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叫好内容,一个细思极恐的问题…

 1 

28日下午,应上海社科院新闻研究所邀请,参加了一个小型讨论会,主题是“何为优质在线内容”。

通俗地讲,就是“什么叫好内容”?

这个问题看着简单,其实仔细想想,是能够想出一个细思极恐的结果的。

 2 

非常巧,27日中午在微信上,我和馒头大师关于好内容这三个字还唇枪舌剑了一番。

这位游戏爱好者感叹《荒野大镖客2》的盛况:上线一周狂卖800万套,营收5亿美金。这部游戏研发历时8年,投入8亿美元,但馒头大师认为大赚是没有悬念的:预计能卖出2000万套。他又举了一个《GTA5》的例子,这部神作卖了9500万套。

他的结论是:好内容不怕等,也不愁卖。

我的问题是:什么是好内容呢?魔兽世界这部电影在中国票房是不错的,但却输掉了全球票房。它算好内容吗?

馒头大师“好内容不怕等也不愁卖”这句话,总给我一种以结果定义“好”的味道。假设《荒野大镖客2》卖了800套,算好内容吗?

不过,这种问法也有很纠结的地方:如果不好能卖那么多吗?

有时候我们还会碰到这样一种情况:一个内容刚刚出来时,既无叫好也无叫座。但过了N年后,却成为“神作”——优秀内容。

典型的例子就是:周星驰的大话西游。

影视剧、游戏,都是非常复杂的“内容”,我们退一步,先说图文类内容。

到底什么叫“好”呢?

 3 

点击量。

很遗憾,的确点击量就是度量内容好坏的指标。

用结果倒推好坏,在当下,恐怕是最硬的客观证据。

但这里还要再做精细化工作,点击量需要分类。

读来非常轻松的短篇娱乐报道,和严肃的长篇某上市公司深度调查,他们的点击量比较是没有意义的。

目标人群不同,以及,很重要的,阅读目的也不同。

但我想,既然内容文本可以做“颗粒化”工作,受众也是可以做“颗粒化”的。

我们甚至可以发现,一个被公认为有眼光的人(比如马化腾),和一个不过尔尔的人(比如魏武挥),在同一篇文章上的阅读行为(例如阅读时长,例如是否反复上下拉动以表示在仔细阅读与否,例如是否分享甚至包括分享时所加的一段简单短评)。很显然,我们要为前者的度量加一个权。

在大数据面前,按照不同维度进行分类的点击量比较,总是有操作路径的。

无论怎样繁复,恐怕好内容在结果上,是可以度量的。

 4 

读到“从结果倒推内容好坏”,如果你还能表示同意的话,那么再往下一步,还有一些惊悚的推论。

我们可以根据大量的内容度量的指标,从而发现这些被视为“好”内容的共性。

换而言之,我们能找到“好”内容的生产方法。

请允许我用一个文科生看到就皱眉的词:算法。

好内容的生产是可以有算法的。

其实,经验就是一种还没有数据化的准算法。把经验变为算法,我并不觉得是什么完全不可能的事。

棋手下棋,是要讲经验的。

我们已经成功地将下棋经验变成算法,最后击败了人类。

司机开车,是要讲经验的。

但我们正在努力让司机的经验,变成“算法”。自动驾驶现在已经走到了L3的阶段。

如果把生产内容这件事往AI上靠,类似自动驾驶,大概也是能分出所谓L0一直到L5的阶段的。

在一些很简单的内容生产上——比如财经数据播报——机器人新闻走到L3阶段应该是没有疑问的。腾讯的Dreamwriter在三年前就已经浮出水面了。

撰写一篇评论文章,为什么不能有算法?

有足够多的数据能建立真正的内容访问量指标(而不是大而化之仅仅比较十万加还是九万加),就一定能找到所谓“好”内容的算法。

 5 

和家父魏永征教授讨论这个事。

我提到唐诗宋词这种对今人难度很高的内容创作,我认为调教AI写唐诗宋词比调教其写散文容易得多。因为唐诗宋词讲格律,算法比散文清晰。

家父表示了不同的意见。在他看来,格律诗乾隆大帝写了数万篇,也不能和李白杜甫辛弃疾李清照相提并论。

我在同意之余,却认为,在大部分阅读的场景下,我们要的不是艺术品(李杜辛之类),只是普通读物(乾隆的水准就可以了)。

艺术品大概还是人类的势力范围。

家父又提出,好内容对人类的情感是有影响的,而人类情感,计算机恐怕很难理解。

不能理解不是问题,关键是能不能掌握影响情感的方法(至于这个情感到底是什么,不知道也无所谓)。

我们已经略略看到了一种经验的复制可能性。

比如那篇刷了屏的锦鲤文章,有人发现,写作者是著名情绪调动高手迷蒙的实习生(有可能是助理)。也就是说,咪蒙的方法是可以复制的。

事实上,咪蒙本人对她的经验也有一定的归纳。

当然还是经验范畴,不是算法范畴。

但这一步真得很难么?

 6 

回到问题本身:何为在线优质内容。

如果这个问题有解,那么,人类将再次向计算机拱手交出自己的一块地盘。

探讨在线内容的优劣,其实就是在摸索优质内容的标准,其实就是在摸索优质内容的方法,其实就是在摸索优质内容的算法。

这一步一步下去,终将使得大学取缔中文系,取缔新闻系。

当然,我承认,找人采访挖料这种事,计算机大概干不来。

但人类就变成了AI厨师的下手:把料准备好。往算法里一灌,好内容立刻生成。

这个意义上讲,新闻专业还是要的,但大概高职就够了吧。

 7 

“千人千面”这四个字,诸位可能是不陌生的。

我们平时讨论的“千人千面”,更多意义上是传播向的。内容是人工生产的,算法根据你的一些特征,有针对性地分发内容给你。

我们设想这样一种情况。

我对某事感兴趣,当我输入关于这个事的关键词后,算法自动生成一篇我认为是“好”内容的内容。

如果再进一步,算法连我输入这个动作都不需要,直接就可以推送我感兴趣的且我认为叫“好”内容的内容?

有那么点AI“洗稿”的意思。

我有生之年看得到这种“盛况”么?

 8 

希望能看到扎实的反对意见。

—— 首发 扯氮集 ——

本号不接受商业合作,实在死乞白赖想合作,五十万一篇好不?

作者执教于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传播学院,天奇阿米巴创投基金管理合伙人

当说到自媒体 你想起什么

近日,几家官媒对“自媒体”进行了一番批判。

《新民周刊》以地产自媒体乱象为切入点,进行了一番偏重于事实报道的陈述。主要的内容围绕一些地产领域中的自媒体对行业中商业组织的敲诈勒索。

这家媒体在一周前就推送过自媒体黑幕背后的“连锁反应”远不是你想得那么简单的文章。到目前为止,这六七天以来,《新民周刊》至少有四篇文章涉及对自媒体的负面报道。

新华社则以“洗稿”为切入点,采访了一部分自媒体人,进行了“自媒体地下洗稿产业”的揭秘。

人民网连续四评,以主观评论为主,用词相当猛烈。

最新生猛的评论,是来自澎湃于今日傍晚发出的澎湃马上评。

新浪网甚至推出了一个专题,链接附在这里:http://news.sina.cn/zt_d/zmtlx1024?from=timeline&isappinstalled=0,充分感受一下官媒们的火力吧!

这的确引起了一些反弹,比如三表的自媒体的至暗时刻

新民周刊的首席记者在朋友圈的一番话也遭到了一位我不清楚到底是谁的人的驳斥。我见到的版本是用锤子便签写的,不存在链接,这里就不引了。读下来大致的意思是:传统媒体商业上日薄西山,可能是引发批判的原因。同样用词非常猛烈。

不过,我总觉得,大家讨论的“自媒体”不是同一个“自媒体”。

我在一个群里和三表说:

自媒体其实是挺乱的,这话大面上没错。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你不乱所以打交道的也不会太乱。

说这话我未必没有底气。当然,群里聊天,不够严谨。严谨的表达应该是:部分自媒体其实是挺乱的。

我想大多数人也承认,这个江湖,未必能那么理直气壮地说:很干净,没有任何问题。

我有一些做自媒体的朋友,文品人品都相当不错。

但我同样知道,一些自媒体乃至抱团成伙的联盟,的确当得起“乱象”这两个字。

具体事例就略过吧。

在我的理解中,自媒体是一个没有任何意识形态的词。我很简单也很纯粹地把“一个人的媒体”就视为自媒体,而且这个人自身的好恶会投射到这个媒体上。

在这个理解中,的确人人都是自媒体,你写的微博,发的朋友圈,都可以视为一种“自媒体内容”。

反倒是我对一些团队式操作且没有什么明显的个人自身好恶的投射,不怎么认同叫自媒体。比如“新世相”,比如“大象公会”,这明明是ogc(机构生产内容),称这一类叫自媒体,非常奇怪。

但我也明白,有人不是这么看这三个字的。

比如我有一位朋友,创业之前是南方某家媒体的成员。在他看来,自媒体是一个“权力名词”。

因为这个国家对于做媒体有各种各样的行政要求,而这种要求的结果,反映的是一种权力意志。而今天,太多的内容阵地,并不需要什么行政许可。

有那么点“揭竿而起”的意思:将本来就属于权利的东西(宪法里的几种自由),摆脱了权力的控制。

从这个已经很有些意识形态味道的角度出发,新世相、大象公会,倒真算是自媒体了。

官媒们在说“自媒体”的时候,指的是这些自媒体。

不以为然者在写不以为然时,脑海中的自媒体可能是那些自媒体。

自然就是鸡同鸭讲,基本不在同一个频道。

在自媒体圈子里,还有一个词叫:营销号。

这三个字是贬义词。如果说张三做的那个是营销号,基本上等同于张三做的,不上台面。

但我们恐怕也很难严格定义出到底什么叫营销号。

很少有人会在公开场合直接承认,是,我就是做营销号的。

我知道有人会说,营销号具备这样的特点:

1、完全以广告软文接单为导向

2、访问量是刷的

3、大量洗稿,鲜有原创。

别说整个自媒体圈,就算是科技圈,我都知道有些号(名声还不小)就是以广告软文接单为导向,公号上的文章篇篇都是软文,是,篇篇,不是百分之八十,不是百分之九十。

至于洗稿,有些号洗稿很明显,有些,则不是那么明显的。

各位有时候在朋友圈疯狂刷屏的文章,在我看来,可能就是洗几本书出来的。但很少有人称”营销号“。

很大程度上,自媒体与UGC有关。

大部分UGC都是自媒体性质。有些则不是。比如BBS这种UGC平台。我们可以把bbs看成一种内容平台乃至一种媒体,但bbs发帖者,通常不会认为他们是自媒体。因为BBS的架构方式不是以人为核心的。

Blog是一种自媒体。Blog时代,也是以UGC为主。很少有OGC的单个blog(当然不是没有)。

微博、朋友圈,都是。

不得不承认,UGC里的确存在着大量不实的东西。不过我一贯的观点是,个人在网上写条微博写个朋友圈,也要万事都考证一番,搞什么交叉信源,平衡写作,纯属吃饱了撑的——没有任何可操作性。

Blog和微信公号(以及其他什么号),是一种降低了生产门槛的媒体。对于这类“自媒体”,要求可能需要更高一些。因为它长篇大论的重型内容,和微博朋友圈,是有些不同的。

不过,即便是OGC式的媒体,在美国,其责任可能也和很多人想象得不同。当它对公众人物(官员、明星之类)及商业组织进行负面报道时,后者要打诽谤官司(美国是民事案,不是刑事罪名),还得去证明前者“恶意”。

这个恶意证明的原则只是美国的规则,英国不怎么认同。在中国,有部分法学者和零星法院,偏向于认同。比如海淀法院就比较偏好公众人物人格保护弱化。

有些法学者则不认同。因为中美环境不同。中国的媒体,其实是一种权力的延伸。有人进一步认为,公众人物面对媒体时,是弱势群体。道理很好理解,就不展开了。

但这里的“媒体”二字,新形势下就有完全不同的解读了。

中文语境里,对自媒体还有延伸。

比如,企业自媒体,一个商业组织开办的微博微信。

还有一种自媒体,完全就是权力的延伸:政务自媒体。

甚至还有人提出媒体的自媒体,比如某媒体开办的微信公号。“充分利用自媒体工具进行媒体转型”这种表述,我也是见过的。

自媒体这个行当,是有些乱。但其实即便是传统媒体这个行当,要说乱也可以拉出一个名单来的。

恐怕同样乱的是,你我在探讨”自媒体“这个东西时,概念都是混乱的。

既然无法统一对这三个字的定义,我主张还是就事论事。抓到一个说一个,直接上升为整个自媒体都必须治一治,未免太过上纲上线。

自媒体圈内对官媒轮番批评的反弹,在我看来,有几点原因:

1、对于动奶酪式的利益考虑:你们大概是觉得自媒体动了你们的奶酪吧?

2、对于未来某种趋势担忧所引发的物质利益层面的考虑;

3、当然也有部分人是对某种趋势担忧所引发的精神层面考虑——我承认这话太拗口,不过我想还是能读懂的。

我和徐达内在某年激烈争论到底什么叫自媒体什么叫自媒体人,最后妥协为:内容创业与内容创业者。

但有些新传界的学者,反对内容创业这个词。

在他们看来,江湖里太多文字,也配叫”内容“?有点”书都是开卷有益的,无益的不配叫书“的意思。

坦率讲,我从心底是有些认同的:那玩意儿,也配叫内容么?但话要说回来,我是前互联网时代移民过来的人,那个时代,有些东西,也配叫媒体么?

内容创业这个行当,如同当年的媒体业,同样泥沙俱下鱼龙混杂,是不争的事实。

但请注意,我不会看上去很自然其实很没脑子地往下来一句:政府也不管一管。

零七还不是零八年的时候,blogbus上有一个很有流量的blog,主要贴男同照片。

在当时的全站五百万blog里,属于第一阵营的头部大号。

这个blog上的男同照片,不乏露点,也不乏两男或者多男正在做爱做的事。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个blog一直活到零九年,最终被有司下令关闭。

我至今不知道背后的blogger到底是谁。

读此文有感

—— 首发 扯氮集 ——

本号不接受商业合作,实在死乞白赖想合作,五十万一篇好不?

作者执教于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传播学院,天奇阿米巴创投基金管理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