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号 APP 与 资本

O2O已经快疯了。

仅仅一份BP,嗯,其实就是一个idea,可以喊出上千万的估值,想获得数百万人民币的种子也好天使也好的投入。

当然也不是不可以。

传统线下行业嫁接互联网手段,的确机会多多。

比如说,前阵子有两位创业者,敏锐地注意到,驾照考试的流程发生了重大变化。过去必须经过驾校学习的这个环节,现在变成了可选项。换而言之,考试者不一定非要去驾校学习。

一个类似Uber的主意出现了:愿意赚外快的教练和不愿意交那么多学费的学员,可以对接起来。动辄五六千的学习费用可能大幅下降。

不错的主意,不错的机会,不错的商业模式。

但问题来了:凭什么这个机会是你的?

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恐怕微信公号是成本最低廉的创业手段了。它不需要考虑iOS还是android,也不用考虑五花八门的android手机适配问题,如果稍许马虎一点,平板还是手机都不是需要考虑的议题。

微信公号还提供了接口供技术开发。善用微信公号的接口,可以做出比较复杂的功能。

很多媒体人创业都用微信公号作为切入点。合鲸资本的创始人黄维,同时他也是一个前媒体人,就认为,媒体人擅长内容与传播,短于技术研发。上手就搞APP而不是公号,明显就是拿弱势去创业,很没有必要。

于是,有人喊出“APP已死”的口号。

但问题恐怕没有那么简单。微信是创业的当下最优的第一步,但不是全部。

在我看来,微信公号其实是一个测试器。

它能完成的测试功能是:这个机会,真的有可能是我的。

大多数情况下,投资人和创始人,并没有太深的交情。

投资人这一边,要证明的东西不多。因为很多创业者,在早期,要的就是钱。如果投资人能够带来更多的资源,那是锦上添花。但雪中送炭的这个炭,就是钱。一个没有钱的伪投资人,忽悠了半天,创业者损失并不太大(有些有很强的技术研发的项目例外,可能涉及商业机密)。

但创业者要证明的东西就很多。产品能力、运营能力、管理能力、营销能力,等等等等。如果投资人闪了眼,损失就很大。投下去的钱,可是真金白银的。

所以投资人需要创业者完成一个证明题。

过去完成这道题目的主要手段是:尽职调查。投资人会想尽办法去调查创业者是不是靠谱。但这个手段用在中后期投资还行,用在早期投资上,基本上就是个过场。

微信公号的出现,给投资人提供了一个非常重要的工具:观察这个机会,到底是不是这个创业者的。

比如说,完成五万粉丝的积累,你需要多少时间?

故而,在我的思维中,微信公号对投资人的意义,大于对创业者的意义。

其实,天底下的投资,最根本的道理都是相通的。无论是做风险投资,还是去二级市场炒股票。

那就是:买涨不买跌。

一个BP喊估值1000万,投资人可能更愿意再等等看看。

一个有了10万粉丝的公号喊估值1个亿,没问题,很多投资人都愿意砸钱(当然,要看具体项目。一个成天发段子鸡汤的公号,10万粉也不值几个钱)。

看重的不是10万粉丝,是创业者能做起10万粉丝的能力。

所以,三个月拿下10万粉的,比如六个月才拿下的,值钱。

宁愿贵一点,也不能投没完成证明题的项目。

BAT出来的人好拿融资,道理也就在这里。貌似他们的能力,已经得到了些许证明。行,一个BP就有人投,就可以开干了。

但没什么背景的创业者,真的就需要东西。

公号,只是能力的证明,不见得公号=产品=商业模式。

而且,腾讯在让人开设公号的时候,有一份电子协议。这个名为《微信公众平台服务协议》的文件在6.1里是这么说的:

“微信公众帐号的所有权归腾讯公司所有,用户完成申请注册手续后,获得微信公众帐号的使用权,该使用权仅属于初始申请注册主体。”

严格意义上说,近千万公众帐号的所有权,都是归属腾讯公司的。

早期创业项目,可能对这一点不是很计较。但到了中期,这里会产生很严重的潜在风险。你的项目,所有权属于腾讯,这未免太过令人纠结。

所以,很多项目,到了B轮融资之时,就会考虑APP的开发。苹果也好,谷歌也好,貌似没有说过APP是属于他们家的。

在法律意义上,公号的用户,不是你的用户。APP的用户,才是你的用户。

项目中后期的投资,涉及金额相对较大,而且,这个时候能力已经被证明过,需要的是真正意义上的商业运作。

公号连买卖都成问题(使用权仅属于初始申请注册主体),无论如何,都不能算严格意义上的一个商业物品(公司是可以买卖的商业物品)。

本文的要点就是这样的:

公号,是证明你有把握这个机会的能力。这道证明题很重要,所以公号很重要,是敲响资本大门的敲门砖。

APP,是真正的商业产品,所有权清晰,B轮以后,做APP,是非常正常的商业逻辑。

—— 首发 橄榄社 ——

说明:

本文可以在不改动内容的前提下自由转载,转载请在文末标明如下信息:

魏武挥,科技专栏作者,执教于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设计学院,天奇阿米巴基金(skychee.com)投资合伙人,天奇专注于互联网新媒体投融资,欢迎创业项目向以下邮箱提供项目BP:bp@skychee.com

培训事宜 请洽 涓子 13918571857
点对点咨询聊天 请上此网:http://weiwuhui.com/zaihang
商业公司要写软文,请勿找我

提高门槛绝非市场经济真意

近日,媒体报道说,国家网信办将出台APP应用程序发展管理办法。媒体援引网信办副主任彭波的话说,目前在依法治国的进程中,依法治网是最基础的工程,又是最艰巨的任务,需尽快“补课”。

APP目前的确存在一些问题。比较让人头疼的是两个:其一是对手机权限的无理由索要,比如有些媒体类新闻客户端,要走了包括读取通讯录、短信等所有等手机权限。如果管理不当,发生用户隐私数据泄露并非危言耸听。其二是静默安装,在用户不知情或未经许可的情况下,一些应用会“偷偷地”下载并安装其它应用。前一个问题在一些大型公司制作的应用上都有出现,后一个问题,则常见于一些小公司所制作的应用。

另外,一些应用商店会对平台上供用户下载的应用植入“私货”,比如加入内置广告条,这其实是侵犯了应用开发者的权益。还有应用商店擅自扩大应用所要权限,并设置后门,收集下载用户的私隐数据,等等等等,不一而足。

所以,对APP进行管理,这样的想法,我一点也没有异议。事实上,在中国市场份额最高的安卓生态里,应用良莠不齐鱼龙混杂的局面,是该收拾一下了。

问题在于,怎么管?

很多媒体稿件里都提到了某位北京法律专家的看法。这位专家认为,APP门槛太低,需要提高入门门槛。而这一点,我是非常不能苟同的。

我们先来看一下桌面互联网的中国管控制度。大致上分为三级。最低的一级叫“备案”,备案备案,就是报备即可。它不是审核制,而且对于报备者本身没有要求,可以是个人,也可以是企业。然后是“许可”,即ICP经营许可证。这属于“审批”制,对申请者提出了一些资质上的要求。最后一级是各种特殊证照,比如从事新闻业务的要有刊载资格,从事视频业务的要有视听许可证,等等。

在中国,备案是最为普遍的情况,很多网站都只有一个备案证,并不影响其合法的内容发布和运作。在桌面互联网上,没有什么刻意提高门槛以防止所谓“良莠不齐鱼龙混杂”的手法,所以中国互联网还算欣欣向荣地发展了二十年。我们不仅要看到BAT这种金字塔顶的公司,中国有近280万独立域名网站,大部分中小网站,才是中国桌面互联网的发展基石。

现在到了移动互联网,我们能不能参考桌面互联网相对成熟的那套体系呢?我看也没什么不可以的。在中国的实际国情下,我并不反对一个APP的开发者需要获得一个备案资质,但正如“报备”制度本身的涵义,这不应该是一个什么有门槛的事。

移动互联网生态也是市场经济的一部分,而市场经济的一个要义在于:尽可能降低市场准入门槛,允许自由竞争,鼓励小微组织乃至个人创业。人都实名报备了,有什么理由还非得弄什么门槛让他们不得其门而入呢?

对于一个市场的管理,有三种手段:事先设立门槛、事中日常监管、事后惩罚体系。一个很偷懒的思维就是高高竖起门槛,然后以为进来的都是好人,天下太平,以至于日常监管疏忽不力或用运动式手法。而对违规者的惩罚,更是不能惩罚到位,导致违规成本极低,自然违规现象此起彼伏。在我看来,极有必要加大惩罚力度,直至对违规者实施“禁入”惩罚。门槛竖高,不仅只能有利于寡头垄断,甚至有可能滋生出以权谋私的贪腐现象。

移动互联网发展至今,不过四五年,已经出现了“结构化”的现象。易观最新统计表明,活跃用户最多的TOP10应用里,BAT占了九席,唯一的一个例外是搜狗输入法,而它从股权结构上也可以说成是腾讯的亲戚(腾讯入股公司)。桌面互联网用了十几年才形成七雄垄断现象,难道移动互联网区区数年就已经结构化,是正常的吗?是可以嘉许的吗?如今还要提高门槛,岂非做实了这种寡头垄断?做死了市场这盆水?

提高门槛其实是很无为的管理思维,市场管理者就看几个硬指标(比如企业属性、企业注册资金、企业从业人员),符合了就给过门槛。这远远谈不上有为和担当。倒是对日常监管乃至违规处罚,甚为考验管理者的智慧与勤勉。中国桌面互联网二十年发展,倒是证明了管理者的勤勉是一点不缺的。

故而,提高门槛的管理思维,可以休矣!

—— 腾讯科技/大家 供稿 ——

欢迎扫码,向我捐助十块钱。

2446948034  

说明:
1、本博客文字,除特别注明外,均为本人原创,可以自由转载,谢绝长微博形式转载;
2、转载时请注明本人大名,魏武挥,不是魏武辉,不要搞错。
3、转载时请保留此段:本文由扯氮集博主魏武挥原创撰写,欢迎于钛媒体/微信/ZAKER/网易/腾讯新闻客户端中搜索ItTalks以订阅公众账号,或于搜狐新闻客户端科技频道订阅“魏武挥”
4、本人不接受商业文章(俗称软文)撰写的合作,不要再询问我如何合作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