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狂热分子

这本研究群体运动的书不能在这片土地上出版上是理所当然的事:在作者看来,宗教运动、纳粹运动、民族运动、共产主义运动本质上如出一辙,毫无二致。因为“每一个积极吸收追随者的群众运动,都把敌对运动的成员视为其潜在信徒”。

作者是一个相当有趣的人,Hoffer绝对属于自学成才的人,后来被聘为加州柏克莱大学(UCBerkeley)的政治科学高级研究员,但他居然还在兼职从事码头工人搬运工作,哦,不,确切地说,那个高级研究员才是一份兼差。

这本书据说就是他在码头搬运时,观察一旁的工人所得。比如说,经过他观察,越是没有能力的人就越喜欢帮助他人。

类似的警句在这本书里随处可见,这些句子乍看起来很不可思议,但也却有其精辟之处(这点和勒庞的《乌合之众》非常象):

愈做不好一般事情的人就愈胆大妄为。

极端自私者的人往往是无私精神最勇猛的捍卫者。

最大声疾呼自由的人,往往是最不乐意住在自由社会里的人。

狂热者对自由的恐惧尤甚于迫害。

失业者宁愿追随贩卖希望的人,而不愿追随施予救济的人。

渴望而非拥有,才是人们赴汤蹈火在所不辞的动力。

教义不是让人去理解的,而是让人去信仰的。

狂热者不能被说服,只能被煽动。

……

不过,这本书还是有它的缺点的,至少限于那个时代(50年代的书),作者或多或少受到了大众社会理论的影响。这一个理论流派始终把大众看成是一盘散沙,一群容易被操控的人(只不过操控方法各有巧妙不同)。其隐含的假设都是:大众是没有头脑的。

它也完全忽略了这样一个事实:无论是实质还是做样子,赤裸裸地追求极权都是这个世界主流文明社会所不能容忍的。宣传理论已经臭名昭著,民众的媒体素养也在加强,太过荒谬的教义不是那么容易得逞的。

整体而言,相当有意思的一本书,特别是,我暗示一句,经营大型企业的管理者需要读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