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我的独立blog建立十三周年

weiwuhui.com,这个域名很个性的网站,是2007年的今天建立的。时至今日,一十三年矣。

​有一个自己姓名拼音的域名,是很有好处的。比如可以利用企业邮箱搭建服务,建立自己的邮箱:laozi@weiwuhui.com。不过,由于并不是一个企业,故而邮箱数和空间需求并不是太大,免费的企业邮箱服务就足矣。

说起来,我在互联网上要搞块自己的地盘这个想法真的也很多年。一路可以推到本世纪初的网易个人主页基地那时候。但惜乎搭一个主页容易,维护一个主页太麻烦(全静态页面纯手工维护是多么恐怖的事),后来也不了了之了。

虽然我本科是学经济贸易的,和文字向无关系,但我一直很喜欢在网上写点东西。早年是混BBS的主,高峰期到了一日写一贴的程度。彼时就有人和我开玩笑,认为我将来可以靠文字谋个生,吃个饭啥的。

04年开始接触blog,如获至宝。写了一两年后,接触到了WordPress,也就有了这个已经持续13年的独立域名独立blog。

blog写多了,被媒体注意到,我受邀开始给纸媒写专栏。我第一个专栏编辑,至今是我的朋友,现在在某巨型互联网公司里混到了中高层的位置。

后来专栏越写越多。我产出最大量的时候应该是09之后那几年。那时我有三个报纸的周专栏以及好几个杂志的月度专栏。一个月下来,20篇稿子总是有的。所以,说是blog,其实早已经不再是什么blog,都是媒体专栏文章。

写媒体专栏文章和写blog不同的是,“我”字用得不多。即便是写主观看法的评论文字,也要考虑是公共写作。不能太意识流,想到哪里写到哪里是不行的。而且都是纸媒专栏,字数也有限制。

再往后,传统媒体断崖式衰落,我诸个专栏编辑们,几乎个个另谋出路。我又回到了真正意义上的blog写作:意识流、个人体验极强。只不过,主要平台已经到了微信公号上。写久了,偶尔写个媒体约稿,反倒不习惯了。要很小心在意地避免口语化表达。

但讲到底,我不是科班出身,没受过真正的文字训练。文采是谈不上的。只是为人好奇心强(知道分子一个)外加爱显摆(知道了非要写出来),才写了二十来年。

唯一自豪的,不过算是老资格blogger,IT圈子里,连keso的blog都不知道到哪里去了,这一点还是能聊以自慰的。

blog写作这件事,我有对自己的几个个人要求,未必适合所有人,个人要求罢了。

道一以贯之。

至少在写作的时候,每一个字自己都是信的。

要努力做到自觉半年前写的东西是垃圾。

写作是我的兴趣爱好,不是职业

还是blog上那十五个字:不抱团跟风 不颂圣媚众 不跨界公知

当然,我这两年东西越写越少。虽然我觉得我估计会一直坚持下去——毕竟当个兴趣爱好,但我也基本能肯定,我未来的写作频率,再也不会到一个月20篇吧(除非人生发生了某种重大变故)。

说起越写越少,不是没原因的。以下我将以收费的阅读方式的呈现。一来自从得到这个功能后从来没用过,二来周年写作,我自作多情地觉得可能会有人打赏巨款。心意领了,就六块吧。

更重要的事是,以下的话,我不是想向所有人说的。

原因分为主观的和客观的。

先说主观。

其一,没人逼了。写专栏是有专栏编辑后面逼着的,没人逼就会造成我开了个头,就再也懒得继续写下去。我电脑里这种稿子多得一塌糊涂。写着写着意兴阑珊,毫无兴致,懒劲发作,并不罕见。

其二,我个人的基金工作,使得有很多事知道了也不合适写。比如我今天约见了一个项目创始人,知道了点事,不合适写出来。再比如我们开行搜会,我有所知,一来都是基金小伙伴们群策群力搞出来的,二来也是我们基金内部工作成果,我写出来,也不合适。

再说客观。

自夸地说一句,内容创业四个字,是我和徐达内吵架吵出来的,后来徐达内的新榜开了个年会,起名叫内容创业之春,大张旗鼓遍邀大佬,声势搞得很猛,四个字算是彻底火透大江南北。

我一开始是很乐观的,我觉得大把银子下去,总会有些改变。但时至今日,我悲观到绝望。现在最多说成是流量经济,完全当不起内容创业四个字。

一方面,形势的严酷,可以说是我近半百人生从来没碰到过。九十年代的媒体不是这样的,本世纪第一个十年的网络生态,也不是这样的。虽然我这个进步主义者一向不大以为然“以前都是好的”这种论调,但在内容生态上,我无论如何无法站稳进步主义。

是的,知音故事会并不新鲜,早年我读大学坐火车时也会买一些那些可能连刊号都没有的所谓“非法出版物”,尽刊登一些什么秘辛之类的阴谋论。但是,早些年凤姐自夸说自己见多识广,平日好读知音故事会来增长见识,引来一顿群嘲,至少说明,社会是正常的,是知道高低雅俗的。

但今天已经全然不是了。这样的公号多如牛毛,不乏被奉为上宾榜样,多少人在拼命琢磨如何学习,如何发财。内容创业是要发财,但纯流量思维的发财,我是很看不过眼的。

如今,公开写点东西,你要顾忌的东西太多。连我一个写行业评论不怎么愿意做公知的,都已经深深感到了一股刺骨的寒意。我甚至有时候会觉得,在今天还在写评论力保自己的号不丢文章不删,都是件很丢人的事。

我好几年前就清空了微博,当时用了一个chrome插件,自动批量删除了一晚上。我总以为,这事我幸好干得早。我今天依然会去微博吃吃瓜,但从来不说话。今年2月6日晚有次例外。但后来也删除了事。

安全第一下的政治正确、流量第一下的耸人听闻、转化第一下的带货指南、成本第一下的洗稿抄袭,互比谁的读者更无脑,一十三年blog写作,写到今天世道成了这幅鬼样子,十三年前我建站之时,是无论如何想象不到的。

夫复何言

但我总是要写东西的,骨子里还是个好显摆的人。我大约以后都是收费阅读了,倒不是要赚这个钱(嗯,我收费门槛不会抬太高的),而是不想写给完全不相干的人看。

至于我的weiwuhui.com,嗯,不想花钱也是可以去那里看全版的。那个站的服务器并不在国内,很慢,你要忍得住那个巨慢的网速,也算和我相干了吧。

也许,未来某天,你可能还要特殊手段才能访问罢。

—— 首发 公号 扯氮集 ——

关于瑞幸事件的几点想法

瑞幸自爆造假22亿交易,股价几乎爆雷的状态,震惊了整个创投圈,当然,也包括媒体圈。

       关于瑞幸事件的几点想法      

 

几点想法

 

 

最近看了一本许小年的今年出版的新书:商业的本质和互联网。

 

作为一个老牌经济学家,这本书写的倒是商业经营的问题。而且,不得不说,挺常理层面的东西。

 

但也不得不说的事是,我们有时候的确会忘记常理。

 

许小年在这本书里,先扔了几个并不冷僻的效应名词:规模效应、协同效应、梅特卡夫效应、双边市场效应。具体是啥就不解释了,网上搜一下即可得知,或者去觅一下这本书。

 

冷静地来看,

 

瑞幸咖啡不大可能有梅特卡夫效应。

 

瑞幸咖啡想做出协同效应来——这可能就是流量池的想法。也有过去一些人鼓吹“你以为瑞幸卖的是咖啡么?”这种调调。

 

流量池并不好做。不是说聚流量不好做,而是说是有流量的地方,未必都可以变现。这里有很大的弯要转。

 

一个粗糙的比方就是,小菜场早上是人流如织,但恐怕LV要跑里面去开一个店,是卖不出包的。

 

这个弯能不能转成,也许。但需要时间和投入。转成了也会得到双边市场效应,但更多见的,恐怕就是死在了转成的前头。

 

瑞幸咖啡的底子还是要做规模效应。或者这么说,规模效应没做成,就没这个实力去转。

 

饭,总要一口一口吃的罢。

 

 

咖啡业态,最大的固定成本是物业。如果在这个部分得到很大的优惠,利润就出现了。

 

星巴克差不多就是这个路子。星巴克之所以能在物业这一环成本相对低,就是因为它属于“流量店”,能带人流的那种。商业地产通常都会以比较优厚的条件去对星巴克招商。——请注意,星巴克自己并没有考虑要卖个衣服啥的。

 

瑞幸咖啡没有这个优势。它不是流量店——9成以上的店都是快取、外卖厨房。这类店的人流很难转化成去购买衣服的人流。

 

但瑞幸咖啡有个优势是,它不用占据太好的商业位置。相对偏僻的选址,使得它同样有较低的物业单位成本。考虑到店面也无需太大,物业总成本更低。为了获得这一块的节省,瑞幸不得不去支付快递费用。

 

为了迅速扩张上规模,瑞幸在营销推广上也有极大的开支。

 

甚至可以视为营销驱动的一种公司,为的就是上规模。在规模效应成立后,再考虑获得协同效应/双边市场效应。

 

从投资角度讲,这的确很难说是一个多好的项目。因为上规模是要靠实打实的投入来完成的。但投资也会有另外一种考虑:非常热的项目,可以快速退出。这就是博傻理论,另外一码子事。

 

今天市场里依然存在着一些很有名的项目,说到底还是只有规模效应。仰仗规模效应的公司,实质上是很难取得指数型增长的。不想得罪人,不公开说了。

 

 

疫情刚开始的时候,达利欧发表过一通言论。嗯,就是那个写《原则》的桥水创始人,一度市场里还有传桥水破产的言论。

 

他那通言论里有个观点,就是过于仰仗杠杆的,会第一批倒掉。

 

这句话我个人的推论,过于仰仗投资输血的,大概也会倒掉。

 

这轮疫情对于全球经济的影响,用百年难遇应该不算过分。整个创投圈的底层逻辑,也许要好好想一想。

 

在这个ac(after coronavirus)岁月,需要回归到商业常理。

 

 

两个月前,著名的做空机构浑水收到一份指责瑞幸造假的匿名报告。浑水认为说的有理,发布了出来。

 

瑞幸启动了危机公关,称这份报告非常不实。

 

有人站瑞幸,认为这个危机公关做得很到位,又用了“教科书式的”这种词来形容。——我现在看到这个词就想吐,好像现在人人都可以印一本教科书一样——这哥们被人翻出当时的言论后,赶紧删了。倒也是赶紧做了一把自己的危机公关。

 

一家体量绝对不算小的公司,如果财务造假,公关知道个鬼。我说一句得罪人的话,大多数公关压根看不懂财务报表,更不要说去探寻财务背后的真相了。

 

瑞幸在反击浑水上的公关动作,到底到位不到位,真心不重要。就是个喇叭,无非就是吹得好听点,还是不那么好听。公司造假与否,不是公关能证明或证伪的。

 

所以,重要的还是我一直念叨的话:

 

公关作用有限。

 

每年都有实打实的案例,反复地轮回地不厌其烦地印证我这句话。

 

 

浑水发布出来的报告非常长,这里有一个中译本。

 

瑞幸遭做空报告全文:欺诈 + 基本崩溃的业务

 

全文3万余字,号称要看八十分钟。发布于2月1日——嗯,不是昨儿发布的。

 

这个平时一般也就千把不到访问量的公号,这篇非原创转载智通财经的,倒是创造了十万加。

 

老子就是不信有十万人能把这个报告从头到尾看下来。

 

反正我就看了一小部分。但有个感触是,以后做2c有线下门店业务的尽调,倒是可以让投资经理学一学人家的套路。

 

你看我就不用教科书式的调查报告。

 

 

最后说一说瑞幸这个事,对中概股的影响。

 

我偏向于认为影响还是有的,但并不夸张。一家足够有知名度创下当年ipo融资之最的公司造假,是会引发对整体中概股的信任危机的。

 

但这里有个反作用力。那就是如何客观冷静地看待中国公司在中国市场上的表现。

 

还是达利欧当初那个言论。他以为,相对来说,中国影响会少些。

 

这个言论和中国既有的制度有关,不展开了。

 

投资者会更加谨慎地去研判一家公司,对靠烧钱去抵达规模效应的公司会更保守一些,对忽然传出类似单店盈利、部分业务盈利的公司信息会更怀疑一些,这都有可能。

 

但要说集体抵制中概股,钱这个东西,怕是不怎么讲意识形态罢。

 

—— 首发 扯氮集 ——

 

作者系天奇创投基金管理合伙人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扯氮集):关于瑞幸事件的几点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