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说两句DropBox:为啥要用DropBox

dropbox 最近DropBox忽然成了一个小小的热点,就我视野所及,有两个名博写了关于它的博文,一篇是月光的,Dropbox的运营模式分析,一篇是阮一峰的,他把dropbox官方的一个ppt翻译成了中文:Dropbox的创业经历

我也用这个东东,不过我不太记得是什么时候开始用的,大概是去年吧。我在我的blog侧边栏挂了一个友情吆喝,于是我现在已经拥有了9G的空间(起手是2G)。邀请32个朋友,可以达到10G的规模。

Dropbox的病毒邀请机制也有些亮点。通常来说,我去拉一个人使用某种服务,我是会有些好处的,不过此人一般没什么特别的好处。但Dropbox不同。它不仅可以让我多250M空间,这个被邀请的人也比普通注册成为的用户多250M空间。也就是拉的人和被拉的人都有好处——这是一个病毒营销的亮点。

说说我对DropBox服务的看法。

事实上,我对云的存储类服务从来信心不足,以至于我今天收发邮件都是用foxmail的(很多人都和我说过web mail的好处,但我就一条:我不是随时随地都能上网的,如果我无法处于online的状态且必须调用一份有附件的邮件,我怎么办?)。基于提供服务的网站的自身商业原因(网站倒闭或撤销服务我早已见怪不怪),以及众所周知的国家管控政策,单纯的云服务是很难信得过的。

云的服务,在我看来,主要是更有利于分享,而不是自用。因为把东西放在自己硬盘上,就很难分享了。dropbox的分享功能做得如何呢?我试过,我曾经在twitter上公布了两个文档的下载地址(得把dropbox提供的公共链接地址再加个s,何故,自己理解),很快我就收到dropbox的邮件:你的流量太多了,暂停你的这个文档的分享。

故而,想拿dropbox做网盘,是不切实际的。这倒不能怪dropbox,因为人其实不是做网盘服务的。(这里我不得不要提到新浪爱问,我倒是很惊讶地发现它最近的一个小小变化:它承诺对你上传的资料(单个文档不超过50M)做永久性保存了。虽然新浪有各种各样让人诟病的地方,但就爱问类似网盘的这个东东,我觉得,相对而言,还是挺靠谱的。)

既然我无法利用它做一些资源分享式的网盘,也不敢把自己的文档完完全全地交给云来处理,那我干嘛还要用dropbox呢?

因为它做到了云(web)和端(本地)的有机结合。

DropBox的一个大亮点就是它上传文档的环节很有特色:将本地的文档拷贝到本地的一个专用目录(也有技巧可以让你拷贝到任何目录,可以点看这里学习,不赘),然后系统就默默地去同步了。在这个专用目录里的任何增删改文档,都会被默默地同步到你的dropbox空间里。

这就是dropbox的特色:你的文档其实端(本地)也有。对我而言,利用dropbox云的服务,其实是基于端的。这种情形不会出现:“云突然出了问题,而我又急需某个文档却无法获得。”在大部分情况下,我还是利用本地来调取文档,在一些很特殊的紧急情况下(比如我的本子不在身边),我可以直取云上的文档来完成工作。

想想过去用纳米或大米盘的经历吧。当我把文档上传到云区后,我还是很谨慎地特地保留了本地的文档。但在dropbox里,这是很自然的事。端没有了,云就没有了。

不过,我还是要声明一点,我不知道老外对于花钱买网络空间的态度如何,反正在这里,windows系统为主,非IT专业用户,手上不是又是笔记本又是ipad又是gphone的(多终端同步需求),也没有太多的移动工作要求,没什么必要用收费版dropbox。故而,我在这篇文章里就不病毒式拉人了。如果你想尝试这个服务,并很好心地愿意为我(也为你自己)增加250M空间,可以去我blog右侧下方的友情吆喝区域。

UPDATE:有消息说,Dropbox推出云存储API

再次UPDATE:我靠,草泥马!

成王败寇

阿北

年前中国经营报的记者采访过我,问我对豆瓣的看法,因为豆瓣获得了一个新的融资,属于可以进入议程设置的话题。我扯了一堆,因为我一向是豆瓣的重度使用者(不过我不是重度参与者,我很少贡献什么内容在豆瓣上)。

其实,对于杨勃(阿北)这个人,是一贯眼高于顶不太待见人的我所敬佩的互联网圈内的人之一(关于前面对于我的定义,北京IT圈的类似看法,我心知肚明得很)。我一直认为,聪明人这个世界到处都是,但有智慧的人不多。阿北属于有智慧的人

不过,这个有智慧和他这次获得融资一点关系都没有。我很多年前还认为,豆瓣最好做成不赚钱的网站(这篇东西一时找不见了,就不给链接了)。而且我也很同意圈子里某个名博说的“靠着两个不赚钱的网站想赚钱很难”(大意如此,原话忘却。鉴于该名博没在公开场合说过,所以我就不写出名字了)。

阿北是个很低调的人,网站做到这个份上,新浪围脖上的粉丝都没我多,可见他的这份低调。

后来成文的采访稿可点击这里,我这里要声明一下,文中最后一段关于“他的朋友”的那个评价,是我说的——至少我这么和那位记者说过。我和阿北往来很少,不敢自居为“他的朋友”。

麦田

我另外很敬佩的一个圈子里的人是麦田,这个人有圈子里少见的那种冷若冰霜的理性思考。这个调儿我喜欢。

与阿北的豆瓣所不同的是,麦田搞蚂蚁社区似乎不是很成功,他在5GSNS上说,他决定停止再开发这个项目而仅仅保持维持,因为很缺钱。

我见过5GSNS上有人大骂麦田,最重要的论据就是虽然麦田写了那么多关于SNS以及网络营销的文章,但他的蚂蚁却不怎么样。于是得出结论:这个人只会夸夸其谈。

这就是典型的成王败寇式的功利主义想法。这种想法很多人都有,于是中国互联网搞得很浮躁一点都不奇怪。有一个常识是:其实培根现实生活里糟糕得很(我依稀记得他还贪污受贿),但培根的话的伟大,是公认的。

类似的例子很多,在一本名为《知识分子》的书里,作者使劲地翻出了包括卢梭、海明威、雪莱等在内的大名鼎鼎的知识分子的生活中的种种不堪。不过,我一向认为,其实这些不堪和他们传世作品的伟大没有什么关联。

咳,有点扯远了,我没这个意思说麦田私下生活很不堪,我和他来往也很少,即使不堪我也不知道。

我只看他的文字,我记得他写过一个关于BBS的系列,分析得入木三分。不过,我也很清楚,这不代表着他亲手操刀能做得很好。这里面有主观的因素,也有客观的因素,说实话,麦田有点遇人不淑,他的投资方不是什么好鸟。

如果要求麦田在当初接受投资的时候,就能看出后来那个结果,那就不是苛求了。因为苛求总还做得到,而这个要求,恐怕也就神仙能做得到。

麦田即使最终蚂蚁偃旗息鼓,失败收场,我以为,他依然是互联网江湖(BBS啦SNS啦)的行家。他缺的,其实是一个机会,一个舞台。

芙蓉姐姐

扯到芙蓉姐姐的原因在于,我对她的看法有些改变。

我以前也相当看不惯她的做派,在很多场合我都拿她当个活跃气氛的笑料讲讲。不过,近来看到一则关于她的新闻,我便意识到,成王败寇的思想,许是人人都有的。

一个人短期地用各种手法来推销自己,这叫炒作。但如果ta长期不懈地为自己的目标去努力,这已经不再是炒作了。最重要的是,ta的这个努力,其实没碍着谁,也没犯法,觉得不能接受的,没人强迫我一定要看。

芙蓉姐姐这几年来,还是相当努力的。说句客观的,她的天然条件并不好,她渴望成功出名的欲念太强,故而使用了一些非常规的手段。这些手段可以鄙夷之,但这份精神,给一点敬意还是应该的。

要说到视觉污染,比芙蓉姐姐厉害的,多了去了,比如把个生肖连念十二遍的,比如看个小品结果看成了广告插播小品的,今天这个社会,既然宽容度与日俱增,芙蓉姐姐这种本质上并没有侵害我们什么的,何不宽容一些呢?

相比之下,有人写出最直白的宣传语,用最廉价的动画,购买大量垃圾时段,在30秒里连放广告N遍,结果这个人还被很多媒体奉为上宾,当成营销之神,我们的价值判断,是不是出了点问题?我们是不是“成王败寇”?——因为,当年,此人也狠狠地失败过,也被媒体狠狠地嘲弄过。

——————————————————————————

上面三个人,有智慧,有洞察,有敬业,都在为自己的目标努力奋斗。只要不侵害他人利益,不是把别人的东西放自家里然后说这是我创造的,那份锲而不舍,值得我们尊敬。

努力的人,是最美的人。

ps. 忽然想起来,许是有人会认为这个文章写得似乎和我这个作者本人有些关系。谈不上,鄙人已离开商圈,正在教书做学问的道路上努力奔跑。做学问嘛,重的是过程,不是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