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一舟:国内SNS社区的战斗已经结束

时间:2008年4月
人物:千橡陈一舟,千橡最重要的资产是人人网(彼时尚称校内网,本文除特别注明,一般都称人人)
场合:接受网易科技访谈
话语:当网易科技问道,你刚才说的战斗基本上结束了,就凭校内网目前1500万的注册用户吗?陈答:结束了,因为我每增加一个用户成本比别人低很多,所以战斗就结束了。
后续:SNS市场战火纷飞,到今天,人人网无论如何排不上中国头号SNS

陈一舟关于SNS大局已定之类的说法,不仅出现在网易科技访谈中,也在随后几日的新浪访谈中。当时的大背景是千橡接受了软银3.84亿美元的投资(占股40%),陈一舟可谓是意气风发。

关于SNS这三个字母,其实历来有些争议,第一、二个字母没问题,意指social network(社交网络),就是第三个字母。大致上有三种解释:service、software和site。Service的概念最广:社交网络服务,几乎连电话都可以算上。Software则和软件有关,那么QQ就是一款SNS。而site则意指网站,facebook自然是一个站点,当然人人网也是site。陈一舟口中的sns,首先是排除了software,在社交软件上,人人是不可能压过QQ的。大致上,他可能会指数字化的社交网络服务,重点还是在site上。

陈一舟的底气来源于这1500万用户,数字看上去不大,但委实非常聚焦:中国的大学生群体。陈一舟在访谈中提到他过去的chinaren,意思是本来就是搞校园录出身,自然非常擅长做学生社区。不过,这话并不完全正确。千橡的亲生儿子是5Q,但这个网站和王兴创办的校内网缠斗良久却始终不占上风。校内网基本覆盖到了中国顶尖的院校,有点像facebook早期专营美国常青藤高校,而5Q被迫到层次较低的院校去抢夺地盘。一轮竞争下来,校内占据上风,有200万用户之众。

千橡最终胜出的原因并非经营得当,而是资本雄厚。王兴运作校内虽然成功,可惜融资不顺,06年10月,千橡出资200万美元将校内收编,并立刻与5Q合并,形成了千橡校内的骨干体系,并依托早期发展的良好势头,将后起的一个竞争对手占座网击败。

这一段历史,其实可以说明一点,陈一舟引以自豪的早期chinaren运作经验,并没有帮助到他什么。换而言之,说得直接一点,陈一舟并没有证明自己是一个运营社区网站的高才。与占座网的较量,一来拥有先发优势的校内,二来也比较依靠许朝军的操盘。到了08年,开心网异军突起后,更是说明,运营一个社区站点,千橡还稍欠火候。

08年3月,也就是陈一舟豪情壮志发表SNS大局已定言论的前一个月,程炳皓的开心网上线,并迅速占领白领市场,8个月突破用户千万当量级,上升势头之快,几乎可以用“前无古人”来形容,一时间似乎全民都在偷菜。从今天的结果来看,陈一舟当时的确有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的味道,因为他几乎没有什么良策来避免这样一种局面:在人人培养了用户习惯,当这些用户毕业成为白领后却跑到了开心上。这个局面的演变可能会非常危险,对于广告主而言,白领的消费力普遍意义上,比学生群体高。

陈一舟想出的招有些损,就是利用程炳皓在上线开心时的域名用的是kaixin001.com这个先天不利,搞了一个千橡版的开心网,域名kaixin.com。陈一舟用一个千橡开心去阻击程炳皓的开心,而后者则费了一年半的时间诉诸法律来向千橡要个说法,最终虽然赢了官司,却输掉了时间。时至今日,千橡开心早已不复存在(历史使命完成),程炳皓开心则退出第一阵营,不再是中国互联网的重点力量。

两个开心网之争,说明真正意义上运作一个社区,千橡的功力并未到家,主操盘手许朝军09年年底离去后,人人网更是缺少了一个主心骨。不过开心网依靠偷菜和抢车位两款游戏一路火爆,也许给陈一舟带来一个灵感:游戏的力量绝对不容小视,尤其是轻游戏(网页游戏)。开发周期短,见效也很快——这里指吸引人气,而并非吸引金钱。轻游戏商业上的火爆,大致是从11年开始的。

时至今日,人人已经基本上成为一个游戏公司,11年Q4的季报中,广告收入还在游戏收入之上,进入12年后,游戏收入则开始相对大幅提升。从增速上看,人人游戏早就开始一路上扬,而人人广告则从11年Q1就开始回落了。

clip_image002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张图片应该来自雪球网/i美股)

目前互联网的社会化路子主要是两类,其一为媒体型,这个路子人人要面对老牌媒体公司新浪,并无太多胜算。其二为人际沟通型,这个路子人人要面对同样是老牌公司的腾讯。本来移动端上人人私信被剥离出做一个独立app,有这个可能成为第一个“微信”,但它委实社交运作功力不足(或者说重心还是在游戏上),最终无疾而终。

我曾经撰文说“可惜了,人人”,但客观角度讲,对于千橡而言,成为不了facebook也是应有之意,这里最重要的一个客观原因是中国大范围意义上的各种行业企业对互联网依存度其实不高。大多数企业所谓依靠互联网,无非就是一个qq外加一个email,间或上上网看看新闻(打游戏不是企业的事)。Facebook在美国可以拥有230万家付费的广告主,在中国,没有这个土壤,最受中小企业喜欢的百度也只有40万个广告客户,几乎将中国愿意在网络营销上有所支出的中小企业一网打尽。要在商业意义上培育网络社区市场,需要很长的时间,对于千橡这样并不算巨头的公司而言,这条路一路下去,也的确有可能帮别人做了嫁衣。

有一个消息说,人人游戏已经从人人剥离,成为一个独立核算单位,未来甚至有可能会独立上市。公开的说法大致是Facebook和Zynga的关系,只是人人游戏倒是像了zynga,人人网却不像facebook。缺少源头的水,怕不会是一汪好水,更何况,zynga自身,也麻烦多多。

陈一舟看高了自己运作社区的能力,也完全没有料到移动互联网的快速兴起,再加上资本实力不足或耐心不够,08年所谓SNS大局已定,在我看来,五年之后的今天,人人已经越来越不成其为一个SNS了。

—— 结束的分割线 ——

本文为《21世纪商业评论》的专栏文章。这个专栏的名字叫《大佬与大话》,专门收集TMT圈子商业领袖的一些 “大话”。但本专栏的目的并非是指责这些大佬说话不算话,或者是开空头支票。我们都知道,所谓此一时彼一时,时间点变了,自然计划要变。本专栏的目的就是 “复盘”,来分析一下这个时间点究竟怎么变了导致大佬们的话变成了大话。

游戏公司人人

人人游戏

人人近日更新了它在android上的app,视觉设计上像足了Facebook在iOS上的模样。不过,我委实要说一句,人人已经和Facebook越走越远了。

来看看人人上市后的历季财报(单位:万美元):

 

2011Q1

2011Q2

2011Q3

2011Q4

2012Q1

总收入

2060

3040

3420

3280

3210

广告收入

810

1690

1960

1500

930

游戏收入

910

1020

1100

1200

1750

我并不想把人人的收入绝对数字和Facebook相比(毕竟两家网站一个坐拥9亿月度活跃用户,而另一个同口径用户数还未过亿),但我们可以看一下人人重要的收入构成。广告是其中一块,但占比一直不高,最多也就是在2011年第二、三季度,差不多刚刚过半,而Facebook有8成以上的收入来自广告。另外一方面,人人在游戏领域倒是颇有斩获,每个财季都在提高。到了最新一季度财报,游戏的收入数字已经超越了广告的份额,以至于我几乎要怀疑,人人会不会成为网易第二:与外表的门户(社交网络)不符,实则是一个游戏公司。

广告领域,一季度是淡季这是客观事实。但2011年一季度,人人广告同比增长高达100.5%,而12年一季度一下子就变成14.8%,实在不是一句“一季度广告淡季”能解释的。在Facebook的平台上能够诞生另外一家十亿美金俱乐部的成员:游戏公司Zynga,而人人倒是自己在游戏上不亦乐乎,季季增长。

人人与Facebook不相同,其实也没什么,能走成自己的路当然值得庆贺。但问题是,这条路,走得成吗?

先看游戏这个门类。人人基本上推出的都是页游,属于轻量级游戏。页游的生命周期远远小于那些大型客户端网游(MMORPG)——海外的魔兽世界、国内的剑侠情缘,都是吃了有十年的主。轻游戏的生命周期短,就意味着一个公司需要不断地拿出成功作品来粘着用户——另外,不可忽视其它公司的所谓“借鉴”,轻游戏总是容易借鉴的——而让一个公司持续地连续数年推出成功的轻游戏,要求未免太高。最近传言五分钟团队解散,就是轻游戏领域中的一个警钟。

在我看来,人人的活跃用户数虽然不是庞大到可以用数亿来度量,但的确属于游戏领域中的“目标消费群体”。人人完全可以用开放平台这一策略来解决“轻游戏周期短持续开发要求高”的麻烦,而无需自身投入太多。

再来看周边竞争态势。人人在游戏上的突进,已经将自己放在了腾讯的竞争者之上,而以人人的实力,绝无可能在游戏领域中和腾讯做真正意义上的较量——这大概也是人人选择轻游戏的原因。与腾讯做正面的较量,至少现下时机不对,而本来可以使用的开放平台策略吸引更多的开发团队围绕在自己身边形成星系,却又被人人所抛弃了。

有一点是蛮可惜的,人人大概是中国网络业中第一个正式宣布要搞开放平台的大型公司。但不得不用“愚蠢”两个字来形容的是:人人的开放策略要求开发者不得和开心网合作。这种排他式的条款使得这个“开放平台”并不为第三方开发者所看好。以至于直到今天,人人都很少披露它的平台第三方应用数量。

在人人IPO之初,就有一个非常奇怪的自比:号称中国的Facebook+Zynga(社交网游)+Groupon(团购站糯米)+Linkedin(职场社交站经纬),后来又做了车问,买下了56酷6,搞了个小站,大概可以再加上Quora、Youtube和Tumblr了。一个季度9亿美元收入的腾讯四处插手倒还可以理解,一个季度区区三千万收入的人人,这么个搭积木法,至少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做它的第三方开发者,保不齐哪天它就自己做了。

我倒是从商业角度上能理解人人的四处插手:其实就是个资本买卖。去年全年人人本来是该亏损的,幸好做了一把艺龙的交易赚进5090万美元,才使得全年形成4130万美元的利润。从这个意义上说,陈一舟即便不算个高明的CEO,但倒是一个高明的CFO。

但一个公司的主业总不能是整天倒腾项目(又不是风险基金),从目前的态势来看,人人越来越有向轻游戏发展的势头(重游戏不是它能做的,而且开发周期长风险大的特点更不符陈一舟的口味),趋于二流网络公司怕是免不了了。

可惜了,人人。

—— 《IT经理世界》专栏供稿 ——

据说人人游戏要剥离上市,如此一来,不晓得人人还剩下什么?一个每次都要在财报里强调除却它就可以盈利的糯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