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为制造族群对立 一般都很鸡贼

差评的团队是一支年轻人团队。

近年来,多有一些年轻人创业团队引起关于三观的争议。

比如,超级课程表这个年轻人项目。

比如,神奇百货这个年轻人项目。

比如,宅代洗这个年轻人项目——可能你一下子想不起这个项目干啥的,我就提示一句:创始人为了让原有的洗衣机不能工作去剪了宿舍的电线。

年轻人创业为啥这么三观不正?他们为什么老喜欢认为,挑战规则就等于没有规则?

但我绝不会这样来讨论问题,很简单,人为制造族群对立,因为不是所有的年轻人创业项目,都那么三观扭曲。

一棍子这么打过去,很吸引眼球,但不符合事实。

 

在腾讯投资差评的舆论争议中,差评进行还击。

它很鸡贼地设定了两个族群。

第一个:老男人,一帮油腻的混圈子的老男人,欺负我们年轻人。

第二个:媒体人大多文科生,文科生对科技理解有限,我们是理科生。

这种手法虽然鸡贼,但不罕见,常见于政客群殴。

比如台湾地区某某党一贯喜欢怎么干。

而这么干的效果不错。

尤其是对于自己的脑残粉,很容易生成同仇敌忾之感。

 

很遗憾的事情是,在批评差评的声音中,有一些也中了这种人为制造族群对立的招。

比如我有一位朋友在一篇文章里这样写道:

差评这件事,是老的媒体标准价值观的一次回光返照,垂死挣扎,对新媒体有一点点拨乱反正的作用,但不知能维持多久。“天下苦流量久矣”,老人们对差评这个不懂事的年轻人集体反弹。

我很尊敬这位朋友,但对于这个说法,我不能苟同。

这不是新旧之争,也和年轻年老无关。

我在微信上和他说:

这本身就是黑白是非对错。

 

树立族群对立,是一种转化议题的诡辩法。

这里的议题是:你有没有洗稿。

这件事和老年人年轻人有什么关系呢?

和文科生理科生又有什么关系呢?

差评不仅树立族群对立,还要进行族群污名化。

老男人就是夕阳,就是油腻,就是过气了,看不得年轻人要成长。

文科生就是不懂科技,成天胡说八道,不能真正领略科技之美。

这种污名化,是议题转化这一诡辩后的另外一种诡辩。

因为毫无证据能够证明这些污名化是成立的。

倒是差评洗稿,一直嘴硬,到最后也不得不承认,证据确凿。

 

搞族群对立,智商一般不低,都是聪明人。

因为他们懂得设定新议题,把节奏带偏。

在明知自己有错,且在认错的文章中,还要浓墨重彩地去带偏议题。

就只好怼上一句:

你丫玩弄什么小心机呢?

 

—— 首发 扯氮集 ——

作者执教于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传播学院,天奇创投基金管理合伙人

今日推送有六篇原创,每篇一个话题,推荐合起来看,如果你不怕麻烦的话。

关于抄袭、洗稿、盗版、版权这些词 建议你获取这些知识

对于写字的人这种创作者来说,我觉得应该属于入门级知识。

但我的确发现其实还是有很多同行不了然这个事。

至于不搞创作的,那就越发不太清楚。

所以,有必要写这个短篇少许做点普及。

 

版权,100%等于著作权,这是两个完全可以互换使用的词。

现行我国著作权法第十条规定了著作权项下,一共有17项权利。前4项被视为人身权,后13项视为财产权,也就是说,是可以买卖的。

我们平时用的Copyright,就是指版权。

我们通常看到这样一句话:All rights reserved,就是指这17项权利统统拿在手里,并不放弃。

我对Copyright是颇有微词的。

一个例子就是字幕组。

电影方对自己的电影All rights reserved,你擅自翻译字幕,就是侵犯了作品的翻译权,按照现行著作权条款,就是违法。

另外一个例子就是外文书翻译。

作者和译者都同意可以翻译一本书是不行的,必须取得出版社点头同意。大部分情况下,会造成时间上的拖沓。

一个让人哭笑不得的例子是,《数字化生存》这本所谓中国互联网界启蒙书,由于当年出版机构的编辑离职走人,第一版中文版卖光后,就一直没出新版。这不是作者尼葛洛庞蒂的意图,也不是译者胡泳的意图,当然也不是广大读者的意图。

去年这本书才算再度付梓。

 

有一种盗版,是不以侵犯人身权为目的的侵权行为,主要是侵犯了财产权。

比如说,看盗版剧/书,使用盗版软件等。

并没有什么盗版者会抹掉著作权利人的人身权。

这种行为其实是有拥趸的。

黑客就是其中一种,还有著名的海盗党。

在日常行为中,的确存在大量的盗版使用者。你我都应该承认这件事,或多或少都使用过盗版作品。

有些创作者,对copyright也相当不以为然——这里也包括我。

copyright对权利保留太大太多太苛,一部电影的字幕不允许翻译,这件事看上去很古怪。

程序员行业里想出来一个开源。

一个叫creative commons的东西出现了,中文译成“创作共用”,简称cc。

 

对应Copyright,有一个词,叫Copyleft。其实细究起来,copyleft比cc严苛,或者这么说,cc是copyleft的一个子集。

我就是copyleft的信奉者。

很多人诟病我公号文章的头图,称之为巨丑黑图。

丑不丑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对权利作品闪闪发光前沿开放的态度:copyleft。

我基本上保留了人身权(比如必须署名),但我放弃了财产权。也就是使用我的作品,无需付费。

在博客时代,有一小撮人——基本上是科技圈博客——会崇尚copyleft,但的确也只是一小撮人而已。

在中文博客世界,copyleft从来没成过气候,当然,copyright也没。

微信的公号原创保护,是基于copyright的,不是copyleft的。

开白名单就意味着其实你依然hold住了传播的权利,并没有放弃。

而我的真实意思是:你可以在不侵犯我人身权的情况下拿去使用,不要再问我了。

但白名单制度无法做到这点:会强制版式。

 

美国一位著名的法学者莱斯格就是copyleft的推崇者。

在《代码》之后,他写了第二版《代码2.0》,这本书就是copyleft,原话是:share-alike。

不过这本书的中译本,实实在在的copyright。

也算是一种苦涩的笑话:真正的作者,到最后对自己的权利,无法决断。

当然,你的确可以说,出版社在一个作品中也是付出心血的。

但一来网络世界里,未必要印刷。二来,就算是付出心血,也不会比作者大不是。

 

但是,抄袭不是盗版那么简单。

抄袭不仅要侵犯财产权,还要侵犯人身权。

抹去真正的作者名字,改头换面,变成自己的东西。

我虽然对copyrigt颇多微词,但对抄袭一样不能容忍。

所以,当我们说到抄袭时,不要等同于盗版。

抄袭是盗版中的盗版。

 

过去抄袭,仗着对比不方便,大多明火执仗。

自从进入全民电脑时代,互联网普及,抄袭的挑战就是:查重。

简单的抄袭,查重一查一个准。

于是就有人发明高明的抄袭。

这就叫洗稿。

洗稿是最恶心的盗版中的盗版,不仅侵犯了著作权下所有的权利,还用尽心智去逃避。

成天规模化以洗稿为生的人,都是人品极其低劣,为人极度鸡贼的一波人。

这种人是骨子里的坏。

要改也难。

这话的意思不是说改不了洗稿,而是不洗了,在其它地方也会使坏。

 

总结一下。

盗版非法,对于现有的版权体系,我有看法,这个法律应该改进。

抄袭非法,再改进也不能允许抄袭合法。

洗稿不是合法,而是暂无手段鉴定为非法,所以只好痛骂之。

正如我前面文章所写:不要脸是合法的,但人总是要脸的。

 

—— 首发 扯氮集 ——

作者执教于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传播学院,天奇创投基金管理合伙人

今日推送有六篇原创,每篇一个话题,推荐合起来看,如果你不怕麻烦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