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的事情天天发生 这样的态度岂可接受

看到一则新闻,关于李开复招聘创新工场加盟者的,标题是:“李开复:你是否愿意每周最少工作80小时”,网上转载很多,可以点击这里看到。

我在微博上嘀咕了一句:

李开复招聘员工的要求之一是每周最少工作80个小时 我真得很奇怪这种公然挑战劳动法的言论居然还堂而皇之地被这位受过高等教育的博士拿出来炫耀

底下有些评论,有些意思,搞得我手指大动,决定写一篇博文。

为了让我这篇博文更靠谱些(有时候国内外电的一些翻译不好讲),我便跑到新闻原出处,每日电讯的网站,找到了这条新闻,可点击这里

主要是这两段话:

Those that get through are asked three key questions: “How many lines of code have you written? Are you willing to work a minimum of 80 hours a week? Will you accept a significant pay cut?”

If the answers are “large”, “yes” and “yes”, the entrepreneur will get a “share in the company and if it makes it, they will get very rich”.

看上去没什么问题。你回答可以接受八十小时工作,那么人给你股份了。这样,人把你当老板了,不是员工了,似乎可以接受。

但往下读,似乎又有些问题了:

If they’re not certain, Mr Lee’s line will be “go away, we’re not right for you”.

这个就有些让人困惑了,你不能接受,不是说不把你当老板了,而是说:连员工都不要做了。这句话的另外一种表述就是:你要入职,得接受这个。

我不是很清楚美国的法律体系,但我好歹看过《波士顿法律》。在美国,这种理由来拒绝一个人的求职,打起官司来,可是要付出巨大代价的。

李开复老师是美国博士,不可能不知道这种情况。不过,他想必也清楚,创新工场是中国公司,美国法律条文不适用它。故而,如此言语说出来,也没啥子问题。

那么,中国法律怎么说的呢?

劳动法这方面的条款有好几条,具体这里就不罗列了,可自行去查阅该法第四章。

花了些文字交待了此事的背景,现在来说说我的看法。

我不是那么死板的人,也不是不知道国内的具体情况。员工加班是司空见惯的现象,有位网友在我的微博里回复说IT企业都这样。我当然知道这是事实——虽然创新工场谈不上什么IT企业,更像个介入运营的天使投资公司。

不过,天底下有很多事是可做不可说的。做,是因为实际情况如斯,说,是认为这种情况正常得很。你当然可以认为李老师“知行合一”,一点都不虚伪,说了真话。但这份真话的背后,暴露出什么呢?

在我看来,至少说明一点:李开复老师在接受一个英国媒体的采访的时候,心知肚明,说出这样的话来,没人会找他麻烦。搁创新工场在英美试试?

再来看看媒体的态度。原文的标题是“Kai-Fu Lee’s dream: to create a Chinese Silicon Valley”,而我们的标题是“李开复:你是否愿意每周最少工作80小时”,你不能说媒体断章取义了,我细细看过原文,没曲解真实意思。但我真得想问一句:国内媒体们,你们在做这么个标题时,是赞赏的心态呢?还是批评的视角?—— 问这个问题的原因在于我那条微博下某位对此说法不以为然的网友是首席财务官这份媒体的总经理。

搞个社会网吧,有人提案说要政府出手来管管。有人公开说你不愿意一周80小时,那么这里不适合,肉食者哪里去了?

南方有那么几家公司,每年都要爆出员工过劳死的新闻。人死了,于是大家都受不了了,跳起来开骂了,指责了,甚至还掏了一记口袋捐款了,我这里愿意冒天下之大不韪说一句:

这,算不算一种伪善?

注:对于个体来说,人家给你加班费,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接受了80小时工作制,没什么好说的。但就这样一种态度而言,只要老子花钱,你就必须接受80小时,我问一句:

该不该扇他一记耳光?

UPDATE:要说一句,其实“创业”和“入职”很多时候,有些人有意无意地在把它混淆。给你点股份(有时候甚至是期权),你就把自己当老板了,扯淡吧,你还是一员工而已。很多公司的ceo都有股份,但人很清楚,ta还是个打工者。唐骏号称“打工皇帝”,你以为ta没股份?企业真正的老板给你个0.01%股权,你就真把自己当老板了?在一个组织里,不能控制这个组织的战略运行的,统统不是老板,只是:员工罢了。

李开复离职

李开复宣布了自己离开谷歌中国的决定,这是一条可以上门户首页的大新闻。

我无意评价李开复这四年来对谷歌的贡献,也无意评价这四年来谷歌的成就,我总觉得,这种事儿,必须再过上个几年才能断言。评价一个组织高级管理者的工作,不是眼门前能下判断的事。我依稀记得曾经有一个记者采访一位卸任CEO,如何评价自己任内的工作,他的答复是:看三年后的股价吧。

keso说,他曾经建议李开复谋求一个大学校长的职位,后者半开玩笑式地否决了这个提议。我对keso的这个建议很认同。李开复是一个喜欢布道的人。而也正是这样一种秉性,他很难在一个职业经理人的位置上长久地做下去。

我过去曾经说过,公司其实就是一个政教合一的经济性组织。从公司真正的掌门人开始,就是教主/主教/神父/教士这么一个结构。成功的公司有它自己的“道”,所谓公司文化,每一阶的管理者都有担当布道的责任。但是,这个道,是掌门人钦定的,不是管理者定的,哪怕你是高级管理者。

google当然是一个很庞大的帝国,不过这个帝国还只有一代。创业者没有离去也不曾死亡,故而对于要布的道,创始人的影响几乎是决定性的。在很多时候,李开复想布的道,应该和组织的诉求相吻合,但同样有些时候,未必match,甚至,还有当事人发自内心且不足以于外人道的痛苦和无奈。如果一个管理者对布道这件事不是太过热情的话,那是没什么问题的。但如果天性就有那么点教育家的意思的话,这种痛苦和无奈是成立的。

google高层,对于李开复的布道热情,以及他具象化了的开复学习网,是怎样的一个真实态度,外人是很难评论的。但李开复对于他在谷歌中国的位置的态度,却是可以琢磨的。一个布道者,当然希望将自己的所有观点看法思考,不遗余力地在任何一个场合传播出去,但职业经理人这五个字,未尝不是一种枷锁。

如果google已历三代,或者百年公司,再或者谷歌中国已经获得真正意义上的独立,李开复也许会延长这个辞职的决定。但显然事实不是这样的,于是,李氏离去。

性格使然。

update:同样的事其实也很多,试举例:老罗之与新东方,洪波之与千橡,其实和功高震主一点关系都没有。有一大票粉丝的人总有些喜欢自由自在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