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大举进入手游 双马竞争胜负未知

阿里近日高调宣布,要大举进入手游行业,这件事引发舆论大哗,因为马云当年可是在时任总理温家宝面前信誓旦旦说过绝不碰游戏的。

其实违背自己曾说过的话,马云不是第一次。阿里同样高调宣布过不会和周鸿祎及其下属的奇虎公司(360)有任何合作,但在11年,双方展开了两项合作,虽然不是什么深度合作,但到底也是合作了。马云也说过绝不会做物流,但07年马云就投资过百世物流;10年初,阿里耗资7000万入股星晨急便;9月,淘宝在北京、上海、广州和深圳、成都建立了四大配送中心,在其他20个省市建立了区域性配送中心。最近的新闻是,他成立了菜鸟网络大举切入物流行业。至于做游戏这件事,12年淘宝就推出了页游联运平台,早就打破了马云“饿死不做游戏”的承诺。

我在某家媒体上写一个名为《大佬与大话》的专栏,专门就商业大佬(主要是科技及媒体领域的)说过的大话后来又违背承诺的事进行复盘分析,写了二十多篇,至今还有不少素材仍未使用。商业上出尔反尔其实很常见,我也不想做道德批判。彼时说这话有彼时的背景,今天这么做有今天的原因,商战商战,不能用自己说的话框死自己,是司空见惯的事。

马云进入游戏领域,一个很简单就能看到的动因就是腾讯正在向电商领域渗透。腾讯的渗透方式是支付,也就是微信支付,这是直击整个阿里系最重要的一环。我一直有一个看法,无论是淘宝还是天猫,对马云而言,都不是头等重要的,倒是支付宝,才是第一位的。零售业的核心就是交易,更加上支付宝是叩开互联网金融大门的关键,位置极其重要。所以马云在所谓单方面撕毁VIE协定这件事上,其实是做支付宝脱离雅虎,而不是整个阿里脱离雅虎。为了支付宝,马云可是不惜一切代价的。

腾讯建电商平台,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老实讲,阿里从来没紧张过。但微信直接进入支付领域,甚至去年还引发了一场微信支付与支付宝的口水大战。一个很重要的背景是,阿里平台上很多商家对阿里的不满是长期的,因为他们要缴纳各种费用(无论是天猫还是号称免费的淘宝),有时候还不得不去参加一些购物节降低自己本就不厚的毛利。而微信这边,至今除了微信支付要收取0.5%的手续费以外,在微信上开个商铺,并没有什么其它费用,反倒有可能可以摆脱阿里的控制——或者至少不用只看一个巨头的脸色。于是,微信支付是得到阿里平台上电商们的欢迎的。

不过,腾讯的命脉在游戏,它是中国游戏产业中当之无愧的老大,收入甚至超过了第二和第三的总和。阿里做手游,颇有点类似腾讯进攻阿里命脉的意思。这些年,网络巨头们经常玩这种招数,用对自己收入贡献不大的业务去攻击对方收入倚重的业务,比如京东就用图书业务骚扰过当当,腾讯用微博骚扰过新浪。这也是我过去文章里经常提及的所谓“轻劫对重劫”。阿里做手游做砸了,损失不大,但如果做火爆了,腾讯的损失就非常大。如果做得不温不火,至少也是一种牵制。

手游也好、支付也好、电商也好,都是马云马化腾这双马战的直接接触点,最终还是要看公司的实力。前一阵网上评论对微信颇为看好,反倒是觉着马云和阿里颇有危险,尤其是马云亲自上阵力推来往,似乎暴露了他对微信的极大恐惧。那么,阿里和腾讯这两家公司,究竟谁更有些实力呢?我的看法是:阿里略强一些。

其实马化腾的好牌并不多。最关键的两张牌都有一些桎梏。第一张游戏牌,的确利润极高,但总有些“电子海洛因”的舆论风险;第二张微信牌,势头很猛,但其实对内和QQ之间要协调,对外和运营商之间要妥协,不能打得酣畅淋漓,步子也不能太快。腾讯看似坐拥十亿QQ账号,五六亿微信账号,但马化腾自己也忧心忡忡于“90后人群我们不了解”。老实讲,用户这个东西,本质上不是资源,因为用户并不稀缺,而且转移飞快。曾几何时,天涯开心人人微博都是坐拥上亿用户的主,说没了,一下子就哗啦啦跑了一大半。

马云就有相对较好的牌,这个牌就是真正意义上的资源,具备稀缺性。第一个资源是牌照资源,阿里正在谋求入主天弘基金获得审批,一旦审批成功,阿里就持有基金牌照,这是它正在规划的事。第二个资源已经初见成效,那就是圈地。马云利用菜鸟网络在全国范围圈地,据公开资料显示,成都双流拿地1000亩,浙江金华拿地1500亩,天津拿地1500亩。而有媒体判断,马云大概已经拿到了2-3万亩地,这是实打实的重资产,在整个马云的盘子里,轻重资产配比得当,扎根较深,抗风险能力比腾讯强很多——土地可是可以用于获取更多廉价资金的工具。

当下中国正在加速市场化,一些过去由国家所控制的资源正慢慢以某种方式进入到市场中,这是国情,不需要去判断是否应该。从大局观而言,马云似乎略胜一筹。战术上对微信紧张也好重视也罢,那是很自然的事,但在战略上,马云和阿里已经进入了商业中的核心:货币资本、稀缺资源、市场份额三者互相支撑,循环做大。腾讯及微信的确属于攻方,来势汹汹,但如果就此要说“微信消灭阿里,都和阿里无关”这样的论调,着实看轻了马云及阿里,它的抗风险能力,其实非常强。

另外有个数字可供参考,我有位做投资的朋友告诉我,阿里(是指全部阿里系公司)全年利润可以达到350亿人民币,而腾讯根据2012年年报全年收入440亿,利润130亿人民币。

—— 上海观察 供稿 ——

后记:

这篇稿子是应上海观察所邀写的,上海观察是上海报业下属的一个媒体,有比较浓重的官方色彩,有些话不能说得太透,我在这个后记里做一下补充。

什么叫资源?资源具有几个特点:其一、稀缺;其二、不是仅仅能用钱搞定的;其三、具有生产性而非生活性。地产(不是房产)、牌照都是资源,用户就不是资源。用户这个玩意儿,就像“人民”一样,从来不是什么稀缺物。

中国过去是国家资本主义,也就是国家控制资源。第一次将国家控制资源大规模导向私人化市场化是MBO,但被狙击,还搭了一些人进了牢里。最近这几年,我个人的感觉,又是一大波国家控制的资源在私人化市场化。这里的市场化不是说完全意义上的自由竞争,但至少也是一种竞争,可能是新权贵阶层上的竞争。

腾讯这家公司,控制资源控制得不多,十亿QQ账号,五六亿微信账号,说白了就是张牙舞爪的东西,轻重资产配比上轻资产占有绝对的位置,对于这样一个当量级的公司而言,有些失调。

但马云的商业帝国不是,这里倒不是说阿里轻重资产配比适当,是说马云。菜鸟网络和阿里严格意义上关系并不是太大。也正因为此,我以为,马云可能会在未来构建财团。财团就是控制资源的。马云当下的事,是将国家资源倒腾为市场资源,根会扎得很深。

腾讯能不能成为财团?稍难一些,腾讯的上头是MIH,这家南非公司才是财团,在MIH的局里,腾讯属于经营实体,控制资源的事,那是MIH盘里的菜——也许中国市场能交给腾讯做吧。但马云一旦将阿里上市成功,就不再有上限。

中国互联网过去发展的二十年,是人口红利的二十年,未来二十年,可能是制度红利的二十年。在制度红利这四个字下,未来的中国,谁能控制资源,谁就能占据上风。对于当量级如双马之类的人来说,市场、用户是很重要,但绝不是第一重要的。

好了,那么我们的Robin Li在干什么?

—— 上海观察 供稿 ——

转载说明:
1、本博客文字,除特别注明外,均为本人原创,可以自由转载,谢绝长微博形式转载;
2、转载时请注明本人大名,魏武挥,不是魏武辉,不要搞错。
3、转载时请保留此段:本文由扯氮集博主魏武挥原创撰写,欢迎于微信/网易云阅读/腾讯新闻客户端中搜索ItTalks以订阅公众账号,或于搜狐新闻客户端科技频道订阅“魏武挥”

蝙蝠之谋局与野望(上):腾讯的I/O

写在前面的话

蝙蝠者,BAT也,BAT者,百度阿里腾讯也。这恐怕是中国数字世界中最重要的三家巨头,基本格局是:百度控制内容、阿里主宰交易、腾讯把持社交,而内容、交易(消费)、社交是互联网最重要的三项功能。三个巨头各自有各自拿手的绝活,以及与各自领域中第二名极其遥远的差距。本世纪第二个十年以来,移动互联网大潮风起云涌,这三家公司都开始寻找各自新的位置,以期未来继续保持领先状态。

谋局,即规划、布局。360的周鸿祎不太看得上布局这个词,也的确,360战斗力是非常旺盛的,佛挡杀佛,魔挡杀魔。但别人杀佛杀魔总是有个目标,在通往那个目标上杀个突然蹦出来的佛魔。360恕我理解不够,似乎还没有看到它什么目标。这家公司目前还是把自己放在追赶者的位置上。

而BAT这三家,体量放在那里,并不愿意在战略层面上做一个追赶者(局部的某个产品会有),它们各自有各自的蓝图,各自有各自的野心,在行进道路上会狭路相逢做一番拼杀,但要说心存一份念想“我就要干掉你”是不太属实的,故而它们也会合作。当然,谋局只是谋局,能否达到目的,还需要看具体操作运营。且时局总在变,说不准哪天由于种种原因,又变上了一变。不过,我观察这三家公司有一定的时间,我以为,至少在2013年,总体战略它们不会变。

(上篇)腾讯:I/O系统

在阅读此篇之前,建议先阅读这两篇文章,我写的腾讯的调性,以及,IT经理世界刘琪写的微信开发原生态调查。前者试图去解释一个生态标准的问题,后者则相当细致近乎白描地叙述了靠微信吃饭的种种企图。我那篇东西失之过虚,刘文则失之过实,中间正好还需要一篇东西:微信到底想做什么?

我和商业价值的主编张鹏聊过这个问题,他的看法说着相当简单,但真要去做且做成,则很不简单:一个I/O系统,即:输入输出系统。我深以为然。腾讯并不满足于做一个社交工具,也不会满足于做几个火爆的游戏赚点银子——当然,这些都很重要——它试图要做的是,人机对话的核心节点。

让我们先回到腾讯一款饱含野心但又实则夭折的产品:Q+。这个神器在推出之时,由于一些隐私问题,争议很大。这不是我关心的重点问题,重点在于:这个东西的意图是什么?

众所周知,QQ作为一个频繁使用的产品,它的面板上可谓“寸土寸金”,每一个按钮部署都有可能带来天量用户。这块面板上的每个位置都是给腾讯自己使用的,想要让腾讯开放出几个位置给第三方,那是缘木求鱼与虎谋皮。但腾讯又意识到不能单打独斗,业界对腾讯拥有的资源也垂诞不已,拿什么东西去吸引它们围绕自己的周边成为一个生态呢?

Q+是个好东西,它其实是一个“壳桌面”,不过整个桌面到处都是腾讯未能占领的空白地区,何不借助Q+吸引众多的第三方来一起占领用户的桌面?这是一个更广阔的天地,比右下角广阔了不知多少倍。壳桌面是什么?就是一种I/O系统。(关于Q+平台,可以阅读一篇老文:《腾讯的Q计算》

I/O系统和操作系统有类似之处,但并非是操作系统。操作系统需要跟着硬件走,你的确可以在Mac机器装windows(我见过有在iPad上装android的教程,不过貌似是搞个虚拟机什么的),但使用上却不能完全释放硬件的性能。而且操作系统的开发是相当麻烦的事,无论是硬件适配还是软件运行,都需要大量的投入。再进一步,对于第三方开发者来说,也不得不投入巨大去做所谓若干个版本,来适应不同的操作系统。OS这个东西,是一条很长的道路。

农业文明培养出来的务实型中国人喜欢做壳,比如浏览器上的壳,做的公司有好多个。桌面也可以做壳,腾讯的资深敌人360就搞了一个。但也许是移动互联网兴起太快,也许是用户要装个壳桌面太过麻烦,腾讯后来基本放弃了这个战略,全力转向移动领域。

移动领域有没有做壳桌面的?当然有,比如3G门户的GO桌面,装机量很高。如同PC的壳桌面,都想成为应用/软件的分发中心。腾讯可能觉得这个事儿太小了,手机比PC有更多的特有功能(比如位置判断、比如语音通话、比如通讯录等),做一个壳,对于如此体量的公司而言,不是最好的选择。

微信的想象力的确非常大,原因之一在于它有太多的用户,众包的力量在这里就出现了:人们总会想尽方法去利用如此海量的用户。在刘琪的文章里,我们已经可以看到,层出不穷的点子在微信中去测试、实践、运营。有把微信看成游戏端的、客服端的、媒体端的,不一而足。微信几乎快要成为一个app store,但我以为,它的野望,绝不仅仅如此。

需要密切注意的是微信的语音功能,这个功能的意义远远超过什么短信的替代品。有没有想起Siri?Apple4US上有一篇文章谈Siri,文中提到:“以交易为核心的 Siri 有潜力撼动价值 5000 亿美元的全球广告业。”——这话我并不觉得有什么夸张之处。11年的时候,我写过一篇“机器奴仆”,来分析过Siri,微信的语音功能和Siri在本质上如出一辙:一个借助语音的I/O系统。

你用语音输入,系统反馈结果,而在系统的后面,可能是腾讯的产品,也有可能是第三方。这个对你而言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获得了结果。有一个很小的不太被大家讨论到的功能,建议试一下:你可以利用微信用语音输入的方式给自己设定闹钟/行程提醒。

除了语音之外,微信还搞了其它的输入方式,比如摇一摇(利用设备陀螺仪),比如扫一扫(利用设备摄像头),未来也许会有“抖一抖”、“摸一摸”之类,这些都是输入方式的革新,让用户用最简单的方式输入指令,获取结果,这就是I/O系统,这个I/O系统能够横跨各种操作系统,连接各种软件/应用,这是超越app store的存在,是移动端的中心节点。诸如什么发文章、推视频、听音频、搞支付、买东西、下软件、玩游戏,等等等等,都是它的枝杈。既然是枝杈,那么你们就得遵守我定的规则,或者说,我如果不定规则立规范,打造产品的价值观,这棵树就长得实在太怪异乃至成长不了了。所以我才会写下“腾讯的调性”一文。

微信的核心就在于此,它有两样东西是一定自己做的,其一是充分利用设备的性能让用户输入,除了前面提到的陀螺仪、摄像头利用,其实利用GPS的地理位置也是一种输入,然后再在这种输入指令上提供几个所谓刚需的功能以普及用户习惯,普及成功后则有大量应用可以接入以供“输出”。其二是用户关系及数据挖掘分析,这是腾讯自创立以来的核心资产,也是之所以有那么多应用愿意接入的理由。我不太会觉得,微信会像微博那样把数据彻底开放出去让第三方在那里使尽琢磨研究,第三方至多能获取一点自己应用下的用户数据,而且还不太可能是用户的全部行为。

如果真做到这个份上,商业模式在哪里?坦承一句,反正我不晓得,马化腾最近在一个高层论坛里也表态说不清晰。不过,到了这个份上,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大而不倒”。京东那种大而不倒,至多就是绑架了几个VC。京东真跨了,除了几个损失惨重的VC之外,大家都是无所谓的事。但如果一个I/O系统倒了,那才叫一个损失惨重,因为微信这样的I/O系统,外部性极强。

稍微提一下新浪这个S,依靠微博有人说BAT就能成BATS了,不过在我看来,微信怕没有把微博当成一个层级的对手。我在如果微博出现在微信之后一文中提及,微博是一个具有颠覆性的解决了大众和名人在信息传受两端上需求的互联网工具,但恐怕也就仅此而已:它只是一个工具。微博非常有可能会和微信合作,成为微信的一个重要插件,但依然是一个插件而不是核心节点。

再来说一下运营商。长远来看,受腾讯这个I/O系统冲击最大的可能就是运营商,而不是现存的任何一家互联网公司。语音业务的下滑这是明摆着的事,不是腾讯也有可能是什么其它迅,运营商自己也明白这一点。但数据业务上,如果不甘心做一根管道的话,运营商能干什么呢?过去,电话作为一种I/O帮助人们的很多日常生活(虽然大部分情况是人工对人工),而微信则作为另外一种I/O,而且是基于数字的充分利用移动设备各种硬件功能,同样在帮助人们的日常生活。在中国,和运营商相比,市值即便到了千亿美元,腾讯依然要韬光养晦,不能过分触动它们有时敏感有时粗犷的神经。什么虚拟运营商牌照这种事,还是不要碰的为好。

但凡你刚才点击了“机器奴仆”这篇文章的链接并阅读之,大致就可以明白,我笔下的“I/O系统”本质上就是一个信息定位。你用非常人性化的不用学习的输入方式,来寻找你想要的某种信息,微信返回结果。这是对“搜索”的一个很大的冲击。从这个意义上讲,微信染指了百度的势力范围,因为搞信息定位,本该是百度盘子里的菜。

那么,百度怎么搞呢?且看下文《百度:继续导流量》。

纯主观分析,基本没有采访(尤其没有采访过产品团队的任何一个人),看官见山见水,见仁见智罢!

—— 首发 钛媒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