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是不是标题党?

今天一共发生两起所谓标题党事件,都是非常热门的话题。

公号Sir电影推送一文:国产片年度惨案:我用错鹿晗

就冒号后面五个字,引发了巨大的争议。

向华强公子向佐出来怒怼滕华涛,你们可以感受一下:

       到底是不是标题党?      

 大概就是冲着“我用错鹿晗”这几个字去的。

这几个字的意思可以有不同理解。一种理解是:我的错,鹿晗挺好的,但我没用对;第二种理解就是鹿晗这人不行,我居然用了他,我的错。

按照今天微博上大量的怒怼,可以视为都用第二种理解。

但如果你仔细看过这篇用对话体方式的稿子(文章作者声明,为避免读者误以为洗白,这次文章尽量以一问一答,100%还原事实的方式呈现。——我们姑且采信这个声明),大致就会明白,滕华涛没有在数落鹿晗。

滕华涛先是比较笼统地说:

演员也是无辜的,虽然挨骂挨了那么多,终归也是我们选的演员,人家演员是被动的,拿了剧本觉得其实对这种题材都有犹豫,但是最后还是坚定地来了,这个成绩不好的时候,你指望人家说点什么也不现实。
毒Sir,公众号:Sir电影国产片年度惨案:我用错鹿晗

再往下,就比较有针对性了:

我用错了鹿晗,在一个不适合他的类型里。
毒Sir,公众号:Sir电影国产片年度惨案:我用错鹿晗

请注意这句话。这句话的意思就是,鹿晗不是不好,只是这个科幻片不大适合他,我用鹿晗在这个类型片里,是我的锅。

一个演艺人员,不适合某种类型片,是很常见的。真正什么类型什么角色都能演的演员,非常稀罕。所以说鹿晗不适合演科幻片,不算甩锅。

更何况,这句话之前,滕华涛有这么一句:

我确实忽略了一点,我们想拍的这种科幻战争,和他的演员类型的差别。
毒Sir,公众号:Sir电影国产片年度惨案:我用错鹿晗

 后面的问答,还有这些:

我现在的直觉是,真的不是鹿晗不好,而是我们没有拍过这个类型的片子,也不清楚演员在里面呈现的样子是什么,是不是能让鹿晗这样的偶像去演,当时没判断好。
毒Sir,公众号:Sir电影国产片年度惨案:我用错鹿晗

这个是我们自己说,讲出去别人也不信。人家小鹿也不会去讲,其实他真的收了很少的钱。
毒Sir,公众号:Sir电影国产片年度惨案:我用错鹿晗

读来感觉滕华涛还是很维护鹿晗的。

这里顺便说一下,对话的第二节有个小标题,直接用的就是“为什么选鹿晗?我用错了鹿晗”,这必然也是编辑后加的,仍然属于标题范畴。

对于“我用错鹿晗”这个标题,我有个朋友这样表示:

如果用“我没用好鹿晗”,应该就没什么问题了。

汉语的确博大精深,我不禁为我这个朋友的说法表示深以为然。

我以为,如果是“我没用对鹿晗”,大致也不差。

不得不说,sir电影作为一个影评圈子里的大号,这回真是用了一个标题党导致了一场大型断章取义事件,搞得多少耐心不足脑容量不够长文理解欠奉的人狂骂滕华涛。

锅得sir电影得背上一部分。

简体中文互联网世界,今天还有一起关于是否标题党的热烈讨论。

我怂,我承认我就是个废中,不敢在这里写。

就此打住。

—— 首发 扯氮集 ——

作者执教于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传播学院,天奇创投基金管理合伙人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扯氮集):到底是不是标题党?

关于鸿蒙的商业讨论

我不是一个技术专业人士,鸿蒙作为一种操作系统的技术问题,本篇不讨论。

其实在我们生活中,很少有什么东西,是万能的。

一样东西,基本上就满足一个功能,最多几个功能。

以前有整合式的东西,比如一个物事,又有灯的作用,也加载了一个小钟看时间,甚至还可以装个小小的八音盒。但似乎人们依然习惯于,买灯就买灯,买钟就买钟。

但在我们生活中,对于很多人来说,有两样东西,却是万能的。

电脑、智能手机。

大多数个人电脑,刚刚被消费者拿到的时候,就是一个操作系统,windows,或者,macOS。在这些电脑里,会有一些预装的软件。更有些软件就是系统自身所配备很难予以卸载,比如浏览器。

但人们总是会再安装一些软件,而不是对这个电脑不做任何软件上的改进。

智能手机是一样的使用流程。

各种各样的软件,需要和操作系统做紧密的匹配。windows上运行流畅的软件,不做改造无法在macOS上使用。智能手机里安卓和iOS,道理一样。

这些软件,我们通常称之为“生态”。

一个没有生态的操作系统,难有前途。智能手机领域中,陨落了很多OS,不是技术问题,是生态问题。

因为搭载没有生态的系统的设备,无法完成用户的“万能”需求。

生态的构建,是非常艰难的事。

但一旦构建成功,只要这类设备没有大规模被淘汰,生态的颠覆就很困难。

微软即便在“失去的十年”中疲态尽显,苹果即便依靠智能手机再度崛起而声誉卓著,个人电脑市场上,windows依然对macOS有很大优势。企业端更是碾压之势。

华为应该非常清楚一件事:鸿蒙不可能颠覆安卓。

虽然嘴硬说一夜之间可以让所有华为手机搭载鸿蒙——这点我确信,没有任何疑问——但手机上各种第三方app的匹配,那不是一夜之间的事。

智能手机不是只讲通话、短信、音乐的手机,智能手机必须是万能的。没有生态,它就是一个手机,不是智能手机。

所以,华为的传播重点是:下一代OS。

不是电脑OS,也不是手机OS,是什么OS呢?

我手上有两款电子书,一个是kindle,一个是boox。

从能耗角度讲,kindle的续航时间远远超过boox,以至于后者专门有个功能是自动断网:用户需要的时候再联网。因为联网很耗电,尤其是在搜索网络的时候。

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是,boox是用安卓的,kindle不用安卓。从功能角度讲,boox比kindle强大很多,作为一个安卓系统的硬件,就可以安装安卓应用,比如boox是可以用来看微博的。但kindle只满足一个功能:看书。(kindle fire是平板电脑,深度定制安卓,故而fire倒是万能型的)

都说安卓耗电,这是为什么呢?因为安卓在设计上,是按“万能”考虑的:用户可能需要文档处理的app,用户可能需要玩游戏的app,用户可能需要阅读的app,等等

搭载安卓的手表,充电频次远远高于不搭载安卓的手表,比如Garmin。

Garmin自制操作系统,不是按照“万能”来考虑问题的,至少,手表上好像是不大可能有玩吃鸡游戏需求的。

故而,一旦排除电脑、智能手机这两样有万能需求的设备之后,物联网的消费端设备,我个人认为,是需要新的OS的。iOS是封闭的,首先排除。而安卓,有很强烈的overload之感——大炮打苍蝇,是没有效率的表现。

而鸿蒙,也许瞄准的,就是这样一个机会:消费级的物联网轻OS

消费级的物联网轻OS。

这句话包括三个部分。

消费级,也就是用在消费端设备上的,不是产业端设备上的。属于消费互联网,不是产业互联网。

物联网,用于各种智能设备,但排除电脑和智能手机。这类设备第一个就是:电视机(华为非要说成智慧屏)

轻OS,并不特别复杂。

先来说说这款被华为非说成智慧屏但实际就是一个电视机的东西,这里有篇使用体验后的文章,可供参考:荣耀智慧屏首发体验:本质未脱离电视 鸿蒙任重而道远

为什么非要纠缠在电视机这三个字上呢?(其实也是华为的一种纠缠,非起一个新名字),道理在于:电视机无需万能。

电视机只是用来看视频,以前是单向传播,节目源也就是电视台单向推送视频内容。现在联网后可以双向传播,比如点播、快进之类。但这只是传播上的一些改变,功能上总体就一件事:看视频。

电视机可以用来打游戏,但如果真想玩点好游戏,还得买游戏机,比如xbox或ps,或者什么其它游戏机设备。请注意,所谓买游戏机,其实是买一个电子游戏生态。如果ps4上只有一款游戏,你还想买ps4么?

电视机当然可以用来听音乐,用户也会追求电视机的声音表现。但恐怕是在看视频时的附带需求。应该很少人专用电视机听音乐——这个需求通常还是要靠音响、音箱来满足。

华为荣耀智慧屏想出了一个新功能:有一个看上去很高级的摄像头,可以用于视频通话。设想了一个一家人远程可视通话其乐融融的场景。

这种场景未免太稀缺了。摄像头远程通话有太多设备可以实现。而且这里还有一个问题:这么大一个电视机,角度这么开阔的摄像头,消费者不怕被黑了后家中活动都被他人一览无遗么?

电视机很难成为家庭智能中心,因为在我看来,这个设备,在不使用的情况下一般都在关闭状态。而一旦唤起,屏幕动辄数十寸,也有一种overload之感——要知道,在高房价之下,太多年轻人只是租房居住,就算需要一个住所智能中心,搁包里就能带走的音箱比大几十寸的电视机更方便。

智能电视机在软件上,的确需要一套功能不必过于强大的轻OS,能跑几个视频应用足以满足市场需求。

写到这个份上,你们可能会以为我看好鸿蒙的商业前景:物联网轻OS大有可为。

但恐怕你们有很大的误解。

因为其实我一直在说,功能无需太复杂,需求场景无需考虑太多。这等同于在说,稍微有点规模的硬件厂商,是可以靠自研解决这个问题的。

比如说,华米系的手表/手环,我想不出什么理由华米非要用鸿蒙的。顺便插一句,华米的确需要考虑非安卓系统,手表/手环,比电视机更敏感于能耗问题。

比如说,三大智能音箱出货商:小米阿里百度,我也想不出什么理由非要用鸿蒙的。智能音箱一般插电使用,真就是用安卓,除了overload之外,也无太多的不妥。

OS在应用之下,硬件厂商将这个底层交到另外一个素以硬件闻名的公司手上,偏偏这个底层又不是一个相当难啃的硬骨头,道理何在?

我不否认规模度欠缺的硬件厂商,会考虑鸿蒙。但这同时带来一个问题:硬件生态碎片化状态。早期安卓这可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应用开发者甚至需要几十部智能手机来做适配。

也许会打脸的结论:

1、在安卓不足以完全满足的情况下,消费级物联网OS有需求;

2、消费级物联网的设备,功能上无需考虑万能,比较聚焦;

3、消费级物联网轻OS足矣,这意味着很多硬件厂商会自研;

4、不大可能出现类似安卓支撑成千上万种硬件的新OS;

5、厂商OS不是一个独立产业,就是自家硬件的一种支撑。kindle的系统、Garmin的系统,都是例子。

华为是一个超级硬件厂商巨头,这个没有人否认。

除了在手机上,其它硬件也多有建树。华为手表是一款非常不错的硬件。没有开机广告的华为电视机,我也想入手一个(但我会想办法如何永久关闭摄像头)。

但鸿蒙恐怕就是为它的硬件提供支撑服务。

鸿蒙真正的商业机会,也许在产业物联网,这才是会出现作为商业的一种OS。

比如,工业物联网,农业物联网,等等,这倒是广阔天地,大有可为。

 

—— 首发 扯氮集 ——

 

作者执教于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传播学院,天奇创投基金管理合伙人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扯氮集):关于鸿蒙的商业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