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想法 不一定对

本篇我无意站队,并不想在价值观层面讨论,哪种路数、主义、观念更优。事实上,真理向前一步就是谬误。精神美德处于两个极端中的合适位置。

拍脑袋琢磨琢磨未来走向罢了。大多数人不会引领时代。做到跟着命运走而非被其拖着走,已然深得斯宾格勒嘉许了。

幸运的话,我或许能活到那样的未来。

时钟拨回到上世纪五六七十年代。

彼时全球,大概有这么三个大的…状态。

第一个大状态,美苏对抗。

虽然在20-30年代,苏联人得到了美国的大量援助,“苏联所有的工业,有三分之二是在美国帮助下建成的”——二战后斯大林对美国驻苏联大使这样说过。但出于种种原因,战后的短暂蜜月期已过。美苏全面脱钩,势不可挡。55年西德加入北约,旋即华约诞生,两大阵营从此壁垒森严。

61年加加林驾驶着飞船绕地球一圈,苏联人信心倍增,而美国人深感沮丧也高度警惕。

第二个大状态,就是风起云涌遍及西方列国的左翼运动——主要以年轻人为主——但如果把左翼运动扩大为群众运动,几乎就可以说是全球性状态。

左翼运动中有一个著名的“3M精神导师”说法:三个带M的人,是西方年轻人们的偶像。第一个马克思,第二个毛泽东(嗯,彼时西欧太多年轻人的偶像的确是他),第三个马尔库塞。前两位对于中国人来说,没有陌生的。第三位马尔库塞,可能知道的人略少一些。你只需要知道马尔库塞是法兰克福学派的中坚人物,而法兰克福学派和马克思主义是颇有学术渊源的。

说3M是资本主义旗帜鲜明的批判者,并不为过。

第三个不那么显性但事实上正在发生的也是最重要的状态:

第二次工业革命带来的红利,快吃完了。

人性中有两个东西,是一体两面的。一为恐惧,一为贪婪。

任何一个在股市(或者赌局)中搏杀过的人都知道,同样的人,会时而恐惧时而贪婪,是为“患得患失”。

恐惧,就是害怕在竞争中落后,被淘汰。贪婪,就是自觉牛逼渴望竞争,方能出人头地。

恐惧和贪婪这一体两面的人性,形成了左翼右翼。左翼关怀弱势(弱势者通常是大众),主张福利,谋求平等。而右翼强者立场,注重效益,鼓吹竞争,反对管制,鄙视穷弱视之懒蠢。

请注意,我这里说的左翼右翼,都是“自由主义”大旗下的左右。他们根本上承认人权,承认人的基本自由和权利。左翼发展到极左,右翼发展到极右,就不再是自由主义大旗下的东西了。

当经济大发展时,右翼的利益导向鼓吹,比较容易得到迎合。因为大潮凶猛,一般中人之资,亦有可能通过个人奋斗便过上体面而小康的生活,“穷弱即懒蠢”这种论调,容易获得承认。再说忙着赚钱,哪有空去关心赚钱以外的事。

当经济增长放缓乃至停滞,左翼的道义导向鼓吹,就容易抬头。还是中人之资,个人奋斗半天惜乎潮水已然退去依然挣扎困顿,右翼再要鼓吹穷弱即懒蠢,就不那么讨好了。反而是左翼的“制度出了问题”、“人生而平等”、“我们要面包”乃至“加强政府看得见手”才容易获得应和。

其实人在顺风顺水时会归功于自己努力,敝衣枵腹时会怪罪环境,实属正常。右翼主张在经济高速增长时易,左翼主张在经济停滞时易,顺理成章。

一国经济,自有其周期。故而一会儿左翼上台,一会儿右翼上台,道理其实很容易理解。

上世纪五、六、七十三个年代,美苏冷战,二次工业革命红利消退,造成了经济增长的放缓,左翼抬头,就是这么三大状态交织。

这三大状态是怎么终结的呢?

个人电脑与互联网的普及。

个人电脑和互联网开启了人类历史上一个全新的时代:信息时代。

如同工业革命是人类社会的加速器一样,个人电脑与互联网,同样是一个加速器,而且力量更猛。

新的技术驱动,带来了新的增长可能。

左翼运动的号召得到彻底解决了么?其实没有。马丁路德金63年就喊出了“我有一个梦想”,但黑人的平权问题,时至今日,依然是个大问题。

青年时代参与过学生运动的乔布斯,转头去搞了苹果,一度引领个人电脑风气之先(后来开启基于智能手机的移动互联网,算是后话)。

当新增长出现后,左翼自然偃旗息鼓,利益效率导向的右翼,自然再度归来。

里根(81-89)-撒切尔夫人(79-90)体制,就是八十年代的事。

我这里不带任何站队倾向只是陈述客观事实地说一句:左翼抬头,就是经济出了问题,但会部分却不是彻底地解决一些社会问题。右翼抬头,就是经济在高速增长,但同时积累社会问题。

八九十年代,乃至本世纪初的第一个十年,这三十年,可视为人类社会经济面向的黄金时代。当然也留下了更多的问题,环境保护问题、贫富差距问题,等等。

回到今天。

恐怕必须承认,全球经济出了严重的问题,以个人电脑(智能手机其实是一部个人手持电脑)和互联网为代表的信息时代,红利快要吃尽。不要被股市的红线飘扬所迷惑。在我看来,这属于资金驱动型的上涨。资本寻找保值增值地而杀入股市,并非经济之福。

从美国到欧洲,同样是各种左翼运动。至于大国关系,我就不展开了。

这样的状态,恐怕同样需要二三十年才能告一段落。

终结者,依然是一门底层的普惠的新技术,一个需要开启一个新时代的新技术。

这个新技术是什么?

我当然不可能知道。

但我隐约觉得,可能是在医疗生物基因这个方向,亦有可能在太空这个方向——不是人工智能。人工智能是一个新技术,但不足以开启一个新时代。

美苏冷战,苏联人展示出的肌肉,使得美国人担忧于斩首行动而于69年启动研究阿帕网,错打错着,互联网就此诞生。

新冠肺炎,各路医疗生物团队,拼命研究想要搞出个疫苗。也许这个疫苗永远不会研制成功,我们也许永远需要和病毒共存,但错打错着,会不会就此开启生物基因的大门?

太空技术不是什么卫星互联网,而是太空农业、太空提纯、太空挖矿等等(大规模星际殖民还看不到)。

纯属一猜。

本段并非求生欲,而是事实上我认为,虽然阳光下无新鲜事,但历史不会简单的复刻。

中国和苏联,是完全两种国家,政治工具和政治经验,也完全不可同日语。

苏联解体不是信息时代到来的原因。倒是最近有个老外写了本书,讲到了苏联是怎么错过互联网的:《how not to network a nation:the uneasy history of the Soviet internet》,据说马上要出中文版了。

我和几个朋友聊天时,说未来是乐观的。

朋友们纷纷表示,要二三十年么?那时候我都老成什么样了?一点不乐观。

但有一件事,各位一定要知道,要吃苦必须年轻时吃,老来吃苦,真是莫大的悲剧。

二三十年后,我这个70后如果活着,就是七八十岁,80后六七十岁。大环境回暖向好,真可谓老来之福。

这岂非最大的乐观?

但要熬到那一天,我有如下建议:

除非你觉得自己实在是天才一枚,一定要自己折腾点大动静,普通群众应该:

1、要理财,以购买指数基金为主,力争跑赢通胀即可;
2、要买保险,养老寿险一份重疾险一份。养老寿险为了老来活,重疾险嘛,一场重病打回解放前还少见么?
3、不要做杠杆投机,不要瞎折腾,风险必须可控;
4、墨菲定律需深入骨髓;
5、趴着,小草式生活而非大树式生活——当然,非觉得自己是参天大树之材,就算了。

—— 首发 扯氮集 ——

拼多多的扯闲篇

这几年,上海出了几家互联网公司。

风头比较劲的有拼多多、B站、小红书。

细看这三家公司,都有一个比较有趣的特点:他们都是从细分人群切入的。我开玩笑式地称之为“捞偏门”。拼多多号称五环外起家,B站从二次元弹幕入手都被视为一种亚文化,小红书则是切职场小姐姐小阿姨。

这事可能和擅长“螺蛳壳里做道场” 的上海气质有关系。搞细分人群不注重细节不深挖用户心态是不行的。

捞偏门的公司开始慢慢主流起来。拼多多已经成了阿里的劲敌,B站最近半年已两次出圈,小红书俨然快要成了另一种“内容创业”的大本营。

以至于不乏有人觉得,上海可以一雪不出互联网平台型大公司之耻。(携程踮起脚大喊为啥看不见我)

最近中国三电商,阿里京东拼多多,都发了财报。

不少媒体做了一些比较。

从资本市场反映来看,拼多多的表现优于阿里巴巴的。虽然拼多多还在亏,且亏损额急速放大。

但看待公司,有两种观察方式,也就是说,有两种立足点。

第一个立足点,是以当下的公司价值(市值)为原点,观察哪家公司未来的价值增长会更大。直白点说,就是你现在手上有笔钱,假定只能购买一家公司股票的情况下,你购买哪个?

这就涉及到公司的资本市场故事模式问题。

有的公司故事模式是一个盈利模式,所以这家公司应该浓墨重彩地渲染自己获利能力。如果利润数字优秀,股价就会涨。如果利润下滑,股价就会跌。

讲盈利故事的公司,通常都已经算是成熟公司。就好像一个人到了二十来岁学校毕业进入职场后,就要比每个月薪几何了。

还有一种公司故事是增长模式。资本市场对这家公司的定位就是增长。包括用户增长、市场份额增长、收入增长等。亏损不亏损是第二位的。如果增长停滞,就必须转入盈利故事。转不过去的,会被抛弃。

讲增长故事的,就算盈利上去了,用户之类的增长放缓,资本市场就会用脚投票。但一个增长故事总要摆渡到盈利故事上,所以都会有一段煎熬期,要让资本市场接受你现在是一个盈利故事的公司。所以有阵子京东就是在从增长故事转向盈利故事,颇为煎熬。

讲增长故事的公司,可以算成依然是一家创业公司。与上面的比方对应,有点像还在学校里增长自己的知识储备。比实习收入就没什么意思,要比也得比成绩啦证书啦之类。

拼多多,和阿里,其实是两个故事,不大好比的。倒是京东,倒是真可以和阿里放在一起比了。他们现在是同一个资本市场的故事模式。

出于某种规则,我不能直接告诉你该买哪家公司。我只能说我自己。

假定我是一个风险厌恶型的保守型投资者,我可能会购入阿里股票,因为相对来说,这家公司更稳一些。

假定我是一个风险承受力较大的激进型投资者,我可能会购入拼多多股票。增长故事的公司,未来可能的上升空间总是会更大一些——当然,向下的空间也会更大一些。

至于如果我只能买京东或是阿里,这就和激进、保守无关了。都是在买盈利能力。我个人可能更偏好阿里一些。

还有一种公司的观察视角,就是看他们以后谁能做得更大一些。这个观察视角,其实和投资关系不大。如果我判断拼多多会超越阿里,当然会促使我购买拼多多股票。但如果我判断几年内阿里都会领先,是不足以驱动我去购买阿里股票的。

我同意拼多多是阿里的劲敌,但他们依然不是一个量级的选手。尤其是当你看阿里,不是看一个阿里巴巴公司而是看一个阿里系的话,拼多多距离还很远。

大致上,阿里系是一个类似帝都五环路的结构。

一环是电商零售、二环是支付金融、三环是物流仓配、四环是阿里云、五环是个未来,现在可以把达摩院啦平头哥啦装进去。五环现在只有支出没有收益。

零售三件事:信息流(淘宝天猫)、现金流(支付宝)、物流(菜鸟),阿里系全干了,且都干得风生水起行业翘楚。拼多多还只有一个流。

阿里经济体五个字不是吹牛逼——你看它都不用什么阿里生态了。即便是at比较,我一向认为,全局看,a比t强。光一个轻重资产配比,a就稳得多。

所以,拼多多的确还是实实在在一个创业公司,不是什么创业心态去经营公司,而是literally就是一个创业公司。

拼多多当然是卖某种货起家的。

对于这种批评,有些反驳是完全不在点上的。类似于你同他谈天气他跟你讲菜价一样离题万里。什么这类货满足了五环人的需求啦,你对五环外人群不了解啦——这些话不能算错,但这和它卖过类似“小米有品牌电视机”之类的货没什么关系。

这是拼多多存在过的历史,否认没有什么意义。当然作为公司经营者,尽可能不提也是正常的心态。就像淘宝现在也不会提它当年怎么起来的——倒是马云变相承认过,没有淘宝,就没假货了么?

我之所以提到这个人家不愿意提的事,主要和下面的扯闲篇有关系。

本地颇有些媒体人,由于拼多多的起家特征,是非常不喜欢它的。

但拼多多的强势崛起,本地政府是看在眼里喜在心头的。拼多多某种程度上回答了好多年前一个著名的问题:为什么阿里巴巴不能出在上海。

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就不用我细说了吧?

本来不喜欢也就是一般意义上的不喜欢,但由于接二连三发生过一些事,这种不喜欢已经上升为憎恨。

我本人亲历,都接到过一个电话。如果我今天要憎恶拼多多,有着极其充足的理由——不过我还真没太大的负面情绪,毕竟拼多多上的AirPods还是蛮香的,而且这个电话的确是一个很乌龙的事。究竟什么乌龙,我并不方便写出来,但我身边不少朋友都知道。

以我对本地机构媒体的了解,拼多多在和他们的关系这个事上,是欠了账滴。

欠账还是早还早好。拖着不还后来得费老大力才能还上,甚至还不上了,几年前就发生过。

大方向上,拼多多是“正确的”。

在当下的全面拉动内需这样的经济态势下,拼多多其实可以视为一种“消费升级”。连央视主持人都放下身段直播带货的今天,拼多多所处的大环境是不错的。

但正如上海尚不能自以为已经完全颠覆上海不出互联网公司一样,拼多多依然还是一家创业公司。

本篇闲扯,完全不构成投资建议。

—— 首发 扯氮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