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芳 你怎么看:我眼中的优秀评论

开读前需知:本文同样枯燥而冗长,还不宛如大学上课,勿谓言之不预。

评论稿,就是你怎么看。说好写非常好写,但也非常难写。好写是因为但凡一个事你或多或少会有些看法和立场,只要受过中学语文教育,就可以成为评论写作者,所以参与者众多。

以UGC为内核的web2.0(所谓可写的互联网)大潮涌起之后,从比例而言,应该推动的是评论稿海量出现而不是报道稿海量出现。这里稍微提一下,报道和报料是两码事。

但也正因为参与者众多,所以要出挑就很难。另外一个难点在于,偶尔评论一下容易,长年评论其实是非常难的。

评论是主观写作的一种,keso在很多年前写过一篇blog,标题是“别和我谈客观”,其实有几分道理。常见的评论稿都不会太长。但不是没有长的。在传统媒体时代,长评论有时候会称为“理论文章”。

武无第二文无第一,在我看来,指的应该是评论性文字。如果说报道还可以通过对事实的挖掘程度来衡量高下,主观写作的评论,其评判标准,就更显主观。

所以,我只能谈谈我眼中的优秀评论,可能和你的想法不match。

一 评论的标题

标题的好坏,对于一个评论,重要度很高。标题不仅要让人有点击的欲望,还要能凝结评论者的主要观点。标题如果和通篇评论观点不是太匹配,就是所谓标题党。如果标题不展示评论文章的观点,不是说不行,但优秀度在我眼里会下降。

更为厉害的标题能起到设置议程的效果。

在上一篇《如无必要 勿称优秀报道》文章中,我提到了一篇在科技圈相当有名的大作《腾讯没有梦想》。我不认为这篇文章是优秀报道,对其获得某公司评选的年度公司报道奖不敢苟同。

但这篇文章,是非常优秀的长篇评论,其实算是一篇理论文章。

标题尤为给力,六个普普通通的字,却掷地有声。它就做到了一种议程设置,因为引发了后续大量关于腾讯到底有没有梦想的讨论,可以说是生生制造出一个“什么叫有梦想的公司”这个热点。

标题是非常扎眼的一种存在,所以在起标题时,有些词的使用要非常谨慎。我用一个例子来说明我这个看法。

你抬起右手,向右前方呈四十五角笔直伸出。这本身无非一个手势,平日里偶尔的无意识的做一下,问题不大。但在重要场合,你还很严肃很正经地做这个手势,其中蕴涵的象征,不言而喻。

标题就是一篇文章中的“重要场合”,有些词,在我眼里,用于正文也就罢了,但用在标题处,我实在有点无法接受。这些词是某些年代最为甚嚣尘上的词。

符号学里,称为一个词的能指、所指、意指,也有学者称之为符号的神话。不展开。

比如最近一段时间,我连续看到旗帜鲜明的使用。什么旗帜鲜明地要求某人道歉,什么旗帜鲜明地反对某人成为院士。我不认为这是好标题。哪怕就是“实名要求某人道歉”、“实名反对某人当选院士”这种不算入流的标题,都比它们强。

类似还有什么“狗日的**”(这是一个报道,不是一个评论),这种标题也不好,能指所指就不过关。三个字实在不登大雅之堂,有泼妇骂街之感。虽然效果极佳,但一个有操守的写作者,不能这样胡乱使用。

不过,标题不是评论优秀与否最为重要的变量,这和我的阅读习惯有关。

二 观点的论证

我的阅读习惯是看作者如何推导出ta的观点。在我眼里,方法比结论更为重要。

写评论稿的一个小秘密是:作者通常都是观点先行的,然后去找客观事实证据去佐证。这个小秘密一般不说,因为总感觉作者主观性偏见性太强,但这的确是普遍的操作手法。

评论的要害不在于观点有多惊世骇俗,而在于找客观事实证据去佐证,从而达到自圆其说。从这个意义上讲,评论稿真的就是一篇“拼凑”文,但如何拼法,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还是以《腾讯没有梦想》为例。标题是掷地有声了,但论证更为重要。尤其是这种负向观点,论证不够的话,很容易被击溃。

此文论证过程,就属上乘,以至于对于腾讯而言,要摆脱“没有梦想”的人设,需要花上极大的力气。

论证环节是评论文章最重要的部分,所以详细展开一下。

论证包括以下三个最重要的部分:

1、事实性

主观看法基于客观事实。事实不行,评论难立。这是一个非常简单的道理。

为了证明自己的观点,评论者需要去找多种客观事实。有时候会发现,有两个截然相反的证据,一个可以支撑自己观点,一个则似乎在打脸自己观点。

比如说,你要论证a应用就是比b应用好,其中一个维度就是装机量比较。而我们都知道,各种数据监测机构,有时候会给出截然相反的两个结论。

这个时候,评论者就很需要小心。通常的做法可以有两种:1、某机构知名度有显而易见的更大更权威,我选取它(假定它的结论支持我的观点)2、我多挑几个,支持我观点的机构更多。

但更强悍的做法是找公布方法论的数据监测机构。样本有多少?怎么取得的?调研方法是什么?诸如此类的问题。采用方法论最优的监测报告。

评论者在引用事实的时候,最好注明出处。这不仅是一种写作操守,也和保护自己有关。总体来说,评论者一般没有核实事实是否事实的义务,但有告知大家这个所谓事实是如何来的义务。而这个事实如何来,公开看得到的事实比私下打听来的事实更好。

关于事实性,其实还和追热点有关系,我在后文再展开。

2、专业性

事实的采用,已经和专业度有关。比如我上段提到的监测方法,这个就是方法论专业。

评论其实很难去做很水平(也就是跨行)的优良与否的评价,因为它本身是一种主观写作,专业内人士看法和专业外人士看法,是不同的。而所谓隔行如隔山,你不是这个专业的,有很多评论稿,无法评价。比如,我这么个长年疏于运动的胖子是很难去评价一篇体育竞赛评论稿的优劣的。

举一个例子,某央媒痛批某移动互联网公司出品的app制造“信息茧房”的评论稿。

在当年一个评选中,我作为评委之一,打出了“零分”。据评选机构工作人员告诉我,我这个分实在太低,显著拉低该稿的评分,导致其最终落选。

我给出零分,是基于专业角度考虑的。因为信息茧房的定义该评论稿有很大误解。真正的信息茧房,来源于订阅制。这在这个词的发明者桑斯坦的著作里说得非常清楚。桑斯坦著书之时,这个世界还鲜有算法推荐。

那么,算法推荐会不会也导致信息茧房呢?不是说不可能,但评论稿要给出证据,比如据什么什么研究表明,有这种结果。而不是坐在那里臆想。这里就是专业性问题,只有专业,才晓得去找合适的事实。

可以很明显地看到,该篇评论的论证脱节。手法再天花乱坠,“马步”都是虚的。

顺便说一句,学术期刊《新闻记者》今年2月发了一篇以该app为例的论文,两位学者关于算法推送新闻的知识效果,形成了与该评论稿不尽相同的探索性结论。有兴趣可以去看看。但要说明的是,这只是探索性结论。

3、逻辑性

我在上一篇《如无必要 勿称优秀报道》文章中,提到我不喜欢常识这个词,而喜欢用常理。

这是有原因的。在我看来,中国当下,普及逻辑的重要性远远高于普及常识。

在海量的评论文章中,逻辑谬误不胜枚举。特别常见的事是,因果倒置,或把相关当因果。

十年以前,我在网上看到一篇讲常见逻辑谬误的文章,出处未考,我贴在了我的blog上,有兴趣可以去看看:http://weiwuhui.com/position/logic

另外我在blog上还转帖过一篇关于辩论的帖子。就“鸡蛋难吃不难吃”的辩论,充斥着大量逻辑混乱的搞笑,有兴趣也可以去看看:http://weiwuhui.com/position/comments

三 评论的角度

与报道一样,评论也是要讲角度的。甚至可以这么说,评论比报道更需要讲角度。这成为在热点事件中该评论是否能脱颖而出的重要变量之一。

公号三表龙门阵的主理人三表,我印象深刻地记得他将之称为“体位”,哈哈哈,很庸俗。三表最近一篇讨论某东事件的评论稿,这个角(ti)度(wei)就不错:《我独怜章泽天》。

标题、角度、论证,三个角度看,都是佳作。

自夸一句,翟博士事件中,我自己写作的关于姓名起得不能太异类的观点《我们要从翟天临的瓜中学得一个教训》,角度也相当不错。但我这人一向不会起标题(有时候是懒于推敲),这篇文章的标题是非常烂的。与《我独怜章泽天》这样的标题,有着天壤之别。

今天热点事件一起后,评论稿会在短期内大量涌现。稍有迟缓,便泯然众人矣。但是,热点事件通常还一波三折,第一时间推出评论,后续事实可能会打脸。所以有时候有必要再观望一二。这个时候,好的角度就成了大杀器。

如果说,好的报道能提供信息增量的话,好的评论就提供了视点增量:原来我们还可以这么看一件事!

客观报道和评论角度,共同构成了议程设置的两翼:what to think和how to think。

角度,就是一篇评论稿的“创意”。而创意的难以复制性,使得写评论文章的人,很容易掏空自己。单枪匹马长期评论,其实是非常痛苦的一件事。

四 热点与借题发挥

有些评论,可以自造热点。比如《腾讯没有梦想》就制造了一个热点。

但这篇文章并不是完全没有借势。在文章出炉之前,就腾讯财报的相关数据,批评它快要成为一家投行的评论,也有一些。资本市场上已开始出现离场腾讯的痕迹。

但大多数评论,要跟着热点走,所以大比例的评论都是所谓时评。

评论就热点而阐发,是非常自然的事。有些评论文章会批评其它评论蹭热点的行为,在我看来一点问题都没有。好事者会说你也不也在蹭热点,这种逻辑混乱的无脑白痴型评价,可以参看上文我提到的评价鸡蛋好吃不好吃。

评论追热点追的不好,的确会出现蹭热点情况。而所谓蹭热点,就和借题发挥有关。

借题发挥不能离题万里。这是蹭还是追的分割线。

比如在某东事件中,三表的独怜章泽天,算是一种借题发挥,但你不能说他离题万里。同样的,我在阐述姓名不要搞得奇特的观点,也是紧扣翟博士事件中的一些事实。

但有些借题发挥,就显得特别的跨越。

我这几年最见不得的评论写法是这样:某某某事件是否存在我们姑且不论,从该事件中,我们可以看到,如何如何,巴拉巴拉。

这就是离题万里的借题发挥,典型蹭热点行为。

评论,是一种讲道理的写作手法。不得不承认的事情是,很多道理其实毫无新意。人类上千年的文明历史,古今中外,多少道理讲得可比你好。如果不能紧扣热点阐述道理,空发议论,作为读者的我,还不如去看那些经典著作。

五 如何看待打脸型观点

评论文章的观点,有时候的确会出现打脸,也就是你的观点不成立。

打脸要看具体情况,不能一概予以嘲笑。

比如医生有个观点:你活不过三年了。ta的依据是:你的生活习惯如此糟糕。你听到这个观点后,瑟瑟发抖,立刻修正了自己的生活习惯,结果活了三十年甚至五六十年。医生打脸。

但你能说医生这个观点没有价值?显然,他观点背后的事实佐证,让你警醒加以改正。故而,医生这个观点非常有价值。

同样的,腾讯没有梦想这个观点,几年下来,我们发现腾讯很有梦想,这不能证明这篇文章胡说八道,纯属垃圾。

这就是为什么马克思去敲资本主义丧钟的观点,依然分量很重的原因:他客观上起到提醒各资本主义国家要修正自己的政治措施。

但有些打脸型评论,是需要嘲笑的,通常这种情况,无非就是事实收集不够造成的结果。比如说,为了赶热点,在客观事实尚扑朔迷离情况之下,匆匆推出,事后新闻反转,评论者打脸。

本节和观点论证一节密切相关,这就是为什么看评论文章要看过程而不是仅看结论的道理。

六 情绪与文采

虽然时下对于调动读者情绪的手法有很多批评,但我依然认为,评论文字去调动读者情绪,是可以接受的,无非就是个度的问题。

优秀评论要起到读者强烈共鸣的作用,当然就和调动读者情绪有关。

这与客观报道不同。我眼中的优秀报道,需要冷静克制,但我眼中的优秀评论,需要激扬文字荡气回肠。

观点的力透纸背,和文字驾驭能力,高度相关。

故而,中文系毕业的人,更适合写评论。

我从来没正经受过文字训练,所以我的评论稿,稍显骄傲地说,也就是个中等之姿。

有些评论稿,走的不是文采斐然的道路,它通常的阅读效果是“会心一笑”,这也是优秀评论。会心一笑的原因在于,作者使用的方法是文字的机巧,通俗的讲,叫擅长埋梗。这方面,有一个可以别称为花露水的人,是一把好手。

但同样有个度的问题,机巧过甚,就是抖机灵。这里面的标准很难把握,完全在于作者的文字驾驭能力。花露水在这上头,不是说完全没有抖机灵,但大部分情况下,把控得相当出色。

这也是为什么长期写评论很痛苦的道理,因为无论是文采还是机巧,不是时时刻刻都能做到的。就算能时时做到,也有个读者读多了同一文风生厌的可能。

这也是一篇评论稿的“创意”部分,创意之难,诚可谓难于登青天。

不过,还是那句话,事实性专业性逻辑性是第一位的。这三点如果跨了,再华丽再机巧的文字,也只能评价为“浮夸”,调动情绪变成了操纵情绪。

七 勇气和言外之意

容易出彩的评论稿,是负向稿件,也就是所谓批评。

这个道理和做报道相通。负向报道也比较容易一纸风行。

批评的对象越高端越庞大,批评本身越容易被群众喜闻乐见。

但这里就有一个勇气的问题,一个技巧的问题。

以批评商业公司为例,哪怕就是事实性专业性逻辑性皆在,也要去应付商业公司的反扑。后者狠起来,会以高标的进行起诉。官司输赢倒在其次,要知道律师费可是按标的收的。这给评论者的心理压力,是非常巨大的。

在事实性专业性逻辑性完备的情况下,尤其要为负向评论,多加赞颂。

而作为负向评论者,必要的情况下引而不发让读者脑补自己的观点,其实是一种技巧。尤其适用于对某类组织的批评上。

八 价值观

通常情况下,我对这个词不太当回事。

三观正是很可笑的说法,三观正无非就是读者你的三观和作者我的三观匹配罢了,有什么正不正的。

反正我自己的文字,被人夸一句三观正,我是不当回事的。

既非夸我论证严密,又不夸我妙笔生花,却被人说一句三观正,我真是俏媚眼做给了瞎子看。

—— 首发 扯氮集 ——

作者执教于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传播学院 天奇创投基金管理合伙人

其实,评论稿虽说是主观创作,但主观到什么程度,也是有讲究的。比如我近年来公号写作,主观性过于强烈,东拉西扯会扯上很多我自己的一些经历私事,“我”字用太多,甚至有点口水化。这其实不是好评论的写法。我给公共媒体写评论稿,会有意控制。

但到底公号写作,在我看来,和当年的博客写作差不多。我就是有话要说。写作是我的消遣,不是我的工作。各位姑妄看之,我姑妄言之。

如无必要 勿称优秀报道

开读前需知:本文枯燥而冗长,宛如大学上课,勿谓言之不预。

我这人其实底线不高。底线高的是梁文道,看看他这篇文章。这大概是因为我到底是个学渣出身。不过我三十多岁的时候开始读了点书,晓得了一些道理,今时今日,有些事,实在是有些看不下去。

报道,这两个字,总表示是一种“客观”写作。报道的目的不是告诉你“我怎么看”,而是告诉你“发生了什么”,故而报道者绝不是李元芳的角色。

虽说没有一个媒体能真正做到客观,但即便如此,报道也是在阐述事实(不一定是真相),而且要尽可能地搜罗事实来逼近真相。

报道,和评论,和复盘研究,和报告文学(嗯,现下太多的所谓非虚构写作,其实就是报告文学),是有着清楚的分界线的。有一些文章很优秀不假,但其实压根不是报道。

在这个所谓“评论太多,客观事实都不够用”的时代,鼓励报道生产,就变得特别有意义。好的报道很贵很费时很费力,所以,可能还要稍许矫枉过正一点地去捍卫报道者的权利,比如,反洗稿。—— 请注意,我这里用矫枉过正,不是说用偏见对偏见,而是批评者要更多一些,批评洗稿行为起来用词要更猛一些。

蒙有些组织高看,我先后参加过一些报道奖的评委工作。商业组织给媒体发奖,倒也不是什么奇闻。我充分理解商业组织做这件事的目的,公益也好社会责任也好当然也埋有一些自己的形象诉求。但总体上我乐见这种方式,因为这是鼓励报道生产。

既然是评奖,自然是在诸多报道中选择优秀报道。什么叫优秀报道,今人似乎总有些误解。并不是文章长就叫优秀报道(最搞笑的误解是,长就叫深度),也不是十万加就叫优秀报道。还是要回到报道的基本规范准则、评判标准来遴选长短,而不是仅看其文本形式和传播效果。

我并不喜欢常识这个词,我宁愿把这些报道规范准则、评判标准,称之为常理。因为它们并非没来由地被作为一种主张,都有其原因和道理在。

以下文字,请阅读时注意我在讨论“优秀的”报道,并不仅仅是讨论报道。这样的讨论,的确反映我这人底线真得不高——做到这样我竟然就可以视为优秀。但即便不高,我也看不下去了。

第一个规范准则,报道应该有其新闻价值,故而报道优秀的第一个衡量标准,就是很有新闻价值。

鸡毛蒜皮的小事,一个小公司的内部变动,都可以用来做报道,但客观上,这类报道的新闻价值不高,故而很难成其为优秀报道。

社会新闻要讲涉公共利益有多大。比如明星出轨这种事,在我看来,虽的确有其新闻价值(毕竟公共人物嘛),但委实新闻价值不高。什么树立社会道德之类,都是满足猎奇窥探心态的说辞,你我读者,心知肚明。但明星随随便便弄了个博士,这个新闻价值就比较高,涉及的公共利益并不小。

商业新闻要讲行业影响,要讲该公司的行为的外部性。这个公司与行业的关系。这就是为什么顶尖媒体会喜欢做大公司报道,这里有一个新闻价值的考虑在。但如果单纯就公司而报道公司,的确是报道,但新闻价值一般。

客观讲,对公司的扒粪报道,比较容易有新闻价值。大公司欺骗公众,比小公司欺骗公众,来得更有新闻价值。

舆论场上有很多公司报道,妙笔生花,读者众多,我承认是好文章,但因为缺少外部性延展,我拒绝承认是好报道。

第二个是角度问题。这里可以分为两个小点讨论。

一个事件的报道,可以从不同视角切入。类似面对同一个建筑物,拍照可以取不同的景(框架)。优秀的新闻报道,直面最有新闻价值的部分。而我们有时候会看到一些报道,属于侧面展示,兜兜转转。相较而言,后者并非优秀报道。

我以武汉某新闻为例。

财新做的报道直面部分重要新闻价值,标题是《武汉耽美携手卷入非法经营案,个人志出版走向何方》。相对来说,谷雨实验室做的《卷入女儿耽美举报案的武大教授》,新闻价值就略次一些。

从标题就可以看出,财新探讨的问题,比谷雨探讨的问题,更为宏大一些。我不是说谷雨做的不是报道,而是想说,如果这个世间,没有财新的报道,谷雨的就算好报道了。但凡事就怕比较。

之所以这么衡量,除其新闻价值外,还在于难度。财新的报道,难度更大,需要采访的工作更多。而比较而言,谷雨的难度略低。

但我不是不知道有时候直面新闻价值有点困难,心细的读者也能注意到我在描述财新时,用的是“直面部分重要新闻价值”(就是所谓个人志出版)。因为这个事件,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新闻价值,值得报道。只是,当下实情,谁都明白不好搞。

第二个小点,在于新闻由头和新闻价值的关系。

有些事,看上去本身是一个小事件,比如某人中年因病亡故。这本身很难说有多大的新闻价值,但如果考虑到这个人的身份——创始人,考虑到不少创始人会中年猝死,考虑到正好在大范围讨论996,这个中年因病亡故,就可以报道出较大的新闻价值。

但需要密切留意的事是,不能太聚焦于某个普通个案,不然就是一个普通报道。而且,必须基于事实报道。

父母和小孩之间的教育问题当然是个大问题,但如果基于想象意淫出什么做妈的嘲笑小孩你去死好了这种桥段,这个就很“报告文学”了。

用一个不大的小事件,关联更多的类似事件,去产生很大的新闻价值,操作起来其实需要非常小心。因为特别容易在因果关系上犯错。

比如说某公司高层因癌病故,你非要去牵扯该公司创始人前阵子说996是一种幸福,然后在里面架上一层因果,这个报道可能就会出问题。因为你需要足够扎实的证据证明,因癌身故,是完全的完整的至少也是主要的拼命工作没有生活导致的。

比如这样的报道,标题是《某某某某41岁高管去世,996再被拷问》(某某某某为本人替换),内文有这一句:虽然无法直接说某某某去世与公司加班有直接关系,但是人在长期高负荷状态下,对人精神和体力都是巨大考验,自然会影响健康。(某某某为本人替换)

我始终不明白,很多人写文章(不止是报道),为什么那么喜欢强拗喜欢为赋新词强说愁?

第三点 主客观问题。

这年头夹叙夹议的文章蔚为大观。所谓夹叙夹议,就是来一段事实,说一段“我认为”,来一段事实,说一段“我认为”。我底线不高,并不断然拒绝。但我也会看看比例,到底是事实多还是认为多。强烈的主观判断,即便加上不少事实,我都不会认同这叫报道。尤其不会认同这叫优秀报道。

比如,“某某公司没有梦想”,光这个标题,就不是报道该用的标题,但我不否认这是一个好标题。这篇文章可能是非常不错的文章,也可能算是一篇报道,但要评它为是什么年度公司报道奖,抱歉,四个字:不敢苟同。

最近还有一篇获某报道奖的文章,在我看来,评委点评简直就是高级黑,拐弯抹角的开骂节奏。作者在这篇文章中发挥了很强的主观观察能力。通过对黄峥言谈、细节的剖析,“拼”出了这么一篇从自己角度出发的人物解剖。某科技好报道奖揭晓 某获奖文章的评委点评

观察能力还要用“主观”,一篇从自己角度出发的。。。真的,这不叫报道。

居然被当成首篇致敬。

点评评委真是辛苦了。

第四点,信源使用。

这其实是老生常谈。不过这个对一个报道是否优秀甚至是否及格,太重要,还是要啰嗦一下。

信源使用是为了更好的展示事实,而事实是多维多面向的,所以优秀报道讲究一个多信源,讲究一个平衡性,还讲究一个交叉印证。

匿(化)名信源的使用,要看报道什么事,有无必要做这样的匿名(化名)处理。

这些可能行外人都懂。我这里想特别强调一件事:核心信源突破能力。

这其实是区分报道和优秀报道的重要标准。

我前文写到直面新闻价值,核心信源突破能力和其密切相关。兜兜转转做细枝末节的,可能就是核心信源突破不了。

这是一个报道记者最为牛逼的功力。这份功力未必体现在ta的写作能力,而体现在ta搞定了什么信源。

这也是内行和外行看报道的一个区别。

当一个报道实在无法突破核心信源时——这种情况还不罕见,就老老实实有多少写多少,切忌去做想象,做延展,做一些看似特别高大上的东拉西扯。

看着热闹,实质不过是一根银样蜡枪头。

第五点,归纳问题。

归纳能力是人类的重要能力,所谓透过现象看本质。新闻报道不是说一点都不需要归纳,比如通过诸多小事件发现新闻价值,商场上频频创始人猝死的确可以进行一番报道来归纳一点东西。这在我看来,问题不算大。

但切忌高度归纳。高度归纳是复盘研究的事,也可以说是写评论的事——其实我都不太认同写评论的高度归纳,但有人就是喜欢这么干。

剃刀法则说:如无必要勿增实体。我的朋友,号称半个互联网圈都是他前同事的王以超稍许改了改:如无必要勿增大词。

我深以为然。

这是一个优秀报道的克制。

故而,优秀报道不仅要一个记者突破了什么核心信源,还要看一个记者的克制:有什么ta引而不发。

最后一点,文字驾驭能力。

文采好,读者看得爽,当然也是一个优秀报道的有机组成部分。所以文字驾驭能力是报道能成其为优秀的bonus。

但切忌用华丽的文采去掩盖客观报道的虚弱。

那个叫“浮夸”。

所谓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

各种报道评选,我乐见其成,但既然是评选,总是内行人的事。报道优秀者,被视为新闻领域标杆,可供学习,有引导作用。

我倒不是说评选有猫腻,而是说,可以更完善一些,更专业一些。

评选优秀报道,我倾向于要众评委要坐下来探讨。各家公司可能出于预算原因,喜欢远程搞,填填Excel表了事。但搞颁奖倒是愿意聚集人。这在我眼里,未免本末倒置买椟还珠过于注重仪式感了。

最后,我这里也有一句实诚话:做评委是要支付酬劳的好不好?哪怕就是个礼品?这也是对劳动的一种尊重嘛。

—— 首发 扯氮集 ——

作者执教于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传播学院 天奇创投基金管理合伙人

本文主要探讨我眼中的优秀报道,有机会可以讨论一下,我眼中的优秀评论。这totally是两码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