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光团文化

从无聊布棉那里看到一个好词(颇有几个人很友善地提醒我这句话不对:无聊布棉发明了一个好词,所以我从善如流地修改了这句话):观光团。旅游观光团说白了就是看热闹的,特别是在今天这种快速旅游的气氛下,徐霞客式的游客应该属于“恐龙型”人物了。以前有人用过“看客文化”这个词,不过,我觉得,观光团文化,似乎更精妙一些。

作为一个网络人士,我当然听说过“信春哥 得永生”的恶搞,但我的确不知道还有“曾哥纯爷们”的说法。李宇春的歌我还听过一些,特别是那首“和你一样”,我个人是相当喜欢的。但不好意思,曾轶可的歌我去弄了几首来听听,所谓的“绵羊音”,我实在只能用白居易的诗来形容:呕哑嘲哳难为听。

同样是选秀节目,为什么老外就能弄出个保罗·珀特斯和苏珊大婶,而我们却只能搞出个绵羊音?有人以为,凭什么就要在选秀节目里出现一个帅哥美女式的偶像人物?为什么不可以有一些另类呢?

是的,我承认,千篇一律的帅哥美女是有些审美疲劳了,更何况,今天人造帅哥美女也不少。但凡事总有个底线,既然是唱歌选秀,那么,唱歌的功力就是底线。只要歌唱得好,丑男丑女还真无所谓。在这一点上,同样是商业气息浓厚的《英国达人》,至少人明白这个道理。

商业选秀节目,为了收视率奇招百出本来是很正常的事,但娱乐即便是致死,也必须有些天条要守。一味地破坏规则谈不上是什么创新。

和保罗·珀特斯、苏珊大婶的走红所不同的是,别人是真得欣赏他们的唱功,而我们,则是一帮看客,一帮呼啸而来又呼啸而去不带走云彩的观光团。

至于著名音乐人高晓松所谓“我们不缺好的嗓子和表演者”,我以我一个普通的音乐爱好者说,我缺。也许这些人很多,但你们吝啬供给。

BTW,曾轶可如果投身词曲者,应该比做一个歌者,更有发展前途些。只不过,词曲作者,就没那么娱乐没那么生活在镁光灯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