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孟子他说

s2263717 在传统的教育里,儒家都是“道貌岸然”的,而孟子,就越发显得中规中矩了。这位亚圣,就是一副摆起面孔训诫人的模样,这一点,似乎比孔圣人还甚。

感谢熊逸,为我们展示了孟子的真实一面:其实,某种程度上,他和庄子是一样的诙谐。是的,在春秋战国那个动荡的年代,这些被后世称为“子”的人,都是极其有个性,也极其有信仰的人。他们也曾是活生生的人,不是庙里吃冷猪肉的泥雕。至于成为泥雕,那是后世的人为了他们自己的利益所做的事,和这些子们无关。

与孔圣人不一样的地方是,《孟子》是被公开删节过的。书中关于民本的思想,惹怒了一心要集无上之权威的朱元璋的恼火。不过,有一点朱元璋——包括我们这些后人——所不明白的是,先人不仅仅没有忠君的思想,恐怕爱国都是谈不上的。

先人的国,和我们今天所谓的国,是完全两个概念。儒家的“修齐治平”,只有最后的“平天下”的天下,才略略和我们嘴巴里的“国”是一个概念范畴。春秋时代,很有点今天的“市场经济”社会的意思的。诸侯们就是企业老板。对企业老板谈什么忠君呢?合则与之谋,不合则“另投明主”。既然我们今人对白领们的反复跳槽不以为意的话,春秋时代的忠君概念的淡泊,就属于可理解的范畴了。

儒家的“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和后世的“君为臣纲,父为子纲”完全是两码子事。君要有君的样子,臣才会有臣的样子。所以,孟子说:

君视臣如草芥,臣视君如寇仇。

到底这句话犯了朱元璋的大忌,拍案而起:这老家伙活到现在,就一定要砍头。

先人们是有政府概念的,但他们没有国家概念。他们不是无政府主义者,但他们的确对国家满不在乎。我甚至想,他们应该是最早一批意识到政府和天下不是一回事的人:爱国和爱政府,乃至和爱政府的领袖,是毫无关系的。在他们的视野里,天下的确是有统治者的,但这个统治者(也就是周天子),某种程度上是另外一个世界的人,仿若西方教义中的上帝。尊敬他就够了(尊王)。而真正的治理,那还是政府的事(诸侯)。而对于政府的态度,那就是“君君臣臣父父子子”了。

于是,孔子在《春秋》里开篇就写道:

春王正月。

s2180569 无数后世的经学家在那里深究“王”字的微言大义。而我却以为,王者,不过是孔子的信仰罢了。我不是儒学家,但我愿意相信,孔子嘴里的王,和他的王道,其实是一回事。

孔孟都是在力劝诸侯们行王道的,而不是去劝周天子。这就好比今天的人去劝统治者信上帝,而又见过哪个人会去劝上帝行上帝之事呢?

熊逸写下了这两本孟子:《梁惠王章句》和《公孙丑章句》,看上去他还打算写《腾文公章句》(也就是第三本了)。我估计这两本是熊逸的早期作品(应该比他的《春秋大义》来得早)。书中部分段落是有些为诙谐而诙谐的意思的。但总体上,算是个小小的瑕疵吧。

值得一读的书,至少,会让你知道,儒家,并非是我们所被灌输的儒家。

而至于今天的国学复盛,孔孟大兴,笑笑吧,那不是真正的儒家,或者,国学。专门研究印度文化的季羡林被奉为国学大师,不是滑天下之大稽么?(我没有丝毫轻视和不敬季羡林的意思)

读书:八戒说禅

s3235554我是真得很有些佩服这个自称“好熊”实为“熊逸”的人的,一本《春秋大义》已经让我感觉到他对中外文献的涉猎之广,没想到他对于禅还有如此的思辩。更没想到的是,此公还如此得低调,以至于我在网上兴致勃勃地查询熊逸时居然几乎毫无所得。

禅这个东西,大抵是个中国人都不太陌生,几以成为“佛教”的代名词。我对禅的最初兴趣是来自于蔡志忠的漫画,后来也偶尔和朋友打打机锋,玩玩文字游戏,自以为就了解一些所谓的“佛”了。熊逸让我完全认识到这样一点,我脑海中的“佛教”,其实和真正的“佛教”,相差得何其之远:比如我一贯以为佛教也有入世精神,没想到完完全全是个错误的认识。

作者是一个蛮执着的考据派,东证西引地来说明一些很细节的问题。虽然大有些“述而不作”的意思,但总还是“夹带了一些私货”,呵呵。比如:

其一,我以为作者对宗教是有些“悲天悯人”的,因为文中不止一次地提到教义和形式的比较之下,前者的可悲。联想起那本《春秋大义》的核心思想之一:权力选择思想,而非思想获取权力,就能感知到作者的苦笑;

其二,便是书中关于唐僧和慧能的比较。一个高知海归的唯识宗,最终败给了文盲土鳖的禅宗,精英的一丝不苟、精益求精敌不过大众式的理论概念的任意解释。作者是这样写的:

越是深邃的思想越难抵御现实主义的狂潮。追求真理还是迎合大众,这两者之间很难取得一个妥善的平衡。

虽然说,中国人不喜欢议论灵魂之类抽象事物的文化性格特点是这样一种结果的原因之一,但我以为,古今中外,大抵上,莫不如是罢!只不过程度不同尔。

那么,究竟什么是禅呢?或者说,究竟什么是佛呢?

711959951 我忽然就想起了“牟比乌斯带”。

把细长的矩形纸条一端扭转180°,然后与带的另一端黏合的曲面。牟比乌斯带是一个单侧曲面。看看右边这张图,或许能帮助明白究竟什么是牟比乌斯带。

我并不想在这里讨论数学问题(这根带子是一个德国数学家想出来的),而是在讨论一个“理解”问题。假设图上的这只蚂蚁是有思维的,沿着这根带子爬啊爬,它迟早有一天会将这根带子的正反两面都爬到。问题是,这只蚂蚁,恰恰是一只“二维”动物,在它的世界里,只有前后左右,绝无上下,更不用谈什么正反。但事实上,它经历过“正反”了。

于是,一个三维世界的人打算去和这只二维世界的蚂蚁解释一下什么叫“三维”。

请问,如何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