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osphere 沉默的螺旋

在这个国度,最不能让民众接受的罪行是“卖国”,最可怕的指责则是“汉奸”。一个杀人如麻的罪犯,最多就是自己抵命了事,而一个汉奸,可以让后世人谁都不敢用“桧”这个本意是有香气的桃红色木材来做名字。

所谓“众怒难犯”,一般意义上,就是这类怒你最好别碰。“很黄很暴力”一句话,正反双方可以PK得热火朝天;艳照曝光,也可以站在陈氏一边大呼隐私不得侵犯。唯独这个涉及到“民族主义”的问题,你最好别跳到对立面去。

其实,欧洲那个国度的民族主义也相当严重,而且,这个民族也是极易被煽动且将事情做到极端的民族。近代史上三大革命,独独他们革命得最彻底。雅格宾派和现代的红色高棉没什么两样。前一阵子,这个浪漫的民族还街头闹事,生生就把警察头子给弄下了台。

这两个民族的这次口水斗争,却原来,是个和尚引起的。而另外一件事,就是开口闭口××精神不要政治化,其实自古本来就是政治衍生产品的一场角斗大会。

先说说这个角斗大会。我一向不愿意谈什么“政治”,我更愿意谈谈商业。角斗大会的商业化,今天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未考证的传说是,如果你胆敢将一罐不是赞助商的可乐带进去是要被谢绝的。我诚心诚意地相信这只是传说,但商业的浸透,所谓的××精神,背后无非就是个“钱”字罢了。连网站报道这个大会的新闻,没有赞助商名义的,都必须滞后,以保证所谓赞助商的权益。(有一个国家,在这个大会上特别出风头,拿起奖牌来如探囊取物,无他,举国体制尔。换言之,就是以国家的名义砸钱)。

当对于这个大会的支持与否,变成是“爱国”与否的考量时,不免显得有些滑稽了。我甚至认为连悲哀都谈不上,是的,真得蛮滑稽的。(还有一个很好很强大的大国,拿起奖牌来也探囊取物,不过,今天已经不存在了。所以奖牌数和强大之间的correlation大概只有0.01)

那个和尚(或者是他的拥戴者)很愚蠢地在这件事上做文章,居然鼓动人去冲击这个大会的象征物,而且,对象还是个残疾人!这不被人骂死才奇怪。这种形式的愚蠢,活该他遭到整个国度的唾骂。而另外有个商家,据说是他的支持者,被大家号召起来要抵制,以致于每天损失了300万元。

我看到过有人说抵制那个商家是不明智的,不过声音非常微小,转瞬间被淹没在MSN上的一大片红心里。壮观啊。不过这种壮观,以我看来,就像痛骂海洋那边国家一样:“日它小××的”,有意义且没有任何意义。

很少有blog出来说些什么。

下午,碰到一个香港中大的研究生在网上问我,blogger是不是有自我审查机制?

我以为有。而且,越成名的blogger就越有。心里想什么,未必在blog上说。所谓“我的地盘我做主”,那是扯淡。人类这个动物进化了数百万年,至今,那条尾巴没有进化掉。所以名博都晓得,在任何时候,尾巴不要翘出来了。

这是一个很有趣的沉默的螺旋:掌握话语权的人,沉默了。

以我有限的视野,我只看到詹膑拐弯抹角地以学术的名义,出来写了几句

UPDATE之一:有两个网友提醒我,牛博很热闹的,我想也是,毕竟我是IT圈中人,所以视野的确有限;

UPDATE之二:麦田在他的蚂蚁自留地里给我写了个评论,很有道理,他如是说:“互联网上话语权,不是真的话语权,只是让人透口气而已。是一种幻象。真正的话语权,永远在国家机器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