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证券经纪业务百论之三十五:银行VS券商

在嘉策经纪人论坛中,我注意到这样一篇文章讨论:证券公司对银行有什么优势?这篇文章不是最近才看到的,实际上年初伟海就发表过了。我对这篇文章所提到的“面对银行,券商依然大有可为”这个观点是有些不同意见的。

国内券商百八十,国内银行估计不会那么多。我们不能拿着中金中信和某个信用合作社转制过来的地方商业银行比,这是田忌赛马的做法。客观上,中金中信的对照物是四大行,中等地方券商的对照物才是地方商业银行。在这种比对方式的前提下,国内券商的前途命运的确堪忧。

宏观上来看,从政府的角度出发,南方可以让它爆发风险(近日又获得注资,看来短期内死不掉),但是四大行绝对不行。银行对于国民经济的意义远远超过券商对于国民经济的意义。就连一些地方商业银行,比如德隆蹂躏过的几个西部银行,也能捂就捂,而被德隆践踏过的券商呢?对不起,自生自灭吧。这一点,我认为,每一个从事券业的人士必须清醒地认识到,虽然,似乎有些不公平,^_^

微观上看,银行对比券商,有着极多的优势,这些优势,都是券商无法短期,甚至长期内能够超越的:

一、网点优势。中国券业的老大银河证券网点最多,不过百六据点,而银行业的老大工行呢?2万有余。这是一个数量级的吗?呵呵,国内券商所有营业部都加起来不过2000多而已,中信再狠,并购了所有券商,也只是工行的一个零头。同样的,地方级别的银行对于地方级别的券商,网点数量也是天壤之别。

二、信誉优势。随着股市的一路走低,券商信用几乎已经降到零以下。具体表现形式就是,券商以它把客户的个人资金托管到银行为荣。两个竞争对手,其中一个大肆吹嘘自己的盾牌很好,并且还要到处说这个盾牌是对方造的,可见券商的信用度到了多低的程度。对于一个企业而言,信誉是它的生命它的根本,银行有着国家各级政府的撑腰,券商是无法竞争的。

三、产品优势。总得说来,银行的产品优势也有很多是建立在其信誉优势基础上的。例如人民币理财,本质就是个保底理财产品,券商搞定向理财没人信,作个保底还要七弯八拐地去躲避政策限制,但人民币理财呢?一推出就可以用“火爆”二字来形容。最近,又出了个银行发的基金,券商呢?创新了半天,未见什么动静啊!

四、人员优势。从我接触过的券业人员和银行人员中,双方都有着很优秀的人才,但总体说来,银行人员还是比券业人员优秀。这种优秀体现在,总体上券业从业人员大部分失去了信心(不仅是高管,还有营业部级管理人员,乃至普通员工),而银行人员,虽然谈不上很有信心,但生存没有危机。虽然说,危机危机,危险和机会并存,但到了生存都有危机的时候,大部分人丧失信心也是很自然和正常的事情。我很难想像士气低落的一支军队会有多少战斗力。

说了那么多券商的坏话,似乎我对券商一点信心也没有,似乎都在奉劝各位快点改换门庭投靠银行去算了。也许有这个意思,但我主要想表达的意思,却是比较宏观的:放开你的思维,让券商与银行合流。

混业经营这个事情,欧洲很多国家都是允许的,例如德国。但老美是禁止的。老美为什么要禁止呢?还要追溯到上个世纪29年那场金融危机。金融危机之前,美国的金融业是混业经营的。危机过后,美国的经济学家们、银行家们、政客们认为混业经营是这场金融危机的根源。于是,33年美国的“格拉斯-斯蒂格尔”法案决定了美国的金融业必须分业经营。

到了86年,美国有位教授发表了一篇文章,他研究了1929到1933年美国银行破产的案例,发现当时美国有25%的银行破产,但其中混业经营的只占7%,而这7%的银行中,真正是因为把资金投入证券业而造成的只有为数很少的几家,所以他认为,“格拉斯-斯蒂格尔”法案决定分业经营之结论的前提并不存在。98年花旗集团的成立事实上推翻了美国自29年大危机以来制定的分业经营规则,99年美国立刻通过“金融服务现代化法案”,从制度上彻底抛弃了分业经营。但十分有趣的是,中国在券业诞生之初采用的是混业经营模式,却在98年决定采取了美国分业经营模式。

我个人的观点是,在中国金融业的未来趋势中,混业经营将是大势所趋。银行和券商迟早合流。有些案例可能是银行占主导地位,有些案例可能反之。在上个月和一位朋友聊天的时候,他痛感中国的金融力量实在脆弱,窃以为,财团式的金融集团将会是建立中国金融实力的出路之一。

在明白这个趋势之后,身为一个从业人员,就很容易明白自己未来的职业生涯规划(如果你还打算继续在这行里混的话)。高管?营业部级中层管理人员?经纪人?经纪人领袖?内部服务人员?都有着很明晰的方向,可能比较辉煌,可能比较暗淡。我认为,在诸多券业经纪业务领域中的人员中,经纪人领袖将是最有前途的一个职业。他掌握着优秀的经纪人,优秀的服务人员,当然,必定掌握着量多质高的客户。无论是银行为主导的金融财团,还是券商主导的金融财团,他可谓左右逢源,两边都当他上帝的。

中国证券经纪业务百论之廿七:银行

有天下午和几个圈外的朋友喝茶,忽然提到现在这个证券营业网点的事情。因为朋友是圈外的,所以不太明白搞一个证券营业网点是多么的艰难。聊着聊着,忽然给我这样一个启发,或许将来会成为事实,^_^

大家在马路上肯定看到过ATM机,这已经是相当普遍的东西了。基于ATM机,无人职守的自助银行也开始越来越多,这种银行不仅有提款的功能,也有存款的功能,也有登折的功能,更有支付水煤电一应杂费的功能,相当完善。我在想,这种自助银行的成本其实不高,但的确是个物理据点。对于中国人来说,物理据点的概念是极其重要的,因为我们相信眼见为实嘛!联想到证券,是不是将来也有可能搞这种“自助式交易网点”呢?摆上一些证券交易性质的ATM机,连带有存取款功能?这种据点的更大意义在于,有力地支撑了前台营销人员的市场营销工作,并且防范了很大的风险。

为什么会说起这个呢?因为我有一种极强的预感,这种据点将来是银行开的,而非证券公司开的!

国内金融业三大主要板块:券商(特区证券,1987年成立)与股份制商业银行(招商银行,1987年成立)、股份制保险公司(平安保险,1988年成立)几乎是同时起步的,到今天,股份制商业银行和保险公司已经形成很大规模,而券商还是满天星星,不见月亮。券商的三大业务,投行、资产管理和经纪业务,其实都已经为银行和保险所渗透。之所以尚未被大规模侵蚀的理由只有一个,国家对混业经营的限制耳。并非是券商在这上面的实力强劲。

曾经有个朋友问起,说银证通业务会不会取代传统的标准化经纪业务?我的回答是:不会。这就象LOF不可能取代传统的开放式基金一样。但是,很有可能的是,券商,做为一种金融公司的类别,被银行取代了。取代的方式大约以吞并为主。

券商和银行的实力之差是显而易见的,无论从市场商誉,还是后台产品线,亦或抗风险能力来看,都有着天壤之别。一个人民币理财产品,短短数日,圈走了数亿资金,实力之强劲,让我辈券商真是自愧不如。

金融财团式的混业经营必定会大势所趋,迟早有一天,人为的限制会打破。我们所关心的是,一旦被打破之后,我,一个券业从业人员该怎么办?是不是该抽身而退,省得在未来成为金融业大发展的垫脚石?

我个人一向认为,在经纪业务领域,只有两种人会存活下来,并且存活得很好。一种是掌握客户资源的人,一种是掌握前一种人的人。前者就是优秀的证券经纪人,后者则是优秀的经纪人团队团队长。至于其他人,特别是做后台维护的,对不起,实话实说,真可谓前途堪忧哦。

混业经营限制的红线,从某种意义上,给了那些想做些事业的券业人士以喘息和积蓄力量的时间。这道红线的破除虽然是可以预见的,但或许还需要一年半载的时间。在这段时间中,我们扪心自问,积累了多少客户资源,或者是,积累了多少经纪人?

中国很多营业部,事实上并未“掌握”客户资源。只是有一堆客户在这个营业部开户交易而已。如果调查一下满意度,或许还凑合,但若是调查一下忠诚度,恐怕会是一件很难堪的事情。作为一个经纪业务从业人士,我们必须时时刻刻地关注这样一个问题:我,有什么价值?或者更直接更赤裸裸一点:我,有什么本钱,可以让别人非用我不可?

中国证券业已经到了极端痛苦的分娩之时。我个人坚信的是,迟早这个行业会曙光再现,生机勃勃。未来从事这个行业的人不会再被人称呼为“跑街”、“丐帮”。只是这个分娩期痛苦而且漫长。而这个痛苦而漫长的时间,又是有些理想的人的最佳保护伞。文革中随大流的人大多现在后悔不已这样一件事情:当年我为什么不像那个消极分子那样去读书呢?

让弱者现在就自我淘汰,让剩者未来被他人淘汰,让强者掌握自己的命运吧。管它是银行,还是券商,还是财团,是这个市场的主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