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裁员公司 这个生意有可能站得住吗


 

《在云端》,一部老片,无论在豆瓣还是在IMDB,打分都还过得去: 

       专业裁员公司 这个生意有可能站得住吗      

我每年给学生上课都会提到这部电影,主要是用于解释“富媒体理论”(rich media theory)中所谓ftf(face to face,面对面沟通)比cmc(computer-mediated communication,基于计算机为媒介的沟通)更适合传递负面信息。其实这个电影对于理解这个理论的说法,很有帮助。

 

但,这不是我今次提及这部电影的原因。

 

我主要想聊聊第三方职业从事裁员这件事。

 

尤其是时下这个经济情况,大面积裁员并不罕见。

 

裁员,可不是一个没有技术含量的工作。

 

光把裁员说成是“优化”,是不够的。

 

 

首先是需要具有法务能力。

 

这个法务能力不仅包括非常了解与劳动工作有关的法律事务,也包括一旦引起诉讼的司法实践能力。

 

最大化地确保公司在裁员议题上的操作是合法的同时又是成本最低的。

 

在《坏血》这本书里,讲到Theranos如何财大气粗,聘请了顶尖律师事务所来处理他们的法律议题,也包括裁员问题。仅从法律能力角度讲,这家事务所的确是非常优秀的——这不是编出来的小说,是确有其事。

 

这属于标准意义上的专业能力。

 

但一般实施大规模裁员的企业,都应该算是中等规模的企业了,会有自己的法务部门,也会聘请法律顾问,所以,第三方裁员公司,光有这点能力是不够的。

 

 

中国人是人情社会,很多事,不能只讲合法、合理,还得讲合情。

 

比如说,我们经常在国外影视剧里看到被裁员工由保安监督着离开公司。这个事很难讲不合理不合法,但显然不大有人情味儿。尤其在中国,保安介入裁员,是很容易引起观感不适的行为。

 

另外,中国人的个人化成分低,裁撤一个员工,可能还要面对ta背后的整个家庭。如何和目标对象的家庭成员打交道,也是一个相当复杂的活。随着个体在中国的迁移(比如跨地区打工),甚至有可能会面临跨文化传播的范畴。

 

如果说法务能力是裁员上的智商侧的话,怎么沟通就是裁员上的情商侧了。

 

很多企业的HR,并不是沟通大师。如何把一个对被裁员工而言就是噩耗的事,妥善予以沟通,非常考验一个人的情商能力。很遗憾,这种能力很贵,企业也不是天天都在那里裁员,没有什么必要去专门养这样一支队伍。

 

这就是第三方裁员公司能立足的地方。

 

《在云端》这部电影里,这家公司展示出来的,不是它的法务能力,而是如何告知坏到极点的消息的能力。

 

在这里,可能还有多坑,稍不留神,就会陷入到一些”歧视“、”政治不正确“诸如此类的口水中。

 

所以,不仅要会沟通,还要训练有素,要有一套乃至几套话术样本,要有绝对不能说出来的词语列表,等等。

 

而在我看来,大多数企业,没什么必要操练这种事。

 

除非天天都在大规模裁员,或者非常不差钱,裁员起来福利好得惊人,足以让未被裁的艳羡怎么不裁我?

 

 

第三方裁员公司还要介入裁员决策,而不是单纯的执行者。

 

这话的意思就是:它应该告诉雇主,有些人被裁的时候是需要区别对待而不是使用统一政策的,而有些人是绝对不能裁的。

 

比如,有的员工,其至亲可能有很严重的生理疾病。也许从干巴巴的业务角度此人因为要照顾家庭从而业绩可能不高,似乎应该被裁,但从人道角度,这么干是非常不妥当的。

 

要评估裁员后的舆论风险。

 

这就是第三方裁员公司的第三项能力:危机公关。

 

而介入裁员决策,其实是危机公关中非常重要的第一步:议题管理。如何应对裁员这个本身属于负面议题的舆论应对之道。

 

 

我们听说过PR,听说过GR,甚至也听说过IR,但其实还有一个R:ER(员工关系)。在有些场景下,员工其实是企业众多利益相关人的一种,而不是企业本身。不妥善处理员工关系,会形成一种伤害:雇主形象损害。

 

《在云端》是一部老电影,它所描述的那个时代,并非”人人都有麦克风“的社交媒体时代。

 

所以一般不用担心被裁者会说些什么。除非裁员企业违法或者违背人道到了非常过分的地步,甚至引发被裁者自杀之类,大部分媒体,对单个人被裁,是没有兴趣报道的。

 

它们只会被大规模裁员当成一个集体事件,也更多侧重于这家企业的未来。小人物裁员也好留下也好,不是值得报道的故事。

 

但今天截然不同。ER完全有外部化的可能。

 

被裁者是掌握麦克风的,如果本身故事值得同情——请注意,未必合理但却合情——会形成企业的很大危机。

 

今天的弱小群体,不仅掌握麦克风,也掌握一定的技巧:比如在周末发难。这个时候雇主的反应可能会慢半拍,而从他们这个慢半拍的反应来看,显然是没有预案的:很有一种被打蒙的感觉。

 

当这类形象危机传播半天——这在互联网上已经是很长的时间,有可能就会形成一个定调的结果:冷酷无情的资本家。

 

那句话叫什么来着?资本来到这个世上,每个毛孔,云云。

 

中国人对资本的那种底层恶意,天然就不陌生。

 

 

裁员这件事上还需要第四项能力:熬鸡汤。

 

《在云端》这部电影里,男主角背着个空包,到处熬鸡汤这一幕,还是令人印象深刻的。

 

你不能说这种熬鸡汤毫无意义,其实是一种心理抚慰。我感觉可以用”临终关怀“式的字眼来形容:事情已经发生,你肯定会丢掉工作,这不可逆转。关键是,如何让你接受这个事实。

 

员工被迫离开组织,从此与这个饭碗分道扬镳,的确可以视为一种“临终关怀”。

 

不要小看熬鸡汤,没几个人会的。

 

 

员工被裁,是一种员工和组织的分离。

 

今人很多人都晓得,离婚还是请个律师好,没必要自己折腾。因为离婚首先是一个很低频的行为,而且离婚——如果家庭颇有财产的话——还是一个蛮专业的事。为了偶尔离次婚,通晓婚姻法并不值当。

 

裁员这件事类似。

 

随着经济的现实状况,我个人以为,第三方职业裁员公司,在中国,还真有可能有其生存空间,甚至是不小的生存空间。

 

裁员处理得好,确能起到帮助企业更顺畅地转型。处理得不好,弄到头还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在一片骂声中最终出了大血。

 

大多数情况下,他们为企业效劳,也许出现一些小概率事件,为劳工效劳也不是绝无可能。

 

企业雇人的时候,使用猎头并不罕见,裁人的时候,为什么都觉得自己就能轻松搞定呢?

 

—— 首发 扯氮集 ——

 

作者执教于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传播学院,天奇创投基金管理合伙人

小时学渣出身,现下一身暗黑金属风,儒雅二字与我无关。故告评论留言区引战者:尔要战,便作战。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扯氮集):专业裁员公司 这个生意有可能站得住吗

36氪上市的感想

36氪上市的感想



 

36氪上市了。

 

我们该如何给它加个定性词呢?或者这么问,该把它看成一家什么公司呢?

 

一般的认知都是“创投媒体”、“科技媒体”,尤其是有部分媒体创业者将这个案例视为榜样:36氪可以上市,那我们努力努力,也不是不可能的。

 

还有些人觉得,媒体真不算什么好生意,你看财务报表并不算特别好看。视角依然是:它是一家媒体。

 

不过,我总感觉,当事人自己在拼命淡化“媒体”两个字。

 

比如说,今早36氪公号的9点1氪栏目是这么写的:

       36氪上市的感想      

 

你可看到了“媒体”两个字?

 

在其重要投资人经纬创投(注1)的官方微信公号36氪登陆纳斯达克,成新经济服务第一股这篇千字文中,“媒体”的出现频率为:零。

 

而在腾讯深网一篇“独家对话冯大刚:36氪上市让古老的内容行业有了更多可能”报道里,冯大刚则如此说:

 

36氪可能很难定义成是一家媒体,我们的收入还是来自于企业服务收入,你可以把它定义成一家特殊的媒体。

 

我想说36氪能去美国上市会对国内的内容行业、企业服务行业都是一个很好的促进。内容行业本身是一个非常古老的行业,36氪现在做的事,让这个行业有了更多的可能性。很多竞争对手也对我们表示,虽然是竞争对手,但是36氪的上市,对他们也会是一个很好的促进。

独家对话冯大刚:36氪上市让古老的内容行业有了更多可能 /记者 孙宏超

 

但这都只是一些名词的摆弄。这年头,谁都不是傻子,不是自己不愿意提媒体,别人就真以为你不是媒体了。

 

在“36氪CEO冯大刚:行业二三四五名加起来都没我们强”(注2)一文中,依然有人将36氪与一些媒体做比较。这篇文章甚至还写了这么一句话:“几个不温不火的问题过后,关于友商和自身的对比,总算让大老师提起了兴趣…..大老师的眼神中仿佛燃起了火焰。”——也不知道是不是真有假有兴趣,真有火焰假有火焰,但话语把同行给刺激到了倒是真的。(冯大刚江湖上有个别号叫大老师)。

 

大老师是这么说的:

 

不是我说啊,我们不论从流量还是营收方面,都处于行业第一的位置,像X嗅、X媒体这样的2、3、4、5名的数据加起来还没我们一个大。我们平台的原创内容能做到50%,而你说的某个平台原创内容只有5%,还有个专注于GPLP关系的平台,他们一直就没做起来过...
36氪CEO冯大刚:行业二三四五名加起来都没我们强 /作者 Arti

 

X嗅显然是指虎嗅没跑,这个X媒体就不好讲了,也许是钛媒体吧。至于他当年一财的同事骆轶航创办的科技媒体“品玩”,大老师竟然没提。:)

 

这段话引发了朋友圈小规模的不满,也许是这个原因,这篇文章被发布者自行删除——不过你在桌面依然可以通过搜索引擎搜到这篇文章。

 

在我看来,冷嘲热讽也好争风吃醋也罢,多是一些笔墨官司,根本不是要害。要害是这句话:

 

原创内容能做到50%。

 

这句话对36氪的估值,是很有些负面影响的。

 

 

收入=供给(商品/服务)总量*供给价格

 

这是一个很简单的公式。卖多少货,货什么价,就是你的收入。

 

一个值得投资的好生意,通常需要看到其增长预期较高。也就是说,在你决定投资的那个时间点,之后的收入至少理论上要有高速增长可能。

 

提高收入就两个办法:要么提高供给价格,要么提高供给量。而一般来说,提价这件事,比提高供给量,难太多。

 

以内容生产而不是内容分发为主的纯流量+广告模式不是一个值得投资的好生意,就在于它的收入增长曲线不能指望太陡峭。

 

因为它与收入有关的供给量提升有限:广告位就那么点。

 

这就是内容型媒体和渠道型媒体非常不同的地方。后者的广告位近乎无限(比如搜索引擎的关键词广告,比如内容客户端的信息流广告)。而前者的广告位,依附于它的内容之上。一家强调原创的内容型媒体,如果要增加广告位供给量,就只能增加内容供给量。而这句话,等同于增加采编成本——而很多资深的媒体从业者甚至有这样一种感觉:内容成本提升后,收入提升却是不成比例的。

 

大老师这句话,从一个角度看,叫36氪有自己核心的别人没有的东西,原创量大。而从另外一个角度看,收入抬高需要成本抬高,这就不是一个值得投资的好生意。

 

因为利润没得显著增加。

 

 

来自友商虎嗅的李彤在他的36氪不想等一文中,一番财务分析后,给出了36氪的估值:5亿美金。

 

上市后第一天,36氪报收于4.9亿美金,还真差不多。

 

抛开那些不以为然的文字,看看他关于36氪的财报数据分析,还是值得的。


在文章后部,李彤这样写道:

 

36氪读者中的创业者何止百万,事实证明从中转化十万级别的付费用户不成问题。

 

36氪订阅服务从2018年H2才开始发力,粗略估计2019年收入5000万元左右,暂时按1亿美元估值(14倍PS)。

Eastland,公众号:虎嗅APP36氪不想等

 

和李彤这个小结论相仿,我亦认为,会员收费可能是36氪未来可以期待的一条业务线。

 

上周36氪传媒某位小伙伴和我聊天时,我也是这样一个看法。他提及了募资后,有多项可能发展的业务,我大多都不怎么看好。独独会员收费,是可以进行的一条路线。这盘业务,是符合36氪本身作为一个媒体的调性的。

 

总比搞来的银子做委托理财好罢!

 

这个会员收费,并不是大老师所说的“内容付费墙”。

       36氪上市的感想      

内容付费墙属于类财新的媒体文章收费。而会员收费,可能更偏向于我们通常说的“知识付费”。这里非常大的区别就在于:大多数情况下,n篇媒体文章攒成一本书是没有什么意义的,但n节知识付费凑起来,就是一本书。知识付费更有体系。

 

在我的知识付费是割韭菜薅羊毛贩卖焦虑么?一文中有更多讨论,这里不再展开。

 

 

如何看待一家公司的增长,其实和什么时候看,密切相关。

 

2106年,当时还是经纬投资的资深投资经理的冯大刚“再作冯妇”,回归媒体行业,也确立了36氪要回归媒体本位,回归内容本位。

 

站在2016年那个时间点,这家媒体的增长是可以期待的,因为它的基数非常小。即便到了2017年,也是庞大的原创体系,尚未完全变现的阶段。

 

事实证明,36氪多条业务线,真正形成规模到足以上市的,依然是媒体业务。李彤甚至用“36氪搞不好自己也404了”这样的说法,毫不掩饰他对36氪某项业务的嘲讽。

 

经典的内容+广告这种媒体模式,只要把成本控制住,本身是能成为一盘小而美的生意的。如果在广告尚未起来之时,有投资机会,未尝不可考虑(前提是人家愿意给你投资)。

 

我的朋友馒头,在他还没展开他的历史写作之路前,作为一个机构媒体的重要成员,写作过一篇自媒体的蜕壳之困,三年半后的今天看,依然可以借鉴。

 

事实上,他自己努力践行。据我所知,至今他只有一个助理。而他的太太所做的石榴婆报告,自媒体行业大V,同样是员工极少,应该不超过五人(不含石榴婆本人)。

 

36氪作为一家需要进行采访发布新闻的媒体,当然不可能做到如此小的团队。但道理还是那个道理:控制好成本,本身是一个可行的生意,甚至利润率不低。

 

 

但显然,36氪的征途,大约也是星辰大海。

 

一方面,来自主事团队的雄心,一方面,也和资本有关。投资人的目光,永远在增长这样的动态数字之上,而非收入、利润这种静态数字。

 

36氪传媒业务,除了广告以外,另外两盘“增值业务”和“会员订阅”,总让我想起当年以“创投服务第一股”身份上市的创业黑马(宛若经纬给36氪的那顶新经济服务第一股的帽子)——是的,这家脱胎于一本杂志的公司,也不愿意带媒体两个字的帽子。

 

我早年和牛文文有过一次数小时的聊天,聊完后,我写过不止一篇文章,都提到这样一个问题:媒体,是目的,还是手段?

 

所谓目的,就是流量+广告的标准媒体模式。所谓手段,就是媒体依靠它的流量,不仅变现广告,还要变现一点其它东西。

 

这才是资本喜欢的方式。内容媒体的广告位供给量增长不足,必须把流量变现方式,做到更多。

 

于是,我们完全可以理解,无论是36氪,还是创业黑马,上市时不愿意提及媒体二字的原因。在这个时点,再讲媒体故事,这个时点所进来的资本,将感觉“想象力欠奉”。

 

 

最后说一个和主题可能有点关系弱的故事。

 

韦尔奇到任通用电气任CEO后,制定过一个“数一数二”的规则:GE旗下任何一家企业,如果不能在市场中占据第一或第二的位置,GE就会整顿、关闭或出售它们——这个故事非常有名,相信各位早已耳熟能详。据说,韦尔奇这一招是从德鲁克那里讨教来的。

 

但之后的故事,想必知道的人就少了。

 

韦尔奇制定这个方案后,所谓上有政策下有对策,部下们也不是傻子,纷纷重新界定自己业务的市场。类似“创投服务第一”、“新经济服务第一”这样的定位大概层出不穷。

 

知道韦尔奇是怎么应对这个“对策”的么?

 

这一段,我是从一本叫《增长五线》的书里看来的,想知道答案,或可自行寻找。微信读书及kindle上均有发售。韦尔奇的法子,真是应和这句话:

 

这个糟老头子,坏得很咧。

 

—— 首发 扯氮集 ——

 

作者执教于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传播学院,天奇创投基金管理合伙人

小时学渣出身,现下一身暗黑金属风,儒雅二字与我无关。故告评论留言区引战者:尔要战,便作战。  

 

注1:该文的标题可能过于惊悚,直接引发了36氪一些友商创始人的不满。应该是36氪搞了点公关,让这篇文章消失。但在非公号内容领域里,还高高挂着。可以通过搜索引擎很容易搜到全文。

 

注2:冯大刚曾于2012年加入经纬创投担任资深投资经理,16年离开加盟36氪。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扯氮集):36氪上市的感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