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Amp的谢幕:工具、渠道与平台

WinAmp在其官网公告说,13年12月20日停止服务。这款在97年就已经出道的知名播放软件走到了尽头。或许,这是工具时代的终结标志之一吧。

我把互联网产品(软件领域)分为三类:工具、渠道和平台。有一类工具产品有一个特点在于:如果只是用户和它两个角色,这个工具就很难完成什么东西。WinAmp这一点特别明显,如果你不去找点MP3之类的音乐文件,这款播放器本身没有任何价值。

还有一类工具产品,需要用户深度参与。比如说笔记类产品、Office套装。不那么恰当地套用麦克卢汉“冷热媒介”的分法,前一类工具可视为“热工具”,后一类属于“冷工具”。热工具用户点点鼠标就可以了,冷工具需要用户开动大脑。通常来说,前者用于休闲,后者用于工作。

早年工具类软件的商业模式都是“收费”,后来有了互联网,慢慢出现了一种免费+广告或者收费的模式:功能全部有,但有广告。如果不想看广告,缴费——这也是很多共享软件走的路径。通常来说,越是复杂及越是瞄准特定人群的工具,收费的可能性越大。比如SPSS这种一般只有搞研究的人才会用的软件。复杂,意味着需要学习,学习意味着学习成本,轻易抛弃不得。特定人群意味着有特定需求,这种需求通常意义上是刚需。

但大众型的工具就不好讲了。WinAmp显然是面向8-80岁的人群的,国内其实早期赫赫有名的Foxmail也有这个特点。在网络人口不过数千万的当年,居然拥有五百万用户,可谓是风头一时无两。但Foxmail很快沉寂了下去,今天还在用这个软件的人,怕是极少了。类似的还有一堆的下载工具,网络蚂蚁、网络快车等等。

做面向纯工具的模式很容易被大公司击溃,或者说被有其它资源的大公司利用捆绑的方式击溃。Netscape就是非常经典的例子。纯工具开始慢慢转型,一个方向就是:成为一种渠道。

两个例子。

第一个例子是暴风影音,作为一个视频播放工具,它非常有名。不过,08年的时候,暴风的冯鑫意识到了问题,据说他认为单纯靠这个工具而来的用户价值只有1分(如果总分是10分的话)。后来暴风影音开始进入“视频内容供给”的领域,虽然限于实力所限,能供应的内容总量上比不过优土、搜狐、爱奇艺之类,但绕开“首播”、“独播”的高额采购,大体上也能基本满足视频观看需求。在移动领域中,暴风影音这款APP还可以搜到来自优酷(比如万万没想到)、搜狐(比如生活大爆炸)的独家内容,算是在搞视频聚合了 。

第二个例子是迅雷,作为一个下载工具,同样非常有名。早些时候,eMule下载更受欢迎一些,但随着盗版清理,Verycd转型,离开了内容的支持,纯工具便会出现问题。迅雷后来推出了“迅雷看看”的视频服务,利用迅雷下载技术,还可以支持下载。迅雷在一大堆下载工具之死中杀了出来,今天的迅雷,已经不能再视其为一个“纯工具”了。

WinAmp的沦落,就在于它和内容没有任何关系。用户在使用这个工具时,内容全部是自己找来的。工具升级为渠道的必经路径在于:用户利用这个工具所消费的内容,与工具本身有着利益关系。作为一个音乐播放器,iTunes就和内容供应者有着很强的利益关系——事实上,我们今天已经很少把它看成是一个音乐播放器,更多的视其为一个音乐商店。到了这个份上,工具成为了渠道,用户对其依赖度会更强。

但事情没有完。

渠道只是单一的内容推送,尽管根据数据挖掘和分析,有可能做到所谓的精准推送,但用户的迁移成本很低,如果这个渠道不能做到垄断性优势的话——无论是在用户端的垄断,还是在合作伙伴前的垄断——被抛弃是很常见的事。但如果在这个渠道上再置入一点东西,比如,进行“社交”,那就完全不同了。由此,渠道开始向平台转化。

所谓平台,应该包括四个元素:海量端点、统一运营规则、吸聚,以及,重组。重组是最困难的地方。微博做到了前三点,但用户与信息的重组上出现了问题,比如说,用户被太多的无关信息所干扰,他们并没有感觉获得他们想要的信息。微博全盛时每天要产生数亿条信息,重组不佳造成用户的困扰,平台优势慢慢就开始减弱。

当一个平台将海量信息重组得更好,然后成为高频使用时,“入口”,变产生了,比如说微信。这已经是另外一个话题。但我们的确从WinAmp、暴风、微博、乃至微信,发现了这样一个路径:工具、渠道、平台、入口。进化得越深,它的优势时间,就越长。

—— 商业价值 供稿 ——

转载说明:
1、本博客文字,除特别注明外,均为本人原创,可以自由转载,谢绝长微博形式转载;
2、转载时请注明本人大名,魏武挥,不是魏武辉,不要搞错。
3、转载时请保留此段:本文由扯氮集博主魏武挥原创撰写,欢迎于微信/网易云阅读/腾讯新闻客户端中搜索ItTalks以订阅公众账号,或于搜狐新闻客户端科技频道订阅“魏武挥”

内容制造和内容集成

海外名校的所谓公开课,其实在互联网上已经传了很久了,因为都是英文授课,故而就有一群被称为“字幕组”的义务工作者将中文字幕添加到这些视频上——的确,对于传播和普及这些公开课助力良多。

字幕组最早期是做国外电影电视剧的字幕工作的,特别是那些流行的美剧英剧,毕竟国内大部分人是不太可能不借助中文字幕完整地理解一部外语电影(电视剧)的。然而,这里面显然有一些尴尬的版权因素,故而字幕组一向处于一种暧昧的地下状态,网上享有盛名的几个字幕组,这个盛名也就仅仅在字幕组本身的名字上,比如人人,比如伊甸园,但究竟是什么人在搞,圈外人是很难知道的。

随着有关部门以及商业组织对版权问题的日益重视,字幕组的处境变得越来越困难,有些字幕组已经彻底放弃了翻译工作,而随着名校公开课程的出炉,一些字幕组则转型做这些视频的字幕,毕竟,公开课程相对来说,行动空间更大一些。

添加字幕的课程视频,主要通过P2P下载的方式来传播,在VeryCD上,这些视频受人追捧,但依然相对来说,还是小众的,直到最近几天,某门户网站开辟了一个名为“公开课”的视频频道页面,一下子受到了极大的关注。

事实上,这个门户网站第一批放出的视频其实是字幕组过去的翻译,我一开始并没有注意到这个现象,我只是觉得,该门户的这一行为应该让更多人知道,于是我在微博上发出了链接,立刻便有网友提醒我,这些东西都是字幕组的功劳,还给了我另外的链接:该字幕组在他们网站上的抗议书。

然而,事情有趣就有趣在,其实大部分来观赏这些公开课的人,根本不在意这个。对于这些学习者来说,这个公开课的视频集成页面做得井然有序,类别栏目编排合理,视频播放流畅,至于说这是谁添加的字幕,又有谁会在意呢?一个显然的证据就是,在我的微博后面,除了零星的几个用户对于所谓版权问题的质疑外,大部分评论和转发者,都对该门户表示了嘉许。

我这里并不想抹杀字幕组的功劳,我其实是在说,对于大多数内容消费者来说,消费者接触面是最重要的。门户网站,相对于一个小小的字幕组网站而言,作为一个内容传播渠道(而不是内容制造本身),强势得多。它拥有足够的受众和影响力,使得那些前期字幕组并没有完成的翻译作品在它的号召下,有了更多的“义务参与者”,这是一起相当典型的渠道主导内容的案例。

在持有“内容为王”观点的人看来,信息消费者最终消费的是内容本身,故而内容足够好的话,无所谓在哪个传播渠道都可以得到足够的关注。但很显然,事实并非如此。传统行业里的营销者都明白,渠道铺货是至关重要的一环,超市这类大卖场在整个消费环节里的重要性谁都明白。那么,在信息传播领域里,又何尝不是呢?

传播渠道并非不可替代,但相对言之,内容制造的可替代性更强,这是因为,当渠道足够强壮的时候,它会反过来参与到内容制造流程中。以这个公开课的例子,门户网站在放出第一批有那么点涉嫌侵权的视频后,还顺便弄出了“投票决定翻译进度”的功能:根据用户对视频的投票,来决定先翻译哪些视频。这一招相当讨巧,而同时,也必须具备足够的翻译能力或者号召人来参与翻译的影响力,这就不是一个字幕组能做到的了。

内容制造者和集成者的矛盾,最终变成了一个妥协:前者撤掉了自己的公告,后者则标注了有些视频字幕由该字幕组提供。但无疑的是,大众的注意力已经聚焦到了门户的这张页面上,而越来越多的字幕翻译参与,将逐步淹没该字幕组在这个公开课上的某种知名度,虽然,我们的确需要感谢它,并向它表达敬意,但我想,健忘的大众们,除了记住那个集成页面的网址之外,又有几个人会记住内容制造者们曾经的苦闷和汗水呢?

———— 结束的分割线 ————

这篇文章其实是2周前就写好的,出于种种原因,刊发于当期《21世纪经济报道》专栏,报载标题多了一个“字幕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