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是电子书爱好者,本篇应该一读

如果你是电子书爱好者,本篇应该一读

我得承认,其实我这个标题是有些问题的。

本文最后,会提到问题在哪里。

买书如山倒,看书如抽丝。

受限于陋室面积,我这两年越来越不喜欢纸质书。虽然有人说,读纸质书更容易理解,读纸质书更有看书的感觉,诸如此类我个人觉得不怎么着调的话。

有些比较相熟的朋友出书赠阅我一本,我会很是大言不惭地说一句:要不把你的电子文档给我吧,我保证不外传。而看到欲购书籍,如无电子版销售,轻易我是不会下单的。

电子书携带容易,也能帮助你节省物理空间——今天的房价已经将这个空间的成本推到极高,而且在电子书里寻找你记忆中的某些段落(比如划过的重点),易如反掌。你不信在纸质书里划个重点事后找找看?

我一度是微信读书的重度用户,但由于“二世”的关系,而微信读书又与微信号绑得极紧,使得我很长一段时间弃用了微信读书:老号上过百本的书(还有一本已下架的茅老爷子书)无法导出到新号,这让我很是不爽。

大多数电子书,会在主流阅读app上同步上架,所以我的选择是kindle。我有若干个方便面神器,卧室、书房、随身包,我甚至考虑在厕所里也可以放一个。

但最近,我在到处找人,把我微信老号的微信读书,与这个新号的微信读书,予以合并。我打算再次使用微信读书。

因为亚马逊露出了一些让我深感不安的迹象。

七月一日开始,亚马逊的商品分类里,已经不再有“图书”选项。

如果你是电子书爱好者,本篇应该一读

今年四月的时候,有媒体称“亚马逊退出中国”,虽然严格来说,并未完全退出中国——至少亚马逊并没有关闭amazon.cn,但主要的业务,的确开始进入停摆清场的节奏。

这个月的十八日,按照规划,亚马逊将停止对第三方商家的支持,这意味着,当下少量存在的由第三方商家售卖的图书,也将在网站上消失不见。

以图书售卖起家的亚马逊,在中国,放弃了它的老本行。

我开始担心起kindle的业务来。

雷锋网这篇亚马逊在中国认输了的文章中,提到了kindle的隐忧,并非危言耸听。

一言以蔽之,就是从商业角度讲,电子书和纸质书并非是可以泾渭分明的业务(像我这种一点都不想碰纸质书的人,少之又少),亚马逊失去纸质书业务后,也就等于失去了这两种业务的联动可能,这会使得它在中国与其它友商的竞争中落于下风,最终也有可能清场撤退了事。

我们现在假设,一旦kindle在中国停止电子书运营,一个kindle用户会面临什么状况?

已经购买并下载到本地的电子书,应该不受影响。

以亚马逊这样巨头中的巨头的地位,停运中国电子书业务,应会提前公告并留出较为宽裕的时间,用户即便有些电子书忘记下载,也可以较为从容不迫地应对。

亚马逊官方提供导出电子书的服务:

如果你是电子书爱好者,本篇应该一读

我没有尝试过,据称是一个加过密只能用于kindle的文本——这个倒是可以理解,轻易能导出通用格式,生意就不要做了。我推测可能还和账号有关:张三账号导出来的文本是不能给李四的kindle账号用的(有待查证)。

但关键的问题在于,你拿着一个再也没有增量书籍的kindle阅读器(或kindle app),意义已经不大了。这世界总有些新书是值得一读的,可你的kindle已经无法满足需求,这种情况令人尴尬。

所以,我开始琢磨微信读书作为一个接力。

我研究过微信读书的书籍导出问题,解决办法是:没有。它对于电子书的加密,做得实在是太好了。

微信读书的好处在于:它在拼命做推广。靠着无限读书卡和返币,一个用户理论上完全有可能做到免费读书。

所以微信读书很适合用来读小说,因为读小说总是容易一些的,阅读时长容易堆高,从而获得返币。

我总是恶趣味地推测,在读书排行榜里,动辄五六七八个小时而高居排行榜顶部的人,大概是发现了一本新的小说。比如最近我知道有不少人在看《长安十二时辰》。

如果你是iOS用户,我还可以告诉你一个小窍门:利用微信读书的服务号,其实你充值是有折扣的,比直接在微信读书app里充值便宜。

像我这种微信号需要转世的,毕竟是少数。所以我碰到的麻烦,你可能不大会遇到。

理论上,微信读书也有可能会出现放弃运营的状态。因为它同样不具备纸质书和电子书的联动效应,而且以目前的烧钱策略来看,微信读书极有可能是一个流血项目。

微信读书是一个app,通常运行在手机或pad之上,长时间使用这个,对眼睛可能有伤害。尤其是临睡前关灯使用。

在电子书阅读上,其实倒不用过于担心已购买的电子书消失不见(可能性有,但可能性很小,且取决于你看什么),而是不同家的商业平台,你需要不同的设备去伺候。

一旦这个问题解决,电子书阅读基本就没什么可以担忧的。

有没有这样的设备:电子墨水屏,带背光,可以看kindle、微信读书或者其它什么电子书的呢?(京东、当当都有自己的电子书业务)。

我自来水做个广告,推荐一款硬件设备:boox。

我孝敬过我老爸一个10.3寸的boox,因为老人家眼睛不好。我自用一个7.8寸的。boox还有一款6寸的,还有13.3寸的。

boox使用安卓系统,缺点就在于比较耗电。但它提供了默认断网功能,可能降低耗电量。我使用下来,续航能力当然不如kindle,但比手机、pad那是强多了。

使用安卓系统最大的好处在于:它可以装大量应用。你可以安装kindle,也可以安装微信读书,甚至还可以安装pocket这种离线阅读应用、readmoo这种台湾电子阅读app。

基本上,就是一本解决了所有的阅读需求。

boox最为强劲的功能是阅读扫描版的pdf,这是我用过的最顶尖的扫描版PDF阅读器,谁用谁知道。

价格有点小贵。最小的6寸也要卖到千枚大洋。

其实,在电子书阅读这个赛道上,真正的大玩家,不是kindle,也不是微信读书。

在易观2019年一季度移动阅读市场盘点的报告中,有这样一页:

如果你是电子书爱好者,本篇应该一读

这些才是主流阅读,提供什么种类呢:网络小说为主。

艾瑞的2019年中国数字阅读行业年度报告中提到的四家核心企业,分别是:腾讯阅文集团、咪咕阅读、掌阅和阿里文学,都是以网络小说为主打的服务商。

网络小说的商业价值,由于有IP延伸的可能,远远超过我们通常意味上的书籍。

所以我说我的标题是有问题的,真正的电子书阅读市场,不是本篇篇幅最大的部分。

当然,作为安卓系统的boox,也是能用来看网络小说的。

还是一款在手,贯通所有阅读。

诚意推荐

—— 首发 扯氮集 ——

作者执教于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传播学院,天奇创投基金管理合伙人

题外话:在一些报告中,你可能会读到中国图书阅读率在上升。请注意,这不是严肃阅读。真正的严肃阅读,我的看法是,在不断下降。

今人不读书这种话,实诚点讲,依然成立。

忽如一夜春风来 TUMI咋就成街包


我第一次接触到Tumi(中文官方译名为途明)是2016年9月24日。

这个日子之所以记得如此精确,是因为那是让我情绪低落、困顿窘迫的一天。

23日,我从黄石公园机场出发,计划在盐湖城和纽约分别转机后,奔赴特拉维夫。

然而,于盐湖城降落后,因为执飞飞机太小被迫托运的登机箱,不知何故没有被达美卸载下来,而是再次返回了黄石。运气好第二天一早能过来,运气不好的话。。。。

在盐湖城度过了心神不宁、苦等航司电话的一晚后,我最终还是不得不背着随身的小包,飞往纽约中转离开美国。

按照规划,我预计要在特拉维夫逗留上几天再返回国内,总是要采办点什么,最起码得有个箱子不是。

我遇上了Tumi。

我至今记得机场Tumi店那个美国销售大妈。

在得知我第一次购买Tumi后,她眉飞色舞地恭喜我获得了人生第一个Tumi包,好像我好不容易攒够了周边小玩意儿,最终获得了购入爱马仕包的权限一样。

销售大妈还极力游说我在铭牌上刻上自己的姓名,虽是免费,但我对这种向来嫌烦,婉拒了事。

航班的关系,我在纽约机场逗留了7-8个小时,因为在盐湖城已经通关,无法离开机场。

我是一个烟瘾极大的人,纽约肯尼迪T4是没有吸烟室的。我从盐湖城飞来已经花了2个小时,接下来还有10个半小时的飞行。。。

我都不知道那段时间,我是怎么熬过来的。

对了,我那个被达美带回黄石的行李,早于我回到了家中。

Tumi这种里外夹层均多的设计,对于我这种直男来说,相当喜欢。

外部夹层非常有利于置放电脑、pad、充电宝这类上机安检就必须要拿出来的东西。

我后来又买了一个Tumi背包,同样是里三层外三层。

Tumi款的东西,老让我想起钓鱼马甲、导演马甲、摄影马甲。

但我这个尼龙制的背包是Tumi中最大的那种。于是,我又入手了一个皮质的中号Tumi双肩。

到了去年,我在频繁飞行的过程中赫然发现,这货不知何时,忽然成了街款。

到处都有人背着,或者拉着。

我视野所及,从来没见过Tumi做过什么广告,也不曾听说过什么刷屏的Tumi社会化营销案例。

Tumi微博有35万粉丝,但每条微博都只有区区个位数的赞评,转发则极为罕见。想来要么就是买了一堆僵尸粉,要么就是从来不给微博运营方交过路费导致被降权。

Tumi有官方微信公号(认证主体是新秀丽。新闻说,新秀丽在16年花了18亿美金收购了Tumi),更新的懒惰程度与我相当,阅读量好像也和我这个足底号相当。

可见,Tumi的传播乏善可陈。

换句话说,它走上街包之路,与线上营销传播,应该无关。

在我的观察中,Tumi倒是在线下销售通路上,花了很大的力气。我甚至在上海顶级商场南京路恒隆都见过Tumi专卖店。

Tumi机场店,这两年冒出来的速度非常快,北上广均有其经销商店(北京在国际区),最新的一个机场店是郑州。不过很奇怪,Tumi在深圳的点非常少,现下亦无机场店。

Tumi线上销售通路,我感觉也在努力拓展。我近日发现在寺库中都出现了Tumi专区。

我曾在淘宝上关注过一个美国小哥,这哥们专门兜售Tumi包。但在去年双十一前,这哥们就已然消失。不知道是应Tumi要求淘宝驱逐了这种“非正规通路”,还是Tumi在中国大力拓展,这小哥也没啥生意好做了。

仔细想来,其实Tumi击中了相当一部分人群。

直男为主、消费以功能优先考虑、设计上其实还算符合直男审美、需要有一定价格彰显社会层次但也不能太贵(俗称轻奢)。

Tumi号称北美IT屌丝包。IT是实情。Tumi到处都是夹层的功能设计,显然符合随身乃至出差动辄要带四五条以上充电线的IT男需求。

但屌丝两个字有点过了。真的屌丝用不起这个包。Tumi双肩包,以3到5千人民币为主力商品,这都要叫屌丝包,那么几百块的岂非成了腿毛包。

真皮双肩包,都要超过五千,但应该没有过万。这个价格在男性背包市场上,的确可以称之为“轻奢”。

Tumi频频在机场开店,一来可以让TA(目标客户)较为容易地买到,二来也能彰显一定的身份地位。Tumi在上海包括恒隆、静安嘉里、久光百货等多个高档商城,都有其专卖店。

实实在在满足了需求之后,只要销售通路跟得上(也就是容易买到),广告投放与社会化营销驱动,好像也不着急。

Tumi的迅速崛起,是一个很有趣的商业案例。它相当重视销售,相较之下对传播不甚用力。

这似乎有点“好的产品自己会说话”的意思。

有机会我一定要认识一下Tumi的人,仔细了解一下他们的策略。

虽然我已经把Tumi扔给了我儿子用。

我穿着那么另类,用的包不能是街包不是。

—— 首发 扯氮集 ——

作者执教于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传播学院,天奇创投基金管理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