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题

科技圈今天爆了一个大新闻。

软银宣布收购——注意,是收购,不是投资——ARM公司,斥资234亿英镑(合310亿刀)。

ARM是半导体巨头,搞芯片设计的。在移动端,采用ARM架构的芯片远远超过用intel的,苹果的手机和平板,都是ARM架构芯片,大部分安卓机,也都是ARM架构的芯片。虽然在PC端,intel远超ARM,但在移动端,正好倒了过来。

软银大家都知道,日本公司。

于是我微信上感慨了一句,这可要哭倒一大片小粉红了。

移动互联网时代,不用移动设备,怎么能做到方便快捷随时随地地倾诉爱国情怀呢?

偏偏这些移动设备的“心”,娘的,都是日本货啊!

连安卓机都是啊!

近来对小粉红的口诛笔伐,其实蛮多的,也不差我这一段。

小粉红在不少人眼里,就是“脑残”,或者“傻×”。

我也觉得傻得很。比如宣称苹果手机输入法里“击沉”后面紧跟“中国”,这个是大阴谋,必须要抵制它。

还有拉着大概可以去吉尼斯登记一下长度的超长横幅,抵制肯德基。

前者新华网看不过眼了,发了文章去解释这个输入是怎么造成的,后来人民日报公号还转了。

2.pic

后者连胡锡进都坐不住了,跑微博上说了一通。

1.pic

当然,胡总编骂了一句SB后,还是说爱国主义好,爱国主义出偏执狂的概率少的。

他意思大致就是当年老毛坚持的:成绩和缺点,是九个指头和一个指头的关系,连七个指头和三个指头都坚决不认帐。

不过,我总以为,小粉红形成的本质原因在于:太年轻。

熟悉我的人都知道,我对时下互联网动辄吹捧九零后、九五后乃至零零后,是想相当得不以为然的。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

前者可以速成的,你发发狠,一年读书一百本(可别小看这个数字,中国人成年人人均五本都不到),三年之后,还是会知道很多别人不知道的东西。

但后者很难速成。行万里路讲的就是经历。人生没点阅历,书读再多都也只是个书呆子。

阅历,和年龄有关。

太年轻,还是长者说的好啊,图样图森破,naive!

早年互联网的时候,民族主义大旗迎风招展,所向披靡。

我印象中大致有这么几件事:

驻南斯拉夫大使馆被炸,99年5月。

中美撞机,2001年4月。

珠海日本人集体买春,2003年9月。

这都引起了网民的强烈情绪。

在驻南斯拉夫大使馆被炸事件发生后,人民网开通了“强烈抗议北约暴行BBS论坛”,一个月后,正式命名为“强国论坛”。当时,这个论坛的民族主义情绪高涨。

05年,我去香港浸会大学念书,没事在图书馆里翻讲文革的书。

其中翻到一本讲林彪的。就是在这本基本对林彪持同情态度的书中,我知道林彪出逃前说过这么一句话:

我至死是一个民族主义者。

民族主义在今天,至少在江湖,是一个争议很大的词。

绝不像当年庙堂江湖双正确。

是那个时候的人傻么?我倒不觉得。

中国互联网,走到2005年才算网民过亿。99年、01年、03年,就那么几百几千万网民。

而这些网民有个特点:其实他们是整个社会里的精英人群。

道理很简单:PC很贵,上网需要一定的财力以及对电脑的认识。

大部分集中在沿海的发达城市里。

他们不是今天的小粉红,今天的小粉红,知识结构未必有当年网民的好。

他们只是,年轻。

说起来,当年那篇荡漾着些许爱国情怀的《大连金州不相信眼泪》的贴子,其实文采一般,很有些流水账的意思,网路疯传,被誉为中国足球第一博文,其中看客们传播的驱动力,真是颇可玩味。

写这篇博文的,可是微博上赫赫有名的大V:老榕。

他今天的态度,你去看看微博就知道了。

来自台湾,网名“胡同台妹”的知名媒体人宫玲去世了。

公开消息说她因抑郁症而去世。

媒体引用了她的好友的话:

她有比较严重的抑郁症,来大陆以后才有的…她一直很清醒并且痛苦地生活在两岸,她对时局异常悲观。

她最后的公开文章里提到了戴立忍事件。她这么写道:

今天有感而发是因为戴立忍。

逝者已矣,但观点还是可以商榷一下。

时局的确没有必要那么悲观。

相较于十余年前的网络热点事件,今天,至少出现了各种各样的声音。

这,本身就是一种进步。

最后,我推荐各位看四篇文章。

第一篇文章,公号“媒记”刊发,詹万承(是,媒体札记后期颇有一些文章并不是徐达内写的,而是他写的)写的“赵薇为什么被骂那么狠?可能是因为最近放暑假了

推荐理由:作者自己说的,这个写法很魏武挥。

第二篇文章,公号“叔的刀法”刊发,李方写的“若信,请坚信:哪怕一人一票,小粉红也分分钟投死你

推荐理由:我就喜欢李方和很多自由派做对的那种江湖不正确的劲头。

第三篇文章,公号“阑夕”刊发,阑夕写的“几点看法:关于小粉红”。

推荐理由:第九点,可以看到一个爱国小青年转变为公知型中年。

第四篇文章:公号“娱乐芒果酱”刊发,作者不详的“今天凌晨五点,赵薇安排了日出

推荐理由:这篇文章显示已经十万加,也许各位都已经看到了。但我的point在于,看,这就是不同的声音,至少有人能帮你把这事前后梳理出来,而不是一味在喊口号。

老实讲,无论是左派,还是右派,喊口号的,讲大词的,抖机灵的,编段子的,都很有可能,其实是一路货色。

台妹若看到这些,许不会那么绝望吧!

谁没年轻过呀

你老过么?

—— 首发 扯氮集 ——

作者执教于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设计学院,天奇阿米巴创投基金投资合伙人

我们依然要鼓吹创业

我的朋友左志坚上周给我看了一篇他写的文章《创业是中国社会最后的阶层上升通道》。

我看完第一个反应是:我要写一篇东西呼应一下。

他让我等等,说是要在腾讯大家上刊发。后来,大家果然发布出来,标题都没有改。

我之所以会想呼应的原因在于,我想起了五年之前我写的一篇随笔。

《80后:艰难的一代》。

2010年的那一篇随笔,以我和我当年大学的同班同学的一段聊天破题。

我那位同学非常不能理解“蜗居”那个片子里海藻的行为。在我同学看来,完全可以靠自己奋斗达到小康生活。事实上,她自己就端过盘子、扛过家具布展,后来成了一家跨国公司的中国区总裁。

70后的奋斗和80后的奋斗是截然不同的。我在那一篇随笔里列举了几个80后的艰难之处。

我最后写下了这样一句话:一个文明的重大转折,总是由最艰难的那一代完成的。

坦白讲,五年之前,我并没有太想明白这个转折是怎样发生的。我只是信奉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之类的圣贤话。

但我近来越来越想明白了,尤其是老左这篇文章给我的启发。

那就是:商业。

我对商人(或者说企业家)的看法其实是中性的。

一个成功的商人,基本上都游走过灰色地带。在我十来年的写作生涯中,我从来不会在任何一个商人/公司前面加上“伟大的”这三个字。

但我认为,商业是伟大的。

正如微观相加不等于宏观一样,一群又一群不伟大的商人们,构筑起了伟大的商业。

商业,让资源得以最有效的配给。好的市场经济需要规则,同样,好的市场经济,也在树立规则。

一部改革开放史,既是一部政治史,又是一部商业史。如果说,今天中国在社会问题上还算有所建树的话(对比百年前五十年前),商业的力量,功不可没。

商业的精神是妥协,而文明的成熟,也是妥协。

但商业也有商业的问题。

商业最大的动力是“贪婪”,不加限制的纯粹的自由商业,会导致垄断,然后再导致利用垄断地位阻碍创新。

百年来的商业经济发展,那种金字塔般的等级森严的巨型公司比比皆是。中国同样如此。中国还有中国的国情:巨型的国有公司,内部等级更为森严,比如,副部级总经理,正局级总编辑,等等。

这就是左志坚文章中提到的“上升通道”问题。

的确有不少人安于现状,做个小职员得过且过即可。

但也有人并不甘心如此。

一个社会丧失了上升通道,阶层固化,是相当可怕的事。

商业,同样需要新鲜血液。

从这个意义上来讲,巨型公司的陨落,不是什么坏事。

20年互联网经济的发展,催生了类似BAT这样的巨头,他们已经是传统企业们重大的挑战者(某些领域甚至是胜利者)。

有人认为,BAT已经一统江湖。如果这个观点正确的话,那么,整个商业领域将结构化,社会将结构化。

财经的宋玮写了一篇《BAT的线下战争》的封面长文。在这篇文章里,宋玮并不认同这个观点。

左志坚在他的文章里也提到了程维(滴滴)、王兴(美团)、张一鸣(今日头条)这样的“嫩创”。虽然今天的嫩创公司或多或少背后有BAT的投资身影,但你要说BAT通过投资完全控制了这些公司,那是不符合实际情况的。

即便是当年滴滴快的大打出手是背后的腾讯阿里为了培养用户移动支付习惯,但今天滴滴出行的发展,已经很明显出现了某种独立化的态势。

这里面非常重要的原因在于:移动互联网又兴起了。这个发端于08、09年的大潮,让BAT这类纯线上公司,并不能完全覆盖线下生活和消费。

技术的发展,越来越快。《与机器人赛跑》一书中,作者们认为,我们已经来到了棋盘的下半场,呈指数性增长的技术经济,未来的发展将超乎我们的想象力。

BAT牢牢抓住了桌面互联网的机会,算是抓住了移动互联网的机会但已经不再是那么强势握住,未来的技术发展呢?

创业,宣布了一家小小的startup公司诞生。

它有极大的概率死去,但也有可能成长为巨人。

技术发展降低了创业门槛,这是一种商业上对普通人的赋权。大量的新鲜血液的投入,为这个社会产生新的妥协规则提供了动力。这种新规则的出现,并不以流血或消灭生命为代价。

左志坚说:创业是中国社会最后的阶层上升通道。“最后”两个字略显极端,但我基本赞同,小小保留。

我更主张的是:创业是改变商业结构化的重要途径,最终推动社会发生变化。

一个文明的重大转折,总是由最艰难的那一代完成的。

如何完成?

创业。

—— 首发 腾讯大家 ——

大家上还有一篇对左志坚文章的回应,总体态度不是很赞成。该文作者认为创业成功者是少数——这个真不假。但我想说的是,同样一个人,去大公司干一辈子估计也就是中层退休了,但去一个创业公司,存在这个可能以高阶层身份退休。我们回顾一下BAT成长史,就知道他们成就了多少社会中上层人士。创业的氛围,的确给了机会,不仅是对创业者。

另外,我也承认一点,社会上升通道的打开是以很多创业失败为基石的。听上去貌似很残忍,但恐怕这比流血、革命之类的代价,小多了吧。

我其实完全同意,如果这个社会只有高考、好大学、大公司,这个社会一定结构化。

说明

本文可以在不改动内容的前提下自由转载,转载请在文末标明如下信息:

魏武挥,科技专栏作者,执教于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设计学院,天奇阿米巴基金(skychee.com)投资合伙人,天奇专注于互联网新媒体投融资,欢迎创业项目向以下邮箱提供项目BP:bp@skychee.com

培训事宜 请洽 涓子 13918571857
点对点咨询聊天 请上此网:http://weiwuhui.com/zaihang
商业公司要写软文,请勿找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