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怀念我的理发师

我很怀念我的理发师


 

说起来很惭愧,我并不知道我的理发师到底叫什么名字。不过我可以肯定的事是,他不叫Tony。

 

我的微信一世号上有他,但那个号虽然可以登录,通讯录却高达5000人。我忘记做备注,很难再在5000人中把他挑出来。

 

我也从来没问过他是什么地方人,当然我可以肯定他不是上海人,因为他曾经和我抱怨过小孩子读书的问题。非本地户口的小孩,在上海读书,总有些额外的麻烦。

 

掐指一算,我已经禁足25天,我不知道他回上海了否,也不知道他重新开业了否。

 

估摸着,不大容易。这个理发店的物业,不会太便宜。

 

 

我认识这位理发师非常久。06年家门口喜来登开业,我就在里面理发。


当年我儿子头上还是头毛而不能叫头发的时候,就是他拿的剪刀。转眼间,我儿子今年已经要参加高考。

 

我看着他加入到这家理发店,从一个普通理发师干起,变成了这个理发店的老板——他从上一任老板手上盘下了这家店。

 

他后来还把部分店面盘了出去做美甲,算是做一个二房东。

 

这家理发店一度逼格很高,充过值算是vip级别的客人进门,有免费咖啡喝。理发师理发时,旁边站着一个小工,时不时帮你清理一下面前的碎发。

 

但这个逼格成本想必太高,慢慢的,这些花活后来都没有了。

 

我倒从来不在意这种事。因为我是一个很怕麻烦的人。坐下不用交代任何事项,他就知道该如何剪,这对我来说,比一杯咖啡重要多了。

 

我在北京有个朋友,和一个理发师合伙开过一个店,帮我剪过一次发。在我头发侧面耍过一次手艺并留了影。我拿着照片问他,这手艺算不算好的?他笑笑,这有什么,你有兴趣我也可以搞一搞

       我很怀念我的理发师 这个侧面手艺,是他搞的,不是我北京那位朋友的手笔)

 

我问过他,咋不找个好一点的街边店面开个理发厅,或者加盟个什么,他笑笑,觉得那些都太累了。做点类似我这种老主顾的生意,有点小钱赚,就够了。

 

他没有再雇其他理发师,倒是有个伙计。这使得我对他能赶回来继续给我理发,还抱有一点期望。

 

 

在他的一众老主顾中,我可能不算贡献度大的人。

 

主要还是几个女性主顾。男人的头发,从绝对价格而言,不算什么大数。但我和他有共同话题。

 

其中一个话题就是阴阳师。在我极度沉迷阴阳师的时候,他也乐在其中。但他没有花过一分钱,以至于我对他居然还有n个ssr,表示过极大的不满——尤其是辉夜姬。我可是寮里一片一片求来凑到的,他居然是整个儿抽的。

 

弃坑阴阳师后,他还问我有啥游戏可玩的,我建议他玩玩猎魂觉醒,只不过我自己都肝不下去,就此作罢。

 

理发师另外一个有趣的特点是。。。唔,我姑且称他为“理发师中的公知”好了。。。他很喜欢和我吐槽点社会上的事。

 

他对抖音快手这种东西很反感,对头条这类内容聚合类客户端(当然他不大知道这东西的品类叫这个)也很看不上,认为low得不行。他一直怀疑各种手机app都在偷取他的个人信息,并对此很愤慨。

 

有时候我会和他解释几句,至少几年下来,他似乎也没那么反感所谓个性推荐。但APP偷东西这事,毕竟他一直在用安卓手机,这个生态的确让人无话可说。

 

 

其实我是一个挺懒的人,我最长记录大概有近半年没去光顾,理发师对我这种懒惰早已见怪不怪。

 

我儿子比我更不愿意理发,倒不是因为懒,而是他自以为头发长到能遮住眼睛,是一种“帅气”。

 

一大一小两个人,去的又低频,消费额又不高,充一次值能花很久,实在是难以说对他有什么很大的支持——我太太并不在那里花钱。

 

我倒是在19年年底的一次理发中,充过一次值。

 

怀念这位理发师,并非因为这笔钱(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大钱),实在是这个人,已经算是我一个朋友。

 

虽然见面不多,但在我心里,比我微信上很多从未见过一面也未聊过一句最多仪式性点赞的所谓朋友,更像是一个朋友。

 

望他一切安好,早日归来。

 

我会再去充一把值的。

 

—— 首发 扯氮集 ——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扯氮集):我很怀念我的理发师

到底是不是标题党?

今天一共发生两起所谓标题党事件,都是非常热门的话题。

公号Sir电影推送一文:国产片年度惨案:我用错鹿晗

就冒号后面五个字,引发了巨大的争议。

向华强公子向佐出来怒怼滕华涛,你们可以感受一下:

       到底是不是标题党?      

 大概就是冲着“我用错鹿晗”这几个字去的。

这几个字的意思可以有不同理解。一种理解是:我的错,鹿晗挺好的,但我没用对;第二种理解就是鹿晗这人不行,我居然用了他,我的错。

按照今天微博上大量的怒怼,可以视为都用第二种理解。

但如果你仔细看过这篇用对话体方式的稿子(文章作者声明,为避免读者误以为洗白,这次文章尽量以一问一答,100%还原事实的方式呈现。——我们姑且采信这个声明),大致就会明白,滕华涛没有在数落鹿晗。

滕华涛先是比较笼统地说:

演员也是无辜的,虽然挨骂挨了那么多,终归也是我们选的演员,人家演员是被动的,拿了剧本觉得其实对这种题材都有犹豫,但是最后还是坚定地来了,这个成绩不好的时候,你指望人家说点什么也不现实。
毒Sir,公众号:Sir电影国产片年度惨案:我用错鹿晗

再往下,就比较有针对性了:

我用错了鹿晗,在一个不适合他的类型里。
毒Sir,公众号:Sir电影国产片年度惨案:我用错鹿晗

请注意这句话。这句话的意思就是,鹿晗不是不好,只是这个科幻片不大适合他,我用鹿晗在这个类型片里,是我的锅。

一个演艺人员,不适合某种类型片,是很常见的。真正什么类型什么角色都能演的演员,非常稀罕。所以说鹿晗不适合演科幻片,不算甩锅。

更何况,这句话之前,滕华涛有这么一句:

我确实忽略了一点,我们想拍的这种科幻战争,和他的演员类型的差别。
毒Sir,公众号:Sir电影国产片年度惨案:我用错鹿晗

 后面的问答,还有这些:

我现在的直觉是,真的不是鹿晗不好,而是我们没有拍过这个类型的片子,也不清楚演员在里面呈现的样子是什么,是不是能让鹿晗这样的偶像去演,当时没判断好。
毒Sir,公众号:Sir电影国产片年度惨案:我用错鹿晗

这个是我们自己说,讲出去别人也不信。人家小鹿也不会去讲,其实他真的收了很少的钱。
毒Sir,公众号:Sir电影国产片年度惨案:我用错鹿晗

读来感觉滕华涛还是很维护鹿晗的。

这里顺便说一下,对话的第二节有个小标题,直接用的就是“为什么选鹿晗?我用错了鹿晗”,这必然也是编辑后加的,仍然属于标题范畴。

对于“我用错鹿晗”这个标题,我有个朋友这样表示:

如果用“我没用好鹿晗”,应该就没什么问题了。

汉语的确博大精深,我不禁为我这个朋友的说法表示深以为然。

我以为,如果是“我没用对鹿晗”,大致也不差。

不得不说,sir电影作为一个影评圈子里的大号,这回真是用了一个标题党导致了一场大型断章取义事件,搞得多少耐心不足脑容量不够长文理解欠奉的人狂骂滕华涛。

锅得sir电影得背上一部分。

简体中文互联网世界,今天还有一起关于是否标题党的热烈讨论。

我怂,我承认我就是个废中,不敢在这里写。

就此打住。

—— 首发 扯氮集 ——

作者执教于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传播学院,天奇创投基金管理合伙人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扯氮集):到底是不是标题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