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视和小米,到底在吵什么

乐视和小米,再度发生口水仗。互联网江湖俗称“撕逼”。

这场口水仗玩出了新花样。

小米家,召集了证券业媒体记者和基金经理、分析师准备说点乐视的坏话。而乐视则针锋相对地说:你丫是不是操纵股价准备做空啊?

公关战打出了股价战,新玩法,新境界,升级了。

我不想就这个“创新”评头论足,我想讨论的是:他们到底在吵什么。

乐视和小米的这场围绕电视、视频的公关大战,其实真的是蛮高级的。

双方在争夺的是互联网电视的解释权:什么叫好的互联网电视?

你可以理解为定义之争,也可以理解为解释权之争,甚至你可以理解为:标准之争。

小米在手机上玩过类似的套路:什么叫好的手机?跑分优秀的就是好手机。

所以小米手机频频跑分,指标不低。所以,小米手机,是好手机!

自问,自答,然后将自家的货套到那个答案中,公关三板斧,大家要牢记。

后来一个教英语的胖子不服,非说跑分和手机好坏无关,还故意去跑个低分。无奈,小米树立的“好手机定义”实在深入人心,不服没用。

再后来,一个做安全的大佬跑进来做手机,用的还是小米的套路。什么什么地方完胜小米,什么什么地方完胜小米。方法论是抄袭滴,但实话讲,就是价格一招,精细度那是差远了。

现在来看看乐视、小米各自对所谓“视频生态”的定义。

小米给出的答案其实两个字:联盟。6月10日,小米拉了一大票视频网站还有影视剧制作公司站台,小米宣布自家这个大联盟已经接入超过100家视频公司,视频内容份额超过85%。

小米这个说法有点跑个分的感觉:数量大啊,数量光鲜啊。光鲜就是好。这是小米的哲学,打手机那里,就是这么着的。

乐视不服。乐视说,你那个联盟太松散了,超过85%份额有什么意义呢?又不见得都是好视频。乐视不搞联盟,搞的是“产业链垂直整合的闭环生态系统”。所以乐视的关键字是:整合。

好吧,我脑洞开了一下。

联盟,给我感觉有点谷歌式的android,整合,给我感觉有点苹果式的iOS。嗯,从这个角度出发,贾布斯比雷布斯更布斯一些:对合作伙伴需要更大的话语权。说白了,其实不是平等合作关系。你是被我整合进去的。

这就是什么叫“好的视频生态”的方法论之争。一个说联盟,一个说整合。两边各有各的道理。如果在这个方法论上输了,那就是大输,后面造势宣传全部不好整了,得跟着对方的节奏玩了。

所以我说,这次乐视小米公关战是比较高阶的口水仗。方法论和标准有关,标准之战,都是惊天动地的大战,是赌场里show hand的玩法。

小米在通过智能手机实现了令人瞠目结舌的增长,这是小米的丰功伟业。

但凡事有利有弊。小米的丰功伟业,也会成为它的包袱:投资人可能会对小米未来的增长抱有类似的期待。

智能手机快速增长的结果是:很快到了滞涨区间,于是,小米投了不少智能硬件项目,我个人的看法是:小米在找下一个规模增长点。

经过一系列试探之后,小米可能最终还是选择了客厅里的电视机。

这一次,小米不是要做“风口上的猪”,它要做的是“风口”,风口上的猪,是它拉来的联盟成员。

乐视,众所周知的是,刚刚度过了一劫。

乐视的股价之高,同样令人瞠目结舌。

乐视在不断地制造新的市场兴奋点来维持股价,几乎是什么地方有关注度,乐视就会立刻去掺和一把。

但乐视的大本营还是在“视频”这块。

小米的狠招是:我们不要会员费。乐视不能坐视。乐视要给“会员费”一个理由。这个理由就是:俺们家的内容,都是垂直整合过的,是更好的内容,值得付费。

我又要回到苹果了。Appstore里的应用好多都是收费的,但苹果在前面为用户做了一次审核,换而言之,就是一次背书。谷歌很少干这个事,所以android平台上,付费率相对而言,低很多。

把乐视小米之争用谷歌苹果之争来打比方,好像有点高估了这两家。大家看个背后的道理就行。我也知道,乐视小米,离谷歌苹果还很远。

最后说点与这场争斗略有关系但其实关系不密切的东西。

说有关系,就是小米方喊出了“乐视违规”。说关系不密切,我的意思是,这场方法论之争,违规不违规真的不是那么重要。小米那是个说辞。

违规指的是什么?

说到底,无非就是所谓的互联网电视牌照,那七张牌照。

在我看来,这七张牌照,是视频领域中的恶中之恶,平白无故地制造门槛和障碍。

最近专车事件很火爆,一帮“有良知的”互联网评论人都在说政府不要阻碍创新不要阻碍进步。

但互联网七张牌照,倒没什么人出来说。

小米还拿这个来说事,我表示鄙视一下。

至于股价,真的够狠,够毒。

贾跃亭对乐视的股价的在意,怎么形容都不过分。

小米这招,我再加两个字:够损。

—— 首发 百度百家 ——

说明:

本文可以在不改动内容的前提下自由转载,转载请在文末标明如下信息:

魏武挥,科技专栏作者,执教于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设计学院,天奇阿米巴基金(skychee.com)投资合伙人,天奇专注于互联网新媒体投融资,欢迎创业项目向以下邮箱提供项目BP:bp@skychee.com

培训事宜 请洽 涓子 13918571857
点对点咨询聊天 请上此网:http://weiwuhui.com/zaihang
商业公司要写软文,请勿找我

优酷土豆合并之后的网络视频业

youkutudou 周一传出消息,两个吵吵闹闹多年的视频网站土豆和优酷,以换股的方式进行了合并。鉴于换股之后土豆网退市,基本上也可以把这个“合并”视为优酷“吞并”了土豆。

早在土豆未上市前,市场上就流传优酷想拿下土豆的传闻。由于创始人的婚姻问题,土豆错过了最好的上市时机,故而融资额只有优酷的四分之一,市值也只有优酷的三分之一。以土豆相对优酷资金少公司小的态势,后者对将其纳入囊中怕是念念不忘的。土豆上市后,创始人王微的股权比例被稀释到只有8.6%,投票权不过四分之一强,当资本的力量心心念念要做一个动作的时候,王微是挡不住的。

土豆的股东通过一个换股,拿到了看上去更有前景的优酷股票(优酷一直是中国视频行业的老大,据美国市场调查公司comScore去岁的一个全球视频行业排行,优酷仅次于Youtube,不过这个排行没有考虑到非独立视频站,比如腾讯视频、搜狐视频),优酷则通过一种“兵不血刃”(毕竟不是现金交易)的方式,将一个吵闹了多年的竞争对手拿下。但就具体运营而言,两者合并最明显的一个好处不过就是在版权交易上可以节省一些重复投入。

微博上有论者认为这是一个视频行业整合的大动作,也是一桩能影响视频行业的大交易,我倒并不这么认为。这两家公司的模式几乎是一样的,视频内容也多有重复,受众群体区隔并不明显。这桩交易让优酷少了一个竞争对手是真的,但对于类似腾讯视频、搜狐视频而言,并没有太大的威胁作用。

最新的财报显示,优酷持有现金6亿美元,土豆则持1.4亿美元。这就意味着优酷纳入土豆之后,并没有高比例的现金增量,也不会出现巨大的受众增加。该买的版权还是要买,该投的设备带宽还是要投,该吵吵嚷嚷的版权口水仗还是得吵。2011年全年亏损2730万美元的优酷,增加了一个新的包袱:同年亏损8120万美元的土豆。这不能叫如虎添翼,更多的,是“抱团取暖”。

不过,这起并购案,至少说明了一点,独立视频行业是很难走通了。从酷6网纳入盛大系到56网嫁入千橡集团,网络视频行业当年的几个独立大站,也就只剩下今天的优酷网和土豆网了。乐视网、激动网都有广电的资源和背景,迅雷PPlive走的是客户端的道路,后来者要做独立视频,已经宣告没戏。

但优酷土豆依然面临着来自传统网络巨头的竞争,比如搜狐、腾讯、百度旗下的奇艺,特别是前两者,由于不是独立网站和上市公司,很多数据都在水下不得而知。但搜狐在美剧上有一定的口碑影响力,腾讯更是大手笔地在自制剧上动作,优酷土豆只能让他们觉得竞争对手大了点,但未必就是“强”了点。这种既没有消灭主要竞争对手又不能出现独占内容独特收看体验的并购,怎么谈得上“撼动”国内视频业呢?

归根到底,网络视频并非是一个被证明已经成功的商业模式。有些网络数据说,现在又有多少多少人不看电视了,但网络视频受众主体很大一部分是在校大学生构成(他们没有电视机)。从广告意义上讲,学生群体并非优质群体。别看电视受众老龄化,但社会学却告诉我们,一般意义上,年轻和富有是成反比的。美国风险投资机构凯鹏华盈(KPCB)的报告说,全球整个网络广告的CPM(以广告图形被播映1000次为基准进行的收费)单价都只有电视广告的十分之一多一点,网络视频,广告价格也不会高到哪里去。这个市场,的确会让小玩家不得其门而入,但它本身却是在探索以及混乱中行进的。靠这么一桩交易,就能让格局变得清晰起来,不亚于天方夜谭。

最后说一下优酷土豆在我眼中的未来。几年之后,土豆作为一个独立品牌很有可能会消失,其创始人王微则除了担当董事外会淡出管理层。这两家公司本来一南一北,各自风格都很突出,却不相似,再考虑到的确会有冗员出现,优酷土豆公司未来的内部动荡,是少不了的。而从这个意义上讲,一旁的竞争对手们,倒是因为这起据说是“强强联合”的联姻而机会大增——比如说,人才撬动。

—— 应《东方早报》之邀所写,刊发于今日报纸 ——

市场上一个老大吃掉老二,老二基本上未来都会不复存在。往早里说,有和讯购海融,往近里说,有分众拿聚众。我个人对王微的下一步动向的兴趣,远远超过对优酷土豆的。这位有个性的创业者,会成为虞锋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