憨憨腾讯

腾讯近日一起与老干妈的纠纷,一波三折,很多吃瓜群众都知道了。

稍许捋一下就是:

2019年3月,腾讯与著名的老干妈公司签订一项合作。腾讯执行合同条款后,却一直未能收到款。

2020年6月29日,有媒体报称,裁判文书网上发布了一则民事裁定书,腾讯申请查封冻结老干妈名下价值1624万元财产的诉讼请求,已获得法院支持。

6月30日,老干妈称,我们可没和腾讯合作过。你是不是被骗了?

7月1日,贵阳警方发布通告称,抓获三名骗子,私刻公章,冒充老干妈市场人员,与腾讯合作。

贵州警方这个通告,坐实了腾讯受骗上当。

腾讯:我不要面子的啊?

腾讯展开了一波危机公关。

这波危机公关的主要调性和上次针对《腾讯背水一战》一文的操作手法差不多:顺势自黑。但由于两件事到底不是一回事,效果也不同。

基于《腾讯背水一战》,腾讯没有动用太多的官方资源,而是借由腾讯员工,在朋友圈用这样的图片自黑卸力:


而今次,同样是自黑手法,腾讯开始动用官方资源。

腾讯微博在下午六点便转发他人对其傻白甜描述的微博,并予以置顶。然后开始制作视频。

有兴趣的可以去看看“我就是那个吃了假辣椒酱的憨憨企鹅”视频。基于最近大火的“杨超越痛哭:我干啥啥不行,跟老板吵架第一名”视频片段再创作。


腾讯背水的自黑手法,我私下里和腾讯小伙伴表示过一定的不以为然。这不是什么好词,把这种标签往身上带,效果未必好。

但憨憨就不同了。憨憨是贬中带褒甚至褒大于贬的词:实诚可爱,老实人被欺负。用憨憨定调这起本来丢脸丢到了地上的事件,是很巧妙的大事化小事,小事化无事的娱乐化手法。

再加上,在大多数人心目中,一千多万人民币的损失,对腾讯是个事么?

憨憨腾讯,从危机公关的角度,可以打很高的分了。而且反应速度相当快。毕竟,贵阳警方于7月1日下午三点才发布微博称三名骗子已被刑拘的。

不过,危机公关做的好,舆情上的危机给化过去了,并不代表这个事就真给化过去了。

财新报道《腾讯追账老干妈后续:一言难尽背后的合作到底是什么》中说,针对腾讯起诉老干妈服务合同纠纷一案,腾讯此前回应称,2019年3月,腾讯与老干妈公司签订了一份《联合市场推广合作协议》,腾讯方面投放资源用于老干妈油辣椒系列推广,腾讯已依约履行相关义务、但老干妈未按照合同约定付款。腾讯多次催办无果,因此不得不依法进行起诉。

请注意“腾讯多次催办无果”这样的腾讯此前回应。

老干妈却不是这样说的。最新消息是,老干妈称从来没见过腾讯来催要过广告费。

如果没有什么很意外的情况的话,腾讯方面大概就只是向三名骗子催要过了。只有这样,才能符合腾讯称的多次催办无果和老干妈说的我们没被催过。

但好歹我以前也是个丙方,也催要过钱。一笔款子但凡数目大一些,会通过不同的渠道不同的关系人去催办,哪有死盯着一开始谈合作的几个人的道理?

这笔1600万的款项,对腾讯不是大数,但对于具体的“QQ飞车”项目,

一位了解腾讯游戏商务合作的人士告诉财新记者,以QQ飞车这样的游戏级别,超过1000万的广告投放框架是超级大单。

财新那个报道里还有这样的陈述。

一头大象被三只小蚂蚁给绊倒了腿,总是说明大象自身自有它的虚弱之处。

偏偏这个虚弱点发生在了腾讯的现金牛部门IEG(互动娱乐事业群)上。IEG的工作室赛马制,自有其功效,但也不乏一些江湖上流传出来的让人唏嘘的传闻。

法务部门一纸诉状直接把这个事捅向法院,感觉上纯属流程式操办,做了一些案头paper工作罢了。具体前因后果,号称互联网法务第一强的腾讯法务部门,似乎并未关心太多。

钱不大,事儿,真不小。

盲猜要上总裁办讨论。

这起上了热搜第一的事件,发生在7月1日这个特殊的日子。

这不禁要问一句:

2020年已经过完一半,你干成啥了?

拼多多的扯闲篇

这几年,上海出了几家互联网公司。

风头比较劲的有拼多多、B站、小红书。

细看这三家公司,都有一个比较有趣的特点:他们都是从细分人群切入的。我开玩笑式地称之为“捞偏门”。拼多多号称五环外起家,B站从二次元弹幕入手都被视为一种亚文化,小红书则是切职场小姐姐小阿姨。

这事可能和擅长“螺蛳壳里做道场” 的上海气质有关系。搞细分人群不注重细节不深挖用户心态是不行的。

捞偏门的公司开始慢慢主流起来。拼多多已经成了阿里的劲敌,B站最近半年已两次出圈,小红书俨然快要成了另一种“内容创业”的大本营。

以至于不乏有人觉得,上海可以一雪不出互联网平台型大公司之耻。(携程踮起脚大喊为啥看不见我)

最近中国三电商,阿里京东拼多多,都发了财报。

不少媒体做了一些比较。

从资本市场反映来看,拼多多的表现优于阿里巴巴的。虽然拼多多还在亏,且亏损额急速放大。

但看待公司,有两种观察方式,也就是说,有两种立足点。

第一个立足点,是以当下的公司价值(市值)为原点,观察哪家公司未来的价值增长会更大。直白点说,就是你现在手上有笔钱,假定只能购买一家公司股票的情况下,你购买哪个?

这就涉及到公司的资本市场故事模式问题。

有的公司故事模式是一个盈利模式,所以这家公司应该浓墨重彩地渲染自己获利能力。如果利润数字优秀,股价就会涨。如果利润下滑,股价就会跌。

讲盈利故事的公司,通常都已经算是成熟公司。就好像一个人到了二十来岁学校毕业进入职场后,就要比每个月薪几何了。

还有一种公司故事是增长模式。资本市场对这家公司的定位就是增长。包括用户增长、市场份额增长、收入增长等。亏损不亏损是第二位的。如果增长停滞,就必须转入盈利故事。转不过去的,会被抛弃。

讲增长故事的,就算盈利上去了,用户之类的增长放缓,资本市场就会用脚投票。但一个增长故事总要摆渡到盈利故事上,所以都会有一段煎熬期,要让资本市场接受你现在是一个盈利故事的公司。所以有阵子京东就是在从增长故事转向盈利故事,颇为煎熬。

讲增长故事的公司,可以算成依然是一家创业公司。与上面的比方对应,有点像还在学校里增长自己的知识储备。比实习收入就没什么意思,要比也得比成绩啦证书啦之类。

拼多多,和阿里,其实是两个故事,不大好比的。倒是京东,倒是真可以和阿里放在一起比了。他们现在是同一个资本市场的故事模式。

出于某种规则,我不能直接告诉你该买哪家公司。我只能说我自己。

假定我是一个风险厌恶型的保守型投资者,我可能会购入阿里股票,因为相对来说,这家公司更稳一些。

假定我是一个风险承受力较大的激进型投资者,我可能会购入拼多多股票。增长故事的公司,未来可能的上升空间总是会更大一些——当然,向下的空间也会更大一些。

至于如果我只能买京东或是阿里,这就和激进、保守无关了。都是在买盈利能力。我个人可能更偏好阿里一些。

还有一种公司的观察视角,就是看他们以后谁能做得更大一些。这个观察视角,其实和投资关系不大。如果我判断拼多多会超越阿里,当然会促使我购买拼多多股票。但如果我判断几年内阿里都会领先,是不足以驱动我去购买阿里股票的。

我同意拼多多是阿里的劲敌,但他们依然不是一个量级的选手。尤其是当你看阿里,不是看一个阿里巴巴公司而是看一个阿里系的话,拼多多距离还很远。

大致上,阿里系是一个类似帝都五环路的结构。

一环是电商零售、二环是支付金融、三环是物流仓配、四环是阿里云、五环是个未来,现在可以把达摩院啦平头哥啦装进去。五环现在只有支出没有收益。

零售三件事:信息流(淘宝天猫)、现金流(支付宝)、物流(菜鸟),阿里系全干了,且都干得风生水起行业翘楚。拼多多还只有一个流。

阿里经济体五个字不是吹牛逼——你看它都不用什么阿里生态了。即便是at比较,我一向认为,全局看,a比t强。光一个轻重资产配比,a就稳得多。

所以,拼多多的确还是实实在在一个创业公司,不是什么创业心态去经营公司,而是literally就是一个创业公司。

拼多多当然是卖某种货起家的。

对于这种批评,有些反驳是完全不在点上的。类似于你同他谈天气他跟你讲菜价一样离题万里。什么这类货满足了五环人的需求啦,你对五环外人群不了解啦——这些话不能算错,但这和它卖过类似“小米有品牌电视机”之类的货没什么关系。

这是拼多多存在过的历史,否认没有什么意义。当然作为公司经营者,尽可能不提也是正常的心态。就像淘宝现在也不会提它当年怎么起来的——倒是马云变相承认过,没有淘宝,就没假货了么?

我之所以提到这个人家不愿意提的事,主要和下面的扯闲篇有关系。

本地颇有些媒体人,由于拼多多的起家特征,是非常不喜欢它的。

但拼多多的强势崛起,本地政府是看在眼里喜在心头的。拼多多某种程度上回答了好多年前一个著名的问题:为什么阿里巴巴不能出在上海。

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就不用我细说了吧?

本来不喜欢也就是一般意义上的不喜欢,但由于接二连三发生过一些事,这种不喜欢已经上升为憎恨。

我本人亲历,都接到过一个电话。如果我今天要憎恶拼多多,有着极其充足的理由——不过我还真没太大的负面情绪,毕竟拼多多上的AirPods还是蛮香的,而且这个电话的确是一个很乌龙的事。究竟什么乌龙,我并不方便写出来,但我身边不少朋友都知道。

以我对本地机构媒体的了解,拼多多在和他们的关系这个事上,是欠了账滴。

欠账还是早还早好。拖着不还后来得费老大力才能还上,甚至还不上了,几年前就发生过。

大方向上,拼多多是“正确的”。

在当下的全面拉动内需这样的经济态势下,拼多多其实可以视为一种“消费升级”。连央视主持人都放下身段直播带货的今天,拼多多所处的大环境是不错的。

但正如上海尚不能自以为已经完全颠覆上海不出互联网公司一样,拼多多依然还是一家创业公司。

本篇闲扯,完全不构成投资建议。

—— 首发 扯氮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