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实 vs. 真相

我至今记得在浸会读书时,某位教授讲的一个关于媒体的事情。

说在某个华人城市,每年7月1日都要搞一次游行。当地报纸基本分为两派,有支持这个游行的,也有其实是不支持游行的(只不过嘴上不说)。前者刊登了一幅人山人海的照片,以证明这场游行如何深得人心,如何得声势浩大。而后者则刊登了另外一幅照片,图像上游行者稀稀拉拉,不成队形,以证明这场游行其实是没多少市民愿意参与的。两张照片全部是真实的照片,保证没有任何“技术处理”。只不过,前一张照片是在游行开始或高潮时拍摄的,而后一张,则是在游行快结束时拍的。其中玄妙,正常智商的人都明白所以然。

两张照片,统统是“事实”,但它们是真相吗?

真得只有上帝知道。

以CNN为代表的一些媒体,犯了专业主义的大忌。它们居然胆敢去技术处理照片。这已经沦落到事实这条底线之下了。但作为现代媒体受众,我们的确需要具备一些媒体素养。比如说,就是那个照相机,俯拍和仰拍,展现出来的图像,它们的象征是何其不同。

事实是一种客观的东西。就说上面这个游行,有1万人参加,或者有10万人参加,这是标准的事实。但只要一涉及到这个游行的人数是否众多,立刻变成了主观的东西。因为众多还是稀少,本来就是个主观判断的产物。

如果还要涉及到这场“事实”背后的“真相”,那就更“人类一思考,上帝变发笑”了。定性研究者抨击定量研究者的论据之一就是:只要去做调查,那就一定是主观产物。在社会学领域中,绝对的客观,根本不存在。

媒体,从来只能报道事实(如果它够专业主义的话),但却无法报道真相。这是我在《大众传播概论-媒介认知与文化》一书的扉页上写下的话语。套用英文的说法,便是:Fact,but not truth。

但是,我们人类可悲的地方在于,我们是透过媒体看世界的。“香港人永远不知道冰岛的存在”,不是说香港人无知,而是冰岛在香港媒体上几乎不存在。于是,浸会另外一位教授的名言,让我铭记肺腑:Perception=Reality。

即使媒体有专业操守,我们也只能了解事实。更何况,有着形形色色的过滤器,让媒体所反映出来的“事实”都是偏颇的,更妄谈什么“真相”。

当代伟大的公共知识分子之一Noam Chomsky列举了五种过滤器:媒体所有者、广告商、政府、媒介有关律令和对它们的抨击,以及意识形态(比如反恐主义下不能同情伊斯兰分子)。每一个过滤器都是强大的,强大到媒体永远是“戴着镣铐的舞者”。

看到郑治的当地球人都不可靠,我们怎样发现真相?便感慨几句。

真的,真相是不存在的。

事实,并非真相

最近,对于重庆那个最牛钉子户的报道评论十分之多。网易专门组过一个专题页面,不过这张页面已经不复存在。感谢昌明如斯的技术,利用百度快照,还是可以看到这个专题页面原来是怎样的。

从这张专题页面中可以看到,基本上言论是倒向开发商的。钉子户这三个字本身就带有贬义。不过,还是有些人为钉子户撑腰,比如著名法学家贺卫方先生历史会记住这张图片这篇日志,或可以一窥他愤慨的心情。

我对物权法不甚了了。仅有的知识来自于这里。我也不想判断这起冲突的谁是谁非。这不是我的专业领域。不过,3月25日《新闻晨报》A9整版的报道,倒是引发了我的兴趣。我着实领教了,什么叫“事实并非真相”。这个报道我扫描了下来,报道一报道二

在报道一中,小标题是吴苹的“底牌”。底牌两个字就让人感觉房主人有点耍弄阴谋诡计的味道了,还加上了引号。在起头的第一段中,作者数次使用着引号,包括“外交”、“正义之举”。文中罗列的,我相信都是事实,我们的记者没有编造任何一个情节。但这些事实给我们读者感觉到的真相便是:吴苹夫妇在漫天要价。

有趣的是,这篇长长的报道后面配发了“吴苹夫妇其人”的背景资料。左侧的照片非常有趣。这张照片当然不是伪造的,但试问任何一个读者看了这张照片会有何感想?趾高气扬的吴苹女士。镜头是仰拍的,这类技术,学术名词叫“技术符码”。传媒利用这种特定的技术符码,让人感觉到:刁民啊!(顺便说一句,图片下的配文,有一个小小的错别字。对比晨报的记者和摄影师,晨报的编辑还是需要多加修炼专业技能。)

在这段背景资料中,我也愿意相信所列举的全部都是事实。不过,我倒是想请问一句:吴苹夫妇即使是福布斯排行榜的第一富翁,和他们要求拆迁补偿,这两件事有何关联?我们的新闻专业人士,成功地意识到在大众中弥漫着的“仇富”情结,并且不动声色地将之挑动起来:看,那么有钱,还要做钉子户!

最后,我要提醒读者注意的是两张不太一样的图片。在这篇日志左侧的照片(其实我是从贺卫方先生的blog上拷贝下来的),可以明显看到钉子户就象一座孤岛一样立在废墟之中。而晨报的报道配图中,废墟是不那么容易被发现的。看上去这是一座很普通的房子,当然,很破败。但观者远远感受不到那种“孤岛”式的孤独。是的,作者就是不期望读者们有“孤独”之感。因为,在他们的主观价值理念中,这么富有的人,还来谈什么无依无靠,谈什么拆迁补偿!

我无意为钉子户叫屈,也无意为开发商撑腰。前面我就说过,这件事的是非不是我能评判的。但是,传媒显然有失客观和中立。他们聚合的事实,难道就一定是真相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