做主持的电影系系主任,影射的,就是这位大佬。

经常有人用粉丝量来探讨影响力问题,我认为是可以商榷的。

我提出了一个看法,真正的影响力是由三部分组成的:

告知、说服和行动。

粉丝多,只能说明影响范围大。比如一个有千万粉丝的大v说,我觉得百事可乐比可口可乐好喝。告知了一千万人,ta有这个看法和态度,达成。

接下来,就是说服。这一千万人中,有多少人被说服呢?不仅知道了ta的看法,而且还接受了。这就很有些疑问了。

再接下来,就是行动。是不是有人从此不仅被说服,还照章行事,只买百事可乐了呢?

在很多情况下,告知、说服、行动,有漏斗关系,毕竟告知范围越大,被说服的人就可能越多,照章行事的人也可能会越多。广告业通常是遵循这个漏斗法则的。

但这不是所有的普遍的情况。

告知力不强——也就是粉丝不多——但说服力和让人行动起来的能力,非常强,一打一个准,这种人的影响力,同样杠杠的。

而这种人,不得不说,学院派里藏龙卧虎,比比皆是。

外人通常会以为,高校里无非就是讲师副教授教授序列,了不起加个博导。(院士人数太少,坐飞机都是要客级别,这种人我就不讨论了。)

我说个事给你们听听。

以前学术圈里有种人,担当一种职位,叫博士点授予委员会召集人——可能这个名字我这里描述的不精确,但大致意思各位应该懂。

一个专业要给博士点,如果不是985,不是校方自己说了算的,得有个外部的委员会开会通过。委员会里都是大咖,说话份量不小,但真正一言九鼎的,就是这个召集人。

你略微可以想象一下,有多少人要巴结这位召集人。

还有些教授博导,手上是有学术期刊的(嗯,就是你们狂吃翟天临这个瓜时所谓的核心期刊),大家也可以想象一下,这里面的隐权力。

博导教授也是有三五九等的。

过去几年,媒体上经常爆出博导虐待自己博士生的新闻。这种事不能说没有,但不得不说,其实不是大多数。

博导可能的确会在学术上对自己的学生要求很严,但理性算计情况下,太过虐待不符合博导的长远利益。

一句话就说能说明白这里的道理:

孔子之所以成为孔子,是学生捧起来的。

所以,狂虐自己学生的博导,都不会太入流。真正的咖,不靠这种展示自己影响力,也不靠这种去算计那点小钱。

早年对博导招博士不强令一年只能招一个的时候,博导很容易形成桃李满天下的局面。他的这些学生,大概率未来会教授博导、院长主任。更有些学生,本来就是官。甚至有可能越做越大。

这就叫“势”。

你从没听说过这人,不等于这人没有影响力。正有可能相反的是,其影响力,甚至超越什么千万粉的微博大v、公号头部。

学院派上接庙堂,下搭江湖,委实是一个进可以争名夺利,退亦可潜心笃志的所在。

世人皆说读博苦,但要说roi的话,但凡能混出头来,我看是比做运动员为国争光强。

名利双全,甚至可以位高权重,又不受一般名人为万众审视之苦,这样的事,世间怕是不多。

真出起事来,高校之好面子,博导自身势之盘根错节,大多最终不了了之。

只是独独要防一件事,过去称之为坑爹,今朝可称坑师。

别坑太大。

—— 首发 扯氮集 ——

作为一个高校小讲师,我很惭愧。属于没怎么混出来的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