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负

估计这篇日志又是招人讨嫌的东西,不过,还是那句话,我写blog是为了自己“爽”。

在昨儿的一篇日志下面,有一位网友如是评论

我的直觉告诉我不是这样的,所谓绵羊的论调,颇有中国知识分子悲天悯人的情怀,其实是一种致命的自负。

前面的“不是这样的”,那是另外一个问题。我这里重点想说说后面的话题:致命的自负。

说起来,电脑也好,互联网也好,那大抵说是现代人类文明的高度成就是不会错的。根据CNNIC的统计,中国网民到今天接近3亿,以14亿总人口计,差不多属于前20%的人。而CNNIC的这个统计口径宽泛得很:半年上过一次网。我这么个天天趴网上至少5个小时的人,估计有2%的水平。

使用人类文明高度成就且位于2%的,自然是可以自负一下的。更重要的是,我趴在网上,对网络视频、网络游戏、抢车位买奴隶这类“娱乐性”活动毫无兴趣。

自负这个事情,对旁人是没什么伤害的。既然对旁人没什么伤害,自然可以归为合法权益一类。我一个成人,充分享受自己的合法权益,想必没什么打紧的。

我的回复是这样的:

至于自负问题,怎么看了。我的确是有精英情结的,如果这算是自负的话,那么就自负好了。

说到这个精英了。

这个词,现在是有些贬义了,几乎可以和“肉食者”放一块了。但我想,以我这么个久居上海,有房有车,衣食无忧,满满几柜子书的人,还要在那里矫情地说:呀,我不是精英,委实有点过谦了。

我早年在西北证券的时候,去过宁夏的山沟沟里。我不是没见过真正意义上的草根:那可真是几乎要食草为生了。对比他们,我还要说我自己是草根,那可真是对草根的污蔑了。

真正的生活,其实是一直在努力奋斗、竭力挣扎的,这一点,精英和草根殊无二致。云淡风轻、风花雪月,只是生活的表面文章。精英的幸福指数未必高,但如果明明算是个精英分子,还非要拿个草根的标签套自己头上,也不怕人农民和你急。

自负,就是对自己曾经的经历的骄傲。如果人活着连这点骄傲都没有的话,那么前面那些日子,真是活到狗嘴里去了。

任何人,都有权给自己找个标签:精英也好,草根也好,小市民也好,无所谓。但从客观事实上而言——今天大学毕业的人还要说自己不是精英,这一份虚伪,真是有点愧对父母的养育之恩和教育投资了。

供给推动?需求推动?

总体上讲,人类文明是由供给推动的。

当第一台火车准备出发的时候,大多数人认为,它不可能跑过马的速度。

当第一架飞机准备奔向蓝天的时候,大多数人认为,这玩意儿不可能飞得起来。

就算是IBM这样的蓝色巨人,它某一任的老大认为,这个世界,只需要三台PC就够了。

这说明什么?

很多新鲜的事物,其实在它发明之初,世间本无对它的需要。

但这些新鲜事物所能完成的功效:火车带来的速度以及运输能力,飞机带来的高度,PC带来的效率,世间倒是有这份需要。只是,这份需要的实现方式(或者技术化一点的说法,选型),是很模糊的。

以火车为例。

我们知道这个需要:如何以更快的速度运送更多的货物?

选型一:训练更好的马

选型二:造出更好的适合多匹马拉的大马车

选型三:培养出更多更好的能驾驭多匹马的赶车者

选型四:造更多适合马跑的“马路”

选型五:唐朝某位伟大的皇帝干过,详情请查询“如何运送荔枝”

工具的update,带来一些量上的变化,但不是质的。这些量上的变化,的确存在“需求”,需求者会反复地而且很有条理地鼓噪出这些需求来供给方去实现。但真正能带来质变的revolution,没人知道,或者说,只有很小一撮人知道。

假设这一小撮人不幸吃了一顿有毒的饭集体死了,没错,火车会推迟发明的,推迟一个世纪都不是不可能的。但进行工具update的人,死了这个或那个,工具会照样以一个恒定的速度去发生变化。

人类社会的小小前进,是草根创造的;人类社会的一大步跨越,是精英创造的。

呵呵,是的,的确是“英雄史观”。

这也就可以解释,为什么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去转化科技成果。道理很简单,这些科技成果,本来都是人们不需要的。(我记得我高中时代学计算机的时候,认为计算机是很愚蠢的发明,计算一个1+1=2还要编程,哪里有计算器按两下来得方便)

需求推动的社会,是农业文明;供给推动的社会,是商业文明。商业让人们觉得不知足,从而帮助供给变成真正的人们的需要。

四大发明诞生在一个农业文明的国度,是这四大发明本身的不幸。缺少商业的帮助,人们不需要这四大发明。

怎么帮助?

商业的核心,就是市场营销,就是大多数人很不喜欢的商业味很浓的推广。

这就是我们今天社会的悖论:我们的发展,在依靠我们的厌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