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非扯淡20180601

在本公号,我打算做一个叫“并非扯淡”的栏目。

主要是展示我所阅读过的觉得值得拿出来和大家share的文章,有些属于我高度赞同,有些只是比较重要的信息,值得关注。

在古典的blog时代,科技圈头号博客keso干过这事,当时他起的名字叫“昨日新闻”——这个和当年donews的一个叫“365key”的子项目有关。不扯开去了。

本公号以前也干过,叫“节操转载”,那时候微信公号还没有部署内链体系。

近日我打算再捡起来。

 

举头三尺有铁拳,来源于公号 对对对你们都是业内

据说号主对长是前腾讯互娱系员工,几篇讲腾讯、网易游戏的文章相当出彩。

这篇差不多是对腾讯投资差评事件的review,角度非常好,有铁拳,大家应该明白。

中国有几家官媒,可能影响范围并不如一些顶尖的头部大号(就是粉丝没那么多),但它们的影响力巨大。因为影响力除了包括影响范围这种告知力以外,还有说服力和行动力。尤其是行动力。官媒一声吼,可以让股价下跌,让大佬亲临拜访做公关。

这才叫影响力。

关于差评退回腾讯投资这个声明,走什么传播通路,也分析得非常到位。

目前访问2万不到,反正我觉得比我那个《洗稿二三事》写得好,所以需要再传播一下。

 

快手宿华交出半条命,来源于公号科技观察

作者王长胜

腾讯有它的一套三观体系——至少是向外界传播的那套三观体系。被投公司会比较容易向这个体系靠拢,道理也蛮简单,不认同腾讯是不太会接受它的投资的。

腾讯以产品见长,有些产品理念其实未必适合被投公司。比如说这句话:快手的风格是克制,不轻易做产品改动。

王长胜这篇文章里提到宿华讲过这句话,并有一些分析。我有更大的触动。

其实小视频的门槛没有想象中那么高,尤其对于腾讯这样的公司而言,但它的流量和用户时长又是惊人的,巨头不可能当没看见。这也是为什么抖音会在这段时期和腾讯要大干一场的原因吧。

有机会我会长篇大论分析一下这个议题。

但在这里,这个克制,对快手是不妥当的。

目前访问已接近4万。这篇文章对于理解抖音微视之争,是有帮助的。

 

微信发展简史:微信成功的必然和偶然,来源于公号行者慎思。

作者陆树燊,前微信产品经理,目前是小鸿科技的COO。

作为微信早期团队的一员,这样的亲历者的文章,是值得一读的,当然蛮长,要耗费一点时间。

尤其是偶然性部分,:),这就意味着,成功真的不能复制。

这篇文章证实了我过去的一个猜想:微信其实是一个邮箱系统。

简单说一下我对微信成功的理解:成功地引入了第三方。当然,根子上的通讯要做到极致做到完美,不能丢信息,这个是微信大厦最起码的基石。不过邮箱系统的经验,对微信不是难事。

所谓第三方,朋友圈也是第三方,你发我看,并不是腾讯发我看,之后就是微信公号,现在在拼命磕小程序。

所谓成功,就是如何做到让第三方接入有利可图,然后用户也不觉得烦躁和被打扰,腾讯也能有利可图(直接或间接)。对汹涌而来的各种信息,如何做到让用户觉得没有太大信息压力。

这件事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重要。

信息时代的信息系统,处理信息,让用户觉得既能看到想要的,又能不看到不想要的,这需要极其高明的信息处理理念。

 

中央网信办等3部门发通知 对“共享经济”提出了11点要求,来源于公号网络传播杂志

官方消息。

相当重要的消息。

尤其是第三点:压实企业主体责任。

过去主体责任常见于在内容平台上的提法,线上平台上的提法,而共享经济大多有比重极大的线下部分。这个官方消息意味着,主体责任已经不再局限于内容领域、线上世界。

我的理解,主体责任是针对所有左手右手皮条式的平台模式——所以共享单车谈不上什么非要强调主体责任,它本来就不是做资源配对的。

不过,主体责任不是民事法中会用到的词,它不是法律术语,至少目前不是。

所以主体责任到底是个什么责任,还需要在未来的实践中,继续观察。

但趋势很明显:企业要承担更多责任,也就是说,企业要承担更多成本。

这则官方消息本身在这个号上访问量很小,以我的观察,业内讨论得不多。

但我可以很明确地告诉各位:一个关键时间节点,别不当回事。勿谓言之不预。

一场百度燃起的额头上的战争,来源于公号扯氮集。

我打算写上这么一篇,预告一下。

🙂

 

—— 首发 扯氮集 ——

作者执教于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传播学院,天奇创投基金管理合伙人​​​​

有什么具体措施能够打击洗稿么

很遗憾,没有。

 

抄袭,是非常容易鉴定的事。

然而,即便是这样,微信公号到今天,还没有办法根治抄袭。

比如我最近有篇文章被抄袭。

抄袭者写了很多字,其中有部分是抄袭我的——按照他的说法,抄的篇幅是10%。

有好心朋友投诉两次,系统给我信息让我同意举报,我同意了。

但后来均被驳回。

明明是几段文字完全雷同,为什么不能视为抄袭呢?

因为规则说,10%雷同不是抄袭。

 

我琢磨了一下这个古怪的规则。

然后我就想明白了。

因为系统无法自动化识别出,被投诉对象,究竟是署名引用(这个倒真是10%也ok),还是不署名抄袭。

光是有没有署名这件事,微信公号系统就要挠半天头。公号活跃账号350万,很难有人手去一字一字辨别,有没有署名引用——当然,努把力,其实也不是没有技术方案,只是它到目前为止,没有。而且即便有,老实讲,部分能做到。比如我有三个观点,对方署名了一个,另外两个说成自己的。靠文本搜索是能搜到我名字的,算是署名了。但其实依然还有抄袭在。但你让系统怎么辨别哪三个观点是魏武挥的呢?

并不是一字不改的洗稿就更难了。

这件事恐怕是江湖中的牛皮癣。

按照一位媒体人(好像是品玩的骆少)的说法,那就是我们要习惯和牛皮癣共存。

 

洗稿这个行为,非常隐蔽。

它并非字字相同。

甚至真的有可能还是自己在那里敲击键盘写的。

洗稿的特点是这样的:

1、选题一样(或高度雷同);

2、角度一样(或高度雷同);

3、内容铺设方式一样(或高度雷同);

4、素材选取一样(或高度雷同);

5、与被洗对象有不同的地方或小细节,但这些不同的地方不关键不重要,甚至去掉这些不同的地方,不影响整篇文章。

总之,就是让看过原稿的读者,再读此稿,会有一种强烈的“咦,我好像哪里看过”这种感觉。

但这种事情,感觉为主。

于是,法律很难判定洗稿是非法行为。

有些人主张要加强立法。

我倒不这么看。这种事很难再做什么立法,因为判定一句洗稿非法容易,但认定这叫洗稿,很难。

 

好像我很悲观。

是的。

老话说,杀人放火金腰带,修桥铺路无尸骸。

所以才叫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

凡事都贴着法律走的人,其实很low。

在一个开放的场合,的确可以吸烟。但你正对着一个女性,在她对你吞云吐雾频频皱眉的情况下,你还要吸烟,是不是合法但依然很low?

 

—— 首发 扯氮集 ——

作者执教于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传播学院,天奇创投基金管理合伙人

今日推送有六篇原创,每篇一个话题,推荐合起来看,如果你不怕麻烦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