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部豆瓣分高达8.1的职场PUA电影 | 网络热词批判系列

题记

互联网很容易催生出一些热词。我打算写个系列,以批判性(其实就是黑,说得文绉绉一点)为主,对可以冷嘲热讽的热词,进行一番冷嘲热讽。

本系列不定期写作,兴致来了更新频率高点,兴致缺缺或者无热词可黑,长期不写亦有可能。无需期待。

接受读者命题。

职场PUA。

网络惯用法:指在职场中被他人(一般是位阶更高的上司领导之类)进行了不留情面或者污言秽语式的痛斥/凌辱。

比如,张三在公司里被总裁李四带有侮辱式的痛骂了一顿——比如,你脑子特么是猪头啊——即称张三被职场PUA了。

但网络惯用还有一些潜在的特点。

第一个潜在的特点是,张三一般比较年轻,初入职场,位阶不高。假定高级副总裁张三被总裁李四痛骂了一顿,很少有人会认为张三被职场PUA。

第二个潜在的特点是,痛斥/凌辱有可能不讲频率。被痛斥或凌辱一次,也会被称为“职场PUA”。更为夸张的事是,李四有可能在张三背后痛斥/凌辱张三,被张三知晓,也会被张三称为“职场PUA”。

但这显然是对PUA有很大的误解。

PUA的目的是“控制”,痛斥也好凌辱也好,有时候还会有些甜言蜜语和小恩小惠,这些都是手段。通过这些手段,对目标对象实施“精神控制”,让目标对象俯首帖耳言听计从,才是PUA。

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应该是一种PUA的结果。

单纯的痛骂和凌辱,很难说是PUA。

其实关于单纯痛骂和凌辱,早就有一个词,Bully。中文称为“霸凌”——但请注意一件事,霸凌是要讲频次的,偶尔一次不算,要反复多次。

霸凌的目的不是控制,就是通过痛斥和凌辱,满足施害者心理上的一种征服,以及,可能有的直接好处,比如勒索钱财。受害者精神上是极度反抗还是敢怒不敢言,亦或就此心甘情愿地臣服,这不是霸凌的题中之意。换而言之,精神上什么结果不重要。

PUA和Bully的重要区别就在于:被害者精神上是否顺从。

职场里不是没有PUA,但以我陋见,很多所谓PUA,不过是Bully。

那为什么非要用PUA而不是看上去同样很有些逼格的Bully呢?

在本文最后,我将告诉你一个很阴谋论的解释。

《穿普拉达的女王》,其实是一部职场PUA基本成功的电影。通过这个电影,你可以很好地理解,到底什么叫职场PUA。

先罗列一下剧中人物。

女主安迪,初入职场,梦想是做一个记者。
女boss,时尚界知名的工作狂,也是圈内扛把子,杂志社老大。
gay蜜,杂志社中一个很重要的男员工,女boss对其信任有加,女主和他关系不错,姑且称之为gay蜜。
女助理,女boss的第一助理,算是成为女boss第二助理的女主的上司
唐璜男,一个成功的自由写作者,女主和其有一夜情,经常对女主说女boss的坏话。

我们来看看安迪是怎么被PUA的。

第零个手段,当然需要证明一个假设,你即将面临PUA的那个职位,极度稀缺,好多人疯了一样的抢。这是大前提。安迪多次得到这样的提示,包括不限于女助理、gay蜜、唐璜男等。

第一个PUA手段,玩命打击你的自信心,彻底否定你。这个手段主要通过女助理完成。作为安迪的上司,女助理经常发表这个新来的,就是一个土包子,而且身材很差,完全不适合时尚界的看法,有当面的也有背后的。女Boss也使用过这个手段,对安迪初次面试时提交的简历,不屑一顾。

第二个PUA手段,长期的漠视,将受害者视为工具人。这个手段主要通过女Boss完成。女Boss甚至故意叫错安迪的名字——第一次可能还是无心,后来绝对是故意的。女Boss对安迪的工作基本不评价,只吩咐,吩咐完了来一句that’s all。意即:滚。

第三个PUA手段,适当地拐弯抹角地给点小甜头。比如女Boss后来叫对了安迪的名字,比如安迪获得了女Boss家中的钥匙,女助理告诉安迪,这是Boss对你已经认可的象征。但女Boss从来不直接肯定安迪的工作,也不会说谢谢。另外,安迪应该是可以免费地获得时装的穿戴,有些时装首饰,甚至可以白拿。

第四个PUA手段,所有的痛斥、凌辱、小甜头,都必须告诉被害者这是值得的。这一环由gay蜜完成。Gay蜜告诉安迪,如果你觉得你和家人朋友之间的关系变紧张了,这说明你已经入行了。如果你要分手了,这说明你即将获得晋升。

最后一个PUA手段,套路略复杂。

先设定一个目标,这个目标看上去特别光鲜靓丽——也就是女Boss自己。然后告诉安迪,你和这个目标人物,本质上是一样的,所以只要加以训练和奋斗,就可以成为这样的光鲜靓丽人物。让受害者觉得,ta与施害者是一类人。这个手段复杂的地方在于,建构“我们”的同时,需要设计一个“他们”。在电影中,这个“他们”就是女助理,女boss称之为蠢货(但安迪你不一样,你和我是我们),并让安迪交纳投名状:替代女助理跟随女Boss前往巴黎时尚周——这个指令需要安迪亲口告诉女助理。

安迪基本被PUA成功。她一度已经深信不疑自己属于那个团体。至于她的工作,抱歉,和专业其实没啥关系。除了给老板买咖啡送材料挂衣服记录一些日程,我印象最深的是两件事,无论如何谈不上专业二字的两件事,充斥着虚伪和不合规则:

其一,帮老板记住一些人的名字,好让老板在社交场碰到这些人时接受提示,以显示出一副很记得对方的样子
其二,帮老板的小孩弄来还没印刷成书的哈利波特的手稿,提前知道剧情。

所以,这是一部相当典型的反映职场PUA的剧。如果在职场上受到了自觉不公的对待,请对照这个电影,分清到底什么是PUA什么是Bully。

这个电影,最终安迪没有完全被PUA。促发的动因是唐璜男。在和唐璜男一夜春宵之后,她发现唐璜男伙同女boss的敌人,图谋赶走这位女强人,并且已经接近成功。

女boss的做法是将一个本来属于gay蜜的职位,给了她的敌人。化解了这次危机。安迪觉得这对gay蜜非常不公平,从而开始怀疑自己所做的一切,最终离开——不过有趣的事是,女助理被女Boss一脚踢开换成自己去巴黎时尚周,她除了有一些纠结之外,整体还是欣然接受的。这可能和女助理半巧不巧地遭遇一场车祸断了腿有关。

但PUA基本还是成功的。因为安迪从来没有意识到她经受了一场PUA。在精神上,她总体是认可女boss的。尤其是最后她去一家报社求职时,女boss还是给了她一个甜头:贵社不雇她,就是傻子。

电影以安迪偶遇女boss,笑着打招呼告终。

但其实还有一条PUA副线,大获成功。这就是那位Gay蜜。当他满心以为那个梦寐以求的职位归属他时,当头一盆凉水。他强忍着泪水,依然希望,下一次就该是他了。

他多年为女boss效力,不难想象,安迪走过的路,他都应该走过。最终被当筹码,依然没有绝望,这是多么成功的被PUA啊!

简体中文互联网上,对职场PUA的批评不绝于耳,甚至不惜扩大化。

一次会议中的上司痛斥,就可以被视为“PUA”,简直是侮辱了PUA这个相当高深的精神控制大法。

如此反对职场上对下的居高临下、咄咄逼人的舆情下,这部电影竟然在豆瓣上有8.1分的高分。

这太政治不正确了。

比照大洋彼岸将《飘》下架的政治正确,我们应该呼吁,将这部电影下架。

爱奇艺上还收费观看,是可忍孰不可忍啊。

我们甚至应该要求豆瓣用显著的方式,来告诉大家,这是一部PUA电影,打工人们应该痛斥之。

以下段落,非常政治不正确,非常阴谋论。

Bully是没有什么技巧含量的,说穿了就是仗势欺人。PUA感觉很高级,毕竟,试图在精神上去控制一个人,并不容易。

被一种高级手法施害,是不是有一种受害者也很高级的暗示感呢?

更阴谋论点,是不是痛骂者也有一种很高级地在痛骂一个高级手法的高级感呢?

—— 首发 扯氮集 ——

一个赌局后的自白

​一

我输了,人民币2000块。

我和一位学生打赌川普(鉴于在简体中文网上,支持者会被视为川粉,反对者会被叫成川黑,很少见到特粉特黑的说法,保持上下文行文统一,本文全部使用川普而非特朗普)能够当选。盘口开了1比2,也就是我赢了可以收到1000,输了则输2000。

一方面,的确我认为川普赢面很大。另外一方面,则是作为一个社会人,和学生打赌,要考虑后者的经济状况——都还没做打工人不是。

不过,我必须说明这场赌局的立赌时间:今年3月12日。彼时美国的整个状态和入夏后截然不同。

虽然川普还没认输,但我已经认输了。

我的一位最近担当了书记的企业创始人朋友——同时也是一个铁杆川黑——在一个群里转发了一篇文章:《为什么中国有这么多特朗普的支持者和同情者》。文章劈头第一句话就是:

如果由中国人投票给美国人选出来一个总统的话,我想在特朗普和拜登之间,特朗普无疑会大胜。

我很难同意这句话,完全是摸着脑袋想当然。

敢问做过民调么,就敢如此言之凿凿大言不惭?

最近某个外媒还有一篇据说还蛮有阅读量的文章,题为《中国自由派“川粉”的阴谋论和美国契约的危机》。这篇文章也有一个假设:中国非常多的所谓自由派川粉,而且深信阴谋论,因为他们挺川。

我对这种看法也非常怀疑,文科生能不能给出点扎实的数据来证明这个假设?

用微信群里的信息、朋友圈里的转发,来判断整个世界,是要出大问题的——这个道理,文科生应该最懂不是?

所以我不说世界的事,说说我自己,这个我最有把握。

非要说粉还是黑这种二分法,好吧,我承认我是一个温和川粉好了,甚至可以说,是一个特别温和的川粉。我之所以押川普赢,很大程度上基于这两点:

1、我不喜欢拜登。我认为这个人没有任何实质性的主张,除了反对川普,就是一堆政治正确的套话。请注意,适度的政治正确并没有什么不对,但政治正确并非可操作的执行纲领。你说得很对,但请问,如何达成呢?

2、川普这四年,必须看到,美国经济表现是不错的,这一点,由股指可为证。钱袋子是硬道理。当年克林顿在拉链门里犯下公然说谎这样严重的错误,但极有可能因为他任上经济不错,并没有下台。

(美国道琼斯指数,16年到18年,非常漂亮的气势如虹。每个季度都是阳线,而且走得很扎实,步步为营的感觉。18年之后,有一根大阴线,但总体依然不错。今年创了一个新高,但一季度可以知晓的原因大阴,然后又连拉阳线)

当然,还有一件我个人观感的事,我的确不大喜欢政治正确。美国的有些(注意这两个字)政治正确完全搞过了头。比如这一条:为了照顾到宗教方面的原因,Merry Xmas要说成Happy Holiday。这真的是让人无言以对。

按照这样的逻辑,我们中国人在春节期间对老外说新年快乐,是很大的种族文化上的政治不正确?

在一个群里,除了我那位铁杆川黑朋友,还有一个铁杆川粉朋友。

但我从来不把这位川粉朋友视为什么“自由派”,他距离这三个字,有孙悟空一个筋斗那么远。

我们戏称如果这位川粉朋友转发一条什么对川普有利的信息,那位川黑朋友可以在三秒钟拍马杀到,予以驳斥。

我有时候看着两个人辩论,也会有一种话赶话,本黑就越黑本粉就越粉的感觉。

这其实一点都不罕见。本来只有1成的支持,为了不让自己的支持看上去太傻,就会加到2成、3成。辩论中语言激烈一点,殊为常见。这样的结果是:对方认为你是极端派。

我偶尔参与过几次辩论。我从来不认为我自己是铁杆川粉,但为了驳斥铁杆川黑某些显然过了头的话——比如我并不认为,川普是希特勒,或者像希特勒。我对灯塔国防止希特勒这样的人物出现,也很有信心——言语当然会激烈一些。

但我是有涵养的人。

我只会说:这已经不是辩论的方式了,over。

我也很能同意这句话:对方为了捍卫自己,拉出希特勒三个字,也只是语言上的技巧罢了。

事实上,我也有不大喜欢川普的一面。

最让我忌惮川普的一点,在于这个人有一种不可预测的感觉。

在一些文学作品中,人物的不可预测性,似乎是一种很酷的特点。但对于一个手握权柄的政治人物而言,不可预测性,是挺可怕的。

我和我的学生打赌,即便我押注川普,我也说过,这么个疯子还能继续当政的话,世界前途堪忧。

但有一说一,美国整个制度安排下,川普再怎么不可预测,也有限得很。比他不可预测的,多了去。

我记得川普当选的时候,我写过一篇文章,我对川普当选的一些看法

除了说了一堆今天我也写到的诸如不可预测、政治正确之类的东西外,我当时强调了我对灯塔国制度的信心。

今天依然。

很多人都认为,川普是推特治国,依靠粉丝支持,有很强的民粹一面。

是不是靠推特就是民粹,这个我还不大好认定或否定。但川普很迷推特是真的。不过,在我看来,大嘴巴叫唤居多,实质性的东西,不是推特能搞定的。

我犹记得当年奥巴马选举,利用推特来获取支持,乃至海量的小额捐助。这个事在彼时是视为正面典型:拥抱互联网,拥抱社交网络。我还见过正经学术论文研究这个套路的。

奥巴马没有推特治国不假,但要说社交网络上打开政治的门,却是这位极度喜欢政治正确的奥巴马总统干的。

前人打开了那扇门,后人多走了一步,有啥好怪异的。

有时候我并不是认为你的论点傻逼,而是你为了捍卫你论点找来的论据傻逼。而且这种论据傻逼,也不大能倒推出你傻逼。

无论川粉还是川黑,这种本人并非傻逼的傻逼行为,多了去。

—— 首发 扯氮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