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扣扣杀人,有没有legitimacy?


我的朋友圈,一票人文知识分子都在转发一叶一沙一世界——张扣扣案一审辩护词

嗯,我这里的“人文知识分子”是贬义式用法,基本上等同于贬义式用法的“文科生”。

这篇文章旁征博引,文采飞扬,行文上是一篇漂亮文章。

但我这个人,不太瞧得上漂亮文章。越漂亮我越喜欢琢磨这样一个问题:漂亮之下,有没有道理?

尤其是,当我看到这篇文章起手就是该律师在法庭上的照片时,就有极强的他在做自我营销的不适感。

喜欢漂亮但道理不充分的文字的人,通常我会暗暗打个负分,哈

legitimacy,是一个我比较喜欢的英文单词,你可以翻译为合法性,也可以翻译为正当性、合理性诸如此类。legitimacy不是单纯的合法不合法。

汉中张扣扣杀人,当然不合法。但这件案子最终到底留不留张扣扣一命(基本上就是死刑vs死缓),张扣扣的行为有没有一定意义上的legitimacy是变量之一。

除了具有自首情节、公诉方程序有瑕疵、张扣扣本人有精神病等辩护理由外,辩方在他的辩护词里浓墨重彩地描述了张扣扣的leitimacy:复仇,以及少年时看到母亲被杀被尸检的心理阴影。

张扣扣案出现时,我当时写过一篇文章,不知道为什么在公号里就消失了,我的博客上还看得到:张扣扣事件依然有点云山雾罩(http://weiwuhui.com/7453.html)。

事发后,张家的说法是:当年杀张母者是王富军(老二),不是王正军(老三)。只是因为老三彼时未满十八岁,所以是顶包的。

这个说法有媒体报道过,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还是第一时间报道。

如果这个说法属实,张扣扣杀人就有一定的legitimacy,因为司法不公,只好诉诸私刑。

但从杀人事实来看,我就很狐疑,因为最终王家老大老三和老父都被张扣扣杀死,独独跑掉了老二王富军。这不符合常理。

虽然有事实显示,王富军正好不在村中躲过一劫,但如果张扣扣也认定王富军才是正主,他多年谋划念兹在兹的杀人策划,不应该围绕王富军展开么?

张扣扣最后还有时间去烧了王家的车,一派大仇得报的样子。我总感觉,所谓王正军顶包,只是张家人的一种辩词,张扣扣本人都未必认为王富军才是直接凶手。

有律师同行评点了这份辩护词。

比如评张扣扣案辩词丨逻辑是有效说理与言情的基础

我比较倾向于这篇文章的看法——这是一篇优秀的散文,但却很难称为优秀的辩词——所以分享给各位看。

从今天各方披露(包括庭审记录、媒体报道)来看,王正军当年不是顶包的可能性非常大。在这样一个情况下,张扣扣血亲复仇的legitimacy就小很多。

即便诉诸朴素的同情,都不能诉诸太多。因为当年司法的确没有什么太大的不公。

案件观摩笔记——汉中张扣扣案,这篇文章也值得看一看。

这篇文章不是对辩护词的点评,作者写完才看到辩护词。请注意这篇文章尾部对这份辩护词的简单评价:旁征博引。而前面那篇文章用的成语是“引经据典”。

我个人更倾向于旁征博引。

在观摩笔记中,除了对辩护方颇有微词之外,作者也指出了公诉方的问题,主要是程序上的问题。有兴趣的可以琢磨琢磨。

总体来说,我所分享的这两篇文章,都觉得,辩护方未必是合格的。

我个人倾向于张扣扣应该判死,不知道你的看法是什么,可以投个票

接下来,还可以投几个票(但微信公号文章一次只能做一个投票模块,所以我都放一起了)

还记得米脂案么?你大概也义愤填膺过的,你觉得这个也是想复仇的杀人犯该不该判死刑?

再来一个,这次在北京的小学生受伤案,你觉得那个抡锤子的,该不该判死刑?

最后一个问题,你觉得,该不该废除死刑?

我们该如何获取信息?


微信推了一个“好看”——看一看的子功能。

它基本上的原理是:当你的微信好友点击公号文章右下好看时,就会进入到你视野(嗯,信息流)。

后来经过一些建议和意见,有些所谓的微信好友的好看,你是可以屏蔽的。这个人出于种种原因,你不方便拉黑,但你对ta的阅读品味,实在不敢恭维。

好看的本质是另外一种朋友圈。在朋友圈,你的微信好友转发,会成为你信息流的一部分。而好看,则是你的微信好友点击好看,会成为信息流的一部分。

你有没有注意到一件事:你的好友正在成为你的议程设置者?

再进一步,你手上是有一个开关的:不看ta的朋友圈/ta的好看。

所以,好看和朋友圈一样,都是一种社交分发。

在我个人看来,社交分发,和算法推荐,都不应该成为一个人获取信息的主要渠道。

你当然可以没事刷一刷,但如果就依赖其中一种,你的大脑,可能会出问题。

大体上是这么一句话:严重依赖社交分发的人,信息茧房的可能性会偏高。严重依赖算法推荐的人,视野狭窄的可能性会偏高。

请注意,信息茧房和视野狭窄不是一回事。信息茧房的同义词是观点极化,视野狭窄嘛,就很容易理解了。

背后的原理在于:当你发现一个人所谓阅读品味不高时,其实大多数情况下,只是ta觉得的好看或者转发,立场和你大相径庭罢了。

而算法推荐,集中深挖你的兴趣点,某天关心了一下股市就三天两头给你看股评文章,调教起来费时费力。

这两种信息分发的机制,都有其弊端。结合起来用一用,倒是可以接受。算法不会管你立场如何,社交不会管你兴趣如何,对一个人来说,算是有了中庸平和之道。

但这远远不够。

我曾经花钱订阅过财新的东西,后来它涨价了,我有点嫌贵,就弃订了。

但随后的一段时间里,我意识到我这个行为是错的,所以我又花巨资订回了财新。

为什么要这么做?

英国一个哲学家怀特黑德这么说过——不是伪名人名言:

文明的进步,就是人们在不假思索中可以做的事情越来越多。

很遗憾,内容创业蜂拥而起后,你不假思索就可以信的文字却越来越少了——这无关社交分发或算法推荐,因为它们并不负责鉴定信息真假。邮差的kpi里是没有这项的。

鉴定一个信息是真是假,是有成本的,在今天,成本还极其巨大。

这个世界,能让你无脑信的东西实在太少了。

我不是说财新所有的东西都可以百分百无脑信,但它可以无脑信的比例相比同行高,大概不差。

再说一遍,有可能信息是免费的,但鉴别信息真假,是要钱的。而读了一个假信息,是要支付时间成本的。再加上人类有先入为主的特点,要洗掉假信息的印象,又是需要支付成本的。

一年花个几百块买个无脑信,不贵。

这两年,我越来越复古,成为媒体原生app的爱好者。

(考虑到最近某个新闻,有些app不能让你们看到)

媒体app依然有一种“编辑认为这应该让你看”的议程设置方式。这种方式很古老很传统,但可能是我年纪大了的缘故吧,我越来越发现这种古老传统的方式,对我而言,非常有效。

什么东西值得看看——这件事也很有价值。在这件事上,算法也好朋友也好,都未必比专业的知名媒体编辑来得可靠。

同样的,节省时间。

当然,很多媒体原生app都有自己的各种号,我只是更偏好于app罢了。

公号体量受限,对于比较大型的媒体来说,承载不够。

另外,最近鄙人二世这件事,越发坚定了不可all in wechat的决心。

嗯,我相信你们看到了第一个目录夹:知识付费。

我不是知识付费的狂热爱好者,但我对时下就知识付费的某些批评,相当不以为然。

我来告诉各位我都付了一些什么钱。

在豆瓣上,我有一个付费栏目(其实是朋友送我的,但我想即便不送,我也会买):哲学闪耀时。出品人,人大哲学院的雷思温老师。

在得到上,我免费听了阿里曾鸣的智能商业20讲,付费买了梁宁的产品思维30讲、王煜全的前哨(由于二世的原因,我原来用微信登录的账号,课都没了,幸好我有梁宁课程的pdf——不要问我要,我不会给的)。

知乎我只是归个类,放在知识目录夹里,倒没花过钱。

至于那个混沌,看了一些免费内容,还没花钱。

所以,我投入过三个付费栏目,我完全不觉得,我和权健的消费者,有什么可比性。

其实,知识付费这事,和出版业是非常类似的。

曾鸣教授把他的智能商业20讲,后来攒了一本书,我只是一直在等电子版。kindle版一出我一定会买。梁宁要是搞本电子版产品思维,我一样掏钱。

你仔细想想就明白,一套知识付费课程,其实就是一本书的制作过程。当然,我承认,知识付费可能比一本书贵。但我一向以为,你要去港台英美晃晃,你才晓得,什么叫书很贵。

如果说知识付费就是贩卖焦虑,就是什么保健品薅羊毛,买的人都是无知人群,好的,整个出版业都罪大恶极百死莫赎。

根据你个人的情况,买一点知识付费栏目,没什么不好的。

这和买本书的道理差不多。

对了,你也不要一听到“书”这个字,立马肃然起敬。它没那么高大上。中国一年几十万种图书,你以为都是金子么?

纯靠读书就能改变命运的,如果你知道“知行合一”的话,就晓得这不靠谱。纯读书大比例情况下,最后就一书呆子罢了。

但不读书就能改变命运,这个时代,恐怕也越来越少了。

信息这件事,随着信息爆炸,总体上变得越来越不值钱。

但从一大堆信息里“挑拣”出一些,这个挑拣,就是值钱的。而且随着信息越来越多,这个值钱会变得越来越值钱。

我并不是说可以把社交分发和算法推荐都扔了,我也没说大家以后都去付费看东西。但你要估量你的时间。

说一句极端的,钱没了可以赚。这一秒没了,就永远没了。

—— 首发 扯氮集 ——

作者执教于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传播学院,天奇创投基金管理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