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富贵荣华 为所欲为?|大家

华为:富贵荣华 为所欲为?|大家


华为:富贵荣华 为所欲为?|大家


我一直认为,华为是一家颇有斯巴达气质的高科技企业。

 

这句话并不是简单的贬义。斯巴达到底也是崇尚自由的希腊文明的组成部分,而且它有相当多令人称道的品质。斯巴达的堕落,是从在伯罗奔尼撒战争中与自由文明的死敌波斯结盟开始的。

 

华为:富贵荣华 为所欲为?|大家


华为一直是一家受到世人尊重的企业,我上个世纪在邮电系统就职的时候,也深知当年尽管有所谓巨大中华名号但它也是筚路蓝缕艰难创业才有了今天这般规模。然而,华为在李洪元事件中的表现,却让人失望透顶、恶心透顶、愤怒透顶。

 

一如斯巴达后期的堕落。


华为:富贵荣华 为所欲为?|大家


网上关于华为如何对待离职员工的传说很多,甚至据说在华为离职员工群之外,还有华为离职员工维权群。

 

我没有长期关注过这类事,所以不好断言这样一句话:华为一贯打压、欺凌离职员工。

 

华为:富贵荣华 为所欲为?|大家


每个个案都有每个个案的特点和其复杂性。至少我知道,李一男的事,就复杂得扑朔迷离。

 

但在李洪元这个个案上,目前的信息所展示出来的:华为是有问题的。

 

李洪元事件本身,目前尚有一些疑团。比如我一直很好奇,为什么李洪元没有用取保候审的方法先让自己不吃牢饭。要知道,251天的牢饭,可不是那么好吃的。这一点很奇怪,也没有任何解释。

 

但李洪元最终获不予起诉,已经说明,整起诉讼,已经到了鸡蛋里挑不出骨头的境地。要知道,这可是在龙岗,华为某些人或某些部门但凡抓到点小把柄,都不会让李洪元脱身。而从某个角度讲,李洪元获得国家赔偿可以表明,司法对其遭遇,有认错的表示。

 

是的,在李洪元事件本身,我依然可以同意,这是华为的某些人、某些部门干的。我依然可以同意,这不能完整代表华为。到底家大业大,15万人的公司。

 

虽然李洪元说他曾经去会议室堵过任正非,但后者可能真没放在心上。

 

所以,李洪元事件1.0版本里,华为作为一个整体,我可以同意,不用上升到整个公司都已堕落。做错了事,承认并改进,还是好同志。

 

但这依然无法让人不对它产生浓重的失望感:贵公司这么多年发生了什么,能让某些人、某些部门胡作非为成这样?


华为:富贵荣华 为所欲为?|大家


但华为对于李洪元事件的处理,我姑且称之为李洪元事件2.0版本,华为作为一个整体,是令人侧目的。

 

我大概在网易裁员事件爆出后的第二天,于某个公号上读到了李洪元事件,也注意到知乎上的一些讨论。

 

但华为官方一直没有动静。他们默不出声,绝不表态。

 

但绝不代表他们没有行动。

 

11月29日,有人通过监测知乎的有关内容,形成了这样一张图:


华为:富贵荣华 为所欲为?|大家

 

然后,微博和有些微信公号上的相关话题也删除了。

 

而当知乎上出现这样的结果时,我们还可以视为华为用某些商业手段,达到了他们的目的,但当微博、微信上出现了这样的结果时呢?

 

李洪元十余年的工作经历而得到的补偿不过30万,李洪元所在的部门又是华为的边缘部门,这说明李氏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华为普通一员,不大可能涉及什么公司机密,也无关于什么公司大局。而且对李洪元做出了不予起诉的决定,这样的一桩普通案件,也不能讨论吗?

 

这就是一种傲慢(懒得解释)+一种下作(私下小动作不断),而这种公司层面的傲慢和下作,让人气愤,令人恶心。

 

华为:富贵荣华 为所欲为?|大家


依然会有些人会争辩,也许华为没有行动,是有人“好心”帮他们行动。

 

我不能同意这样的看法。

 

道理就在于:华为官方连续数日的不置一词。

 

一直到12月2日下午,华为都没有正式表过态,只是有所谓内部人士在媒体追问下说了一句法务介入核查。

 

它的微博、微信、官网,沉寂得傲气冲天。

 

这不是一个该有的面对公众——在过去多个事件中对华为鼎力支持的中国公众的态度。

 

到了2日晚间,姗姗来迟的华为官方回应,彻底激怒了整个互联网舆论场。

 

官方媒体澎湃一马当先,在它那篇由评论部主任亲自操刀的马上评中,将华为回应浓缩成了四个字:你告去啊。


华为:富贵荣华 为所欲为?|大家


华为:富贵荣华 为所欲为?|大家


我不大想用所谓公关屡出昏招的角度来判定华为对李洪元事件的处理。

 

华为公关部其实并不怎么了解情况,它需要其它部门告诉它发生了什么。华为公关部其实也无权决定它发声还是不发声,发了声要怎么说,这需要华为决策部门告诉它。

 

它只是一个背锅部,只是一个喇叭部。

 

华为高层在很多场合中的那些唱高调、扮开明,在令人失望、恶心、愤怒的李洪元事件处理中,碎了一地。

 

华为:富贵荣华 为所欲为?|大家


它不仅不尊重它的员工,而且不尊重它的同胞。在它眼里,没有员工只有劳动机器:乖乖打工就好啰嗦就进大牢。没有公众只有消费者:乖乖掏钱就好不许妄议华为。

 

国之重器,民族之光,是可以如此为所欲为的么?


大家一周阅读排行

华为:富贵荣华 为所欲为?|大家

华为:富贵荣华 为所欲为?|大家

华为:富贵荣华 为所欲为?|大家

华为:富贵荣华 为所欲为?|大家

点击文末在看,帮喜欢的文章冲榜


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

华为:富贵荣华 为所欲为?|大家

华为:富贵荣华 为所欲为?|大家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大家-腾讯新闻):华为:富贵荣华 为所欲为?|大家

专业裁员公司 这个生意有可能站得住吗


 

《在云端》,一部老片,无论在豆瓣还是在IMDB,打分都还过得去: 

       专业裁员公司 这个生意有可能站得住吗      

我每年给学生上课都会提到这部电影,主要是用于解释“富媒体理论”(rich media theory)中所谓ftf(face to face,面对面沟通)比cmc(computer-mediated communication,基于计算机为媒介的沟通)更适合传递负面信息。其实这个电影对于理解这个理论的说法,很有帮助。

 

但,这不是我今次提及这部电影的原因。

 

我主要想聊聊第三方职业从事裁员这件事。

 

尤其是时下这个经济情况,大面积裁员并不罕见。

 

裁员,可不是一个没有技术含量的工作。

 

光把裁员说成是“优化”,是不够的。

 

 

首先是需要具有法务能力。

 

这个法务能力不仅包括非常了解与劳动工作有关的法律事务,也包括一旦引起诉讼的司法实践能力。

 

最大化地确保公司在裁员议题上的操作是合法的同时又是成本最低的。

 

在《坏血》这本书里,讲到Theranos如何财大气粗,聘请了顶尖律师事务所来处理他们的法律议题,也包括裁员问题。仅从法律能力角度讲,这家事务所的确是非常优秀的——这不是编出来的小说,是确有其事。

 

这属于标准意义上的专业能力。

 

但一般实施大规模裁员的企业,都应该算是中等规模的企业了,会有自己的法务部门,也会聘请法律顾问,所以,第三方裁员公司,光有这点能力是不够的。

 

 

中国人是人情社会,很多事,不能只讲合法、合理,还得讲合情。

 

比如说,我们经常在国外影视剧里看到被裁员工由保安监督着离开公司。这个事很难讲不合理不合法,但显然不大有人情味儿。尤其在中国,保安介入裁员,是很容易引起观感不适的行为。

 

另外,中国人的个人化成分低,裁撤一个员工,可能还要面对ta背后的整个家庭。如何和目标对象的家庭成员打交道,也是一个相当复杂的活。随着个体在中国的迁移(比如跨地区打工),甚至有可能会面临跨文化传播的范畴。

 

如果说法务能力是裁员上的智商侧的话,怎么沟通就是裁员上的情商侧了。

 

很多企业的HR,并不是沟通大师。如何把一个对被裁员工而言就是噩耗的事,妥善予以沟通,非常考验一个人的情商能力。很遗憾,这种能力很贵,企业也不是天天都在那里裁员,没有什么必要去专门养这样一支队伍。

 

这就是第三方裁员公司能立足的地方。

 

《在云端》这部电影里,这家公司展示出来的,不是它的法务能力,而是如何告知坏到极点的消息的能力。

 

在这里,可能还有多坑,稍不留神,就会陷入到一些”歧视“、”政治不正确“诸如此类的口水中。

 

所以,不仅要会沟通,还要训练有素,要有一套乃至几套话术样本,要有绝对不能说出来的词语列表,等等。

 

而在我看来,大多数企业,没什么必要操练这种事。

 

除非天天都在大规模裁员,或者非常不差钱,裁员起来福利好得惊人,足以让未被裁的艳羡怎么不裁我?

 

 

第三方裁员公司还要介入裁员决策,而不是单纯的执行者。

 

这话的意思就是:它应该告诉雇主,有些人被裁的时候是需要区别对待而不是使用统一政策的,而有些人是绝对不能裁的。

 

比如,有的员工,其至亲可能有很严重的生理疾病。也许从干巴巴的业务角度此人因为要照顾家庭从而业绩可能不高,似乎应该被裁,但从人道角度,这么干是非常不妥当的。

 

要评估裁员后的舆论风险。

 

这就是第三方裁员公司的第三项能力:危机公关。

 

而介入裁员决策,其实是危机公关中非常重要的第一步:议题管理。如何应对裁员这个本身属于负面议题的舆论应对之道。

 

 

我们听说过PR,听说过GR,甚至也听说过IR,但其实还有一个R:ER(员工关系)。在有些场景下,员工其实是企业众多利益相关人的一种,而不是企业本身。不妥善处理员工关系,会形成一种伤害:雇主形象损害。

 

《在云端》是一部老电影,它所描述的那个时代,并非”人人都有麦克风“的社交媒体时代。

 

所以一般不用担心被裁者会说些什么。除非裁员企业违法或者违背人道到了非常过分的地步,甚至引发被裁者自杀之类,大部分媒体,对单个人被裁,是没有兴趣报道的。

 

它们只会被大规模裁员当成一个集体事件,也更多侧重于这家企业的未来。小人物裁员也好留下也好,不是值得报道的故事。

 

但今天截然不同。ER完全有外部化的可能。

 

被裁者是掌握麦克风的,如果本身故事值得同情——请注意,未必合理但却合情——会形成企业的很大危机。

 

今天的弱小群体,不仅掌握麦克风,也掌握一定的技巧:比如在周末发难。这个时候雇主的反应可能会慢半拍,而从他们这个慢半拍的反应来看,显然是没有预案的:很有一种被打蒙的感觉。

 

当这类形象危机传播半天——这在互联网上已经是很长的时间,有可能就会形成一个定调的结果:冷酷无情的资本家。

 

那句话叫什么来着?资本来到这个世上,每个毛孔,云云。

 

中国人对资本的那种底层恶意,天然就不陌生。

 

 

裁员这件事上还需要第四项能力:熬鸡汤。

 

《在云端》这部电影里,男主角背着个空包,到处熬鸡汤这一幕,还是令人印象深刻的。

 

你不能说这种熬鸡汤毫无意义,其实是一种心理抚慰。我感觉可以用”临终关怀“式的字眼来形容:事情已经发生,你肯定会丢掉工作,这不可逆转。关键是,如何让你接受这个事实。

 

员工被迫离开组织,从此与这个饭碗分道扬镳,的确可以视为一种“临终关怀”。

 

不要小看熬鸡汤,没几个人会的。

 

 

员工被裁,是一种员工和组织的分离。

 

今人很多人都晓得,离婚还是请个律师好,没必要自己折腾。因为离婚首先是一个很低频的行为,而且离婚——如果家庭颇有财产的话——还是一个蛮专业的事。为了偶尔离次婚,通晓婚姻法并不值当。

 

裁员这件事类似。

 

随着经济的现实状况,我个人以为,第三方职业裁员公司,在中国,还真有可能有其生存空间,甚至是不小的生存空间。

 

裁员处理得好,确能起到帮助企业更顺畅地转型。处理得不好,弄到头还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在一片骂声中最终出了大血。

 

大多数情况下,他们为企业效劳,也许出现一些小概率事件,为劳工效劳也不是绝无可能。

 

企业雇人的时候,使用猎头并不罕见,裁人的时候,为什么都觉得自己就能轻松搞定呢?

 

—— 首发 扯氮集 ——

 

作者执教于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传播学院,天奇创投基金管理合伙人

小时学渣出身,现下一身暗黑金属风,儒雅二字与我无关。故告评论留言区引战者:尔要战,便作战。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扯氮集):专业裁员公司 这个生意有可能站得住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