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资金饥渴的公司们

按照中国传统意义上的新年过法,过完今天这个元宵节,才算把新年给过完。

但就在这个新年还没过完的时候,市场上传来两个历史上融资都不菲的公司负面。

一个是人人车,一个是爱屋吉屋。

人人车爆出要猝死破产的新闻后,我在刷屏里是这么说的:

那些资金饥渴的公司们

我说这话不是没根据的。

二手车市场里有个上市公司叫优信,彼时上市时,公号“并购私塾”是狠狠扒过它的财务的,总体结论就是:这就是一个金融公司。

金融公司对资金的饥渴度非常高,还有很大一块风控要做。公开市场对银行的市盈率都给得不高。一度被互联网概念迷糊了眼,但清醒过来以后发现,凭啥你和银行是不一样的?所以去看看Lendingclub的股价表现就知道了。

国内几个巨头都明白了这个道理。蚂蚁金服经过一年的纠结后,终于定位成自己是一个技术公司,不是金融公司。紧跟着,京东、腾讯,都做了类似的定位表态。

在当前的经济大势下,金融公司,不算太好的标的。

人人车宣布转型做合伙人制,称之为战略升级。

合伙人制什么意思呢?

我讲个故事你们听。

真实的。

本世纪初,沪上有一家证券公司异军突起,在业内暴得大名,姑且称之为F。

这是一家小券商,没有投行业务。主营经纪业务,但都是中小散户,有一点点自营。总体实力不强。

公司决策层决定,拍卖既有客户。

任何一个公司成员都可以参加拍卖。我记得有个修水电还不是修灯管的后勤员工,买下了二楼大户室的所有客户。出价不低,但首付一笔即可,余款可以通过后续的佣金收入慢慢还。

拍卖得手的客户,其交易佣金就由公司和该员工(后来被称为团队长)拆账。一开始是三七开。

团队长拿了这笔佣金当收入,但所有的开销公司不再承担,包括团队长雇佣的人,团队使用的办公空间、电脑设备、电话费网费水费电费——所以该券商的物业部门是盈利中心,甚至帮客户开户手续办理、用一张纸、打印一次、印名片,都要结算。

但公司承诺的事是:客户终身制。也就是这个客户只要在我们这里交易,你就可以一直提佣金。理论上讲,真的有可能做上个几年,以后都可以躺着吃饭了。

通过这个机制,公司总部其实就是个后勤支撑,而且后勤支撑还成了公司事实上的盈利中心。前端大大小小各种团队长,有那么点分田到户承包责任制的意思。

F的这个制度后来被证明很有效,它在上海一家营业部的交易总量,可以是中国当年数千家营业部月平均交易量的6倍。故而号称1个顶6个。请注意,F的客户基本上都是小客户,资产50万的客户已经算肥肉了。

这一手后来被各路券商学了去。

F开始倒霉。

第一个大背景是市场不是太好,交投有点清淡。

第二个大背景是千分之三的交易佣金价格放开,有司不再硬性规定必须多少。券商开始激烈竞争,以至于零佣金在市场上也是看得到的。当然也会互挖经纪人,尤其是团队长。

在这样的情况下,F开始实施佣金全部归团队长。但一点点物业后勤收入不足以弥补券商自身的开销,于是,自营乃至挪用客户资产进行自营,规模变得越来越大。

这里出现了一个循环:公司主要靠炒股票为生了,对资金的需求变得极为饥渴。于是越发需要各种团队拼命拉客户,于是就需要给出足够的支持。内部零佣金(和团队不再进行佣金结算),成为了普遍的规则。而这种做法,越发使得公司完全靠炒股票为生。

F的决策者是相当聪明的人,在合适的时候,将公司甩卖了一个人。这个人不是看中券商能给他带来盈利的,他看中的,是客户资产。

这个人叫:周正毅。

周的故事你们可以自行搜索,F的命运后来就是被托管——在券商行业,被托管就等于破产。

F的倒台,比2004年著名的挪用客户资金高达50亿的南方证券事件还要早。

故事讲完了。

回到人人车的合伙人制。

你们可以从F上去揣摩一下人人车的合伙人制会怎么搞,以及如果搞得还有声有色的话,未来会发展成什么样。

我可以这么说,人人车会越来越靠金融杠杆为生,因为为了刺激合伙人出单,真正的交易佣金收入会大部分乃至全部归合伙人。

而这条途径,能不能熬到市场变暖的那一天?

操弄金融杠杆,在这个时代背景下,要非常小心。步子太大,容易扯着蛋。

寒冬中另外一家被传倒下的公司,是爱屋吉屋。与人人车好歹还发声明说俺们没事只是战略升级不同的是,爱屋吉屋基本上就是悄悄一枪把自己给干掉了。

我和爱屋吉屋的联合创始人邓薇有过两面之缘。一次是波士堂节目中她是登台boss,应节目要求,展示了一把探戈的风姿。一次是帝都机场偶遇。在15个月的时间里,爱屋吉屋就完成五轮逾3亿刀融资跨入独角兽行列之后,邓薇依然在排经济舱的队,给我留下了蛮深刻的印象。

那些资金饥渴的公司们

有一点爱屋吉屋是与人人车一样的:用户的频次极低。一般人一生光顾不了几次二手车,同样的,一般人一生也买卖不了几次房。

频次低的生意,使得做用户池的意义相对来说较小。

烧钱迅猛的爱屋吉屋——又是大面积广告,又是降低交易佣金——同样资金饥渴。但由于交易频次低的缘故,很难用“用户量”说事,于是,gmv成了最好的“增长证据”。

这就太容易滑向飞单的手法了。

今天分析爱屋吉屋总有些马后炮之嫌,所以我推荐各位读这样一篇文章,请注意写作时间:2017年8月。爱屋吉屋会是互联网“天量融资惨案”制造者吗?

在创投圈,很容易听说这样一个说法:把基本模式跑通,然后迅速复制扩张。

寻求高速增长,是这年头创业这个行当里非常正常的现象。

问题在于,什么叫把基本模式跑通。

看似非常简单几乎不容易产生歧义的话,在具体操作上,恐怕不是那么简单那么不容易产生歧义的。

在几年的投资生涯中,我不得不承认,创与投,有时候“基本模式跑通”是有一通各表的味道的。也会出现假以时日,基本模式出现了为了跑通而跑通的修正。

昨天因缘际会,聆听了有vc圈隐士之称的sig海纳亚洲投资基金创始合伙人龚挺先生(Tim)的两个半小时发言,席间关于增长(growth)的看法,很让我有些触动。

事实上,张小龙在今年微信pro课上,也表达过类似的意思。

最后说一说这两天有那么点风口浪尖上的滴滴的事。

巨亏百亿,裁员2000,这些负面信息,是不是滴滴也快大限将至了?

我不这么认为。

因为目前尚不知道滴滴的营收情况,更重要的是,不知道这家强现金业务公司的现金流情况。我有个朋友甚至认为,所谓36氪获得滴滴的财务数据,但只有亏损额,不讲营收不讲现金,是滴滴故意放的。

市场有消息说,滴滴在18年的时候,日成交可以达到3000万单。如果这个说法属实,百亿亏损看似巨量,但对应这个数字,实在也不算什么。

我们无法从日3000万单来推算滴滴的营收和现金流情况,但滴滴同样高达百亿的司机补贴,对应日单量就可以发现,贴得不算很猛。

滴滴的要害不是资金饥渴,我个人一向不认为滴滴缺钱。在整个18年,高达70%破发还前赴后继地要去上市的情况下,滴滴很少传出要上市的传闻,或可说明滴滴不缺钱。

滴滴饥渴的是:如何放开供给。所以在本地牌本地户籍司机的严控下,你才会看到最近由于春节回家因素,一些重启顺风车的呼吁。

这才是滴滴增长故事的要害。

滴滴重启顺风车,不完全是商业故事。

在我目前观察的情况下,依然不觉得,现在是重启顺风车的好时机。

恐怕,滴滴还有很长一段时间的纠结不过不致命的时期。

—— 首发 扯氮集 ——

作者执教于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传播学院,天奇创投基金管理合伙人

观一纸婚约有感


我的朋友,幼狮传播的褚宁戏称要学习我吃瓜都不放过周边的精神。

因为我竟然没事吃饱了撑地去看了一部电影:一纸婚约。

比较熟悉翟天临这个瓜的同学们,都应该听说过这部电影。

这部电影的豆瓣评分只有3分,底下还有不少谩骂之声。

我先平心静气地说一说这部电影。

讲个道理,这部电影比很多国产电影,都要好上那么几分。

至少整体故事没有什么太大的硬伤。院长大人扮演一个大学老师,非常好说话。这样的人,其实现实里是有的。男主的设定是:一个混了二三十年还要向系主任和颜悦色求评职称的主(这位女系主任甚至还对其进行了性骚扰),而且还是教哲学的。

你可以想象一下,这样的懦弱男,到底有没有。

至于女主这边,男朋友和闺蜜混一起了,几乎就是人财两空,父母又逼得紧,好像也不是什么太过匪夷所思的脑洞。

本来喝醉了女主脱得只剩三点式胡乱地金蛇乱舞,是有点突兀的。但后面女主质问男主有没有骚扰她的情节,算是把这个突兀,给圆了上去。

这个电影好歹还是展示了一下所谓的现实问题:大城市居不易,买个房子真叫一个折腾。

故事的结尾不太好,其实完全可以留白。男主瘫痪了就可以打住了。留下点所谓伦理问题,女主到底会怎么选,让观众去琢磨就是。现在这个处理,说教味的确太浓,也不是很真实。

至于演技方面,院长大人不是没演技的,至少没出戏。他的小娘子,也就是女主,有点浮夸吧。但委实还得说一句,总比angelababy强吧。

至于对这部电影所谓老男人的yy片,我觉得这样的批评有点过。汤姆克鲁斯还没事就要拯救世界,该怎么理解。这样的动机论,就算了。

如果说这个电影就是个网大,其实还凑合。但上院线,是差强人意了点。3分我觉得不算太不公平。

一纸婚约的故事,决定了这就是个小制作片子,投资额不会大。

但这个片子里有不少当红明星、流量小生以及一些有点份量的演技派中老年演员。

然后还上了院线。

这就不得不说,该片导演和男主扮演者的院长大人的力道了。

院长大人比吴秀波还是强,一来也是明媒正娶了人家姑娘,二来也是施展了好一番神通来力捧人家姑娘。

但要不是翟天临这个事,一般普通吃瓜群众,谁晓得“张辉”这个名字?

这其实让我想起了我当年读书的地方。

也有个电影系系主任,说起来不算大众知晓的人物,但其实人份量极重。开个会,香港本地明星如周润发、周星驰之类,都是要来捧场的。

我一直疑心有一部香港电影,开场就是一个制片人大谈一通制片就是屌毛,一旁做主持的电影系系主任,影射的,就是这位大佬。

经常有人用粉丝量来探讨影响力问题,我认为是可以商榷的。

我提出了一个看法,真正的影响力是由三部分组成的:

告知、说服和行动。

粉丝多,只能说明影响范围大。比如一个有千万粉丝的大v说,我觉得百事可乐比可口可乐好喝。告知了一千万人,ta有这个看法和态度,达成。

接下来,就是说服。这一千万人中,有多少人被说服呢?不仅知道了ta的看法,而且还接受了。这就很有些疑问了。

再接下来,就是行动。是不是有人从此不仅被说服,还照章行事,只买百事可乐了呢?

在很多情况下,告知、说服、行动,有漏斗关系,毕竟告知范围越大,被说服的人就可能越多,照章行事的人也可能会越多。广告业通常是遵循这个漏斗法则的。

但这不是所有的普遍的情况。

告知力不强——也就是粉丝不多——但说服力和让人行动起来的能力,非常强,一打一个准,这种人的影响力,同样杠杠的。

而这种人,不得不说,学院派里藏龙卧虎,比比皆是。

外人通常会以为,高校里无非就是讲师副教授教授序列,了不起加个博导。(院士人数太少,坐飞机都是要客级别,这种人我就不讨论了。)

我说个事给你们听听。

以前学术圈里有种人,担当一种职位,叫博士点授予委员会召集人——可能这个名字我这里描述的不精确,但大致意思各位应该懂。

一个专业要给博士点,如果不是985,不是校方自己说了算的,得有个外部的委员会开会通过。委员会里都是大咖,说话份量不小,但真正一言九鼎的,就是这个召集人。

你略微可以想象一下,有多少人要巴结这位召集人。

还有些教授博导,手上是有学术期刊的(嗯,就是你们狂吃翟天临这个瓜时所谓的核心期刊),大家也可以想象一下,这里面的隐权力。

博导教授也是有三五九等的。

过去几年,媒体上经常爆出博导虐待自己博士生的新闻。这种事不能说没有,但不得不说,其实不是大多数。

博导可能的确会在学术上对自己的学生要求很严,但理性算计情况下,太过虐待不符合博导的长远利益。

一句话就说能说明白这里的道理:

孔子之所以成为孔子,是学生捧起来的。

所以,狂虐自己学生的博导,都不会太入流。真正的咖,不靠这种展示自己影响力,也不靠这种去算计那点小钱。

早年对博导招博士不强令一年只能招一个的时候,博导很容易形成桃李满天下的局面。他的这些学生,大概率未来会教授博导、院长主任。更有些学生,本来就是官。甚至有可能越做越大。

这就叫“势”。

你从没听说过这人,不等于这人没有影响力。正有可能相反的是,其影响力,甚至超越什么千万粉的微博大v、公号头部。

学院派上接庙堂,下搭江湖,委实是一个进可以争名夺利,退亦可潜心笃志的所在。

世人皆说读博苦,但要说roi的话,但凡能混出头来,我看是比做运动员为国争光强。

名利双全,甚至可以位高权重,又不受一般名人为万众审视之苦,这样的事,世间怕是不多。

真出起事来,高校之好面子,博导自身势之盘根错节,大多最终不了了之。

只是独独要防一件事,过去称之为坑爹,今朝可称坑师。

别坑太大。

—— 首发 扯氮集 ——

作为一个高校小讲师,我很惭愧。属于没怎么混出来的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