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佬的小败局:阿里的社交

阿里最近又推出了一个新的社交应用:钉钉。有传闻说,除了钉钉以外,阿里还准备了一款社交应用。传闻中的这个社交应用尚未显山露水,但钉钉是很明确的:职场社交。算是一个细分的社交应用吧。

这应该是阿里在“移动社交”上的一次卷土重来。上一次,来往,推出时的声势之猛,衰落时的速度之快,堪称阿里的一次着着实实的小败局。

在桌面时代,从用户量上而言,阿里的旺旺,其实并不比QQ差多少。但其实也就是因为这个数量上的差异不大,可能让阿里误以为,他们同样可以做社交。实际上,旺旺和QQ是非常不同的,前者基本上无法切入到用户的日常生活中去。在大多数时候,用户把旺旺当成一个临时性的买卖双方就特定事宜的沟通工具,一旦沟通目标完成,便不再使用旺旺。

我个人一直怀疑,QQ常驻用户电脑右下角的数字,远远超过旺旺。后者,大概只有卖家才会一直开启着吧。

不过,桌面上的大屏幕、大硬盘等条件掩盖了这个缺陷。但到了移动领域之后,腾讯在社交上的领先优势一下子被激发出来。微信的早期用户量激增,和QQ的导入不无关联。然后,微信又将一个极其庞大的内容生态(微信公号)以及内容流传链条(朋友圈)给囊括了进来。这一下子使得,阿里在移动社交里,完全没了方向。

桌面上,很少能出现功能合一的超级APP——这一点,其实连QQ都很难做到,比如依靠QQ,腾讯在多个战场上的努力其实都没有获得太大的成功(腾讯让你无路可走这句话始终夸张了一些)。但在移动端,超级APP出现了。人们似乎并不介意一个APP把所有的事都能干了。我琢磨着,大概和如下两个原因有关:1、智能手机的容量并不大,64G算是顶峰了(128G有但很少),这限制了手机APP的个数。2、APP与APP之间,非常难以互联互通。即便互通跳转,界面的不同会导致用户体验割裂。

超级APP的出现会导致这样的后果:人们可能在聊天中完成一个支付,但很少在支付中完成聊天。“来聊个十块钱的”,只是一个笑话,没法当真的。这样的场景,导致腾讯微信的使用频率,远远高于阿里旗下的任何一个应用的频率(也包括蚂蚁支付旗下的包括支付宝在内的APP们)。

来往失败了。马云对来往可谓是寄予厚望,发动员工推广。在他看来,阿里旗下数万员工,每个人拉100人,数百万用户唾手可得——这就是来往的基本盘。依靠这个基本盘再扩张出去,来往就有可能抗衡微信,把微信形成的“高频入口”给抢夺回去。

但今天事后诸葛亮一句:这种做法并不是一个好方法。发动员工推广,这个根子上还是一种运营思路,而阿里一向的确强于运营。可一款社交产品,它属于人们天天要摆弄的东西,对人性的洞察要求极高。如何围绕人性并做出他们想要的东西,这就是产品思维。至少在社交这个领域上,产品思维会胜过运营思维。

新的问题出现了。既然社交应用如此重要,那么,在微信如此强势的情况下,对于阿里而言,还有什么翻盘的机会呢?

匿名社交很火,还产生了一家上市公司陌陌。但就阿里而言,匿名并不适合它。阿里的零售业、蚂蚁的金融业,都希望建立在“信用”的基础上,纯匿名社交,与阿里蚂蚁的定位不相符合。

钉钉其实是往一个垂直领域走的:职场社交。这是当下社交的一个方向。水平社交,似乎谁也干不过微信。那么,垂直领域深耕有没有机会?

也许有,但肯定不会大过微信。垂直领域做到极致,也很难和水平领域中的极致相抗衡。桌面是这样的,移动端,恐怕依然如此。

整个移动社交中,出现了一个新的可能,那就是基于二度人脉的社交。强关系握在微信手中,弱关系握在陌陌手中,不强不弱的二度关系,有没有机会?

这是一个有趣的话题。事实上,一款叫脉脉的应用就在做这个市场。阿里以职场应用的钉钉切入,也许,瞄准的正是这个方向:二度人脉。

但最终还是要重复一句。用运营的方法去做一款社交产品,那将是一个巨大无比的坑。

—— 首发 21世纪商业评论 《大佬的小败局》系列专栏 ——

说明

本文可以在不改动内容的前提下自由转载,转载请在文末标明如下信息:

魏武挥,科技专栏作者,执教于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设计学院,天奇阿米巴基金(skychee.com)投资合伙人,天奇专注于互联网新媒体投融资,欢迎创业项目向以下邮箱提供项目BP:bp@skychee.com

培训事宜 请洽 涓子 13918571857
点对点咨询聊天 请上此网:http://weiwuhui.com/zaihang
商业公司要写软文,请勿找我

大佬的小败局之:谷歌眼镜

2015年1月19日,谷歌停止了谷歌眼镜(Google Project Glass)的“探索者”项目,这个起始于2012年4月的计划被视为遭遇到了重大挫折。虽然3月的时候,执行董事长施密特称谷歌会继续开发谷歌眼镜,但无论如何,在这个智能设备上,谷歌遭遇了一次小小的败局。

的确,谷歌并未完全放弃眼镜,一月份虽然宣布了停止项目并不再销售,但项目开发组并未解散,而是进行了部门调整。当年谷歌放弃wave、reader这些项目的时候,可不是这样做的。所以,的确有一定的理由相信,谷歌眼镜可能会卷土重来。但问题是:它怎么卷土重来?这个问题的换一种问法就是:谷歌眼镜究竟遭遇到了什么样的问题?

一种说法是贵,14年4月,谷歌宣布的销售价格是1500美元,这个价格看上去只能适合那些喜欢尝鲜的且对数字设备有着近乎痴迷的爱好者。但如果只是贵,就导致这个项目遭遇挫折,这是说不过去的。人们在消费一件物品的时候,价格的绝对数字当然是一个参考指标,但如果很有用的话,咬咬牙就会买下来。而随着消费者众多,规模一旦上去,数码设备的价格就会迅速滑落。

还有一种说法是续航能力。谷歌眼镜实际上就是微型投影仪+摄像头+传感器+存储传输+操控设备的结合体,没有电池是很难起到“智能设备”功效的。谷歌把一块容量2.1瓦特小时(相当于570毫安)的电池放在了穿戴者的耳朵后部位置。这个电池够不够用呢?有消息说,第一代谷歌眼镜受到电池续航时间短的困扰,谷歌X实验室里专门有一个由4人组成的团队在研究电池技术。这个团队当然不是只为谷歌眼镜去琢磨电池如何提高性能,毕竟谷歌有几十个项目都依赖电池。但有一点显而易见,谷歌眼镜的电池续航能力,可能连谷歌自己都无法满意。

但在我看来,这也不是关键性的问题。今天给数码设备半天充次电,也算正常。移动电源几乎成了很多人随身携带的东西。对于一个新的数码设备而言,核心关键点还是在这里:有用吗?

所谓有用,有两种有用法。

其一,有一定的炫耀感。其实这是很多高价商品得以生存的唯一理由。谷歌眼镜刚刚推出时,的确能够满足一小部分人的炫耀感:看,我是一个多么前卫和新锐的科技潮人。

但新鲜感一过,人们开始挑剔这款眼镜的设计。我在网上看到过不少普通人佩戴谷歌眼镜的照片,日常生活中也碰到过做谷歌眼镜开发的人的穿戴,不得不说一句,设计感一般。它那个前突的主棱镜第一眼看上去很有意思,但时间长了,突兀感还是很重的。

谷歌眼镜的炫耀感建立在它的高价和小众之上。而对于谷歌而言,显然,高价和小众一定不是它想要的。所以,必须有其二。

其二就是场景应用。谷歌眼镜最大的宣传点也在这里,比如随时随地的摄影摄像。网上甚至传出有所谓色情片制造商利用谷歌眼镜拍三级片的新闻——但这只是很特殊的应用场景。我们普通人,平时真的有随时随地摄影摄像的需求吗?

也许吧,但似乎很多人都用手机来解决这个问题。

场景应用上,谷歌眼镜碰到了一些很纠结的地方:比如电影院是抵制这个眼镜的,因为它们很害怕盗版。厕所——对,不能小看这个场景,我们每天去一次公共厕所不是什么太怪异的事——戴着谷歌眼镜也是很让人警惕的事。你当然可以把谷歌眼镜摘下来,但请注意的是,谷歌眼镜并不能折叠,它的眼镜腿一直是这么个伸展开的造型。

我看过国外对谷歌眼镜的拆解图,按照谷歌眼镜的内部结构设置,想让这个眼镜腿能像我们日常那些眼镜能折叠过来,恐怕还需要更高超的工艺吧。

谷歌眼镜在去年4月发售后,有一些中国用户也通过各种渠道搞到了这个数码设备(他们不是开发者,只是对科技极其敏感的普通人),有些说法是充电需要十来个小时,但用起来几个小时而已。而且,这点很要命:用久了眼镜会发热。

谷歌眼镜上的显示屏很小,只有1美分那么点大小,分辨率倒是能做到640*360,穿戴者在看这个显示屏的时候,会显示出一种“斜眼”的状态。另外必须注意到的一点是,在白天强光下,显示屏可能显示模糊。

眼镜上的镜头,是固定的,且固定聚焦。这就意味着如果用户想要对一个目标做识别,只能移动自己的脑袋。想想这种场景其实是蛮好笑的:为了识别一个物体(或人),你得把整个脑袋凑过去。

谷歌眼镜的确有很大的想象空间,因为我们今天利用手机摄像头做的很多事情,理论上都可以通过眼镜来解决:比如拿手机扫商品的二维码。拿出手机来的动作,想象中总比低一下头来得麻烦。但至少这一次的谷歌眼镜,还是有很多地方没准备好。

我一直认为,谷歌眼镜在去年4月份公开发售是一个并不见得多好的主意,虽然它宣称限时发售。谷歌眼镜远没有到可以成为普通人拥有的工具,它更像一个实验产品。谷歌的这一次撤退,是明智的,至少,像眼镜腿能不能折叠这件事,先解决了吧!

—— 首发《21世纪商业评论》——

刷码看着给点?

erweima

说明:

本文可以在不改动内容的前提下自由转载,转载请在文末标明如下信息:

魏武挥,科技专栏作者,执教于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设计学院,天奇阿米巴基金(skychee.com)投资合伙人,天奇专注于互联网新媒体投融资,欢迎创业项目向我提供项目BP:laozi@weiwuhu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