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一个人 一门课 一套书

​一

中国有两个还活着的写字的,他们公开发表的,每个字我都看过。——是的,一点不夸张,每个字。

这两个人,是完全不同的人。一个人喜欢满世界乱跑,而且专门跑一般人都认为的绝非安全的混乱之地,还特别喜欢在旅途中找人聊天——我如果没记错的话,他在某次旅途中和同屋一个人瞎聊,这个人离开该地后就直奔恐怖主义阵地去了。

另外一个人,正好反过来。他有着极其严重的社恐症。这不是今天网上很多人矫情说自己社恐,而是这人就真的是社恐。他在得到上开课,据脱不花说,都没见过他几次。大部分沟通都是通过网上完成。

这位社恐症患者,平常干的,最多的事就是读书。据说他以前还是个书商。

于是,这两个人,一个人行万里路路,一个人读万卷书。而我则“集大成”,看过这两位的每一部公开作品。

本篇要讲的,就是社恐症熊逸。

熊逸是个笔名,他真名我并不知道叫什么,据说叫李立玮,但也有可能也是笔名。他还用过一个特别像真名的名字:程雨城。你在豆瓣上搜一本叫《纸上卧游记》 的书,就可以发现熊逸和程雨城是一个人。比较让人忍俊不禁的地方是,书里甚至提到程雨城有个朋友叫熊逸,云云

我是在很多年前混天涯的时候,注意到“好熊熊逸”的,他顶着这个ID后来大概嫌麻烦,就把好熊给去了。但事实上,当年大家聊起这个人的时候,都叫“好熊”,而不是“熊逸”。

另外还有一个叫苏樱的名字,一度盛传是他的妻子,但也有可能是他另外一个笔名。以苏樱为名,同样有很多作品。

熊逸以前的作品,都和所谓国学有关。比如他写的周易、孟子、庄子之类。他还有两本相当厚的春秋解读作品《春秋大义》和《春秋大义:隐公元年》,完全是考据的写法,读来没有前面提到的轻松。

后来还发现这哥们还喜欢佛学,写过八戒说禅。

他还写过推理小说,但我有句讲句,比起他的其它作品,只能说,写小说绝非他的强项。

在得到出现之前,熊逸算是一个在某种圈子里相当有名但出圈后没人知道是谁的人。罗振宇称他为隐士,大致有这么几分道理。

熊逸应得到之邀,颇开了几门课。

我第一门听的,就是熊逸书院。我这才发现,这人还读了一堆西学。

在本广告贴中,再插播一个小广告。得到上另外一个讲书的,顾衡好书榜,也非常值得一听。顾衡是一个有冷幽默的人,经常会让我听着听着就噗嗤一笑。另外,他的那份政治不正确,我太喜欢了。

讲回熊逸。

熊逸还开了佛学50讲,听来是当一门哲学讲的。我怀疑熊逸本人并不信佛。还有唐诗宋词、莎士比亚,真是涉猎广博得很。

然后,就是一门规模浩大的大课:熊逸讲透资治通鉴。

Literally的规模浩大:第一季正课250讲,加上各种加餐,日更下来一年的光景,但也不过是讲到苏秦张仪。要知道,资治通鉴可是一路要写到五代的。

我和脱不花开玩笑说,这是个氪金大坑啊,照这速度,可不得讲个十季——我深深怀疑海报里所谓“预计持续两到三年”的说法。而第一季就是300大洋。

现在,这门课集结成书。

当当当当

脱不花送了我一套,还让熊逸在外壳上签了个名。待遇比馒头大师还是差了点,唉。论粉的程度——如果熊逸有超话,馒头会去做数据么?

你看着这里已经是九册了吧,但打开一看,字小得要命,可见如果字正常点,这第一季集结成书,可不得十多本了。

我推荐你买这套书吗?

其实不咋推荐。

买书有三个目的,先说前两个。一个是搁书架上装逼,一个是获取里面内容。

要装逼,您还是搞一套资治通鉴,更有逼格。也省得被喜欢装逼的别人说:不读原典,尽看别人嚼过的东西有啥劲?

要说获取里面内容,我更推荐去得到买熊逸的这门课。听课是不累的,这九册小字号书放在那里,我怕把你给吓退了。

当然,买书还有第三个目的:应援打call。

那就得问问自己了:是熊逸铁粉么?

所以我吧,对得到有好感是有原因的。

熊逸的资治通鉴第一季,七万六听众。这套书,爬上京东图书总榜,为熊逸发财感到高兴。

谁说知识付费就是贩卖焦虑呢?我咋在得到上花了几千块大洋,从来没买到过焦虑?

谁说知识付费就只有成功学励志学鸡汤学?你还是要甄别的。

比如熊逸这个讲透资治通鉴,他的确间或会跳出来一个“管理学的经典难题”云云,就是把历史上的事,往现代企业管理上扯。我猜也未必是他的本意,而是被要求和现实发生点关系。

熊逸这位,讲讲自己擅长的吧,扯什么管理学的经典难题呢?铁粉出戏。

不要成天拿着历史来指导自己的生活,把个无用之学弄成有用之学,是会落了下乘的。这套书壳上某个大佬的推荐语,还是没打开格局啊。

但瑕不掩瑜,听到频次也不高的“管理学的经典难题”,我就出个神就算了。权当中间休息一下。

文头提到了两个人,还有一个人是谁呢?

郭建龙

—— 首发 扯氮集 ——

蚂蚁与阿里

这一年,蚂蚁似乎安静了很多。

其实动作频频。

梳理这一年的动作,这只巨型蚂蚁正在拐弯这一结论是不难下的。但这场拐弯,最终目标是什么?

我有一个推论。

作为一家过去定位于Fin-Tech的公司,蚂蚁对旗下金融业务或剥离或撤退,无论是主动还是被动,都在努力向监管靠拢,向合规对齐。

我之所以用Fin-Tech这样的英文,因为到底是金融科技公司,还是科技金融公司,其实蚂蚁摇摆了很久。这里的差别很关键:如果是一家有高科技属性的金融公司(也就是科技金融公司),本质还是金融公司,当然要符合金融的调性:安全第一、接受监管、在大多数场景下保守行事。

最终看上去尘埃落定的是,蚂蚁更名。2020年7月,蚂蚁宣布重新命名为“蚂蚁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金融二字消失了。

但这显然还不够。换一个马甲并不能太说明什么问题。金融科技or科技金融?监管依然表现出极大的疑虑:整个蚂蚁集团,实实在在还是在做金融。

刹车的力度前所未有,蚂蚁只能变阵。

关于金融领域的三大核心业务存贷付,盘点一下新闻可知:

蚂蚁在去年12月率先下架了存款产品,支付宝app内“银行存款”功能下多家银行的存款产品也不再销售。

支付宝又和银联云闪付合作,线上目前在淘宝85%商家购物,可以在支付宝收银台选择“云闪付”支付;线下,多个一线城市实现收款码扫码互认,新闻称明年3月可覆盖全国所有城市。

蚂蚁最受注目的消费贷业务——也就是花呗与借呗,则被装入“重庆蚂蚁消费金融公司”。这家公司由今年6月重庆银保监局核准开业。而消费贷业务,也在压缩克制,去年12月,部分年轻用户的花呗额度被下调,借款额度增加了管理功能并提供消费提醒功能。

9月,《华尔街日报》等在内的多家媒体引述知情人士报道称,蚂蚁集团将与多家公司合资成立征信公司,这有可能获批成为国内第三家个人征信公司。

所有保险业务纳入持牌机构“蚂蚁保保险代理有限公司”经营。

蚂蚁消金、个人征信、蚂蚁保,这一系列的动作,都和4月的阿里巴巴公告有关。这份题为《蚂蚁集团完成整改方案的研究和制定》的公告称,蚂蚁集团将整体申设金融控股公司,实现金融业务全部纳入监管。

也就是说,蚂蚁将把金融业务剥离出去,然后做一家控股形式的金融公司,并将这些金融业务,全部置于监管之下。而“控股公司”这一专有名词,表明只是财团股东罢了。

放下Fin,聚焦于Tech,已成为蚂蚁的现实。

让金融的归金融,这是看得见的巨型蚂蚁拐弯。

那么,蚂蚁还剩下什么?

这恐怕不得不从蚂蚁的诞生说起。

正如当年中国山西、荷兰阿姆斯特丹因为贸易需要,而产生了繁荣的金融业一样,零售业天然就有对于金融需求的内生饥渴。

阿里起于B2B平台,盛于B2C平台。远程交易不能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支付宝看似横空出世,实质上其来有自:支付宝的逻辑,和同样是远程交易的国际贸易的“信用证”(Letter of Credit)如出一辙。

在支付宝之上,长出了蚂蚁这一棵大树。但是,支付宝又何尝不是从阿里之中长出。

于是,即便蚂蚁曾有过令人炫目的估值,但它依然不是阿里系舰队中的旗舰。它的定位,是为整个大阿里服务的,无论是线上的零售,还是线下的本地生活,乃至阿里舰队中的其它业务。

提供的关键服务能力是什么?

金融。

Fin-Tech,Fin-Tech,蚂蚁的Fin-Tech,如果置于整个阿里舰队中,答案不言而喻。对于阿里来说,Tech自有其它战舰提供,甚至它自己就是Tech。

去年那一场IPO叫停,也许对蚂蚁而言,并非坏事。

监管的强力介入,使得阿里和蚂蚁都不得不重新审视这家公司的定位,而这种重新审视,或许会找到一个新的支点:真正意义上的科技公司,守正创新,为包括金融在内的更多场景输出能力:是科技赋能,而不是金融赋能。

去Fin就Tech,并不意味着蚂蚁会成为一家毫无想象力的公司。

中国有近4600家金融机构,如果是Fin,就都是竞争对手。如果是Tech,就都是合作伙伴。光支付宝上亿的日活流量,就是最基本的合作桥梁。更何况相对于中国太多的金融机构,蚂蚁的技术能力足以作为更高合作的交易筹码。

蚂蚁的人工智能安全风控、区块链、隐私计算、数据库等核心技术,竞争力在全球都属第一梯队,已是很多大型机构的技术服务商。

蚂蚁想要成为真正的一家科技公司,无论是外部要求,还是自身业务发展,都将走向这样一个推论:蚂蚁这艘战舰,将从阿里系舰队中真正地驶出。

它们依然会是一个类似战略合作伙伴的关系,但它们,将不会在也不能在同一个舰队中。

非如此,蚂蚁不能破局。

—— 首发 扯氮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