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厢情愿的Facebook Home

近日,Facebook发布了一个…抱歉,我实在无法用一个什么词形容它,姑且称之为“软件”好了:home。它不是一个操作系统(OS),也谈不上是ROM,说是一个APP吧又太小了。我更愿意把它看成是一个我几年前自行杜撰的词:壳桌面——连线杂志称之为“外观系统”。

2011年11月的时候,就传出Facebook要与HTC合作,开发一款手机,代号为“buffy”(巴菲)。当时的消息声称,这个计划可能需要12-18个月才能最终有一个成品。从时间推算上,今天的Facebook Home应该和这个巴菲计划有关:一个集成了Facebook各种服务的智能手机。

中文世界里关于这个产品的信息其实不多,而从外电来看,这个产品更像是一个半产品:还有很多细节没有做完。不过Facebook这场40分钟的发布会还是透露出一些东西。它最核心的产品逻辑是:打着以“人”为中心的幌子其实是以facebook为中心。

我在以“人”为中心的这个人字上打了一个引号,Home虽然看似让你打开手机,看到的不是一个个app,而是一个一个朋友,仿佛很以人为中心似的,但其实说到底还是以facebook的用户账号为中心。Facebook Home试图用占领用户手机桌面的方式加强用户在Facebook上的活跃度:经常看到自己朋友的动态、照片等信息,就会更多地和自己朋友互动。这就是Facebook的意图,希望用户能以它为中心使用自己的移动终端。

问题在于,这未免有点一厢情愿了。

去年8月的时候,经济学人就有文章指出:“在美国和欧洲多地,Facebook几乎吸引了所有的潜在用户,北美、欧洲和亚洲的日活跃用户与月活跃用户的比例甚至有所降低”。换而言之,虽然Facebook攻城掠地将市场占据了,但这个市场里的用户却不再像以往那么活跃了。而到了今年年初,皮尤互联网研究中心则发布了一个更为定量性质的报告称:在美国市场,18-29岁年龄段(42%)、和30-49岁年龄段(34%)的用户,称其在过去的一年里,花在Facebook上的时间已经有所下降。

这对Facebook不是好消息。Facebook的确在桌面互联网上的社交领域中几乎没有对手(它当下的市值和twitter的估值是6比1的关系),但在移动互联网上遭遇了极多的挑战。一个例子是拍照应用Instagram的崛起,用户量已经过亿。Facebook动用了10亿美元(考虑到后来股价下跌,Facebook实际支出在7.5亿美元)将它并购,算是用资本的方式消除了一个竞争的麻烦。但还有更多的移动应用在吸引用户(比如说青少年正在转移的其他即时通讯服务对象SnapChat和WhatsApp),当然同时也在降低Facebook的活跃度。它不可能全部都用并购instagram的方式一一将竞争对手拿下。更何况,Facebook早前使用web app方式后来意识到体验很差再转回native app,牺牲了不少时间。

单纯从一个应用角度而言,Facebook的确重了一些,这是一个相当复杂的社交系统,在大屏电脑上展开,倒没有什么。移动终端的屏实在有点过于拥挤。于是Facebook就想出了这么一招:索性我把用户的移动终端整个儿变成我的。站在Facebook的角度而言,复杂的社交系统的确能够装入到终端里去,但站在用户的角度而言,数十万安卓应用的世界,比单纯一个Facebook Home,似乎更有吸引力一些。

如此重量级的公司,用壳桌面的方式来试图提升用户的黏着度,说得好听一点叫走近道,说得难听一点就是“投机取巧”。连线杂志说它是“平庸的胜利”,我完全同意平庸二字,但胜利委实谈不上。它是一款很适合Facebook重度使用者的定制型玩具,但不是真正意义上通行的手机。福布斯杂志则认为它前途未卜,在时下Facebook用户活跃度走低的背景下,能接受Home的群体数量,非常不好说。

中国互联网公司一向被视为跟随者美国巨头的舞蹈而舞蹈,但在壳桌面上,中国人还是先行了一步。360在做PC桌面,腾讯尝试性地试探了Q+后放弃,最终转向推进以QQ用户为基础的微信服务。至于手机端,已经有太多的设备商(包括HTC)都在做基于Android系统的开发,Facebook Home实在不算什么创新的想法。

如果Facebook正处于蒸蒸日上的上升通道,这个壳桌面会加强粉丝情结。但当下的时机显然不是。Facebook在年轻人心目中正在变得“传统”,还要用这种封闭圈地的方式来提升活跃度,真可谓南辕北辙了。

—— 21世纪经济报道 约稿 ——

有消息称,Home上架Play后,获得的一星评价在4成。扎克伯格这次是玩了把行为艺术。

数字视频的长线买卖

最近在网络(数字)视频领域里,有两起比较大的手笔。其一为新浪投资土豆,以平均持股成本25.86美元成为土豆第五大股东,比例为9.05%。另一起则为腾讯宣布启动视频的新战略,在耗资亿元打造了数百个服务节点后,实施以原创内容为核心,“启动辅助原创节目、自制网剧、微电影、短片大赛/扶持计划”四大举措。

网络视频这四个字的含义,在我看来,应该是包括在三个屏上的:电视屏、电脑屏、手机(或者叫移动设备)屏,而不是仅仅狭义地只指向桌面互联网。如果只是在桌面互联网上,让用户固定地坐在桌前可怜巴巴地看着17寸屏,网络视频这盘棋大不到哪里去。不过,就桌面互联网相对有一个较好的竞争生态而言,电视和移动设备,还稍嫌恶劣。

先看移动设备。既然是移动屏,就会涉及到无线网络,也就必然涉及到流量问题——而流量的价格是控制住运营商手中的。中移动视频基地面向终端用户的政策是:只要你花上十数元一月的订制费用,观看它的视频是无需再缴纳流量费的(即使不包月,也可以用点播的形式一次缴纳数元看一部视频而豁免流量费),且这笔订制费用无需什么第三方支付帮忙。这一招可谓是杀手级政策,以至于连央视这样的大佬,即便在中移动不允许视频中做贴片广告之下,对其招标都不敢怠慢,力争胜出。

而从中移动视频基地这样的运营平台来说,很看重投标方的原创能力:如此它的节目才够有吸引力,才能使得它和中电信、中联通有竞争的可能。到处可见的大路货是不入它法眼的。这就是使得在竞标中,运营商会更倾向于能够自产内容的公司,而不是光做内容整合的公司。但我们都知道,今天的互联网视频网站们,恐怕偏向后者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的确,很多互联网视频网站们在版权大战中,囤积了不少版权作品。但问题是版权是一个微妙的东西,所谓“独家”或“首发”,恐怕前面都有若干定义:比如电脑上独家。一个版权作品卖出很多个“独家”拷贝,其实一点也不奇怪。关键看这个独家,独家在哪种终端上。故而,在移动屏的较量中,互联网视频网站所囤积的独家作品,是不是真得囊括了所有终端上的独家,难讲。

再来看电视屏,这一块,目前的局势更加混沌。

从价值链上讲,从最终视频观赏者,到原始的内容制作者,中间有三个环节:电视机生产厂商、有资质的播控平台(七家IPTV商,以及从中再选出来的三家互联网电视商:杭州华数、CNTV和上海百视通)、内容整合商(比如视频网站或者电视台之类)。这三个环节都在力图扩大自己的势力范围,将环节缩短。而这些环节上,现实点讲,目前最有能力将自己的势力范围扩大的,是播控平台。因为它借牌照优势,上可以挤压电视机厂商不甘于只做硬件制造的雄心,下可以花钱直接向内容制造者购买各种版权挤压内容整合商的空间。但我这里强调了一点,播控平台是“目前”最有能力,理由无非就是一纸牌照在为它保驾护航。

互联网某大佬曾经放言:三网融合是个伪命题。这话对,也不对。对的地方在于,如果视频观赏者有足够的能力,弄一台联网的电脑,用一根视频线联通电视机,然后在电脑和自己的手机里各装一个免费的XBMC软件以使得手机能成为遥控器,对于这个用户而言,三网已经融合。但不对的地方是:“目前”又有几个用户会这样折腾呢?

从静态的人口态势来看,使用互联网的属于相对年轻人群,使用电视机的属于相对老年群体。要老年群体这般“三网融合”,委实有点要求太高。事实上,这里的根子问题就在于什么叫电视机,什么叫电脑。从纯技术观点来看,这两者已经很难区隔,但从有司及相关政策来看,这是条红线,一旦被逾越,今天的视频领域的不少牌照,就是废纸一张了。

回到文头的两起新闻,新浪的投资,也许可能带有投机成分,但腾讯的做法,则必定是在做一笔长线买卖,因为它的着力点是自制原创内容。这笔长线买卖能够再造一个宏大商业故事的前提就是:当前的政策发生变化。又或者,有司依然要严控电脑和电视机的区别,但使用者,随着今天的所谓年轻群体逐步进入中老年,他们自己会把电脑和电视机不再做区分了,从而倒逼今天的政策自动成为废纸一张。而到那时(或者政策变化,或者用户自己变化),有着大量原创内容的腾讯,在商业合作上会具备相当的优势。

—— 刊发于《21世纪经济报道》当期专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