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耶尔:这个爱购物的女人

在上任不到一年的时间里,梅耶尔已经为雅虎购买了多个项目,包括社交分享、视频聊天、内容分享、移动推荐引擎、新闻工具、社交任务管理、旅游奖励、选举产品等。这两天,又花了11亿美金购买了Tumblr,轻博客始祖,目前的博客总数已经超过1个亿,11年最后一次融资时估值8亿美元。

一系列的并购指向,至少说明梅耶尔在借助已经成型的产品以及产品团队在重新改造雅虎,这些产品及其团队的方向是比较清晰的。从她的投资来看,基本上聚焦于两类:社交,以及移动——时下数字世界中最有活力的两种服务。梅耶尔正在借助外力企图让这个老牌公司重新焕发青春。

今年年头,来自著名的孵化器Y Combinator的一项调研表明,青少年目前首选的网站是Tumblr,而不是Facebook。13-18岁这个年龄段的用户两者之比是59%对54%,而19-25岁这个年龄段,Tumblr大概在57%左右,而Facebook则刚刚超过50%。这项调研的样本数量是1038名用户,是否随机尚不清楚,但至少作为一个“探索性研究”也给了一定的启发:年轻人正在广泛接受Tumblr。

这应该是梅耶尔考虑购买的重要因素之一。对于互联网企业而言,雅虎是一种历史悠久的公司,某种程度上也代表着传统、陈旧。包括吞下Tumblr在内的一系列并购行为或许能够帮助雅虎慢慢改变这种“不够酷”的形象。年轻人在哪里,雅虎就应该在哪里。拿着11亿美元购买3亿用户,而且是月度活跃的,按照单用户成本,并不算太贵。

反观Facebook,默多克最近发出了警告,结合当初他在MySpace上的教训,他警告说“用户访问Facebook的时长已大幅减少,使得Facebook看起来像‘糟糕的MySpace’”。稍早时候(去年),经济学人和皮尤研究中心都发布报告说,Facebook的用户活跃度在下降。Instagram是拉走用户注意力的重要来源,Facebook赶紧花了10亿美元将其收入囊中。而Tumblr,梅耶尔不会让Facebook再得逞,赶紧出手,一来为雅虎增加活力,二来避免竞争对手介入。

并购的另一方Tumblr,虽然用户活跃令人欣喜,但毕竟个头还是太小,Tumblr自身也未有成型的商业模式。吸引年轻人是一把双刃剑,因为年轻人很喜欢赶时髦,Tumblr对他们的吸引力能持续多久是和它寻找商业模式一样艰难的问题。Tumblr要投入巨头的怀抱,是它的选项之一。既然如此,雅虎是不可能坐视Tumblr进入Facebook或Google阵营的。

不过,雅虎素来有“web2.0杀手”之称——指它买下哪个web2.0服务哪个就要慢慢消亡。最令人扼腕的大概就是Flickr了。这个起步极早的图片分享网站,居然日益沉沦,Instagram的崛起,某种意义上正说明Flickr的失败。雅虎这次的购买,会不会成为Tumblr的杀手呢?

这个问题非常不好回答,雅虎作为web2.0杀手之时,并非梅耶尔当政的时候。过去的雅虎是一个媒体公司,今天梅耶尔信誓旦旦要让它回归技术公司。Web2.0的服务总体上是“去中心化”的,会造成流量大、用户活跃但却很分散,作为媒体公司的雅虎,把这些项目搞砸并不奇怪,因为媒体公司重流量聚焦。不过技术公司倒未必。梅耶尔的前东家谷歌虽然也弄坏了一些web2.0项目,但Youtube无论如何还算是成功的。技术公司对去中心化的把控,比媒体公司强很多。

梅耶尔最根本的打算应该是个性化广告。这个商业模式建立在两个基础上:能够充分彰显个性化的一种网络服务,以及,基于用户的个性化信息生产,通过数据挖掘手段进行智能匹配的精准广告系统。新闻应用Summly被纳入雅虎旗下不到一个月,雅虎新闻应用就借助了它的内容提炼技术打造出个性化的新闻信息流。雅虎正在前行,只是是否能够获得成功,目前还很难下定论。毕竟,我们还是看到了Tumblr正有一批用户聚集起来抗议这次并购,Flickr的失败实在太过深入人心了。

但无论如何,这起并购消息对中国的互联网业态已经没有多少刺激作用了。国内轻博客阵营还尚在艰难坚守的是网易Lofter,这个轻博客社区很安静,适合自得其乐的用户们。但要想做出商业模式来,不仅在互联网业态中很难,在商业运营保守的网易中,更难。

—— 腾讯科技∑Ping栏目 供稿 ——

转载说明:
1、本博客文字,除特别注明外,均为本人原创,可以自由转载;
2、转载时请注明本人大名,魏武挥,不是魏武辉,不要搞错。
3、转载时请保留此段:本文由扯氮集博主魏武挥原创撰写,欢迎于微信中搜索ItTalks以订阅公众账号,或于搜狐新闻客户端科技频道订阅“魏武挥”

云端对决:Bing vs. Going

《21世纪经济报道》的连载式专栏“后媒体时代的媒介融合”之十五

——————————– 正文的分割线 ————————————–

“微虎”诞生了。

想想雅虎也是够悲凉的,一个起手是搞搜索引擎的互联网曾经的霸主,到了今天,为了对抗另外一个后来的搜索引擎,不得不寻求把自己给卖掉。创始人那种“亲手养育的孩子”的情结,今天和市场做了一次妥协。雅虎此番和微软的合作,虽然还不至于把自己给卖了,但已经基本变身为一种“雇佣兵”的角色了。

外界对于这个交易褒贬不一,但基本上,可以总结为:微软捡了个便宜(毕竟原来是要真金白银地去买的),而雅虎,则吃了大亏。这从二级市场上的雅虎暴跌也可以得到佐证。但对于google来说,微软雅虎谁占了便宜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微虎这个组合,究竟是怎样的一个对手。

微软是卖软件起家,主要收入来自于两方交易:一手给软件,一手给费用;google是卖时间起家,主要收入来自于三方交易:一手花时间,一手给受众,一手给广告费。在互联网领域,似乎卖时间的,更朝阳一些。但这只是一些表面的东西,更重要的竞争核心在于,云和端的对决。

虽然云计算这个概念的推出者并非google,但无疑它是这个概念的最大推动者。借助互联网,google在“云”这个领域中,做得风生水起,然而它致命的地方在于,并没有足够强悍的端。换句话说,用户从google的服务中迁移的成本并不高,比如换个邮箱只需要群发一遍朋友告知即可。

微软数十年来一直致力于端的拓展。它的两大法宝windows系统和office软件,都是客户端性质的东西。虽然google在端这一头的努力成绩斐然,但和微软庞大势力相比,还是云泥之别。在非IT圈子中(比如造汽车的)人士的电脑中,有理由相信,windows和office绝对是主流中的主流,至于市场逐渐被蚕食的IE,也有超过5成的控制范围。云有想象空间,但端,的的确确是看得见摸得着扎扎实实的东西。

对于微软如此庞大的公司而言,端这一头并不能完全满足它的野心。互联网战略它执行得并不够好,比如hotmail通行证战略,事实上它败给了后来者gmail通行证战略。原因只能用这句比较玄乎的话来解释:微软的确不懂互联网。一个习惯了两方交易的庞大帝国,让它改变观念为三方交易,委实有点苛求:卖产品和卖受众,完完全全是两回事。

于是,它找来了雅虎,这个老牌的互联网公司。雅虎一直是基于三方交易而发展的,无论巴茨是一个怎样的女性,这个老牌公司的惯性和理念犹在。技术问题微软并不慌张,但商务问题,不懂互联网是一个很大的麻烦。在这场交易中,微软提供了武器(bing搜索),而雅虎,则提供了军队:互联网广告营销部队。微虎力图通过这个架构,在云这个层面,发力向google进攻。

至于google,也没有闲着。从android和chrome操作系统到最近的广告:going google(主推google的文档服务),足以说明google也亮出了刀子:直击微软的核心区域。特别是android操作系统,google也找来了帮手:全球十数家顶级公司,一起开发。云很有想象力,但不落地是不行的。

互联网领域中的三国争霸由此就正式展开,微软需要更多的想象力,google需要更多的扎实地盘,而至于雅虎,这个没落的商业组织,则需要存活。如果做得足够好,成为一个决定性的少数派,也未尝不是一条出路。给bing提供营销服务,意味着它未来还可以给其它组织(甚至google)提供营销服务。朋友,并非是永远的。

不过,云和端再怎么对抗,内容并非是主要角色。这是后媒体时代的典型特征:渠道为王。某种意义上讲,雅虎其实是提供内容的,但在互联网角斗场,它只是佣兵。

UPDATE:有消息称:微软购入了office.com这个域名,很显然,不会是只提供office的售后服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