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跑了一趟香港

所谓“又”,就是自我7月毕业后,9月份我还去过一次。不过,那次去的是香港珠海学院。回浸会只是去复印几本书。而这次回香港,便真地直奔浸会而去。

浸会和南京大学合伙搞了个“数字传播论坛”,专门研讨互联网传播的学术问题。我有幸恭临盛会,回到母校,自然十分之欢喜。顺便推荐推荐右侧这本学术期刊:传播与社会学刊。一年三期,150港币,自觉还是物有所值的。

在NTT前台,我拿到了房间钥匙卡。这是一张我极其熟悉的卡片,曾经怀揣身上整整一年。我曾经弄断过一张,被罚了100块钱。我还莫名其妙地弄丢过一张,又被罚了100块。不过,当我拿到新钥匙后,我发现,那个“弄丢的”卡片,赫然就在我一个书包里躺着。于是,这张钥匙卡,从此成为我的纪念,永久地留在了我的书房的抽屉里。

打开房门,这一切我是那么得熟悉。NTT朴素到简陋的房间,却让我思绪万千。网速还是那么得飞快。架起emule,下载600M的东西,一个小时即告完成。我忽然就想起我曾经两次由于emule使用太过,被机房封掉了IP。香港人的电脑水平实在不怎么地,几句话我便把他们给糊弄了过去,重开了我的IP。

回到浸会,那个硕大的图书馆是一定要去的。我这次从深圳进出,来回机票2000不到。一本英文书的大致香港价格大致是2-300港币。如果我复印四本书的话,来回机票就给赚回来了。我想,我以后大抵应该多跑几回,还是值得的,^_^。

颇有几个同学在香港找到了工作,也有人还在继续努力。我一直不太明白,为什么要拼命留在香港工作呢?我对香港的留恋,仅仅限于在浸会的读书,而对于在香港的生活,毫无好感。这是一个冷漠的社会,而且排外(这个外其实指的是大陆,应该说排内才对)。生活成本又非常之高,节奏又快,不是一个“适合人居住的城市”。

不过,生活,因为不同的人而有着不同的色彩。我今天这个取向,想必也有很多人觉得非常奇怪。人的思想千奇百怪,还是我过去曾经写过的那句话:

思想,天然就是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