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经济的社会意义:读《众创:共享经济时代的到来》

我曾经和Uber的上海总经理讨论过一个问题:专车会不会造成交通拥堵?这个说法的缘由是,当私家车纷纷上路揽客之时,也就没有所谓高峰低峰的说法了。

这位总经理并没有直接回答我关于高峰低峰的看法。在他看来,专车会导致很多人放弃购置第二台车甚至是第一台的车念头。当出行变得方便舒适之时,你为什么还要没事去养一台车呢?于是,汽车总量会被缩小,这样可以大大缓解公共交通的压力。

这个说法说服了我。在我看完柴静的《穹顶之下》后,思想上我放弃了购置第二台车的念头。但专车的确让我行动上实实在在放弃了这个念头:数十万的第二台车购置费,哪怕我用来召唤高级轿车,估计也能用上很多年。

《众创》这本书的作者罗宾蔡斯,也是共享经济的实践者。她在1999年就创立了ZipCar:一个允许你将自己的私家车出租出去的应用。1999年,委实有点早,彼时的互联网都是一片荒漠,更不用谈什么移动互联网。2011年,这家公司上市,13年,以5亿美元的价格卖给了汽车租赁巨头安飞士。

ZipCar没有跨进独角兽俱乐部,这可能和它出发时间太早有关,也有可能和两位创始人最终不欢而散有关。但诞生于新加坡最终主要在中国发展的PP租车,则极有可能估值超过十亿美金——一轮新的融资已经在展开之中。

蔡斯在这本书中反复讨论了如何打造一个共享经济的平台,包括三个蔡斯理论,四个平台阶段,三种融资方式,等等。这是一本很好的共享平台的技战手册,但我个人更感兴趣的,其实只是这本书最后的一章:共同面对人类的最大危机。

“人人共享使我们能使用并重新配置自己已经拥有的工具、技术、想法以及人等资源,从而能够解决新出现的问题”。——蔡斯这样写道。

这其实给出了一种新的方式来进行“资源革命”——这是另外三个美国人写就的一本书的书名。对于总体有限的资源,如何提高使用效率,有史以来一直主要是通过这样的解决方式:让每个被使用的资源通过某种技术方式最大化地压榨它的价值,比如烧煤这件事。不同的烧法,可以让煤产生不同的价值。但共享经济是另外一种解决方法:让闲置的资源也能得到使用。

而这一点,对于时下的中国,有着更为重要的意义。在经过很长一段时间的野蛮式开发和发展之后,上一届政府提出了“科学发展观”的口号。人们总是担心,这样的对于资源低效使用的快速增长,会给我们子孙留下什么?一个枯竭的地球?

共享经济让我们意识到:张三拥有的东西,同样可以让李四去使用并创造价值。这一点,过去也在发生,但今天发生的频率更为猛烈——这是典型的基于互联网的业态,没有互联网,无可想象如此大的规模,也无可想象如此深的普通民众生活渗透。

“科学发展观”是一句口号,它是一个目的,本身不是具体的解决方案。这一届政府则提出了“互联网+”来作为“科学发展观”这个口号的具体操作手法。而建构于互联网之上的共享经济,应该也必须被纳入到“互联网+”之中,它具有巨大的商业价值,同时,也具有巨大的社会价值。

诚然,它也提出了巨大的挑战:过往的商业组织形式正在发生变化。供给者与平台之间的非雇佣关系,产生了新型的组织体系。一系列的问题正在产生,而一系列新的价值,在被解决的同时正在创造。

我很少愿意使用“革命”这个词来形容商业模式。但在共享经济这四个字上,我愿意使用它。它会产生极其深刻且久远的影响,从整个社会,到商业领域,乃至,到我们个人。

—— 首发 商业价值 ——

说明

本文可以在不改动内容的前提下自由转载,转载请在文末标明如下信息:

魏武挥,科技专栏作者,执教于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设计学院,天奇阿米巴基金(skychee.com)投资合伙人,天奇专注于互联网新媒体投融资,欢迎创业项目向以下邮箱提供项目BP:bp@skychee.com

培训事宜 请洽 涓子 13918571857
点对点咨询聊天 请上此网:http://weiwuhui.com/zaihang
商业公司要写软文,请勿找我

怎样模仿才不仅仅是山寨:读《模仿的技术》

模仿的技术封面

日本是一个模仿大国。

这个很多人都认同,包括日本人自己。日本这个国家对中国唐朝的模仿,可以说一直到今天都可以在很多细微处看到。而对于美国商业经济的模仿,同样随处可见。他们的模仿,很难说成“抄袭”那么简单,而中国有些商业公司的模仿,则又被视为“山寨”。这里面的不同,究竟在哪里?

日本管理学者井上达彦的这本《模仿的技术》,倒是可以一窥日本民族对模仿的看法。他们并不讨厌模仿,而是试图从模仿中找到创新。一个很重要的手法是:从A行业的某些方式中获得启发,用于B行业,井上称之为“结构模仿”。

在井上看来,出租DVD/CD就是一种对金融的模仿。一张CD的价格是600日元,将其租赁,两天一晚的价格是100日元:这个利息高得惊人,高利贷中的高利贷,但没有人会认为这有什么不妥。同样是600日元,货物的租赁比金钱本身的租赁高上许多,但货物租赁和金钱租赁(金融),本质上没有什么不同。

作者用了包括汽车、便利店、咖啡馆等等诸多例子,来说明“从…联想到…其关键为….”的模仿方法论,而我,则愿意用一则中国的互联网公司实例,来印证这一点。

这家公司叫“阿里”,它的淘宝,综合了两种模式的模仿。

淘宝的第一个模仿对象是:商业地产。经营商业地产的人,很少自己会去开店,它们最重要的工作是招商。淘宝发家之处,招商也很重要。以至于淘宝使出了“免费”这个杀手锏,来吸引当时云集于易趣的卖家们。从这个角度出发,淘宝的确不属于零售业,就好像没有人会把商业地产归属于零售业一样。

对于商业地产来说,选址是至关重要的,故而行内有一条真理,商业地产的核心三要素是:位置、位置、位置。但茫茫互联网,这个虚拟世界不存在什么“地理位置”的概念。商业地产对位置的极度苛求无非就是看重热闹地带的人流,使得它们招商更为容易。对于淘宝来说,人流就是流量。拼命为自己引流,造成虚拟世界中的淘宝城成为“黄金地带”,是淘宝这个后来被称之为“虚拟商业地产”的核心第一步。

但商业地产的商业模式是问商家收取包括房租、物业等等一系列的费用,这个套路被易趣(ebay)模仿了一下:收取商家交易佣金,但淘宝既然是扛着“免费”大旗去争夺市场,再转回收费,就会遇到极大的阻力。淘宝最终的商业模式是模仿了另外一个业态:媒体业,淘宝依靠广告为生。媒体业之所以能够依靠广告作为主要商业模式,就在于它的规模经济。淘宝的免费招牌能够催大它的卖家规模,于是,广告也就随之成立了。

所以,淘宝其实是两个商业模式模仿的嫁接:商业地产+媒体平台。它不仅仅是一次结构性的模仿,而两次结构性的模仿,套用互联网的术语叫做mashup。从跨界出发,然后再加以融合。

诚然,无论是那位搞DVD租赁的增田宗明,还是阿里淘宝的马云,在创业之初,未必就是用这样的方法论去展开他们的业务。他们很有可能是边做边看,最终达成了这样的跨界模仿。但对于这种案例的学习,加以总结抽象,然后引导其它的创业,或许是可行的。

核心在于寻找超越行业界限的共同点。这件事充满着智慧,虽然井上不断地用案例来说明一些共同点,但这本书所涉及行业以外的共同点,就还得后来者去想。多思考一下总是有好处的。

井上出了一道题,读者们有兴趣的话,也可以做上一做:

以下四个行业的共同点是什么?1、香蕉;2、半导体;3、便利盒饭;4、时尚服装。

第一层思考的答案极有可能是:降价甩卖。这四种产品都会有降价甩卖的时候。但思考到这里并不够。

下一层思考就应该是:为什么它们要降价甩卖呢?

—— 首发 商业价值 ——

说明:

本文可以在不改动内容的前提下自由转载,转载请在文末标明如下信息:

魏武挥,科技专栏作者,执教于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设计学院,天奇阿米巴基金(skychee.com)投资合伙人,天奇专注于互联网新媒体投融资,欢迎创业项目向以下邮箱提供项目BP:vic.chen@skychee.com

媒体/政府部门培训事宜 请洽 涓子 13918571857
商业企业培训事宜 请洽 杜子 18816982008
点对点咨询聊天 请上此网:http://weiwuhui.com/zaihang
商业公司要写软文,请勿找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