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扣扣事件依然有点云山雾罩[404]

 

张扣扣杀人案是这个春节震惊全国的事件之一。

 

一气杀了三人;

未动妇孺;

年幼时目睹母亲被杀,隐忍二十余年

等等

 

都是构成舆论关注的点。在上千年以孝治天下的中国,血亲复仇是很有群众基础的。

 

媒体多有报道。

 

谈谈我这个读者的感受。

 

 

杀人案,本身并不复杂。

 

张扣扣本人在短暂逃离后自首,对其所作所为,供认不讳。

 

比较让人疑惑或者好奇的地方是,张扣扣于03年退伍,一直到18年才进行报复,期间一十五年,为何迟迟不动手。

 

毕竟张扣扣今年动手,也不是什么设计精巧处心积虑。

 

这不是一出基督山伯爵复仇的戏码。

 

张扣扣成年之后,时间线基本如下:

 

01年12月,应征入伍

03年12月,退伍

04年1月,去广东打工

07年夏天回家乡造房子有停留,但不过几天。

2017年5月-8月,有去阿根廷打工经历。

之后,一直窝在家中。

 

2007年到17年这十年,比较含糊。我看到的媒体报道,澎湃上提到04-07在广东打工之后,“辗转至浙江杭州工作”。界面则提到他在杭州进过苏珀尔厂,做过保安,在济南卖过凉皮,被骗去搞过传销。09年时,与发小一起去驻马店学过挖掘机(这是一段被骗经历)。

 

总体来说,这十年,张扣扣一直在奔波中。

 

界面报道援引张扣扣发小所语,张扣扣在阿根廷打工时看到越南人报复杀人,受到刺激和启发,这算是一个说法。发小还说,王家兄弟聚首,可能也是张扣扣想一次性全解决。

 

 

重点是发生在1996年的血案。

 

当年,张母在口角中为王家所杀,是张扣扣此次杀人的重要动机——虽然事隔二十二年,不过张的行为,基本上可以确定为报复杀人。

 

96年这场血案,至今来看,还是有些云山雾罩,这个议题很重要:

 

到底是王家哪位动手直接导致张母死亡?是未满十八岁的王正军,还是另有其人?

 

另外一个议题也比较重要:

 

张母先对王家老二王富军吐了唾沫且吐到脸上,这个现在看来没有太大疑问,但随后发生的事按照当年判决书的说法:张母用一节扁铁在闻讯赶来的老三王正军左额部及左脸部各打一下,然后才是王正军用木棒回击,结果导致张母不幸身亡。—— 这个说法虽然得到张扣扣发小的认同,但目前张家并未承认。

 

当年血案的判决,到底有没有可能是个糊涂案?糊涂案的背后,王家是不是有所运作?

 

媒体进行了采访报道。

 

我的视野里,大白新闻(公开信息显示,这是新闻期刊《法律与生活》的出品,后者为司法部主管、法律出版社主办的央级媒体)刊发过一篇,主要是张扣扣姐姐的说法。界面(上海报业旗下媒体)也刊发过一篇,主要是张扣扣发小的说法。另外还有上海报业旗下澎湃的一篇,相对来说综合一点。

 

 

在大白新闻题为《张扣扣姐姐:杀我妈凶手的哥哥是本地乡长 行凶后由弟弟顶罪》的文章里,主要是张扣扣姐姐的单方面陈述。

 

标题已经几乎表明了这篇文章的一切。在张姐看来,当年那场血案,就是糊涂案。

 

首先是行凶者并非未满十八周岁的老三王正军,而是老二王富军。

 

其次是在争吵中,张母被打(原话是被四个人围着打),然后张父到达带走张母,结果王父说打死她,王富军持棍行凶。

 

再次是张姐称王家老大王校军是乡长,暗示王家在当地颇有势力。

 

最后,张姐还提到,张母丧事酒席,是王家操办,同村人吃人嘴短。暗示王家用一顿酒席封了大家的嘴。

 

张姐的说法有没有旁证呢?

 

不晓得。

 

但张姐提到王富军才是直接导致张母死亡的说法,给我产生了一个疑惑。因为张扣扣是报复杀人,这次所杀三人,干掉了王自新(王父)、老大王校军(被称为乡长的那个)、老三王正军(当年坐牢的那个),恰恰王富军逃过了一劫。

 

张扣扣为母报仇,虽然在他看来,王家一家男丁四人都有责任,但到底王富军才是正主。退一万步说,其他人都能放过,王富军怎么可以放过?

 

这个仇,报得不够讲究啊。

 

 

在界面题为《知情人:张扣扣作案后高喊“22年终于把仇报了”》的文章中,基本上则是张扣扣发小张小万(化名)的说法。张小万的说法,和张姐大相径庭。

 

首先张小万用多段文字表示,张母其实不是个善茬。她比较爱骂人,与周边邻居都吵过架。还会耍个赖,甚至会做出一些有碍观瞻的事:与一户人家打架后跑人家门口屋檐底下睡了一阵,还在那户人家院子里拉屎。

 

张母不是善茬这个说法在澎湃新闻里,有其他村民说法为佐证:为人强势,“嘴上不饶人”,“和村里很多人都吵过架”。个性不好。等等。

 

其次是张王二家关系本来不错,张父和王父还是干兄弟关系。但后来因为收猪生意,王父认为张父能力不行不带人玩了,产生了矛盾——这个说法澎湃新闻里的表述不同,张父称是因为送西瓜送了别人没送王家导致。

 

重点在张小万描述的当年血案的经过,很细节很白描。

 

1、张母去洗脚路上对老二王富军吐口水,但没有吐到王身上。王并没有什么反应。

2、张母洗脚回来,又吐口水,这次吐到王富军脸上,王动手打了张母一巴掌。然后双方扭打。并导致王父及老三王正军、张父及张姐参与。事件已演变为两家打成一团。

3、张姐给了张母一根一米长从家中取来的钢条,张母对王正军头上打了两下,打破了头。

4、张母似乎打赢了,张父拉着她准备往回走。

5、王正军从路边柴禾堆里操起胳膊粗的木棍——这点表示王是临时动手——一棒砸在张母太阳穴上。

6、张母并未立即死亡,还站了起来扶在树上干呕。考虑到她平时有耍赖行为,围观的熊孩子们还进行了“笑”的动作,认为张母又“装”。

7、张父扶住张母,并试图送进王家,但被后者拒绝。

8、各自去看医生,在医院中,医生宣布张母已经死亡。

 

根据张小万这段叙述,当年血案,法院的判决里“被害人汪秀萍对引发本案在起因上有一定过错责任”是能成立的。

 

但这段细节界面的新闻报道里并没有旁证,属于张小万一个人的说法。虽然当年血案,并不是只有张小万一个人看到。因为按照张小万所说,还有一堆熊孩子在围观嬉笑。

 

张小万还说,王家并非很有势力,也是普通家庭。老大王校军的确去乡政府部门工作,但也就是刚去的那种——具体在乡政府做什么职位,张小万没有提。至于张母给张扣扣留下“惨死”的印象,是因为验尸时不讲究,就在小孩面前把死者头颅锯开。

 

关于正主王富军躲过一劫,张小万的说法是,王富军因为相亲,在家里收拾房间,而不是值班没放假。

 

然后就是王家(王父似乎未去)上山烧纸祭祖,返回路上,并非抱团一起走,而是走得比较稀稀拉拉。

 

1、张扣扣先抹了老三脖子

2、追上走在前头的老大,一刀捅在侧腰,然后追捅数刀。直接捅死

3、老三被抹脖子后,并未立时气绝,张扣扣返回,背上补刀二十余刀。——张小万认为,这是张扣扣认定老三王正军是正主。

4、王父在家正在往袋子里装东西,张扣扣上前先一刀捅在脖子上,然后再捅到肚子上,断气。

5、张扣扣离开王家,后来又返回,烧掉了老大王校军的车。

6、张扣扣高喊二十二年,终于报仇。

7、张扣扣曾指着王母说:你是个女的,我今天不杀你。

 

也很细节很白描。

 

作为读者,我的疑惑是:

 

1、张小万对二十二年前的血案,记忆太深刻,细节白描得如此到位

2、张扣扣行凶过程,尤其是在山路上先抹老三脖子再去杀老大再回来补刀,张小万描述之细,给我一种就在旁边的感觉。他在界面报道里说,“村里不少人目击了扣扣杀人的经过”,难道也是援引别人的说法而自己并未亲眼所见?

3、老三被杀过程分为两段,先是被抹了脖子,然后张扣扣杀了老大后回来补刀。如果不少村民亲眼目睹,期间为何不对老三进行救助或阻止张扣扣补刀?

4、老二王富军躲过一劫:说是家里收拾房间,但张扣扣是在王家杀了王父,为何不杀王富军?还是说王富军这个在家里收拾房间的家,是另有其家?比如说,王富军自己的家。

 

但按照澎湃的报道,王家在城里有买房,如果王富军在“家”收拾房间指的是他这个城里的房子,那么,所谓张扣扣好不容易等他们四个男丁凑在一起企图一锅端的说法就有问题了。

 

 

最后看一下澎湃的报道。

 

与界面栩栩如生的写法不同,澎湃的报道非常硬,读起来的感觉肯定不如界面的。

 

澎湃文章的标题是:陕西南郑除夕凶案:一男子连杀邻家父子三人,两天后自首

 

今年这桩凶案的过程,澎湃描述的并不如界面的那般细节,只是通过几个村民之口,说张扣扣杀了三人(过程如何并未详述)还烧了车。

 

但澎湃提供了当年血案的一些增量信息。

 

首先是在当年的刑事附带民事状中,张父明确表示未满十八的老三王正军是凶手。但在今年又和张姐一起改口为王富军是正主,王家当年顶包。针对这个矛盾,张父称状子是别人代写的,这个代写人已经身故,自己当年为何这么表示也记不清了。

 

澎湃援引一名村民的说法说,当年王父曾向大家表示人是他打的。不过,村民也认为,可能是父亲想帮儿子顶事。

 

其次是,当年的判决下来后,张家是有过向中级法院递状子的行为的。但具体时间如何,张父又表示记不清了,且也没什么下文,感觉就是不了了之了。

 

澎湃点到即止,报道刊发时并未去汉中中院查阅。

 

多名村民向澎湃表示,张扣扣为人内向,这个说法在界面的张小万描述里,并非如此。张小万还说自己是外向人,怎么会和内向人做朋友。

 

澎湃报道里提及张扣扣一直有报仇想法,一位与其同年入伍并同团服役的人说,张扣扣在新兵训练时表示当兵就是为了锻炼好身体报仇。而界面里,张小万也称张扣扣和他说过要锻炼身体为了报仇之类的话。

 

 

关心96年血案的原因在于,如果当年判决无误,张扣扣这次三条人命,哪怕有自首情节,怕也是难逃一死。

 

如果当年判决是个糊涂案,张扣扣杀人还情有可原。

 

基层司法到底是不是对公民救济不足?底层群众是不是无处喊冤?

 

从目前看到的报道,我倾向于这样几个论点:

 

1、张母身故的正主,的确是老三王正军,当年判决,不太像是个糊涂案

2、张扣扣报复杀人,手段比较凶残

3、张扣扣常年奔波在外,混得并不如意,未有娶妻生子的主要原因是经济条件,并非什么要报仇不想拖累别人。在广东,曾有住在一起的相好,只是家里反对(可能女方离过婚的原因),未成正果

4、张家对当年血案真相究竟如何,至少张父,并非念兹在兹

5、张扣扣当兵时确想报仇,但真的有可能也就是想想或者说说,未必是天天在那里泣血磨刀要复仇的主。退伍后一直过了15年才真正发作。18年春节案发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产生刺激到他这个念头付诸实施的tipping point,还不得而知。

6、当年两家打作一团,王家有王父、老二、老三,但老大并未在场。此番张扣扣报仇,老大也被杀死。张扣扣似乎认定,作为当时在政府部门工作的老大,对其母之死且未得以牙还牙以血还血,难辞其咎。

 

但也就是读完几篇报道后隐隐约约的倾向。

 

还是依然有些迷糊。

 

 

最后还有两个外围信息。

 

一个是有人发现,2017年11月,贴吧的南郑吧里有一篇题为“致红寺湖半年没发工资的职工们”的贴子,其中提到红寺湖领导叫王孝军。而张小万则提及王家老大王校军在出事前是红寺湖风景区管理处主任。

 

一个是关于张扣扣到底是个什么兵。

 

张小万称张扣扣并不是特种兵,也就是一个炮兵。我一位搞军事的朋友,通过张扣扣的退伍证,发现盖章是8663,而8663是武警驻新疆的快反部队,根据驻地的敏感性,张扣扣2003年去那里当兵,并不是什么很普通的兵。这位朋友还援引他另外一个特战旅服役朋友的话说,打迫击炮的,要提着底盘背着炮筒到处跑,意思是:身体贼棒,比他们猛。

 

澎湃报道里,曾有张扣扣战友提及,他在下雪的冬天穿着短袖骑摩托,还表示不冷。

哦,对,还有个细节。

 

张扣扣杀完人后,烧了老大王校军的车——张小万的说法是离开杀人现场王家,后又返回再烧车。到底怎么烧的,张小万属于一面之词,但结果肯定是烧了车。问题就来了:杀人就杀人,为啥要烧车呢?

—— 首发 扯氮集 ——

消费领域的挤牙膏效应:沉迷网游后的一点心得

虽然我时不时会善意或恶意地黑一下上海的复旦大学,以至于我有几个朋友都认定在西南技校执教的我对这个东北职校有着深深的怨念,但我还是要承认一点,职校的确培养出不少极有文采的人。比如说公号馒头说的撰写者和运营者馒头大师(他是著名公号石榴婆报告背后的男人)就是一个相当有才华的人。

馒头大师曾经和我提起过“聚爆”这款游戏。这是一个相当棒的iOS游戏大作,68元无内购。馒头提到的事情是这样的:曾经有媒体采访该游戏的开发商台湾雷亚,问他们为什么不考虑内购。得到的回答是:做游戏内购,大陆人实在太厉害了,我们不会玩,索性就一把收费了吧。

做免费游戏+内购,大陆公司真的可以用如下词语形容:如火纯青、登峰造极、一时无两、无出其右。

还记得著名的无尽之剑么?这款收费+无内购游戏出了三代之后被腾讯纳入旗下,然后就推出了无尽之剑的所谓免费版。再然后,三代收费版统统下架,以至于我儿子恨得咬牙切齿,删掉了手机pad上所有的腾讯游戏。(顺便夸一下我这个儿子,当得知无尽之剑被腾讯拿下后,他就嘀咕过一句:被腾讯弄到手的游戏,最后都会废了。果不其然)

无论是聚爆还是无尽之剑,单看价格,都是几十块的主,不算便宜货。但如果你要真玩上一款免费游戏,那就不是几十块的事了。

我最近的确有点沉迷网游,我在玩一款免费手游,姑且称之为k。

我沉迷到什么程度呢?在美国,数据漫游时30块/日,在以色列,则是60块/日。美国以色列的wifi不知道为何如此之慢,所以我开着数据漫游在接入这款游戏。

我的手机上有数个闹钟,提醒我在每天的好几个时刻要接入,去打地宫抢宝箱k大boss参与公会战,等等。

这款游戏是免费的。我刚刚开始玩的时候,天真地认定自己玩自己的,通关就好,付什么钱呢?

正如馒头大师回忆自己魔兽的经历:你只要第一次付钱破功之后,以后就由不得你了。

所以游戏界,首充(第一次付款)是非常重要的运营指标。而各种免费手游,都会变着法儿地诱惑你首充。一旦你首充之后,之后的道路,就不是几十块的事了。

与很多免费手游一样,k游戏为付费玩家冠以“v”的标记,从v1到v15,一共十五个等级。对应的人民币是这样的:

VIP1:10
VIP2:30
VIP3:60
VIP4:100
VIP5:200
VIP6:400
VIP7:600
VIP8:1000
VIP9:2000
VIP10:5000
VIP11:10000
VIP12:15000
VIP13:20000
VIP14:30000
VIP15:50000

只要你到了v4,那你支付的费用(100元),已经超过了很多纯收费游戏。至于v11以上,土豪的世界,不是你能懂的,哈哈。

我是从v3起步的,之所以一把掏了六十块,就是觉得还是比聚爆便宜啊,而且v3的一个好处是可以得到一张“月卡”:未来三十天每天可以领取120个钻。这貌似很吸引人。

馒头大师在魔兽里抗拒了很久才破的功,而我,必须承认,不到24小时,就缴械投降了。

但我现在并不在v3,到底多少,我不会告诉你的。我只想告诉你的是:v3并不是一个付费玩家的终点。而后面的道路,是怎么延展的呢?

摩拜单车现在非常火,这个由前uber上海城市经理王晓峰创建的自行车项目,已经拿到了c轮融资。另外一个类似的带有共享理念的自行车项目ofo,也走进了c轮。(关于这个事,我一直在构思一篇共享经济的文章,看,我也不是一味沉迷网游)。

三表感慨道:满街都是摩拜,能让这么多中国人掏三百块押金,还是挺牛的。

说起感觉上的“富庶”,我是真心认为,中国的五大城市北上广深杭,超过很多国际大都市。比如说,我真感觉上海人比纽约人有钱。

但这只是感觉上的。事实上的是,北上广深杭的房价,恐怕已经压垮了大多数年轻的中间阶层。现在上海的房价,已经超过了香港和东京。香港我零五年去读书的时候,还惊讶于他们十分之一平方就敢卖上万港币,至于东京,那是过去出了名的房价的全球宇宙中心。

摩拜也好,ofo也好,就诞生在这种国际大都市里。前者起源于魔都,后者起源于帝都。他们的目标用户,就是死命扛着房价天天叫穷的房奴但又不吝于花点小钱的中间阶层。

这和手游里那一堆中低v用户,是何其类似。

笛卡尔有金句曰:我思故我在。

消费主义当道的今天,应该这么说:我消费故我在。

对于中间阶层来说,消费,是一种寻找存在感的重要路径。

所以在今天,无论是中国,还是美国,社交网络都异常发达。在社交网络中,人们尽情展示自我,而展示自我的背后,就是消费。

比如,一个上海人在这两天是没什么必要晒晒在东方明珠前的照片的,但在异国他乡,就很有必要了。这是基于消费的一种存在感彰示——粗鄙地说,叫装逼。

有很多小额消费现在都挺火的。

比如说,收费阅读这件事。钱当然不多,一年也就两三百,但这种消费,能找到存在感。可能是在平时聊天时,可以动用这里面的一些说法,也有可能直接在朋友圈里进行分享。现在的收费阅读,都允许做一小部分朋友(比如五个人)得以免费阅读这篇文章。

健身这件事也是小额消费。对于中间阶层来说,买个运动装备(无论是鞋子还是手环)的投入并不大。本来中国人在健身这个议题上并没有那么热衷,自从可以在社交网络上晒运动记录后,无论是真的还是假的,运动成了一个时髦行为。

以自行车代步,不仅有运动元素(其实这事不能细究,细究下来就北上广深杭这马路上的汽车排放,也只好呵呵),还有环保元素。

微博上有一个自称“摩拜一族”的自组织,是一个骑行团,还搞了一个团旗。王晓峰看到很开心,我看到后,则看到了“寻找存在感”。

小额消费的“小额”也的确因人而异。略有钱的,旅游可以出国游。没啥钱的,旅游可以周边游。在自己觉得不贵的情况下,小额消费所带来的存在感是相当可以让人满意的。

当一个天价般的巨额消费清晰地展示你面前时,你是存钱去应对呢?还是索性小额消费呢?理性上讲,似乎应该是前者。但事实上,是后者。因为那个天价实在让人绝望,但我不能就此而丧失“存在感”。

像K这种游戏,和很多手游一样,都会精心设计“小额消费”。

比如说,累充好礼。每天消费六块钱,可以买六十个钻合计可以得到四百二十个钻,但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连续搞七天,六七四十二块,就可以得到一个比较强有力的中等装备(在k游戏里,是一种翅膀、一个宠物或者一把武器)。

三万才能升到v14,这实在让人绝望。如果不具备小额消费也能得到存在感的话,这种游戏,想必是会失去大量玩家的。

游戏的平衡性也很重要。一个v8的用户,也就是消费了一千块的人,距离一个v15,如果进入游戏的时间接近的话,战斗力差距并不会让前者绝望。因为像K游戏这种手游的设计里,翅膀是可以合成的。也就是说,你连续走两遍累充好礼,两个翅膀可以合成为一个高阶翅膀,翅膀属性有50%以上的增长。

这就像一个社会,买不起房子的人,和买得起的人相比,ta不能全盘绝望。必须要给买不起的人也有可能有存在感的彰示,不然这社会,还了得?

但游戏始终是游戏,从小额消费起步,慢慢慢慢,你就会发现,自己已经进入一个氪金玩家序列。我所在的146号服里,就发现好几个用户,其实也是从v3之类的等级慢慢变成v8、v9乃至v10的。

如果这个游戏就是一个世界的话,这种消费,是可以累积的。每天六块钱,百日后得到的战斗力,和一次性充它个688然后再也不充,甚至前者更划算一些——到底有累充好礼。

但现实社会并不是。

你出国玩了一趟,花销了两三万块,它并不会累积成一套房子的某一个角落。

每一次存在感的寻找,都是对巨额消费的一次伤害。

不过幸运的是,人生不过百年。存在感找着找着,人生也就差不多了。

如果人可以活一万年,那该如何?

本来这篇文章已经写完了,但前日我看到曹政在他的公号“caoz的梦呓”上写了一篇东西,题为“断崖式下跌,创业者的噩梦?”,还是很有感触的。

请允许我引这么两段:

你看到数据蒸蒸日上的时候,会自以为掌握了用户,诉求,流量,经营的认知,自以为假以时日,推到百度,对决腾讯,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然后突然增长变缓,不再增长,这时你觉得需要进一步的思考和调整,并自认为找到了下一步的优化和转进策略,然后,猝不及防,所有数据指标断崖式下跌,你的一切升级,优化,改进,如泥牛入海,毫无声息,直到最后,惨淡收场,还没有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那些曾经忠诚,高频使用你产品的用户,突然之间,移情别恋,不再追随。

游戏行业,大家都已经默认,断崖式下跌是产品发行到一定时间不可避免的遭遇,只是看谁能熬的时间久一点; 但非游戏行业,很多人依然意识不到这种风险和危机。

游戏行业的断崖式下跌,以我看来,是小额消费出了问题。

曹政说:

游戏行业比较普遍,核心玩家达到一定等级和关卡后,失去目标,逐渐流失。

到底是失去什么目标呢?通关么?

至少K游戏这种手游并不是。

K游戏这款游戏,你如果真的心志坚定,是不需要花钱的,一样可以通关。而且,时间未必会比那些氪金玩家长很多。NPC的妖魔鬼怪,战斗力并不强。

真正花钱的原因是:比较。看,那厮有个大翅膀,我也想来一个,这时候,你就得花钱了。

一个花了好几万的土豪,ta之所以还愿意在这个游戏里玩,是因为一大批小额消费的玩家或者没消费的玩家的存在。这种差距的存在,才会让ta觉得这几万值,我还可以继续玩。而那些小额消费的玩家,距离ta的差距并不遥远。如果一个v15被一个v3砍死了,岂非笑话?

所以,最重要的是小额消费玩家们的目标。

k游戏我玩了几个月,我认为它的累充好礼其实很失败,因为它每次给出的七天后的装备,变化不大。虽然可以合成,但总不如得到一个真正全新的翅膀让人有成就感。

146号服,现在的人数已经很明显少了很多。

一位v15的土豪玩家,现在之所以还愿意在这里每天打地宫,无非图的就是“合服”,据说隔壁147号服里也有一个土豪,战斗力还比他高点。

这是他的目标。

对于一个社会来说,当小额消费所带来的存在感彰示让人麻木时,这事真的就挺危险。

旅游晒照片?收费阅读晒心得?骑个车晒团旗?

一个一个让人觉得越玩越没成就感的时候,这个社会就该断崖式下跌了。

还好,现在看来,总有聪明人会弄出点小额消费的新鲜事,以帮助一大票巨额消费难以承担的群体,天天在那里挤牙膏,也是生活的乐趣吧。

所谓轻奢这种奇葩,就是这个原理。单个轻奢的兴起和没落,都和存在感的获得与失去有关。

放假闲扯两句,顺便为自己沉迷网游找点借口,哈

你看我打游戏还是思考的嘛!

说起馒头这个人,真得很聪明,极其擅长做标题。而一个标题,几乎决定了一篇文章的生死,这话不算太夸张。

馒头说是他今年早几个月忽然想起来用心运营的号,粉丝增速非常快,已经搞了好几篇十万加了。

他曾经赏我薄面,应邀去腾讯的芒种培训计划里讲过一趟课,主题是小号粉丝该如何增长。因为赏了薄面,所以收费低廉。

这是相对他讲的课的价值而言的。曾有学员惊呼,这是一堂价值500万的课。

复旦还是出人的。

—— 首发 扯氮集 ——

版权声明 及 商业合作

作者执教于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设计学院,天奇阿米巴投资基金投资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