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权的游戏

[pullquote]人还是那个人,公司还是那个公司,从盗版者到极力主张版权,不是ta道德水平突飞猛进了,而是钱包突飞猛进了。[/pullquote]

十四年前——那是遥远的上一个世纪的1999年,国内有23家已开通网站的新闻媒体在4月16日聚在北京,互相打气,并对商业网站肆意盗用它们的新闻内容做法表达了强烈不满。会上通过了《中国新闻界网络媒体公约》,搞了一个公约组织,约定不属于这个公约的其它网站,如需引用公约单位的信息,需经授权且付费。使用时,应注明出处,建立链接。相对应的,有八家商业网站(也就是非传统媒体开办)在4月8日召开“中国ICP联合发展高层会议”,说是要对抗国外ICP冲击。比较让传统媒体网站光火的是:居然这8家里无一是新闻媒体的网站。彼时,《光明日报》有署名文章说:这些ICP未必知道,他们即将面临的激烈竞争,首先并非来自国外,而是国内的传统新闻媒体。

上述互联网史海钩沉引自彭兰教授的《中国网络媒体的第一个十年》。

那篇署名文章显然估错了形势,在网络媒体这个领域中,建站其实更晚的商业门户很轻松地战胜了所有的传统媒体的网站,一路高歌,成为新经济宠儿。老实讲,哪一家不是这样随意复制他人文章起来的?不过后来登堂入室,个个都是上市公司了,这些行径,自然做的少了,再发展到后来,基本上在正儿八经的频道栏目里,是看不见“盗版文章”了。不过,当年那个公约所要求的“建立链接”这个事儿,基本没照做过。

以文字作为主要内容形式的一番争斗,告了一个段落。视频为内容形式的,又起波澜。早期视频网站们仗着所谓“避风港原则”,假托UGC之名,到处都是有侵权嫌疑的内容。视频网站们慢慢融到钱后,开始购买版权作品。两个目的:1、盗版总是不好的,会被人告;2、有了版权在手,可以告别人,最终通过版权争夺战建立行业壁垒,形成竞争优势,小玩家统统可以出局。

让我们再把时钟向前拨上个四五年,2009年9月,中国网络视频反盗版联盟在京启动,当时这个联盟的组织成员主要是搜狐、激动和优朋普乐发起,联合百多家权利方,主要控诉对象是优酷、土豆等视频网站,搜狐甚至启动了向优酷索赔5000万到1亿元人民币的官司。过了一个月,该联盟又再次在深圳发动了一次运动,这次控诉的对象主要针对迅雷。

沉寂了数年后,这个联盟又动作了,这次的对象是百度和快播。颇为有趣的是,优酷的掌门人(也是土豆的控制人)古永锵坐在了搜狐张朝阳边上,一起来声讨那些万恶的盗版方。大有一些浪子回头金不换的意思。

互联网这个多媒体,内容形式无非就是文字、图片、音频、视频。后两者的经营者远远比前两者来得更为重视自己的权利(文字图片中算是重视自己权益的大概只有小说网站,而视频的重视程度又超过音频)。无它,利益相对更大罢了。拍一部5分钟的短剧的成本,远远超过写一篇2千字的文章。更重要的是,由于利益大,视频的买卖金额都是极大的数字——曾经中国电视连续剧被炒卖到过百万一集。如果一家公司足够有钱投入足够多的版权买入,那么,它就可以以版权为武器,驱逐资本不够雄厚的竞争者。视频网站的版权储备,是实打实的资产。而那些天天发发新闻、评论的网站们,从来不会说我储备了多少条新闻、多少篇评论的——压根没把它当资产看。

所以,版权这个事,说到底不是什么道德问题,而是一个商业问题,直白地说,竞争策略。大家都是光棍无产者的时候,没人会把它当回事。有些个人有产了,自然讲有产者的规矩了。人还是那个人,公司还是那个公司,从盗版者到极力主张版权,不是ta道德水平突飞猛进了,而是钱包突飞猛进了。而钱包其实挺鼓的百度,那就活该被打了。你是有产者啊,怎么玩起穷兄弟的勾当了?

在遵守版权这个游戏中,还要看双方实力大小。前面说了,视频投入巨大,故而内容所有者都不是什么小角色,有实力和你叫叫板。而那些个报刊纸媒们,自个儿都活得极其艰难,也只好贱卖自己的文字内容。上海一家报纸的人和我说起某门户网站与他们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却是名正言顺地免费供给内容时,那一脸的愤懑与无可奈何,我有深刻印象。

全球对版权立法最严苛的大概就是美国人了,他们的《千禧年数字版权法》连美国自己的法律学者都觉得有点矫枉过正了,比如莱斯格就专门写书痛批过。不过,可能很多人不知道的是,美国初建国时,哪里有什么书籍可以看,大部分都是从欧洲盗版过去的。

版权游戏,充分说明,如果一个市场都是光脚的时候,自然野蛮竞争。但凡有几个人穿上鞋时,就会以“鞋子”的名义,要求光脚者出局,要不,你和我一起穿鞋吧,那就看谁有钱买更多的鞋了。真把百度这个土豪惹急了,投了更多的钱砸进去,回头就得看到爱奇艺来声讨别人了,哈哈

—— 网易科技 供稿 ——

转载说明:
1、本博客文字,除特别注明外,均为本人原创,可以自由转载,谢绝长微博形式转载;
2、转载时请注明本人大名,魏武挥,不是魏武辉,不要搞错。
3、转载时请保留此段:本文由扯氮集博主魏武挥原创撰写,欢迎于微信中搜索ItTalks以订阅公众账号,或于搜狐新闻客户端科技频道订阅“魏武挥”

网络视频的冬天刚刚开始

有消息称,酷6网的创始人李善友,由于和他的老板盛大陈天桥理念不合,而离开了酷6。这是中国第一家上市的视频网站,这样的高层变动,在上周是圈内的一条大新闻。

据消息说,李善友的理念是继续购买正版视频作品,而陈天桥则希望酷6转型做视频资讯。对于酷6而言,持有的资金已经到了只能再支撑两个季度的地步,继续拼命花钱,或许不是陈天桥愿意看到的。盛大目前可能重点在盛大文学以及边锋的突破上,象酷6这样的花钱大户要止点血,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总体来说,中国的视频网站可以分为三大类:

其一、已经上市的,比如国内上市的乐视网,海外上市的酷6、优酷。

其二、大型数字公司自己开办的,比如搜狐视频,比如百度奇艺。

其三、独立的未上市视频网站,比如56,比如六间房。土豆一度可能成为上市公司,基于创始人的婚姻问题而上市未果。

第三类视频网站相对第一类而言,来自投资人的压力较小,因为它不是公众公司。但问题也很明显:不够有钱。而第二类的视频网站,则占据了两个优势:投资方压力相对较少,钱相对不缺。至于那些上市公司,乐视这个网站很有些背景,优酷则圈到一大笔钱,而当年买壳上市的酷6,是最尴尬的。可以这么说,酷6走到今天这一步,也算应有之意。李善友的离去,倒让我想起了当年王志东离开新浪。这两者颇有些相似。

但中国视频网站的冬天还没有到来,酷6的变动,只是这个冬天刚刚拉开了序幕而已。美国对优酷的追捧,很大程度上建立在对视频类网站的未来期许,而不是眼下视频生意,真得如火如荼了。而且,6的问题,并不是它和优酷等视频网站竞争的问题,而是整个网络视频所面临的共同问题:如何和电视行业抢生意?

和一个媒体朋友在讨论网络视频的前途时,我始终认为,中国这个行当的黄金发展期还远远没有到来。有一点很明确,网络视频的观看时长的确与日俱增,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用互联网来看电视电影的队伍中。但网络视频的真正商业动力:视频广告,却始终只是电视广告的小小的一个零头。毕竟,利用电脑观看和利用电视观看的体验是完全不同的,而且,电脑上对人们的注意力把控远不如电视的:一个页面上,有多少链接在诱惑你点击离开这个页面?

今年年头的时候,我去了趟美国,在百思买中看到一台50寸的互联网液晶电视售卖价格是699美元(未含税),这让我惊讶之余也艳羡不已。我们不能用汇率去计算这台电视机值多少人民币,而是要看这台电视在美国人的收入中占多少比例。一般说来,美国人月薪达到6000美元的水平就可以视为中产阶级,换句话说,这台电视机差不多1/9—1/10的支出收入比。但我们回到中国,月薪2万的人足可以视为中国的中间阶层,用2-3000块人民币能买到一台50寸的互联网电视么?

这样的一个悬殊差距,意味着在中国,互联网电视还有相当长的一段路要走(这里还不包括三网融合中的诸多产业政策因素)。而我始终认为,网络视频老是在小小的17寸屏幕上转悠是做不出很大的文章来的。因为今天的网络视频,根本的运营模式其实是单点向多面的HULU式播放模式。而这种模式,相对于电视机来说,优势并不大。

一部40分钟的电视剧,在电视里,可以插播多少广告?而在互联网上,除了片头做个贴片还能为用户容忍外,其它地方你插个广告试试?而在视频暂停和结束时的广告插播,到底效果不佳。这和用户的使用情境非常有关。同样一个人,ta可以允许电视机蹦跶出相当多的广告,但在电脑里,ta不可忍受。

以HULU模式为核心的网络视频,真正的黄金期在它能够进入“大屏”,而不是什么电脑、手机的小屏。要在用户极其放松的状态下投放广告,才会取得更好的效果。换句话说,在三网融合真正得以解决的时日到来之前,网络视频,还有很长的一段苦日子要熬。这对于背靠大树的一些门户类视频可能影响较小,而独立的未上市视频网站,包括土豆在内,冬天,才刚刚到来。

—— 网易科技频道《数字与人》专栏供稿,本文没有涉及类似PPLIVE这样的视频公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