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十二时辰》算不算好剧

在我的输入法里,长按一直是默认第一个。

肯定是和人交流如何摆弄app交流多了的缘故。

妈蛋

写完这篇,大概能把长安默认第一个了。

一个电影/电视剧,立不立得起来,我看首要因素就是本子自身。

比如说大导演陈凯歌。

几部有口皆碑的电影,都不是他自己操刀的本子。

到了《无极》,就立刻崩掉了。

后来《赵氏孤儿》,这个电影很有趣,有趣就有趣在似乎是两个电影拼起来的。前半部分是不错的,后半部分就比较烂尾了。

据说前半部分不是陈导自己操刀的,后半部分是亲自上阵的。

至于电视剧,前几日我看了一篇文章,《武林外传》拍不出的后八十回,像极了《我爱我家》重聚时的泪水,也是讲本子的关键性的。

所以,影视剧好看不好看,本子有可能是第一位的。

亲王的小说还是很值得一看的。

我说“值得”是指:好歹打发时间并不冤。你非要说看小说要看出什么微言大义、醒世恒言,就没劲了。

亲王的小说重在脑洞情节,不在人物刻画。

但亲王小说烂尾也不是没有。比如古董局中局。

长篇小说中国人很有些烂尾的习惯。比如水浒三国,都是大概从后1/3处,就没啥人愿意唠叨了。西游记的烂尾指数低一些,至于红楼梦,天晓得曹雪芹有没有close。

所以金瓶梅还是佳作,但到底金瓶梅的故事架构不算大。

我有个朋友说,亲王短篇更牛一些。

我大致同意。

《长安十二时辰》应该算是中篇,略有烂尾。

依托亲王这个小说,是可以期待的。

尤其听说此剧不像古董局中局,亲王还是介入较深的情况下。

本子有了,接下来看什么呢?

当然是导演的叙事能力。

毒sir的果然今年国剧第一,你能快进算我输这篇文章提到了很多表现唐代状态的镜头,我是同意的。通过这些镜头,的确可以看到大唐极盛之时的气象。

这篇文章的标题不夸张,看这个剧的确不能快进。

但道理却是:快进了你怕是看不懂,如果未曾看过原著的话。

我的意思就是,这个片的剪辑是有些跳跃的。

比如说右刹这个人物的出场。先是一堆小孩围着波斯僧(镜头里其实就一只波斯僧的手),然后就跳跃到了狼卫曹破延被右刹收拾。你脑子得转一转,才明白右刹是化妆成一个波斯僧。

这样的剪辑手法,到底算是高明,还算是突兀,看观众怎么决定吧。反正我觉得小孩围着波斯僧的时候,镜头能给出右刹的脸更好。

我有朋友认为这片的叙事乱七八糟,我觉得有些苛求。不过这个剧情节上的确有些硬伤。

以我看十集的经历,我发现了一个严重的硬伤:

闻染被两个狼卫挟持,在过一个街头关卡时,守卫要求他们摘下面具接受检查。闻染忽然帮助狼卫蒙混过关这个不是不能理解,但她的一套略带哭啼的说辞,居然能让守卫说算了,你们过去吧,显然太没有说服力。

这个硬伤不是可有可无的硬伤。但凡守卫坚持要求摘下面具,整个故事的走向立刻不同。而按照常理推,守卫是不可能同意那两个狼卫不摘面具的。

道具、服饰、布景、台词。

这些《长安十二时辰》是蛮讲究的。

特效上该剧也有一种讲究的克制,至少我看的这十集,还没有发现哪位人物(包括张小敬)能够如大侠般高飞高走,至多也就是飞檐走壁了一下。

这些都是花了钱的东西。

一个剧不能说特效才是花钱的点,道具服饰布景都是银子。故而此剧的诚意还是相当足的。

毒sir那篇文章里提到不少,不过这句话真的有些尬:《十二时辰》编出的,是一幅不动声色清明上河图的画卷。毒Sir,公众号:Sir电影果然今年国剧第一,你能快进算我输

不动声色宛若清明上河图般的画卷,怕是更为妥当罢。

最后就是演员了,当然是一个剧的重点。

雷佳音表现是很不错的。张小敬的无赖样、狠毒样、暖心样,都有值得称道的演绎。

狼卫曹破延的扮演者吴晓亮也可圈可点。这哥们,倒是很有些王千源的味道。

姚汝能有酱油感,我不知道这个剧想给他一个什么定位。到目前为止,我也看不出芦芳生到底想把这个角色演成个啥。

葛老中规中矩,没有什么太大的槽点,也没什么太大的亮点。

崔器这个角色很奇怪,我为啥有一种他始终在笑的感觉。

十集之内,龙波还没完全展开,所以周一围不太好评价。现下只能说,周一围还是绣春刀里那个做派。照道理,龙波不应该是一种吊儿郎当的感觉。

这个剧的中年男官僚们,再一次引发了我脸盲的尴尬——我真心有些分不清。这次尴尬更甚。以前我只是小鲜肉脸盲,现在换成中年男脸盲了。

林九郎老奸巨猾的不够。这种人不能演“狠”就够的,狠是张小敬的特色。扮演者尹铸胜狠有余而奸不足。

所以我对年纪一大就冠个“老戏骨”帽子是长年不以为然的。

所有的女性角色都不及格。鱼肠是不是被改编成女性角色,我还不晓得。

其他?其他就不说了吧。

最后的结论。

豆瓣上目前是8.7分,我可以给这部剧打个七到八分的样子。应该是这么多年来国剧里值得一看的剧。

相当于美制黑镜的水平,离英制黑镜还有距离。

—— 首发 扯氮集 ——

作者执教于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传播学院,天奇创投基金管理合伙人

情怀,多少骗局假汝之名以行

行为经济学家丹艾瑞里在HBO出品的纪录片《发明家:硅谷大放血》提及了一个很有趣的实验:

找了两组被试,被试可以扔20次骰子,实验方会根据每次扔出来的点数给予被试者报酬。比如你扔出个一点,就可以获得一美元,扔出个六点,就可以获得六美元。这是很慷慨大方的实验。

更为慷慨大方的地方在于,扔完骰子后,被试可以自行决定,到底是面朝上的那个点数算ta扔出来的点数,还是朝下的那个点数算ta扔出来的点数。要知道,当一点面朝上之时,其实朝下的就是六点。

不过,被试在扔之前要在心中暗自定下这次算面朝上的,还是面朝下的,但ta不用告诉实验者。扔完之后,再和实验方说我一开始决定的,是取朝上还是朝下。也就是说,为了获取更大的报酬,被试说谎的可能性不仅存在,还非常大。

被试需要接测谎仪来完成扔骰子的动作。但无论测谎结果如何,不影响ta是否能得到ta声称的那个报酬。

第一组被试成员的测谎仪是有所显示的,测谎仪的工作未必每次都能准确捕捉,但每人扔20次骰子,还是一组成员,总能显示出点什么:这组成员说谎时心理上会有所波动,情绪上会有所紧张。

第二组被试成员额外被告知:你所获得的报酬会被捐给一个慈善组织。也就是说,你每次声称的点数,其实是在为慈善组织谋福利。加上了这个“大义名分”之后,测谎仪就越发不灵光起来。这组成员因为说谎而产生的心理波动、情绪紧张,比上一组有着显著的降低。

31岁就当上MIT教授的艾瑞里著有《怪诞行为学》系列书籍,我翻过第一册,没翻完。这个实验激发了我要去翻完那一系列书籍的浓厚兴趣。

实验揭示了这样一件事:人们为了大义名分,会降低做错事的羞耻感。

被雅各宾派砍了头的吉伦特派核心人物罗兰夫人,在走上断头台之前留下的那句名言“自由,多少罪恶假汝之名以行”和这个结论遥相呼应。施恶者假自由之名时,也许并不觉得这是个罪恶。

人们做事总需要理由——这和认知协调有关,即便如白痴智障、精神病患者,其实他们也有他们的理由,只是这个理由我们很难理解罢了。

大义名分通常是慷慨激昂的,是文采飞扬的,它能使人心中正义感爆棚,极致起来可以横行无忌:吾为天下计,岂惜小民哉。

没有什么理由比“大义”更有支持力和说服力了。

大义这个东西的接受,更类似于卡尼曼在《思考快与慢》里提到的系统1吧。

正义两个字通俗易懂,但又有什么人会正经去仔细研读罗尔斯厚达500多页的《正义论》呢?

艾瑞里之所以会提及这个实验,和伊丽莎白福尔摩斯与她的theranos有关。

片中,艾瑞里没有明说,但很明显在暗示,这位女福尔摩斯为了一个大义目标(一滴血即可做200种测试),最终不惜撒谎造假,恐吓威胁意图举报的知情者。

伊丽莎白的搭档是一个叫桑尼的其貌不扬身材矮小(他甚至比她矮)的人,虽然过去成功卖掉过一手创办的公司而成为一个成功的创业者,但以theranos前后融资九亿美刀,恐怕这点成绩也算不了什么。

但伊丽莎白和桑尼是同居关系,而且他们并不避人。伊丽莎白本人虽然比光鲜照片实际上了胖了一圈,依然不失为一个美女。

这让我很好奇,他们是怎么走到一起的。

我的猜测是,桑尼是真心信服——至少是足以让伊丽莎白相信——大义目标的人。而这种相信,伊丽莎白身边的人其实并没有。

如果你读过华尔街日报深调记者凯瑞鲁的《坏血》(早先出的台译版叫恶血)一书就明白,很早的时候,theranos内包括首席科学家、首席财务官的高级干部就不怎么信这个故事了。

伊丽莎白把她那个测血机器命名为“爱迪生”,真是充满了某种历史的讽刺感。爱迪生一直声称他能解决灯泡里的某个关键技术问题,但其实并没有。但爱迪生幸运的事是,在其公司弹尽粮绝之前,他解决了。

fake it until you make it。这句话在本片中不止出现了一次。

但我觉得这话不完全,它少了一段:for something。

这一点很关键。

正如被试者被告知你可以说谎,一切为了慈善!

这个纪录片主标题为“发明者”,最终被证明为是一个谎言,自然无法用创业者、企业家来形容伊丽莎白。

究竟是发明了什么呢?这是一个有趣的问题。伊丽莎白的确发明了某样东西。

配合《坏血》一书(已有简体中文版),一起服用更佳。

—— 首发 扯氮集 ——

作者执教于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传播学院,天奇创投基金管理合伙人

及:

从创投角度而言,这个公司前后九亿美刀的融资是非常让人匪夷所思的,因为这家公司董事会成员有高官、有显贵、有知名企业家、还有顶尖律师,就是没有医疗行业的人。

早期公司有个声誉卓著的科学家,但后来和伊丽莎白闹翻。虽然这位科学家受限于某些保密条款不能多说什么,但这种事足以让人警惕。

伊丽莎白弄来的九亿美金,最终三亿支付在了律师费上。一个初创公司如此高额的法律费用,这又是一个让人狐疑的地方,除非尽调时theranos做假账告诉你这些不是律师费。这场骗局最大的赢家我看就是大卫博伊斯,这家律师行的老板了。

当然,这都是马后炮。但未尝不可以小结出点教训。

fake it until you make it,乔布斯都或多或少干过。

iPhone是到3GS乃至4,才算得上是个“手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