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的野望

刊发于最新一期的《第一财经日报》专栏。限于篇幅,有些小细节没有提到。

蚂蚁网在运营的时候,有大量的小萝莉朋友在上面厮混。我一开始还以为都是系统生成用户,后来慢慢发现,确有其人。对于小萝莉扎堆则网络用户纷至沓来的心理,麦田是把握得很到位的(不要联想,异性相吸是很正常的人类心理)。故而说吧首页,你可以细心数一下,萝莉头像是不是特别多?

麦田这一步对自己的挑战相当大,做成了,我用“百度李彦宏之下第二人”的称谓不算夸张,因为李老板做信息把百度拱到巅峰,麦田如能做人也拱到巅峰,岂不是盖世之功?做不成,对于整个百度而言,战略上是致命的。麦田找了个差异化竞争策略是对的,但公然举起真实社交网络的大旗,对于现实的中国人网络心理,我觉着有点悬。最近收到蚂蚁网的邀请注册说吧的邮件,麦田要翻老本来拉用户了。

最后说一个细节,有时候在说吧里看着阮鹏两个字,我怎么看怎么别扭。在我的脑海里,我一向以为,这个家伙就是姓麦名田的,哈哈。

———— 正文的分割线 ————

如果说门户是互联网络上的第一代中心的话,那么,搜索引擎就是第二代中心。信息的爆炸式出现,使得人们对搜索的需求与日俱增。但是,无论是门户还是搜索引擎,它们主要处理的都是信息,和“人”没什么关系。有一个趋势已经相当明显,下一代中心网络中心将是围绕“人”展开的,搜索引擎的中心地位,迟早会被替代。

这就是Facebook之类的社交网络在全球极受追捧的原因,同样也是全球搜索老大google屡败屡战于社交网络领域中的原因。说实话,google处理信息起来得心应手,但在社交网络上,始终让人觉得它似乎没有手感。从它并购的blogspot到orkut,到它自己在那里捣鼓的wave、buzz,至今都不成气候。作为一个公司而言,难道注定就只能做一届中心么?

百度不信这个邪,于是它近日发布了一个看上去很像是微博的“说吧”。说它象,是因为它界面的确和几个门户做的微博没什么太大差别,而说它只是“看上去”象,是因为其实百度并不是只想做个微博,它的目标是为接班下一个中心做一个掘进:打造“说吧”牌社交网络。

社交网络领域,国内其实强手不少。SNS站点有人人和开心,基本覆盖了学生群体和白领群体。微博这个时髦货有新浪微博和腾讯微博,前者以名人为开局,后者利用史上最强的客户端,更何况还有搜狐网易中移动等巨头在后面追赶。这个市场不是什么蓝海,而社交网络的高黏着度,使得先发者很有些优势,百度的局面并不轻松。

运营说吧的人是麦田,SNS网站蚂蚁网的前创始人。这个IT界的名人对BSS之类网络江湖很有些研究,但他对真实社交网络也一直念念不忘——蚂蚁网就是个’真实”的网站。他所期望的真实到了什么程度呢?真实姓名、真实头像、真实身份证号码、真实手机。和百度的另外一个充满匿名精神的产品贴吧相比,显然,说吧够真实的。

百度说吧的这种真实性,在今天的互联网上是走得最前的——我几乎可以用“实名制”来形容。虽然各大微博也用一种加v的方式来鼓励用户认证——这种鼓励某种程度上是对你的身份的一种赞许和肯定,但百度的机制并不是一种鼓励。虽然你也可以匿着名在里面厮混,但受到的限制很多,而且,当一个用户满眼看去全部是v字用户的时候,心理上的那种微妙的压迫感,是可以想见的。

我一向鼓吹的是实名社交网络,因为就我个人而言,我很难去和一个我连ta名字都不知道的人进行所谓的社交活动。但我对实名制社交网络却不以为意。因为在我看来,实名社交网络是用户自我驱动形成的,比如在一些SNS,不实名就很难交到朋友,于是逼着用户去实名。但搞实名制,用制度去催生一个实名社交网络,在今天,能有多少效果犹未可知。

这里面的关键性因素在于“替代”,用户的选择很多。互联网上匿名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其实是一种习惯,特别是在微博这种只是唠叨两句的地方。虽然说人人开心这类的SNS事实上是一种实名制社交网络,但它刚起步的时候,可替代性并不高。但在微博的江湖里,已经颇有一些成气候的竞争对手,百度要搞一个本质上是实名制的微博,难度之大可想而知。

于是,百度绝不能把“说吧”定位成一种微博,而是要将它转变成一种社交网络。与传统的SNS相比,它又有微博那种与生俱来的轻便性——SNS网站通常都是很复杂的架构。那么,百度说吧到底会做成一个什么东西呢?这个问题并没有答案,如果用现有的网站形式能够描绘出说吧的话,那么,说吧就立刻关门不要做了——尾随先入者,百度没有腾讯那种天然优势。但我能确信的一点是,如果百度说吧在第三方插件上没有什么亮点的话,这个产品夭折的可能性极大。因为一个不好玩的说吧还要实名,用户逃逸的速度会非常之快。而如果应用通通百度自己动手,那就做重了,不符合当下网络的产业趋势。

百度在社交网络上不是没有努力过,两个HI的产品,一为聊天工具,一为博客社区,统统都不是成功之作。这一次重振旗鼓,对于麦田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挑战。但是,如果麦田做成了,那他就是完成了一件连google都没完成的事,也将为百度确立下一代中心奠定扎实的基础。

成王败寇

阿北

年前中国经营报的记者采访过我,问我对豆瓣的看法,因为豆瓣获得了一个新的融资,属于可以进入议程设置的话题。我扯了一堆,因为我一向是豆瓣的重度使用者(不过我不是重度参与者,我很少贡献什么内容在豆瓣上)。

其实,对于杨勃(阿北)这个人,是一贯眼高于顶不太待见人的我所敬佩的互联网圈内的人之一(关于前面对于我的定义,北京IT圈的类似看法,我心知肚明得很)。我一直认为,聪明人这个世界到处都是,但有智慧的人不多。阿北属于有智慧的人

不过,这个有智慧和他这次获得融资一点关系都没有。我很多年前还认为,豆瓣最好做成不赚钱的网站(这篇东西一时找不见了,就不给链接了)。而且我也很同意圈子里某个名博说的“靠着两个不赚钱的网站想赚钱很难”(大意如此,原话忘却。鉴于该名博没在公开场合说过,所以我就不写出名字了)。

阿北是个很低调的人,网站做到这个份上,新浪围脖上的粉丝都没我多,可见他的这份低调。

后来成文的采访稿可点击这里,我这里要声明一下,文中最后一段关于“他的朋友”的那个评价,是我说的——至少我这么和那位记者说过。我和阿北往来很少,不敢自居为“他的朋友”。

麦田

我另外很敬佩的一个圈子里的人是麦田,这个人有圈子里少见的那种冷若冰霜的理性思考。这个调儿我喜欢。

与阿北的豆瓣所不同的是,麦田搞蚂蚁社区似乎不是很成功,他在5GSNS上说,他决定停止再开发这个项目而仅仅保持维持,因为很缺钱。

我见过5GSNS上有人大骂麦田,最重要的论据就是虽然麦田写了那么多关于SNS以及网络营销的文章,但他的蚂蚁却不怎么样。于是得出结论:这个人只会夸夸其谈。

这就是典型的成王败寇式的功利主义想法。这种想法很多人都有,于是中国互联网搞得很浮躁一点都不奇怪。有一个常识是:其实培根现实生活里糟糕得很(我依稀记得他还贪污受贿),但培根的话的伟大,是公认的。

类似的例子很多,在一本名为《知识分子》的书里,作者使劲地翻出了包括卢梭、海明威、雪莱等在内的大名鼎鼎的知识分子的生活中的种种不堪。不过,我一向认为,其实这些不堪和他们传世作品的伟大没有什么关联。

咳,有点扯远了,我没这个意思说麦田私下生活很不堪,我和他来往也很少,即使不堪我也不知道。

我只看他的文字,我记得他写过一个关于BBS的系列,分析得入木三分。不过,我也很清楚,这不代表着他亲手操刀能做得很好。这里面有主观的因素,也有客观的因素,说实话,麦田有点遇人不淑,他的投资方不是什么好鸟。

如果要求麦田在当初接受投资的时候,就能看出后来那个结果,那就不是苛求了。因为苛求总还做得到,而这个要求,恐怕也就神仙能做得到。

麦田即使最终蚂蚁偃旗息鼓,失败收场,我以为,他依然是互联网江湖(BBS啦SNS啦)的行家。他缺的,其实是一个机会,一个舞台。

芙蓉姐姐

扯到芙蓉姐姐的原因在于,我对她的看法有些改变。

我以前也相当看不惯她的做派,在很多场合我都拿她当个活跃气氛的笑料讲讲。不过,近来看到一则关于她的新闻,我便意识到,成王败寇的思想,许是人人都有的。

一个人短期地用各种手法来推销自己,这叫炒作。但如果ta长期不懈地为自己的目标去努力,这已经不再是炒作了。最重要的是,ta的这个努力,其实没碍着谁,也没犯法,觉得不能接受的,没人强迫我一定要看。

芙蓉姐姐这几年来,还是相当努力的。说句客观的,她的天然条件并不好,她渴望成功出名的欲念太强,故而使用了一些非常规的手段。这些手段可以鄙夷之,但这份精神,给一点敬意还是应该的。

要说到视觉污染,比芙蓉姐姐厉害的,多了去了,比如把个生肖连念十二遍的,比如看个小品结果看成了广告插播小品的,今天这个社会,既然宽容度与日俱增,芙蓉姐姐这种本质上并没有侵害我们什么的,何不宽容一些呢?

相比之下,有人写出最直白的宣传语,用最廉价的动画,购买大量垃圾时段,在30秒里连放广告N遍,结果这个人还被很多媒体奉为上宾,当成营销之神,我们的价值判断,是不是出了点问题?我们是不是“成王败寇”?——因为,当年,此人也狠狠地失败过,也被媒体狠狠地嘲弄过。

——————————————————————————

上面三个人,有智慧,有洞察,有敬业,都在为自己的目标努力奋斗。只要不侵害他人利益,不是把别人的东西放自家里然后说这是我创造的,那份锲而不舍,值得我们尊敬。

努力的人,是最美的人。

ps. 忽然想起来,许是有人会认为这个文章写得似乎和我这个作者本人有些关系。谈不上,鄙人已离开商圈,正在教书做学问的道路上努力奔跑。做学问嘛,重的是过程,不是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