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末大事件:新浪分众之并 鼠标+水泥

sina-focusmedia 年关将近,本来以为,2008年,也就这样了。

经济危机,本来以为,大家,都该收收被子,防寒过冬了。

没想到,新浪,出手了,这个手笔,真得不小:大约价值13亿美金(呵呵,当然不是自己掏腰包,而是增发4700万股票)的并购案,放眼到全球,也是不小的案子了。

不过,重点并不在于并购的金额大小,而在于,这场并购的重大意义:新浪将成为一个真正的立体媒体集团。

这场据说把陈彤都蒙在鼓里的并购案,使得新浪从线上向线下伸出了它的触角。新浪将分众所有上市的部分纳入到这起并购之中。

分众的核心资产就在于它的楼宇广告,统统是“水泥式”的东西。新浪则以“鼠标式”的网络广告见长,按照易观国际的统计,在中国互联网广告市场里,排名老二,仅次百度。不过,我估计,在后者受到最近的危机影响后,即使不算上分众,新浪也有望重新回到第一。

并购案有趣的地方在于,分众旗下的“好耶”并没有在并购之列,仅仅是部署在90个城市中的12万块用于对付“无聊”的显示屏。有消息说是,好耶有望天价卖给google。也许是这个原因导致并购没买到好耶吧。但我以为,第三方的意义就在于“第三方”,一旦成为广告媒体的旗下物,这个第三方,就不再是第三方,也就丧失了大部分的价值。特别是在中国,这一点尤为重要。

因而,新浪+分众,依然是个蛮纯粹的媒体集团,而不是像google那样的上下游通吃的垂直整合。不过,这个蛮纯粹的媒体集团,我依然不把它归为“新媒体”阵营,道理还是那句话:无论是新浪,还是分众,都是卖位置赚钱的。

只是,现在是虚拟社会、现实社会的稀缺位置,一起卖!卖起来的规模经济和范围经济,更厉害!

顺便说一下我对这个并购背后的人的合并的观点。总体来说,我比较乐观。

这两家企业,都是数千人的规模,虽然商业套路上讲,是有1+1>2的功效,但能不能达到这个功效,数千人和数千人的文化整合,是蛮大的一个难题。需要知道的是,企业之间的合并,难点不在钱,而在人。

商业套路上,曹时代的新浪,与分众其实蛮象的。一方面,如前文所说,大家都是卖位置的,另外一方面,曹出身财务官,分众背后的投资人也是“财技高超”的老狐狸。我个人是见识过那家投资商的老大的本事的。至于究竟什么本事,没什么太硬的证据,不好说什么。只是提醒诸位一件事,分众去年是到纳斯达克就关联交易听证过的。

至于人,比较好的背景是,这两家企业都已经度过了“魅力型领袖”的阶段。如果今天是搜狐出手,就不如新浪来得让人放心,因为张朝阳太强势。新浪除了一个“吃冷猪肉”的陈彤,并没有什么魅力性领导,分众的江南春也和陈彤差不多,供起来的角色更明显。这两个商业组织已经相当成熟,再加上套路从财技到卖位置都差不多,殊可让人放心。

有规模才能有大规模

今天2月29日,四年才得一回,所以就勤勉一些,一日写两博。

先举个例子。

说一个人办杂志,办杂志核心三大块:内容、发行和销售(广告)。其中,发行更是重中之重。没有好的渠道,受众就无从接触杂志,那么,后面的广告销售就谈不上了,内容制作也不就不能长期保持一流的水准。

此人发现,把杂志放进咖啡馆、茶室是一个很不错的发行渠道。经了解,他得知这个渠道是被某些专业公司所控制的,姑且称为架子公司(因为这些公司控制的资源就是咖啡馆里放杂志的那个架子,一般官名叫什么什么传播公司)。于是他和这些架子公司接触。没想到由于他的杂志刚刚开办,架子公司们都端了老大的架子,让他感觉成本太高,杂志难以上架子。

于是,他想了个辙,自己办架子公司。意图是放自己的杂志,而且还可以接其它杂志的生意,多好。但架子公司也不好办啊,办架子得和咖啡馆、茶室谈。没想到区区一块小地方,后者和他要了天一般的价格。他深深感到放架子也是件麻烦的事情。

接下来,他又想辙了:我开咖啡馆就是了。我开了咖啡馆,不仅可以放我的架子,还可以放别人的架子,多好。于是,从办杂志一直做到了咖啡馆,美其名曰:产业链上下打通,垂直整合资源以求利益最大化。当然,开咖啡馆还有后道呐,也许哪天他去南美种咖啡也是拿不准的事情。

这个例子当然现实生活中不太好找,也许很多人都觉得蛮搞笑的:这个人的思维还真够发散的。但事实上,一模一样的例子虽然没有,但本质上一样的例子,现实生活中,太多了。

业务A没搞好,错误地判断为由于B的因素造成,所以就涉足B业务。事实上,许多人都有这个逻辑。

垂直整合,的确能起到1+1>2的效果,但它是有前提的,要么是强强整合,要么是强弱整合。从来没听说过两个弱的整合在一起,倒变强了。

当年通用诸事业部,不做到第一就被卖掉,就是这个道理。搞了一堆二流的业务分线,只有牵制,而无整合。

今天的世界,垂直整合非常重要,商场上单一业务公司真得很难活。但是,正确的事情只有在正确的时间去做才是正确的。

投资学里有句俚语,叫有钱才能赚钱。套用一下就是:有规模才能有大规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