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稿二三事

《追风筝的人》里的主人公阿米尔的父亲小时候教导阿米尔,人世间的罪只有一种,那就是偷。

这句话作为本文的开篇,还是和本文很匹配的。

而且,看着就很有逼格的样子。

不过,我觉得我还是应该告诉你,我从来没看过《追风筝的人》,这到底是本小说还是个电影或者电视剧,我压根不了然。

我是从这篇文章里看来的,而这篇文章也是转载的,微信公号的机制,转载最多告诉来自于什么公号,到底是那个公号里的哪篇。。。我真心懒得找。

但我依然可以不告诉你这些。

不会有任何国家的法律来判定我有抄袭的行为。

只是,原作者一旦看到,会怎么想,我大致是能猜出来的。

 

浙报社长高海浩退休。

我于4月3日写了一篇东西,提到两个细节,而这两个细节是我在浙报相熟的一位友人在微信上告诉我的。

我不觉得这家自媒体会采访到我这位友人——她是一个不太在互联网江湖走动的传统媒体人,默默耕耘又籍籍无名。而有个自媒体号的7日文章里,的的确确写到了这两个细节。

如果说我引用《追风筝的人》那句“人世间的罪只有一种,那就是偷。”完全可以解释为我自己看过的话,那么,这两个关于高海浩的细节,我有99.99%的把握,别人但凡要写到,都是从我这里“洗”过去的。

但这不是抄袭,说它洗稿可能也重了,所以我打了个引号。

对于这种去掉信源的行为,你最多说一句:小家子气了不是。

事实上,传统媒体数十年,这种事每天都在发生。a媒体写出了b媒体报道过的一个事实,但全然抹去了b媒体的出处——除非,这个b媒体实在太牛逼,而这个事实需要用b媒体的名头来背书的确是事实。

传统媒体的小家子气,我见多了。

 

有的所谓洗稿,事实上就是抄袭。

我在五月十日写过一篇《滴滴,一个连接者的责任边界》,过了几天,就有朋友告诉我,网上出来一篇文章抄了我的。

这篇《滴滴是如何走向’邪恶’的?》,你们有兴趣可以点击过去看,大段的抄袭在文章后部。

我这里放两个截屏对照一下,一来我怕你们点来点去不方便,二来我想告诉你们这个抄袭抄得多么有趣。

我写的是李四被张三侵犯权利,这位伦敦交易员同学改成了张三被李四侵犯——好的,你用心了,哈哈哈哈。

我后面写“平台如果真需要承担主体责任”,其实我这里写错了,应该是“真需要承担连带责任”。只是我那个公号修改过一个错别字,再改已经不可能了——虎嗅在转载我这篇文章,我特别关照了一下编辑同学,虎嗅上这里是“连带责任”——我们这位伦敦交易员同学大概不太明白,这里其实是错的,依样画葫芦地照搬不误。

虽然事实上是抄袭,告诉我这里有复刻版的朋友也去举报了一下,我也举报了一下,但被微信驳回。

看看伦敦交易员同学是怎么回答我的:

他意思大概是全文有10%是抄了我的——到底是不是10%,我也懒得统计字数——所以他有恃无恐得很。

后来他又回复了一下我这条他很要脸所以没有放出来的留言

鄙人是5.14日留言的,当日就回复了我。今天5月25日。

大概伦敦交易很忙吧。

 

昨儿一帮人在狂怼差评的时候,差评全然不以为意。

因为它又弄了一篇被不少人认为是洗稿的文章。

品玩在去年8月21日推送过一篇文章,这里有个互联网坟场,收录1000多个你可能曾天天用的产品。差评今天推送的文章标题是,有一个互联网墓地,埋葬着1059个“死掉”的产品

选题是一模一样的,都是写一个国外一个很有特点的网站。

选题一模一样当然没什么。撞题这种事,不说明啥。

关键是正文。

品玩那篇文章里举例说的是:msn、google reader、orkut、zune、flash、

而差评举的例子是:vine、msn、flash。

你会看到重叠度非常高。

要说差评是完全自己想出来要做这个题,然后自己一个一个字去码的,反正我是不信的。

但你不得不承认一件事,差评对内容的取舍,的确略胜一筹。

首先是vine,其实我知道很多人从来没听说过这个名字,但一说这是短视频的鼻祖,抖音快手都是它的徒子徒孙,你立刻就懂了。另外,msn和flash,也是太多人还算知道的东西。

至于google reader和orkut,过于小众(尤其是orkut,gr还有国内拥趸,它恐怕一个国内用户都没),放在文章里拉长了篇幅,的确会让人弃读。差评这样的处理,短小精悍,对用户的了解,确然有其水准。

最后还引用一句村上春树的话语——这回它写出处了,因为村上春树很有逼格,能给文章带来bonus,特别符合所谓结尾要拔高的写作规律。

加工水平,差评是高的,呵呵

所以,他们一位联创在朋友圈这样写道:

觉得自己美得不行

品玩的创始人骆轶航表示不以为然:把媒体当流量收割机,必给差评

 

洗稿这个行为,在互联网科技圈,闹得最为沸沸扬扬的,大概就是霍炬和差评的对簿公堂了,是真的对簿公堂,打官司了。

很遗憾,霍炬输了。

差评就用这个官司来证明自己是守法的。

但洗稿这个事,和一字不改的抄袭是有很大区别的

抄袭犯法,但洗稿的确不犯法——不过,我必须要指出,法律是社会运行的最底线。

虽说“法无禁止即可为”,你为就为好了,但为也有low与不low之分。

洗稿是非常low的行为。所谓你为完了活该被人骂。

不要脸也是合法的。

但人总该是要脸的吧。

 

昨儿中午,就差评这个事,四番群有点炸锅。我过于激动,加之大概年纪真大了,打字打的手机都掉地上了。

可怜我的顶配x,面朝下地摔在了水泥地上。

下午,三表发作了一通,后来,我于下午一直到晚上的会议空隙时间目力所及,林军keso也推送了各自的文章。

然后腾讯就宣布要再调查调查,到底还要不要投资——这则百字都不到的小通知,竟然也有十万加,可见圈中情绪。

有自媒体人抱怨说,不做调查就判死刑,腾讯这是被舆论绑架。这个看法是不对的,毕竟腾讯说我要再调查调查,白纸黑字写在那里的嘛。

我们假定腾讯最终弃投,这就说明腾讯以后会行使洗稿与否的裁判权了?——有人就这么认为的。

恐怕也不是。它只是表态我不投你钱了,并不是说:你犯了我的规则了。这是两码事。

腾讯的公关总监张军虽然那句腾讯一个小投资不代表腾讯是不妥的,但这个看法却是实情:洗稿是内容行业里的难题。

而这个难题,今天有朋友这么和我说:

现在还有专门洗稿的软件,我知道一些公司专门用软件帮人洗稿的,其实很多就是近义词同义词互换。

细思极恐

 

我在“刷屏”里写道,

只有真正的长期的一个一个字自己写东西的人,才能真正明白被洗稿后那种吃了苍蝇的感觉,这种感觉旁边的人是很难理解到位的。

因为被洗之后,你很难获得什么补偿。即便如六神磊磊这样的大号,痛骂了一顿周某之后,也不能把后者怎么样。

尤其是这样的情况:

我写的滴滴,访问量,12810,人写的,十万加。

品玩写的坟场,访问量:3991,人写的,63083。

这让人很郁闷。

洗稿者通常运营能力都比较强,不用挖空心思想内容了嘛,当然可以挖空心思于用户心理从而聚集粉丝,成为一种传播渠道。

每当看到拼凑内容远胜于真正的原创内容,也只能哀叹一声:

你还真以为内容为王么?

 

—— 首发 扯氮集 ——

作者执教于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传播学院,天奇创投基金管理合伙人​​​​

给微信郑重提个建议:朋友圈的用户赋能

给微信郑重提个建议:朋友圈的用户赋能

数日前,微信官方发布《关于进一步升级外链管理规则的公告》,其中第二条提到对视听内容传播的管理。

这短短几十字,引发行业震动。

今日一大早,微信官方又发《关于升级外链管理规则的补充公告》,将第二条删除。

这中间有种种原因,并非本文想探讨。

但这个外链管理规则的公告,颇多涉及朋友圈。大量企业试图利用朋友圈为基石的社交关系链条,为其所用,也是不争事实。

而微信一直在喊为第三方赋能,朋友圈这片热土,也得想想为用户赋能不是?

 

在朋友圈传播过程中,一直有一个叫“访问阈值”的说法。

某个链接,由于访问过多,会被自动设定为“再有用户分享则仅自己可见”。据称这是触发阈值,虽然外部并不知道多少访问,才会到达这个阈值。

微信为何会有如此设定,不得而知。

推想是照顾用户体验。

某链接访问极多,如果还有人分享,可能会对ta朋友造成一定视觉上的干扰。

类似的做法还有:如果一则小视频在朋友圈分享过多(到底多少为多也不得而知),再有人发布,呈现方式将由一个小button替代。

可能也是为了避免造成视觉上的干扰吧。

 

母亲节当天,我一个朋友C在朋友圈进行了云过节。

我和她的一位共同朋友W进行了留言。

以下是双方的沟通(我已获双方许可,做马赛克处理后引用在此):

给微信郑重提个建议:朋友圈的用户赋能

从这则对话中可以看出,云过节的楼主,有些惴惴然,生怕引起W的反感。而W的确对云过节不以为然,只是C的那个具体过节的内容,得到了W的认可。

我们从中可以看到:W不认可大而无当的云过节、盲目感恩母亲的过节(其实我并不是太知道啥叫盲目感恩,大概就是指感恩语大而无当吧),但如果有人的确写出母亲的优秀,W是可以接受的。

然而。。。

一个人在朋友圈里即便是大而无当地夸奖自己母亲,笼笼统统地感恩自己母亲,甚至是有些虚伪有些作秀地晒一下自己和母亲的情谊,从这个人的角度出发,有什么不妥么?

 

朋友圈曾经发生过另外一起类似的事。

这张图想必大家都看见过。

2018年过年时一张刷爆朋友圈的图片,后来引起了很多人的吐槽(当然也包括原作者跑出来要版权并称这不是祈福的用意)。

槽点无非就是这样的:与其发这种祈福图,不如真去关心关心你父母。

但这里依然有两个问题:

1、如何判定发图者从来没真关心过父母,只是云祈福?

2、假定在你的朋友圈中,你就看到有零星几个人云祈福一下且你也从未听过这张图片刷爆朋友圈,你还有那么多槽点么?

如果非要讲所谓科学,谁敢拍着胸脯说,自家的朋友圈条条符合“科学精神”?

 

刷爆。

问题的核心在于这里:刷爆。

一个人把厕所叫听雨轩,是有些诗意的。两个人叫就有些重复了,如果两百人两千人两万人两亿人都这么叫,不禁就让人感觉:你们还能不能好好说话了?

微信运营方既然能考虑到“访问过大触发阈值”而予以事实上的封禁,为何不能给用户这样的赋能:让我们来决定,我想封禁哪些让我看到就烦的东西?

请注意,我只是想封禁某些内容,并不是想封禁特定的人。

ta的大多数东西我还是想看的,我只是不想看到ta云过节、云祈福罢了,又或者是,有篇事我已经看到几十人转发了,我都已经被转吐了,就不要让我再看到这事了。

屏蔽ta的朋友圈这个动作,并未满足需求。

 

微博有这样的功能:屏蔽关键词。

用户可以设定一些自定义的关键词黑名单,以防被同样话语刷屏。这种设置一般用户可以有24小时内生效的时间,如果需要长期生效,则需要付费成为会员。

所以,从技术上而言,并非不能实现。

至于说到图片。

图片识别技术本就不再是多大的门槛,各位平日里使用时,大概也会碰到“防刷屏”的图片封禁吧?

设定几个关键词/图,有效降低被刷屏后的不适感,又能让人在朋友圈里可以稍许再肆意点说话(比如C姑娘的担心会减少很多),更重要的是,或可减少那种耸人听闻的、不实谣言的,也暗合政治正确。

甚至还能给阈值以更好的客观评估:如果达到某个数字的用户自定义封禁,那你这个东西也就只好“朋友圈仅自己可见”了,那么多用户都烦死你了。

如此大好事,何不赋能我等数亿用户?—— 正如发现页上,所有入口都可以用户自定义一般。

 

—— 首发 扯氮集 ——

作者执教于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传播学院,天奇创投基金管理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