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是电子书爱好者,本篇应该一读

如果你是电子书爱好者,本篇应该一读

我得承认,其实我这个标题是有些问题的。

本文最后,会提到问题在哪里。

买书如山倒,看书如抽丝。

受限于陋室面积,我这两年越来越不喜欢纸质书。虽然有人说,读纸质书更容易理解,读纸质书更有看书的感觉,诸如此类我个人觉得不怎么着调的话。

有些比较相熟的朋友出书赠阅我一本,我会很是大言不惭地说一句:要不把你的电子文档给我吧,我保证不外传。而看到欲购书籍,如无电子版销售,轻易我是不会下单的。

电子书携带容易,也能帮助你节省物理空间——今天的房价已经将这个空间的成本推到极高,而且在电子书里寻找你记忆中的某些段落(比如划过的重点),易如反掌。你不信在纸质书里划个重点事后找找看?

我一度是微信读书的重度用户,但由于“二世”的关系,而微信读书又与微信号绑得极紧,使得我很长一段时间弃用了微信读书:老号上过百本的书(还有一本已下架的茅老爷子书)无法导出到新号,这让我很是不爽。

大多数电子书,会在主流阅读app上同步上架,所以我的选择是kindle。我有若干个方便面神器,卧室、书房、随身包,我甚至考虑在厕所里也可以放一个。

但最近,我在到处找人,把我微信老号的微信读书,与这个新号的微信读书,予以合并。我打算再次使用微信读书。

因为亚马逊露出了一些让我深感不安的迹象。

七月一日开始,亚马逊的商品分类里,已经不再有“图书”选项。

如果你是电子书爱好者,本篇应该一读

今年四月的时候,有媒体称“亚马逊退出中国”,虽然严格来说,并未完全退出中国——至少亚马逊并没有关闭amazon.cn,但主要的业务,的确开始进入停摆清场的节奏。

这个月的十八日,按照规划,亚马逊将停止对第三方商家的支持,这意味着,当下少量存在的由第三方商家售卖的图书,也将在网站上消失不见。

以图书售卖起家的亚马逊,在中国,放弃了它的老本行。

我开始担心起kindle的业务来。

雷锋网这篇亚马逊在中国认输了的文章中,提到了kindle的隐忧,并非危言耸听。

一言以蔽之,就是从商业角度讲,电子书和纸质书并非是可以泾渭分明的业务(像我这种一点都不想碰纸质书的人,少之又少),亚马逊失去纸质书业务后,也就等于失去了这两种业务的联动可能,这会使得它在中国与其它友商的竞争中落于下风,最终也有可能清场撤退了事。

我们现在假设,一旦kindle在中国停止电子书运营,一个kindle用户会面临什么状况?

已经购买并下载到本地的电子书,应该不受影响。

以亚马逊这样巨头中的巨头的地位,停运中国电子书业务,应会提前公告并留出较为宽裕的时间,用户即便有些电子书忘记下载,也可以较为从容不迫地应对。

亚马逊官方提供导出电子书的服务:

如果你是电子书爱好者,本篇应该一读

我没有尝试过,据称是一个加过密只能用于kindle的文本——这个倒是可以理解,轻易能导出通用格式,生意就不要做了。我推测可能还和账号有关:张三账号导出来的文本是不能给李四的kindle账号用的(有待查证)。

但关键的问题在于,你拿着一个再也没有增量书籍的kindle阅读器(或kindle app),意义已经不大了。这世界总有些新书是值得一读的,可你的kindle已经无法满足需求,这种情况令人尴尬。

所以,我开始琢磨微信读书作为一个接力。

我研究过微信读书的书籍导出问题,解决办法是:没有。它对于电子书的加密,做得实在是太好了。

微信读书的好处在于:它在拼命做推广。靠着无限读书卡和返币,一个用户理论上完全有可能做到免费读书。

所以微信读书很适合用来读小说,因为读小说总是容易一些的,阅读时长容易堆高,从而获得返币。

我总是恶趣味地推测,在读书排行榜里,动辄五六七八个小时而高居排行榜顶部的人,大概是发现了一本新的小说。比如最近我知道有不少人在看《长安十二时辰》。

如果你是iOS用户,我还可以告诉你一个小窍门:利用微信读书的服务号,其实你充值是有折扣的,比直接在微信读书app里充值便宜。

像我这种微信号需要转世的,毕竟是少数。所以我碰到的麻烦,你可能不大会遇到。

理论上,微信读书也有可能会出现放弃运营的状态。因为它同样不具备纸质书和电子书的联动效应,而且以目前的烧钱策略来看,微信读书极有可能是一个流血项目。

微信读书是一个app,通常运行在手机或pad之上,长时间使用这个,对眼睛可能有伤害。尤其是临睡前关灯使用。

在电子书阅读上,其实倒不用过于担心已购买的电子书消失不见(可能性有,但可能性很小,且取决于你看什么),而是不同家的商业平台,你需要不同的设备去伺候。

一旦这个问题解决,电子书阅读基本就没什么可以担忧的。

有没有这样的设备:电子墨水屏,带背光,可以看kindle、微信读书或者其它什么电子书的呢?(京东、当当都有自己的电子书业务)。

我自来水做个广告,推荐一款硬件设备:boox。

我孝敬过我老爸一个10.3寸的boox,因为老人家眼睛不好。我自用一个7.8寸的。boox还有一款6寸的,还有13.3寸的。

boox使用安卓系统,缺点就在于比较耗电。但它提供了默认断网功能,可能降低耗电量。我使用下来,续航能力当然不如kindle,但比手机、pad那是强多了。

使用安卓系统最大的好处在于:它可以装大量应用。你可以安装kindle,也可以安装微信读书,甚至还可以安装pocket这种离线阅读应用、readmoo这种台湾电子阅读app。

基本上,就是一本解决了所有的阅读需求。

boox最为强劲的功能是阅读扫描版的pdf,这是我用过的最顶尖的扫描版PDF阅读器,谁用谁知道。

价格有点小贵。最小的6寸也要卖到千枚大洋。

其实,在电子书阅读这个赛道上,真正的大玩家,不是kindle,也不是微信读书。

在易观2019年一季度移动阅读市场盘点的报告中,有这样一页:

如果你是电子书爱好者,本篇应该一读

这些才是主流阅读,提供什么种类呢:网络小说为主。

艾瑞的2019年中国数字阅读行业年度报告中提到的四家核心企业,分别是:腾讯阅文集团、咪咕阅读、掌阅和阿里文学,都是以网络小说为主打的服务商。

网络小说的商业价值,由于有IP延伸的可能,远远超过我们通常意味上的书籍。

所以我说我的标题是有问题的,真正的电子书阅读市场,不是本篇篇幅最大的部分。

当然,作为安卓系统的boox,也是能用来看网络小说的。

还是一款在手,贯通所有阅读。

诚意推荐

—— 首发 扯氮集 ——

作者执教于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传播学院,天奇创投基金管理合伙人

题外话:在一些报告中,你可能会读到中国图书阅读率在上升。请注意,这不是严肃阅读。真正的严肃阅读,我的看法是,在不断下降。

今人不读书这种话,实诚点讲,依然成立。

情怀,多少骗局假汝之名以行

行为经济学家丹艾瑞里在HBO出品的纪录片《发明家:硅谷大放血》提及了一个很有趣的实验:

找了两组被试,被试可以扔20次骰子,实验方会根据每次扔出来的点数给予被试者报酬。比如你扔出个一点,就可以获得一美元,扔出个六点,就可以获得六美元。这是很慷慨大方的实验。

更为慷慨大方的地方在于,扔完骰子后,被试可以自行决定,到底是面朝上的那个点数算ta扔出来的点数,还是朝下的那个点数算ta扔出来的点数。要知道,当一点面朝上之时,其实朝下的就是六点。

不过,被试在扔之前要在心中暗自定下这次算面朝上的,还是面朝下的,但ta不用告诉实验者。扔完之后,再和实验方说我一开始决定的,是取朝上还是朝下。也就是说,为了获取更大的报酬,被试说谎的可能性不仅存在,还非常大。

被试需要接测谎仪来完成扔骰子的动作。但无论测谎结果如何,不影响ta是否能得到ta声称的那个报酬。

第一组被试成员的测谎仪是有所显示的,测谎仪的工作未必每次都能准确捕捉,但每人扔20次骰子,还是一组成员,总能显示出点什么:这组成员说谎时心理上会有所波动,情绪上会有所紧张。

第二组被试成员额外被告知:你所获得的报酬会被捐给一个慈善组织。也就是说,你每次声称的点数,其实是在为慈善组织谋福利。加上了这个“大义名分”之后,测谎仪就越发不灵光起来。这组成员因为说谎而产生的心理波动、情绪紧张,比上一组有着显著的降低。

31岁就当上MIT教授的艾瑞里著有《怪诞行为学》系列书籍,我翻过第一册,没翻完。这个实验激发了我要去翻完那一系列书籍的浓厚兴趣。

实验揭示了这样一件事:人们为了大义名分,会降低做错事的羞耻感。

被雅各宾派砍了头的吉伦特派核心人物罗兰夫人,在走上断头台之前留下的那句名言“自由,多少罪恶假汝之名以行”和这个结论遥相呼应。施恶者假自由之名时,也许并不觉得这是个罪恶。

人们做事总需要理由——这和认知协调有关,即便如白痴智障、精神病患者,其实他们也有他们的理由,只是这个理由我们很难理解罢了。

大义名分通常是慷慨激昂的,是文采飞扬的,它能使人心中正义感爆棚,极致起来可以横行无忌:吾为天下计,岂惜小民哉。

没有什么理由比“大义”更有支持力和说服力了。

大义这个东西的接受,更类似于卡尼曼在《思考快与慢》里提到的系统1吧。

正义两个字通俗易懂,但又有什么人会正经去仔细研读罗尔斯厚达500多页的《正义论》呢?

艾瑞里之所以会提及这个实验,和伊丽莎白福尔摩斯与她的theranos有关。

片中,艾瑞里没有明说,但很明显在暗示,这位女福尔摩斯为了一个大义目标(一滴血即可做200种测试),最终不惜撒谎造假,恐吓威胁意图举报的知情者。

伊丽莎白的搭档是一个叫桑尼的其貌不扬身材矮小(他甚至比她矮)的人,虽然过去成功卖掉过一手创办的公司而成为一个成功的创业者,但以theranos前后融资九亿美刀,恐怕这点成绩也算不了什么。

但伊丽莎白和桑尼是同居关系,而且他们并不避人。伊丽莎白本人虽然比光鲜照片实际上了胖了一圈,依然不失为一个美女。

这让我很好奇,他们是怎么走到一起的。

我的猜测是,桑尼是真心信服——至少是足以让伊丽莎白相信——大义目标的人。而这种相信,伊丽莎白身边的人其实并没有。

如果你读过华尔街日报深调记者凯瑞鲁的《坏血》(早先出的台译版叫恶血)一书就明白,很早的时候,theranos内包括首席科学家、首席财务官的高级干部就不怎么信这个故事了。

伊丽莎白把她那个测血机器命名为“爱迪生”,真是充满了某种历史的讽刺感。爱迪生一直声称他能解决灯泡里的某个关键技术问题,但其实并没有。但爱迪生幸运的事是,在其公司弹尽粮绝之前,他解决了。

fake it until you make it。这句话在本片中不止出现了一次。

但我觉得这话不完全,它少了一段:for something。

这一点很关键。

正如被试者被告知你可以说谎,一切为了慈善!

这个纪录片主标题为“发明者”,最终被证明为是一个谎言,自然无法用创业者、企业家来形容伊丽莎白。

究竟是发明了什么呢?这是一个有趣的问题。伊丽莎白的确发明了某样东西。

配合《坏血》一书(已有简体中文版),一起服用更佳。

—— 首发 扯氮集 ——

作者执教于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传播学院,天奇创投基金管理合伙人

及:

从创投角度而言,这个公司前后九亿美刀的融资是非常让人匪夷所思的,因为这家公司董事会成员有高官、有显贵、有知名企业家、还有顶尖律师,就是没有医疗行业的人。

早期公司有个声誉卓著的科学家,但后来和伊丽莎白闹翻。虽然这位科学家受限于某些保密条款不能多说什么,但这种事足以让人警惕。

伊丽莎白弄来的九亿美金,最终三亿支付在了律师费上。一个初创公司如此高额的法律费用,这又是一个让人狐疑的地方,除非尽调时theranos做假账告诉你这些不是律师费。这场骗局最大的赢家我看就是大卫博伊斯,这家律师行的老板了。

当然,这都是马后炮。但未尝不可以小结出点教训。

fake it until you make it,乔布斯都或多或少干过。

iPhone是到3GS乃至4,才算得上是个“手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