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6还有多少戏?

自从李善友出局,酷6大裁员之后,这家美国上市的网站的价格就一直在下滑,本月7日甚至掉到了1美元以下,引发市场关于它退市的担忧。不过,14日它又重返至1.05美元,这个担心似乎可以暂时消除。同时,酷6现任CEO施瑜坚称不退市,还要于明年去美国路演向投资者解释其商业模式云云,言下之意就是市场对它颇有误解,价值被低估了。

但在我看来,这家网站,很有可能,真得没有什么太大指望。

李善友当年的大片模式显然不是一条好的路径,因为相当于优酷土豆以及出身豪门的几家巨头所打造的视频频道来看,它的体量太小。大片模式是需要砸钱的,酷6本身很难拿出这笔钱来,而陈天桥看来兴趣亦不大。这条路在资本的压力下已经是条绝路。于是酷6转向,走上了所谓短视频+视频社区的道路。

在酷6网上,新酷6社区(my.ku6.com)号称是“中国最大的视频社区”,但社区社区,总要有点互动不是?很惭愧的是,右侧热点排行第一的“DJ女屌丝细腿小蛮腰 舞姿好消魂!”居然底下是“该视频暂无评论”。排名第二的“徐海星《绿色大冒险》英文主题曲曝光”照理按中国好声音的热度和该歌手的争议度,总该有点评论吧?还是没有任何评论。没有评论的社区怎么也好意思说自己是“中国最大的视频社区”?

现在来看短视频。短视频(还有叫微电影的)其实商业变现相当难。用户可能能够容忍90分钟电影前加载90秒广告,但很难容忍短短几分钟视频前就有1分钟广告。酷6现在一些短视频前的确没有贴片,但在看到一半时突然自动暂停弹出个广告好几秒,总是不好的体验。更何况从广告本身来看,是一些不入流的网络游戏,想必投放金额也不会太高。而实质为广告的微电影,更是会选择流量高的网站,而不是酷6。

其实网络视频在中国具体国情下,很有可能的出路在“互联网电视”、“移动电视”之类的另外设备上。前者用户观看体验更好,后者则能切到碎片化时间。酷6这样的二线网站,怕是很难在当下挤到这个已经很混沌的市场中。酷6号称在UGC的帮助下压低了成本,但UGC的视频,大多数画面质量不高,也没什么太有趣的内容,很难成为有竞争力的内容提供商。更进一步,即便像鸟叔江南style这种人气度极高的作品,youtube也不过切到5万美元的广告收入,可见UGC视频模式的变现之难。

酷6的三季度财报其实相当不好看。从正面角度讲,净亏损325万美元较去年同期1298万美元下降不少,但收入却也在下降,同比下滑27.7%。从资本市场而言,亏损减少并不是第一位的,收入下降才会使得这个公司的未来想象力不足。投资者要投的不是微亏的公司,而是有希望赚大钱高速增长的公司。酷6明显这种可能性极低。也正是这份财报的发布,7日当天酷6股价才跌穿1美元。

无论是情结也好,还是意图从纯游戏转型线上迪斯尼也好,盛大对媒体还是情有独钟的。先是突袭新浪不果,后又并购酷6,视频站意图成为基于自有著作权的网络文学、网络游戏、网络自制剧三架马车之一,但这个企图已经落空。跟投资者们路演去讲什么UGC模式,一来投资者未必买账,二来可以说明,酷6在盛大整体的价值链中,已经失去了位置。

酷6会不会退市倒不一定,毕竟纳市要求退市还是给公司留有120天的时间,但股价长期低迷在1元左右,应该是可以看到的。

—— 转载请注明腾讯科技∑Ping栏目供稿 ——

盛大想要酷6的什么

酷6前一阵子的所谓“暴力”裁员事件,站在酷6立场上的说法很多(我自己也写过一篇),但陈天桥毕竟是一个顶尖的企业家,乱拍脑袋随手而为是不可能的。从并购酷6到清洗酷6创始团队,并非没有他自己的一本商业逻辑帐。

陈天桥一直想把盛大打造成一个虚拟世界的迪士尼世界:以娱乐为本的商业帝国,这可以说是以游戏发家的盛大愿景。在这个商业帝国里,媒介,是重要的一环。早年盛大曾经偷袭新浪想要入主后者,但被新浪的毒丸计划击退。江湖传言的是,彼时入股新浪时,陈天桥内部会议上公开表示谁反对他这个想法,谁就立刻离开。虽然能说明盛大内部陈天桥说一不二的作风,但同时也能反映出陈氏对媒体的渴望。这个行动虽然最终失败了,但这不会意味着陈天桥会放弃对媒介的图谋。

目前盛大旗下一共有四家上市公司,外加一个正准备上市的盛大文学。盛大的企业链条是这样的:从文学那里获取故事脚本以及庞大的拥趸者,然后进入网络游戏,实现再次价值体现。如果还有一个媒体,则可以帮助它进行更多的产品宣传,以及进行第三次价值体现:比如说,拍个动画片什么的。

就国内具体政策而言,盛大是不可能象迪士尼那样拥有电视台的,网络视频便成为一个最好的选择。但这个选择其实是很微妙的。

在中国,目前的网络视频业可谓是一片“红海”,无论是优酷还是土豆这种独立视频网站,还是奇艺、门户视频等背靠巨头的视频分支,没有一家敢说自己已经实现稳定的持久性盈利的。视频网站的受众覆盖度非常高,但它的广告收入就是上不去也是事实。

指望视频网站当下就能成为现金奶牛,已经属于奢望。从陈天桥一贯的经营手法来看,他以及他的盛大并没有这份耐心。无论是当年的盛大50万倾全力一赌传奇,还是最近传出的边锋游戏“港式五张牌”都会隐隐约约显示出盛大的急功近利和做事喜欢豪赌一把的作风(即便是入股新浪,也是闪电战式的)。让陈天桥耐着性子看着酷6一季一季的营销成本不断抬高而又实现不了盈利,是不符合他一贯的性子的。

盛大进入酷6即使不用“乘人之危”来形容(这属于价值判断,不好断言),也是可以用“抄底买入”来描述的(这是事实判断,的确可以断言)。陈天桥敏锐地意识到了网络视频对互联网受众注意力的争夺,而这份注意力对于盛大整个价值链又至关重要。在一个相对低廉的价格进入酷6,想不出太多的反对理由。

故而,陈天桥进入酷6要的是一个影响力平台,但他和李善友的分歧就在于如何搭建一个影响力平台。但这种分歧并非是理念之争,而是一个事实之争。看上去李氏走的是大片路线,陈氏走资讯路线,属于理念的冲突,但实质在于:哪个路线更烧钱?因为在网络视频不能立刻贡献真金白银的利润的当下,陈氏的选择,对盛大而言,是最务实的——但对酷6而言,并不一定是最好的。

酷6一旦进入盛大系,已经成为盛大整盘棋局的一部分,而并非一个独立单元。酷6烧大片如果能在短期内烧出盈利来,陈天桥乐见其成。但如果不行,让陈天桥的盛大每年都贴上个数千万美元去维持这个影响力平台,那何不去买个广告版面呢?

这就是陈天桥的算盘,这个算盘和李善友及其创业团队的算盘是不同的。盛大从来不会去做投入期过长的事,这家公司的风格就是短线式的:从它过往的一系列并购来看,纳入囊中就会在很短的时间里用很直线条的手法进行人员上的调整。有论者认为盛大此番“暴力”之举,和它想赶在财报出台前完成人力调整有关。有一定道理,但核心是:盛大一向如是。

未来的酷6,越来越不会成为一个棋局,而是盛大的一枚棋子,用于卡位的棋子。但卡位的力量很弱。老实讲,国内政策即便对于用文字和图片播放新闻也卡得很紧——至今非媒体开办的网站只是被默许在体育和娱乐上有采访权——更何况在视频上。陈天桥希望通过资讯路线来保住酷6过往尚存的一点影响力,有点异想天开了。不过,盛大做过很多热闹过一阵子后来又无疾而终或者彻底边缘化的事,酷6如果亦如此,也没什么好奇怪的。只是一点,未来哪家公司要被并购,得掂量掂量一件事:我是想靠盛大继续壮大呢?还是见好就收变现走人?

答案,似乎很清晰了。

—— 《商界评论》7月号约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