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潮的背后:知识阶层无尽的恐慌

一篇题为“没事别想不开去创业公司”,公号“Spenser的二次学习日记”,作者Spenser。

这篇讲述创业公司有多难对人要求有多高的文章,7月22日21点发出,次日午间阅读量已过十万加。

还有一篇文章,题为“节节败退的中产阶级”,公号“野狼大势”,自称由野狼编辑部原创,但这篇文章大部分内容来自于对《经济学人》一篇“China’s Middle Class”的编译,夹杂着野狼编辑部自己的些许观点。

这篇文章于22日下午2点推出,次日午间访问量同样十万加。(后来被删除,不过颇有些公号又在那里推出,微信中能搜到同名文章若干)

这两篇东西,结合起来看,是很有些意思的。

创业门槛的确是相当低了。

以前可能还需要一些资金,懂一点代码,才能进行互联网创业,到了今天,一个人单枪匹马就可以开始创业:只要你会写字。

我和朋友们在交流的时候,提到这样的看法:微信极大地降低了互联网创业的门槛,使得全然不懂程序代码的文科生,也可以大批成为互联网行业的创始人(founder)。

这就是所谓“内容创业”的驱动力之一。

政府也在鼓吹创业,各地都有支持创业的政策,这里有安排就业的小算盘,也有借助创业来推动产业转型的大算盘。

但这些因素并不是全部。

在我看来,有一项更重要的因素:恐惧。

正是因为恐惧,才会投身到其实都明白的“创业维艰”。

这已经和赌博差不多了。

类似“没事别想不开去创业公司”这样的文章很多。

无非就是:创业非常艰难,创业公司的风险系数很大,无论是自行创业还是加入创业公司,素质要求极高。

类似“节节败退的中产阶级”这样的文章也很多。

无非就是:经济并不好,房价是天文数字,还有各种各样除却经济以外的因素,促发了太多中产们的移民念头。

不过,如果把这两篇文章联系起来看,就是很明显的一因一果。

正是因为对未来的极大担忧,才推动大批的人投身九死一生的创业,以期辛苦七八年,安稳一辈子。

这里面绝大多数人,我以为,够得上“知识阶层”——大多数人都受过至少大专层面的高等教育。

这当然就是“搏一记”的想法。

一对年轻夫妇,每个人都年入40万(税前),即便在北上广,家庭收入80万,都不能说是低收入群体。

但对于北上广的房价来说,这点收入,杯水车薪。

需要不吃不喝十数年,才能拿下一套地段、房型、面积都还过得去的房子。

更不用谈赡养老人抚养小孩。

另外一边,

我所在的天奇创投基金近来有个项目,创始人在短短一年内,身价已经从百万当量级跨入亿这个级别,由于获得投资变现而产生的个人缴税,已过百万。

这很容易产生这样的感觉:靠工薪活着,绝不能达到心目中的小康,而且恐怕,遥遥无期。

Greedy is good.

电影《华尔街》里的一句著名的台词:贪婪是好的。

最根本的人性有两面:贪婪,以及,恐惧。

这在投资股票时很容易发现。当购买的一支股票涨停板后,贪婪(要不要持有等待继续上涨)和恐惧(要不要赶紧落袋为安以防回跌)交织出现。

回到创业这件事上,你的原动力,究竟是贪婪,还是,恐惧?

我的看法是:以恐惧为原驱力的创业者,创业之路,格局有限。

这一波创业大潮,当潮水退尽,裸泳的,大多数都是恐惧者。

乔布斯所谓“Stay hungry,stay foolish”中的保持饥饿,其实质,是贪婪,并非恐惧。

从恐惧和贪婪两个人性出发,诞生了自由主义的两翼:左派和右派。

左派倾向于保护弱势群体,比较推崇政府管理和社会福利。而右派由于贪婪,则欢迎竞争,希望政府管得越少越好。

以恐惧为原点进行创业,和以贪婪为原点进行创业,看似一开始差之毫厘,其实走个几年,就会发现失之千里。

说到底,是内心深处如何看待“竞争”。

这一大波创业潮,太多人是一种因恐慌而创业。

比如说,这两天还有一篇公号文章“个人已经破产,靠还没倒闭的行业活着”,短短不到十个小时,也收获了十万加。

这篇来自公号读库的文章,本身没有什么问题。但它所得到的那种追捧,其中颇可玩味。

Bill Gross,一个12岁就开始创业,后来弄了一个IdeaLab,前后折腾出一百多家公司的商界传奇精英,在TED上有一个主题为创业成功关键因素的演讲。

在论证“时机是最重要的因素”时,他这样说道:

众所周知,Airbnb极其成功。但很多聪明的投资者与其失之交臂。很多人这样想:没人会把自家房间租给陌生人。当然,事实证明这个想法错了。促使Airbnb成功的,除了好的商业模式、创意和执行力,就莫过于时机了。这个公司在经济萧条顶峰应运而生,人们确实需要额外收入,这种需求克服了拒绝把家租给陌生人的心理障碍。Uber也一样。。。司机急需外快,这点非常重要。

这同样可以解释当下共享经济在中国的如火如荼。并不是出于善意,而是出于恐慌。

在热如这个夏日般的创业空气中,其实,弥漫着的是,“无尽的恐慌”。

—— 首发 上海观察 ——

作者执教于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设计学院,天奇阿米巴创投基金投资合伙人。

无题

科技圈今天爆了一个大新闻。

软银宣布收购——注意,是收购,不是投资——ARM公司,斥资234亿英镑(合310亿刀)。

ARM是半导体巨头,搞芯片设计的。在移动端,采用ARM架构的芯片远远超过用intel的,苹果的手机和平板,都是ARM架构芯片,大部分安卓机,也都是ARM架构的芯片。虽然在PC端,intel远超ARM,但在移动端,正好倒了过来。

软银大家都知道,日本公司。

于是我微信上感慨了一句,这可要哭倒一大片小粉红了。

移动互联网时代,不用移动设备,怎么能做到方便快捷随时随地地倾诉爱国情怀呢?

偏偏这些移动设备的“心”,娘的,都是日本货啊!

连安卓机都是啊!

近来对小粉红的口诛笔伐,其实蛮多的,也不差我这一段。

小粉红在不少人眼里,就是“脑残”,或者“傻×”。

我也觉得傻得很。比如宣称苹果手机输入法里“击沉”后面紧跟“中国”,这个是大阴谋,必须要抵制它。

还有拉着大概可以去吉尼斯登记一下长度的超长横幅,抵制肯德基。

前者新华网看不过眼了,发了文章去解释这个输入是怎么造成的,后来人民日报公号还转了。

2.pic

后者连胡锡进都坐不住了,跑微博上说了一通。

1.pic

当然,胡总编骂了一句SB后,还是说爱国主义好,爱国主义出偏执狂的概率少的。

他意思大致就是当年老毛坚持的:成绩和缺点,是九个指头和一个指头的关系,连七个指头和三个指头都坚决不认帐。

不过,我总以为,小粉红形成的本质原因在于:太年轻。

熟悉我的人都知道,我对时下互联网动辄吹捧九零后、九五后乃至零零后,是想相当得不以为然的。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

前者可以速成的,你发发狠,一年读书一百本(可别小看这个数字,中国人成年人人均五本都不到),三年之后,还是会知道很多别人不知道的东西。

但后者很难速成。行万里路讲的就是经历。人生没点阅历,书读再多都也只是个书呆子。

阅历,和年龄有关。

太年轻,还是长者说的好啊,图样图森破,naive!

早年互联网的时候,民族主义大旗迎风招展,所向披靡。

我印象中大致有这么几件事:

驻南斯拉夫大使馆被炸,99年5月。

中美撞机,2001年4月。

珠海日本人集体买春,2003年9月。

这都引起了网民的强烈情绪。

在驻南斯拉夫大使馆被炸事件发生后,人民网开通了“强烈抗议北约暴行BBS论坛”,一个月后,正式命名为“强国论坛”。当时,这个论坛的民族主义情绪高涨。

05年,我去香港浸会大学念书,没事在图书馆里翻讲文革的书。

其中翻到一本讲林彪的。就是在这本基本对林彪持同情态度的书中,我知道林彪出逃前说过这么一句话:

我至死是一个民族主义者。

民族主义在今天,至少在江湖,是一个争议很大的词。

绝不像当年庙堂江湖双正确。

是那个时候的人傻么?我倒不觉得。

中国互联网,走到2005年才算网民过亿。99年、01年、03年,就那么几百几千万网民。

而这些网民有个特点:其实他们是整个社会里的精英人群。

道理很简单:PC很贵,上网需要一定的财力以及对电脑的认识。

大部分集中在沿海的发达城市里。

他们不是今天的小粉红,今天的小粉红,知识结构未必有当年网民的好。

他们只是,年轻。

说起来,当年那篇荡漾着些许爱国情怀的《大连金州不相信眼泪》的贴子,其实文采一般,很有些流水账的意思,网路疯传,被誉为中国足球第一博文,其中看客们传播的驱动力,真是颇可玩味。

写这篇博文的,可是微博上赫赫有名的大V:老榕。

他今天的态度,你去看看微博就知道了。

来自台湾,网名“胡同台妹”的知名媒体人宫玲去世了。

公开消息说她因抑郁症而去世。

媒体引用了她的好友的话:

她有比较严重的抑郁症,来大陆以后才有的…她一直很清醒并且痛苦地生活在两岸,她对时局异常悲观。

她最后的公开文章里提到了戴立忍事件。她这么写道:

今天有感而发是因为戴立忍。

逝者已矣,但观点还是可以商榷一下。

时局的确没有必要那么悲观。

相较于十余年前的网络热点事件,今天,至少出现了各种各样的声音。

这,本身就是一种进步。

最后,我推荐各位看四篇文章。

第一篇文章,公号“媒记”刊发,詹万承(是,媒体札记后期颇有一些文章并不是徐达内写的,而是他写的)写的“赵薇为什么被骂那么狠?可能是因为最近放暑假了

推荐理由:作者自己说的,这个写法很魏武挥。

第二篇文章,公号“叔的刀法”刊发,李方写的“若信,请坚信:哪怕一人一票,小粉红也分分钟投死你

推荐理由:我就喜欢李方和很多自由派做对的那种江湖不正确的劲头。

第三篇文章,公号“阑夕”刊发,阑夕写的“几点看法:关于小粉红”。

推荐理由:第九点,可以看到一个爱国小青年转变为公知型中年。

第四篇文章:公号“娱乐芒果酱”刊发,作者不详的“今天凌晨五点,赵薇安排了日出

推荐理由:这篇文章显示已经十万加,也许各位都已经看到了。但我的point在于,看,这就是不同的声音,至少有人能帮你把这事前后梳理出来,而不是一味在喊口号。

老实讲,无论是左派,还是右派,喊口号的,讲大词的,抖机灵的,编段子的,都很有可能,其实是一路货色。

台妹若看到这些,许不会那么绝望吧!

谁没年轻过呀

你老过么?

—— 首发 扯氮集 ——

作者执教于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设计学院,天奇阿米巴创投基金投资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