渠道 Vs 内容:后媒体时代的新闻传播

蒙大巍相邀,不胜荣幸于21日去了趟广州,参加了胡舒立女士在中山大学举办的“媒体转型领导者秋季短训班”,给一些传媒老总们分享了我关于“后媒体时代”的观点。关于后媒体时代,我差不多从两年之前开始琢磨这个问题,后来还零零星星写了一些不成体系的东西,可以点击这里看看。

其实我做讲座也很多回了,但这次我得承认,压力是最大的。一方面去开讲的人,拉开名单一看,都是教授博导,还包括google的副总裁刘允以及互联网老兵谢文,另外一方面,所谓学员阵容也很强大,都是浸淫传媒业十数年乃至数十年的主。我基本上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一天,梳理和盘算这个题目。我可以比较自信地说,这个课件基本上覆盖了我关于后媒体时代的各种思考,已经隐隐约约有了一些理论框架在里头。

以下是这个讲座的ppt,比较抽象的,或可留言和我一起讨论。我也很需要继续打磨这个话题,因为我雄心勃勃地想写一本后媒体时代的书。虽然我经常写点类似互联网观察以及营销方面的文章,但我个人真正的学术上的旨趣是在“媒介环境学”——媒介作为一个我们生活的环境和我们这个社会的互动关系。我的核心议题是“结构的渠道中心化和解构的内容碎片化”,并基于这个判断上,观察和讨论这样的传播态势,对于这个后现代社会的影响。

讲座之后,还旁听了一场关于杂志转型的讨论会。我能够感知到传统媒体其实相当清醒地认识到“这一场战争”,他们已经输了。一些人已经彻底商业化,也就是聚精会神地琢磨如何赚钱,还有一些人依然——唔,我只能用“悲壮”这个词——在执着着一些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