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号 APP 与 资本

O2O已经快疯了。

仅仅一份BP,嗯,其实就是一个idea,可以喊出上千万的估值,想获得数百万人民币的种子也好天使也好的投入。

当然也不是不可以。

传统线下行业嫁接互联网手段,的确机会多多。

比如说,前阵子有两位创业者,敏锐地注意到,驾照考试的流程发生了重大变化。过去必须经过驾校学习的这个环节,现在变成了可选项。换而言之,考试者不一定非要去驾校学习。

一个类似Uber的主意出现了:愿意赚外快的教练和不愿意交那么多学费的学员,可以对接起来。动辄五六千的学习费用可能大幅下降。

不错的主意,不错的机会,不错的商业模式。

但问题来了:凭什么这个机会是你的?

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恐怕微信公号是成本最低廉的创业手段了。它不需要考虑iOS还是android,也不用考虑五花八门的android手机适配问题,如果稍许马虎一点,平板还是手机都不是需要考虑的议题。

微信公号还提供了接口供技术开发。善用微信公号的接口,可以做出比较复杂的功能。

很多媒体人创业都用微信公号作为切入点。合鲸资本的创始人黄维,同时他也是一个前媒体人,就认为,媒体人擅长内容与传播,短于技术研发。上手就搞APP而不是公号,明显就是拿弱势去创业,很没有必要。

于是,有人喊出“APP已死”的口号。

但问题恐怕没有那么简单。微信是创业的当下最优的第一步,但不是全部。

在我看来,微信公号其实是一个测试器。

它能完成的测试功能是:这个机会,真的有可能是我的。

大多数情况下,投资人和创始人,并没有太深的交情。

投资人这一边,要证明的东西不多。因为很多创业者,在早期,要的就是钱。如果投资人能够带来更多的资源,那是锦上添花。但雪中送炭的这个炭,就是钱。一个没有钱的伪投资人,忽悠了半天,创业者损失并不太大(有些有很强的技术研发的项目例外,可能涉及商业机密)。

但创业者要证明的东西就很多。产品能力、运营能力、管理能力、营销能力,等等等等。如果投资人闪了眼,损失就很大。投下去的钱,可是真金白银的。

所以投资人需要创业者完成一个证明题。

过去完成这道题目的主要手段是:尽职调查。投资人会想尽办法去调查创业者是不是靠谱。但这个手段用在中后期投资还行,用在早期投资上,基本上就是个过场。

微信公号的出现,给投资人提供了一个非常重要的工具:观察这个机会,到底是不是这个创业者的。

比如说,完成五万粉丝的积累,你需要多少时间?

故而,在我的思维中,微信公号对投资人的意义,大于对创业者的意义。

其实,天底下的投资,最根本的道理都是相通的。无论是做风险投资,还是去二级市场炒股票。

那就是:买涨不买跌。

一个BP喊估值1000万,投资人可能更愿意再等等看看。

一个有了10万粉丝的公号喊估值1个亿,没问题,很多投资人都愿意砸钱(当然,要看具体项目。一个成天发段子鸡汤的公号,10万粉也不值几个钱)。

看重的不是10万粉丝,是创业者能做起10万粉丝的能力。

所以,三个月拿下10万粉的,比如六个月才拿下的,值钱。

宁愿贵一点,也不能投没完成证明题的项目。

BAT出来的人好拿融资,道理也就在这里。貌似他们的能力,已经得到了些许证明。行,一个BP就有人投,就可以开干了。

但没什么背景的创业者,真的就需要东西。

公号,只是能力的证明,不见得公号=产品=商业模式。

而且,腾讯在让人开设公号的时候,有一份电子协议。这个名为《微信公众平台服务协议》的文件在6.1里是这么说的:

“微信公众帐号的所有权归腾讯公司所有,用户完成申请注册手续后,获得微信公众帐号的使用权,该使用权仅属于初始申请注册主体。”

严格意义上说,近千万公众帐号的所有权,都是归属腾讯公司的。

早期创业项目,可能对这一点不是很计较。但到了中期,这里会产生很严重的潜在风险。你的项目,所有权属于腾讯,这未免太过令人纠结。

所以,很多项目,到了B轮融资之时,就会考虑APP的开发。苹果也好,谷歌也好,貌似没有说过APP是属于他们家的。

在法律意义上,公号的用户,不是你的用户。APP的用户,才是你的用户。

项目中后期的投资,涉及金额相对较大,而且,这个时候能力已经被证明过,需要的是真正意义上的商业运作。

公号连买卖都成问题(使用权仅属于初始申请注册主体),无论如何,都不能算严格意义上的一个商业物品(公司是可以买卖的商业物品)。

本文的要点就是这样的:

公号,是证明你有把握这个机会的能力。这道证明题很重要,所以公号很重要,是敲响资本大门的敲门砖。

APP,是真正的商业产品,所有权清晰,B轮以后,做APP,是非常正常的商业逻辑。

—— 首发 橄榄社 ——

说明:

本文可以在不改动内容的前提下自由转载,转载请在文末标明如下信息:

魏武挥,科技专栏作者,执教于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设计学院,天奇阿米巴基金(skychee.com)投资合伙人,天奇专注于互联网新媒体投融资,欢迎创业项目向以下邮箱提供项目BP:bp@skychee.com

培训事宜 请洽 涓子 13918571857
点对点咨询聊天 请上此网:http://weiwuhui.com/zaihang
商业公司要写软文,请勿找我

兼并是怎么发生的

滴滴快的、58赶集、携程艺龙,这些行业里的巨头们,开始“抱团取暖”,合二为一。

但要说抱团取闹这四个字,也不尽然。虽然类似滴滴快的这样的公司,亏损严重,貌似是减少亏损的合并,但它的本质,依然不仅仅是为了堵住出血口。

早年有一些合并案,主要是两个目的。其一,减少出血口。有很多整体下滑的行业里,会出现这样的合并案,这种合并案,一般被称为“抱团取暖”。其二,消灭竞争对手。在早年的互联网公司和讯海融合并案,和后来的优酷土豆合并案中,都可以看到这种企图。事实上,和讯海融合并后,海融网已经不复存在。而优酷土豆合并之后,土豆也很明显,越来越淡出舆论视野。

不过,至少滴滴快的,58赶集,这样的行业巨头合并,是有些不同的。(携程艺龙,则比较像消灭竞争对手这个路数)

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和移动互联网本身的特性有关。

与桌面互联网中的“超链接”遍地不同,移动互联网的“超链接”属性极弱。弱主要在表现两方面,要不就是原生APP,几乎没有超链接这种东西,要不就是在H5应用中,超链接隐在界面后方,用户几乎没有感知。

超链接属性弱化,这给“导流”带来很大的障碍。桌面互联网上的网站,一个很重要的流量入口是搜索引擎,当然,还可以用其它方法给自己导入流量。但在移动互联网中,APP基本上都是一个一个信息孤岛。APP可以通过广告位投放来获取用户,但如果想依靠什么“内容引入”几乎是不可能的——这在桌面互联网的网站里,司空见惯。

对于移动互联网里的APP来说,要么就是彻底成为一个信息孤岛,慢慢被用户遗忘,要么,就是成为一个大岛,这个岛能提供多种所谓一站式服务。APP内的服务互相引流是可能的,但前提是:这个岛足够大。也就是说,用户足够多。

这就是为什么在桌面互联网上,中小网站可能依然有存活之道,而在移动互联网里的APP世界里,要么就是大上加大,要么就是死路一条。

这就是所谓的“超级APP”策略。百度有数据表明,中国用户目前换新手机后,只有22%的用户会装新的APP

1

TalkingData机构的数据也表明,近乎一半的用户不再装新的APP

2

该机构还有一个数字也很有意思,那就是中国用户,普遍意义上,只装30-35个APP:

3

扣除手机里(无论是安卓还是iOS)预装的应用——大概10-15个是不太能删除的,留给其它app的空间,已经不多了。

所以,在整个APP世界中,超级APP的必要性就在于:1、用户对手机里装很多APP不热衷;2、APP互相导流非常困难。这种必要性,在桌面互联网里是不存在的。用户在浏览器里收藏个百八十个网址一点不奇怪。

公司合并,有助于打造一个超级APP,而不是两个大型或中型APP。所以,合并的第一个重要原因在于:规模经济。

第二个同样很重要的原因叫“范围经济”。

移动互联网里有一个说法叫:高频打低频。就是用户经常打开的服务,比较容易战胜用户不太打开的服务。但高频服务有一个问题是:通常,公司会把高频服务当成获取用户粘着用户的工具,但高频服务本身,不会成为利润来源。倒是低频服务,会产生商业上的收入价值。

范围经济本身其实是一个漏斗模型:大量的高频用户中总有人会成为低频服务使用者,并为公司贡献利润。滴滴快的也好,58赶集也好,都有这个特点。

范围经济也要求一个超级的信息大岛。因为高频服务、低频服务如果是两个app,导流不是不可以做,但效果肯定不像桌面那么好。只有处于同一个大岛内,才能起到范围经济的效果。

规模+范围,然后移动互联网,就促成了“超级APP”的产生,也就促成了移动互联网领域中的兼并频发。这是移动世界中的商业逻辑所决定的。

—— 首发 中欧商业评论 ——

说明:

本文可以在不改动内容的前提下自由转载,转载请在文末标明如下信息:

魏武挥,科技专栏作者,执教于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设计学院,天奇阿米巴基金(skychee.com)投资合伙人,天奇专注于互联网新媒体投融资,欢迎创业项目向以下邮箱提供项目BP:bp@skychee.com

培训事宜 请洽 涓子 13918571857
点对点咨询聊天 请上此网:http://weiwuhui.com/zaihang
商业公司要写软文,请勿找我